• 未分類
  • 0

最近自己的身體怎麼老是不聽使喚呢?凌風想着的時候,大山般的腳掌就到了頭頂了,凌風沒有辦法只好默唸造化神功口訣,希望藉助先天的防禦抵禦住刑天的大腳掌。

怪事再次發生,凌風的造化神功口訣失效了,火龍沒有出現,這下子凌風慌神了,難道我要交代到這裏嗎?我不甘呢! 就在凌風以爲自己會被踩扁的時候,讓他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就聽到一陣大地的震顫,在遠處一陣風一般的跑來一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刑天。只見他大手一伸,一把抓住了要踩扁凌風的刑天的腳腕,大山般的腳掌就那麼的停留在凌風的腦門上,凌風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大腳掌上的粗壯的汗毛。

“真掃興,正玩得高興呢,你卻來搗亂,好好的興致都被你攪合了。怎麼着你還想跟我大戰個幾十年嗎?”擡着腳掌的刑天把腳收回去,盯着新來的刑天說道。

“惡念,你應該悔悟了吧,咱們在這裏爭鬥了數萬年的時光,難道你還不明白嗎?如果你一味的執迷不悟,到頭來我們都不可能完成刑天的囑託。”後來的刑天說道。

“你還好意思說我,如果不是你我們何至於落到如今的田地,我們都是被刑天拋棄的,他走了,位列仙班,可是我們呢?他的一個封印就把我們全部留在了這個骯髒的地方,出也出不去,就如同一個監牢一般,我早就受夠了。”惡念刑天說道。

兩人在那裏不停地說着話,凌天總算明白了一個大概。當年刑天與陌生的黑衣人在蒼穹大戰,被偷襲,致使身體被**,刑天利用莫大的法力將自己的戰神意志進行了封印,希望有緣人獲得。在他剝離自身戰神意志的時候,卻不知道他也把自己心中的怨念、惡念還有嗔念都夾雜在戰神意志中。

經過了近億萬年的成長,怨念、惡念還有嗔念越積越多,逐漸的成爲了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後來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這股力量居然脫離了戰神意志的束縛,自行幻化成另外的刑天,也就是惡念刑天。

直到這個時候,刑天的戰神意志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想要吞噬這股意念,卻發覺它已經有了自己獨立的思想,而且具有了幾乎與刑天戰神意志一樣的戰力,隱隱有分庭抗衡的意思。兩股意志進行了無休止的吞噬和反吞噬的戰鬥,到頭來只能是兩敗俱傷,所以平時兩方倒也相安無事。

就在兩個刑天喋喋不休的時候,突然一把黑色的巨型鐮刀劃破蒼穹直奔兩個刑天而去。剛纔還在爭論的兩個刑天看到巨型鐮刀,突然都閉上了嘴巴,各自從腰間抽出了神斧,迎着巨型的黑色鐮刀抵擋了過去,巨大的轟鳴聲,震得凌風的耳膜嗡嗡作響。

但是兩人手裏拿的畢竟不是神斧,雖然一開始可以抵擋住巨型鐮刀的攻擊,但是很快,兩人的斧子就出現了裂紋,眼看兩把斧子就要被擊碎了,兩個刑天的大肚皮上有汗水滑落,兩人忙將左手的護盾,護在身前抵擋巨鐮的攻擊。護盾表面猶如有一層水波紋一般,抵消着黑色巨鐮的攻擊。

雙方倒顯得旗鼓相當,僵持了一會兒,巨鐮突然不再與二人硬碰硬,而是鐮刃瞬間變長,如同軟劍一般,繞過護盾,斬向二人的腰部。二人一邊用護盾抵擋,一面瞬間變小,身形猛然間收縮,鐮刃擦着二人的脖頸劃了過去。

兩人這時候也反過手來,兩把帶着裂紋的斧子力劈華山朝着巨鐮的鐮把就劈了過去,巨鐮彷彿具有了靈性,不停地在鎖鏈的帶動下閃轉騰挪。一時間倒也打得平分秋色,誰也奈何不了誰。

“惡念,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戰神意志刑天說道。

“你不用癡心妄想了,我是不會讓你吞噬,跟你合二爲一的。”惡念刑天回到。

“你也看出來了,如果我們兩人不能合二爲一根本就奈何不了這把巨型的鐮刀,你難道忘記了,蒼穹外一戰嗎?”戰神意志刑天說道。

“我怎會忘記,可我也不想就這麼着被你給吞噬。”惡念刑天說道。

“那你走吧,起碼主人存留的意識還能留給後人一點東西。”戰神意志刑天說道。

“少用如此高尚的話語來打動我,你也知道我是不會爲之所動的,要不然也不會成爲現在的樣子。”

“唉,難道你想我二人都死在這裏嗎?”戰神意志刑天喊道。

“囉哩叭嗦的。”惡念刑天一面說着,一面揮舞巨斧衝向巨鐮。

這時候巨鐮的鐮刃突然泛起火紅色刺目的光華,一股滔天的殺氣迅速向巨鐮鐮刃涌入,巨鐮在一瞬間顯得更加的幽森,寒氣殺氣逼人。“啊!”惡念刑天的巨斧瞬間崩碎,化成了一片片晶瑩的亮光散落在空中,巨鐮卻摧古拉朽一般的斬在護盾上,護盾上的水波紋輕輕一蕩,就散落了,護盾被巨鐮給劈開了。


惡念刑天想要躲閃都已經來不及了,眼看着巨鐮就要劃過刑天的腰身,將他攔腰斬斷,突然護盾發出璀璨的光芒,剛纔的裂縫瞬間彌合,剛剛劃過的巨鐮再次被阻擋住了,但是巨鐮的衝擊力,把惡念刑天給震飛了出去。

還沒等他起來,就看到巨鐮已經要斬斷戰神意志刑天的身體了,而戰神意識刑天的手裏卻沒有了護盾,惡念刑天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戰神意志刑天剛纔讓他的護盾與自己的護盾合體,組成了刑天戰神的護盾,才擋住了巨鐮的攻擊。

就在他想的時候,巨鐮已經劃過了戰神意志刑天的身體,戰神意志刑天只剩下站立在天地間的兩條腿,而他的上半身卻被巨鐮給鎖住,拉着就走。


“哪裏走?”惡念刑天,邁開大步,一把拽住巨鐮的鎖鏈,然後自己的身體進入了只剩下半截身體的戰神意志刑天體內。奇蹟發生了,剛纔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刑天,瞬間恢復,右手朝着空中一招,一把巨型的開山斧出現在手中,剛纔散落的那些晶瑩的斧子碎片也都匯聚到開山斧上,大斧狠狠的斬向巨鐮。巨鐮跟開山斧不停地對擊碰撞,迸發出燦爛的火花。

“哈哈哈,你以爲我刑天上了一次當,還會第二次上當嗎?當年如果不是我毫無防備,你以爲你可以得逞嗎?”刑天一邊說着,一邊揮舞着開山神斧大戰巨鐮,一時間天崩地裂,地動山搖。

凌風此時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就如同一隻螻蟻一般,任人宰割的份。合體的刑天戰力滔天,這絕對不是壹加壹等於二的結合,而是一次質的飛躍。巨鐮漸漸的落了下風,想要跨蒼穹而走。

“想走,沒那麼容易,給我留在這兒吧。什麼,不好。這是。。。。。。。”刑天一手持斧,另外一隻手抓住了鎖鏈,這時候突然從巨鐮中竄出一團黑色的迷霧,順着刑天的脖子,進入了他的身體。巨鐮彷彿失去了生命一般的,失去了原本的光彩。刑天也站立在當場。

“意守丹田,靈魂出竅。”刑天大喝一聲,刑天的靈魂也跟隨着剛纔的那團黑霧從自己的脖頸鑽了進去。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了一般。刑天圓睜二目,一動不動。大約過了兩三個時辰,刑天虛弱的靈魂從勃頸處飄蕩了出來,嘴角招待着絲絲的血跡,顯得異常的萎靡不振。當靈魂迴歸了他的身體,刑天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大斧拄着地,支撐着他龐大的身軀。

“好惡毒的手段,居然躲藏在巨鐮內。而且還帶有自爆設定,根本沒辦法追查背後之人是誰?”刑天自言自語道。

“惡念,你出來吧,我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刑天對着自己說道。

“這麼多年我斗的也累了,其實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人生來本是善良的,我的出現也是各種原因造成的,你我本是相輔相成,也正是因爲人具有各種的意念纔會變得性格各異。我累了,我們還是成爲一體吧。”聲音越來越小。

“出來吧,還要躲到什麼時候啊?”刑天朝着遠處說道。

“爹爹,你沒事吧。”小凌天衝了出來,跑到凌風面前。

“鬼嬰?再造之人?”刑天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大手捏着凌天的小臉,凌天疼的直咧嘴。

“老色棍,你想幹嘛?”凌風扒拉開刑天的手,把凌天拉到身後,小凌天躲在凌風的身後,朝着刑天扮鬼臉。突然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一溜小跑的跑到巨鐮旁邊。

“小心。”刑天喊道。

可是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巨鐮瞬間變小被凌天插在身後。“這把鐮刀是你的?”刑天問道。

“對啊,是我的。”凌天拍着小胸脯說道。


“怎麼會是你的?”刑天一邊問,一邊握緊開山巨斧,巨斧掛着呼呼的風聲朝着凌天就劈了下去。 看到手拿鎖鐮的凌天出現,刑天揮斧頭就砍。

“老色鬼,休傷我兒子。”凌風一邊說着,一邊雙手結印,九死一生髮動,九條火龍加上一條冰龍呼嘯着衝向刑天,同時施展乘風破浪抱起凌天遠遠的躲開。

“龍神傳承?當年死在我刑天神斧之下的神龍不計其數,雕蟲小技還敢來此顯擺。”刑天說着,斧子一揮,九條火龍加上一條冰龍都發出淒厲的慘叫,被斧子都給斬斷了。凌風趕緊的召回神龍,幸虧這些龍不是實體,只是召喚的,要不然虧大發了。

“那個刑天,你講不講道理啊?幹嘛殺我兒子?”凌風怒問。

“哼,這把鐮刀的主人與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既然這個小娃娃是鐮刀的主人,我當然要殺他了。”刑天怒睜二目說道。

“這破玩意,是我兒子剛剛撿的好不好?你沒問明白就砍砍殺殺的,厲害就了不起啊?”凌風說道。

“厲害就了不起啊,還不是被我的小鐮刀差點給宰了。”凌天也學着凌風的語氣說着。

“撿的?在哪兒撿的?”刑天不相信的問道。

凌風就把巨鐮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

“你確定你沒有騙我?”刑天問。

“靠,愛信不信。懶得搭理你,要不是骨龍讓我們來,我們才懶得來呢?走吧凌天,咱們不跟這老色鬼玩了,耽誤事,出去再找骨龍算賬。”凌風抱起凌天就走。

“爹爹,你會打小乖的屁股嗎?”凌天擔心的問。

“臭小子,你爹爹又不傻,打他屁股我還嫌硌得手疼呢。”凌風拍了拍凌天圓鼓鼓的小屁股說道。

“嘿嘿,爹爹,咱真的不要戰神傳承了。”凌天問道。

“臭小子,你是不知道爹爹看到了這傢伙是個雙面性格,誰敢要啊,要了指不定什麼樣呢?”凌風故意把聲音提高了說道。

“雙面性格?什麼意思啊,爹爹?”凌天歪着小腦袋,看着凌風。

“就是他肚子裏還住着一個人,等等,先不忙着說我,你怎麼來到我身邊的。”凌風一臉嚴肅的問道。

“爹爹,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突然看到你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兒,還是小乖跟我說,你是靈魂出竅了,但是等了好久你的靈魂一直沒有回來,我就等不及了,心裏有些煩躁,這時候,突然鐮刀好像感應到了什麼,瞬間變大,就把我給拉扯進來了。”凌天撓着頭皮說道。

“剛纔巨鐮跟刑天戰神意志的戰鬥你也看到了?”凌風問。

“當然看到了。好精彩啊,爹爹小鐮厲害吧?”凌天撫摸着背後的鐮刀問道。

“厲害,太厲害了。不過好像這把鐮刀並非是吉祥之物,他的死氣太濃重了。”凌風憂心忡忡的問道。

“沒關係的,我可以感應到它,它現在很安穩。”凌天撅着小嘴說道。


“天兒,你好像是身體都進來了,而我還有刑天的戰神意志好像只是靈魂而已。”凌風又說出了自己的迷惑。

“是啊,嘿嘿,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不過挺好玩的。”小凌天沒心沒肺的說道。

可是父子兩人走了好久也出不去。這是怎麼回事啊?難道進來了還不讓出去嗎?

“你們是出不去的,這裏是我的精神世界,如果我不放行,你們不可能離開,除非你們擁有強過我的精神力量。”刑天的戰神意志突兀的出現了,由模糊變得逐漸清晰起來。

“那也不用你管!”凌風說道。

“對,不用你管,小鐮說了你欺負她!”凌天也學着凌風的口吻說話。

“唉,其實我已然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了,要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父子二人,可是現在,我只有把刑天的戰神意志傳授給你們了。”刑天的戰神意志一下子萎靡了很多。

“你願意傳授,我們還不願意要呢?是不是呀,爹爹?”

“天兒,說的沒錯,咱們父子倆可從來不受嗟來之食。”凌風也表現的大無畏的樣子。

“嘿嘿!”刑天的戰神意志自嘲的笑了笑。“沒想到我戰盡天下,卻最終躲不了消失的下場。罷了,便宜你們了。”刑天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凌風父子倆聽。

“鬼嬰,你可知道你的出生意味着什麼嗎?”刑天說道。

說到關於凌天的事,凌風趕緊的豎起耳朵聽着,因爲現在這可是自己的寶貝兒子。

稟天地意志而生,吸取造物的精華,可以說是天地的寵兒,從古至今,凡是秉承天地意志而生的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你像夸父,女媧,孫悟空等等,你也不例外,如果我沒有看錯,你應該是地府鬼魂的執著所化,本身就死氣很重,按道理來說是天生的鬼怪,但是你的運氣不錯,遇到了這小子,說着一指凌風。

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吸收了女媧娘娘的補天神石,具有了強大的生命力,同時也具有了女媧娘娘部分創造能力,從而把你給創造了出來,還用他的鮮血對你的靈魂進行了淨化。這麼多巧合的事情,都被連接到一起了。

真是“怪哉妙哉!”。

“我想你應該具有天賦神通吧,可能跟我的很像,你也具有變大縮小的能力對吧?當然我覺得你還有局部變大變小的能力,也就是說你可以讓自己的拳頭瞬間變大,對敵人進行攻擊,我說的可對。”刑天問道。

“我不知道。”凌天回答。

“不知道?怎麼可能?”

“老色鬼,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不要這麼磨磨唧唧的。”凌風不耐煩道。

“罷了,你雖然稟天地之意志而生,但卻沒有激活自身的潛能,在這裏我就幫幫你吧。”刑天說着,大手一伸,就抓向凌天。凌風想要阻擋,可惡的事情再次發生,身體又不能動彈了。

凌風那個氣啊。最近老是關鍵時刻掉鏈子。倒黴催的。

小凌天可不答應了,手中巨鐮一揮,就砍向刑天戰神意志抓向自己的大手,大手並沒有躲閃,而是直直的抓到凌天的頭上,巨鐮砍在刑天戰神意志的手腕上,發出鋼鐵般碰撞的聲音。“小傢伙,能夠領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刑天說道。

“凌天!”凌風只能在心裏默喊凌天,可是身體不能動彈,就連舌頭都不能動彈。凌天跟刑天的戰神意志就跟雕塑一般,一動不動。凌風也是乾着急,卻沒有辦法。 大約過了有半個時辰的樣子,刑天戰神意志慢慢的模糊,越來越淡,直至消散在空氣中,凌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可以動彈了,急忙跑到凌天的身邊。

“凌天你怎麼樣了,沒事吧?”凌風問道。

“爹爹,我的腦子裏多了好多東西啊。感覺到自己突然間充實了好多。”凌天晃着小腦袋說道。

“主人,你醒了。嚇死我們了。”寧採臣的聲音響了起來。

凌風發覺原本存在的斧頭山消失不見了,骨龍還有寧採臣小倩都在,凌天還是一臉迷惑的樣子,好像在思索什麼。

“天兒,你沒事吧?”凌風關心的問。

“爹爹,我沒事。”凌天說着,手一揚,巨型鐮刀沒入虛空中。

“天兒,你幹嘛?”凌風問道。

“爹爹,我要讓小鐮吸收刑天開天神斧的精華。”凌天說道。

很快,凌天收回了巨型鐮刀,凌風並沒有看出鐮刀有什麼不同,只是覺的原先給人死氣森然的感覺,現在卻收斂了鋒芒,變得內斂了,也可能是自己感覺錯了。

“爹爹,骨龍會跟我們一起走,這個小世界我也會帶着它走。”凌天說道。

“你可以控制這個小世界了?”凌風問道。

“恩,腦子裏突然多出來一些東西,嘿嘿。”凌天笑道。

凌天收起寧採臣跟小倩,隨後凌風跟凌天駕馭着骨龍,直奔拔舌地獄執法場所而去。

原本感覺看不到邊際的吊索骨橋,骨龍只用了幾個呼吸就到了。一個骷髏般的大門擋在了面前,這是一座巨大的城池,城外還有着護城河,只是護城河裏面的不是水,而是生靈的血液,因爲迎面撲來的是一股血腥味,咕咕的流淌,凌風甚至可以感覺到血液的溫熱,橫跨在護城河與大門之間的是一條血紅色的巨舌,而大門正是骷髏的大嘴。

此地仿似是一座沒有人的空城,除了護城河的河水咕咕流淌的聲音,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響,跟凌風原先所想所見的一點也不一樣,甚至都聽不到鬼魂痛苦的淒厲的慘叫。

“這裏就是拔舌地獄執法場所的大門嗎?”凌風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