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最靠譜的莫過於……

「寶寶呀,你得找個人保護你!」

錢三寶眼前一亮,這個可以有。

「可是……」誰來保護她啊?

班裡一群女生……

「這種事,當然是男生義不容辭啦!」

然而,在附近實習的男生一個都沒有!

大家笑鬧嗔怪,也沒什麼實際的建議。

唯一被支持的就是讓她趕緊找個男朋友!

男朋友那麼好找的話,她幹嘛還單身!

會有驚鴻替倦鳥 錢三寶越想越有些委屈,為什麼她就不可以有男朋友啊? 賴上監護人老公 她哪裡比別人差了嗎?論樣貌論家境,不是贏過好些人嗎?雖然她性格大大咧咧,可是不藏著掖著,不比耍心機的好啊?

錢三寶把自己認識的男生都篩選了個遍,幾百個好友,發現都是些泛泛之交,而查看之後才發現,有五分之四的人基本不聯繫的,那是怎麼變成好友的呢?

她點開其中一個,連名字都沒有備註,努力回想這個名字的來源,好像是一個給她修理過一下電腦的店員,但那一次之後,電腦再沒出過問題,自然也沒有找過人。

還有呢?

買過洗髮水面膜或者紙巾的

問過路聊過幾句覺得投機有親切感的

幫她拿過快遞上樓的

甚至路邊快餐店的

掃碼加好友,就這樣加了幾百個好友在聯繫表裡。

老師同學不過幾十個,親戚家人反而就十來個,因為顧忌著隱私,反而很少主動去加這些親人好友……

錢三寶從未如此審視過自己的朋友圈,她是把自己和些什麼人圈在了一起?

而在這群人中找個出來保護自己?

人選寥寥無幾。

自己看得上眼的就那麼幾個……其中還包括了醫院裡的某個醫生,可是,已有女朋友。

讓她上哪找人去?

群里漸漸淡了聲音,畢竟入夜要休息的多,只有幾個剛好值夜班的女生時不時接著話。

突然一個女同學私聊她。

「三寶,你不是和艾晴一個宿舍嗎?我記得艾晴她交了男朋友,還每天到樓下等她?」

「是啊,天天來。」錢三寶瞥了一眼二樓睡著的人,有點羨慕啊。

「你可以找她呀」

「什麼?」

「就是找艾晴幫忙」

「怎麼幫?」不知道為什麼,錢三寶莫名有點心跳加速,像要發生某些事情一樣!

「叫她男朋友幫你啊,你跟她關係不是蠻好的嘛?這點忙應該肯幫吧?在這麼重要的關頭,她應該不會拒絕吧?」

「你是說……讓她男朋友接送我上下班?」

「對啊,就接送而已,他不是住在附近嗎?」

錢三寶覺得自己被說動了!

對呀,他反正天天來等艾晴,讓他送送自己,應該可以吧?

錢三寶起了個大早,還給葉靈買好了早餐。

葉靈看看時間……

「怎麼不多睡會?」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還跑去買早餐?不是能賴一分鐘床就多賴一分鐘的人嗎?

「沒有,看醒了,反正醒了就睡不著,乾脆去買了早餐,看吃飽能不能睡個回籠覺……啊……嗯……」錢三寶剛說完就長長的打了個呵欠。

「那你快吃了睡吧。」葉靈抿嘴一笑,這樣子了還睡不著?明顯沒睡夠嘛。

「這是你的。」錢三寶遞上她那份。

「還有我的呀?」葉靈略顯意外。

「對呀,我專門跑錦記買的,他那裡的腸粉就是好吃!」

「嗯,好吃。」葉靈有點猶豫,現在這個點,某人可能也買了來等她,雖然她一再說不要,可是還是無法拒絕,用他的話說是反正他也要吃早餐的,幫她一起買只是順路而已。

可是時間明明不對,但人家願意……

唉。

「晴晴,來,坐下來一起吃了再去唄,反正現在也還有時間。」

七點二十分。

的確是夠的。

葉靈想了想,便給楚寧晨發了信息,讓他別給自己買,並表明舍友已經順路幫自己買回來了。

提著早餐正往她樓下趕的楚寧晨:是去呢還是不去呢?……

葉靈坐了下來,既然買了,那就吃吧。

「錢我還你了。」價格大家知道,葉靈直接發了紅包過去。

「錢什麼呢,大家這麼熟了,請你吃個早餐怎麼了?還給錢,真不當我是朋友呀?」錢三寶給她一個嗔怪的眼神。

葉靈垂眸,突然這麼好,這不是有點意外嗎?雖然平時大家的零食什麼的也會分一下,但是一起住久了,沒有誰會白吃白喝別人的,這點禮貌還是會懂的,又沒什麼事,怎麼會突然請別人吃早餐呢?

除非……

是有什麼事。

無事獻殷勤,非什麼即什麼。

雖然這樣形容錢三寶不對,可是她還是察覺到其中的點點味道。

「錢你還是收了吧?不然下次哪還好意思讓你買早餐呀?」

葉靈笑笑,並沒有想要佔便宜的意思。

「你這說什麼話,一個早餐而已,這樣就不把我當朋友了不是?我們都已經一起住了快四年了,請你吃個早餐怎麼了是不是?」

話是這樣說沒錯。 ……

環顧著四周的明樁暗樁,林逸忍不住的點了點頭,這裡的守備,可以和龍老爺子的暢春園相比較了,相當厲害,想要夷平羅斯才爾德家族,那是真的不容易。

倒是美姬子,以前覺得伊賀忍者的奈良忍者村相當厲害了,可是現在看看地下世界排名第一的羅斯才爾德家族,才知道以前是如同蛤蟆一般坐井觀天,厲害,果然厲害。

林逸望著老喬治,忍不住有些感慨,當初的老喬治也是地下世界的一員猛將,震懾整個西歐,得到了一個西歐伯爵的稱號,只是後來老喬治在地下世界消失了,林逸以為是因為身體的原因退出了,畢竟老喬治的年紀也不小了,可是沒想到老喬治居然在羅斯才爾德家族做事情,這可真是讓林逸大跌眼鏡,羅斯才爾德家族越來越深不可測了。

很快,三個人就來到了羅斯才爾德家族中央的那處小別墅裡面,老羅斯才爾德穿著一身西服,雖然年紀大了,可是看上去特別的精神。

林逸也不客氣,徑直坐在了老羅斯才爾德的對面,拿起了老羅斯才爾德放在桌子上面的雪茄,叼在了嘴裡,背後的美姬子趕忙給林逸上火。

老羅斯才爾德有些納悶,這傢伙倒是真不客氣呀,一點也沒把自己當外人。

「刀鋒,你親自來我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嗎?」老羅斯才爾德笑著問道。

林逸擺了擺手道:「其實也沒什麼大問題,就是聽很多消息來源說你要對付我,所以當面問一問,看看是不是真的。」

「那不可能!」老羅斯才爾德趕忙擺手道:「我已經派人與你重歸於好了,怎麼會想著對付你呢?謠言,一切都是謠言,一定會共濟會散布的,想要挑撥我們羅斯才爾德和你的關係,是不是?」

要說老羅斯才爾德是老狐狸呢,私底下一直和手下琢磨著該怎麼對付林逸,可是當著林逸的面,一副激昂慷慨,一副不可能的模樣。

林逸嘿嘿一笑:「老家主可謂是我們地下世界的第一人,老家主的話我信!」

「哈哈,」老羅斯才爾德得意的笑了笑:「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設宴來為你接風,如何?」

「算了,我可承受不起,」林逸笑著道:「不過老家主,你敢不敢起個誓?」

「起誓?」老羅斯才爾德不解道:「起什麼誓?」

「哦,對了,望了告訴你,發誓是我們東方的一種獨特文化,」林逸拍了拍腦門子,忘記了歐洲人不吃這一套,當下道:「其實也很簡單,我教你吧,你這樣說,如果我騙人,私底下偷偷摸摸的對付刀鋒,那我就是烏龜王八蛋,爹娘是小狗,出門被車撞死……」

林逸的話還沒有說完,老羅斯才爾德的臉色就已經有些難看了起來,縱使有再好的修養,此時也憤怒了起來:「刀鋒,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家主,我還會騙你嗎?」

「人心隔肚皮,您老會不會騙我只有您自己心中明白,怎麼,不敢發誓嗎?」林逸輕哼一聲道。

「哼,我憑什麼要發誓?」老羅斯才爾德輕哼一聲道:「刀鋒,別看你在地下世界有些名望,可你在我的眼中就如同一隻螻蟻一樣,我想踩死你也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你還真把你當成什麼人物了?」

「嘖嘖……」林逸感慨道:「哎,沒想到堂堂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家主,也是面前一套背後一套呀,真是讓人想不到。」

老羅斯才爾德輕哼一聲:「隨你怎麼說,反正這個誓我是不會發的,你能拿我怎樣?」

「我們東方有句話說的好,天子一怒,伏屍百萬,血流漂杵,可布衣一怒,伏屍二人,血濺五步,老家主要不要試一試?」林逸冷笑道。

「嗯?」老羅斯才爾德的眉頭立刻緊鎖了起來。

雖說這裡是羅斯才爾德家主的總部,他想著林逸不會亂來,可是他也知道林逸的那些光輝事迹,這世界上還真沒有這傢伙不敢幹的事情。

一旁的老喬治手立刻放在了背後,笑著道:「刀鋒,你是一個聰明人,我們老爺既然敢見你,那就說明不怕你動手,怎麼,要不要試一試?」

「試一試就試一試,」林逸冷笑道:「我林逸這輩子什麼都怕,就是不怕別人威脅我!」

老喬治與林逸二人四目相對,一時之間,四周的溫度彷彿下降了好幾度,空氣當中瀰漫著殺氣,林逸與老喬治,那都是歷經無數生死的人,他們二人之間的戰鬥也是非常厲害的,老羅斯才爾德一時之間有些緊張了起來,早知道就應該派人幹掉林逸,不應該充這個門面,給林逸這個機會。

突然,林逸動手了,腳掌在地上一用力,緊接著手呈爪狀直奔老羅斯才爾德而來,目標很明確,就是老羅斯才爾德的脖頸,一旦老羅斯才爾德被林逸捏住了脖頸,那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要離開這個世界去見天堂見上帝或者去地獄見撒旦。

「刀鋒,大膽!」

老喬治突然發動了身形,擋在了老羅斯才爾德的面前,林逸的一爪並沒有捏住老羅斯才爾德的脖頸,只是捏住了老喬治的手臂,老喬治一抖手臂,震開了林逸的手,緊接著就是一拳直奔林逸的面門而來。

林逸用手盪開了老喬治這一拳,可手臂有些發麻,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後退了好幾步:「果然不愧是西歐伯爵,果然厲害。」

「刀鋒,不要亂來,」老喬治深吸一口氣道:「你要是再亂來,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林逸擺了擺手,很是隨意的坐在了沙發上面:「我就是和老家主開個玩笑而已,要是老家主不願意發誓,那我也沒辦法,誰讓老家主是這個地下世界的第一人呢。」

老喬治這才鬆了一口氣,望向了一旁的老羅斯才爾德。

此時的老羅斯才爾德,臉色鐵青,恨不得馬上殺了林逸,可是他又比誰都明白,老喬治之所以不在這裡和林逸交手,就是害怕兩個人的動作太大,一不小心傷到了他,他現在可不是年輕人了,輕輕一碰,恐怕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娛樂圈之我是傳奇 「刀鋒,我且不與你計較,你走吧!」老羅斯才爾德深吸一口氣道。

老羅斯才爾德知道林逸今天來這裡是為了給他一個下馬威,本以為林逸只是會在嘴上佔一點便宜,卻沒想到居然還動起手來了,老羅斯才爾德的心臟病差點犯了。

「哈哈,好,既然主人都下了逐客令,我要是再不走,那也是給臉不要臉了,」林逸站起身來,雙手捧拳道:「老家主,後會有期,希望你能遵守自己的承諾,希望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千萬不要是敵人!」

說完這番話,林逸轉身離開了老羅斯才爾德的小別墅,倒是老羅斯才爾德,在林逸離開了之後,那強挺著的身子立刻鬆軟的倒在了沙發上面,顫巍的伸出手來:「葯……葯……」

老喬治趕忙從一旁拿出了老爺子的救心丸,輕輕的塞到了老爺子的嘴裡。

吃了葯,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幾口空氣,老羅斯才爾德的氣色才好了一些,憤怒的大吼道:「過分,簡直是太過分了,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邪王虐寵:棄妃太難纏 老喬治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道:「老爺,我馬上去辦這件事情!」

看到老羅斯才爾德並沒有反應,老喬治才轉身離開了這棟小別墅。

…… 葉靈就笑笑不說話,打開盒子要吃的樣子。

錢三寶支吾了幾下,終於開口:「晴晴,其實是有件事想要你幫忙。」

葉靈轉過頭看她,就說嘛,這異常的樣子不對。

「嗯,你說。」

就算不買早餐她還是願意幫忙的人啊。

「是這樣的,你看我昨天晚上……」

錢三寶講了一番過程,然後可憐兮兮的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要楚寧晨接你上下班?」

這是什麼奇葩要求?

「他要上班啊。」

又不是什麼無所事事的人。

「他不是每天都有空閑時間嗎?你之前不是說過他是程序猿嗎?程序猿就是上班朝九晚五,加個班也不會超過十點,這時間跟我完全對得上啊,剛好他一下班就趕過來接我……」

葉靈直直的看著她,她是認真的嗎?

「他為什麼要去接你?」

是自己男朋友又不是她錢三寶的男朋友。

「晴晴,我說了,因為昨晚的事……」

「昨晚的事是很危險。」可是這跟楚寧晨什麼關係?

「就是啊,如果晴晴你晚來一點,我可能就,可能就……被人那樣了啊,多可怕的事!晴晴!我現在不敢一個人去上班了,需要找個人保護我!晴晴,你就當是把你男朋友借給我!就這幾天,只要上白班就不用他了,主要是午班和晚班,都是晚上十一點交接,這個時間接送我一下,其它時間光天化日的他也不敢直接對我怎麼樣……晴晴,你就幫幫我吧?」

可憐的眼睛,求可憐的臉。

葉靈撇過頭去。

她想拒絕。

可是想到錢三寶一個女孩子那麼晚去上班……

似乎是可行的。

而且十一點,楚寧晨一般都沒有睡,不是十二點了都總是跟她聊天嗎?

「那……」

「晴晴……」

錢三寶搖著她的手,繼續求可憐求幫助。

「我問問他吧。」

不知道為什麼一下有點心軟了。

「謝謝晴晴!我就知道晴晴你最好了!這樣的話,我就不怕那變TAI了!晴晴,你真好!」

錢三寶鬧了她一會,然後提醒她該去上班了。

葉靈看看時間,三兩口吃完下了樓。

看見楚寧晨在等她!

「我不是說……」

「反正都買了,你要不要帶點去餓了吃?」也不知道剛才有沒有吃飽?沒到飯點餓了怎麼辦?所以他買都買了,還是拿過來吧。

「呃……」

楚寧晨拿出一些干點給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