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會議結束幾個國修委的青年己經將張三風圍了起來。

張三風擡眼看去,略微一打量,發現這幾個人各個都是很精明強悍的樣子, 都是當時站在許老身後的人。

“諸位圍着我,是有什麼事情麼?”張三風表面玩笑似的說道,其實張三風也在暗中戒備。

“請不要誤會!”這時,那位首領模樣的,充滿紳士風度的青年突然站出來,彬彬有理的道:“首先,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韓道一,是法家門人,至於我們做什麼?我們只是想看看許老看中的人究竟有什麼特殊的。”

“要知道我們幾個可是法家的精英人物也不見許老有收徒之心,我就想看看你憑什麼可以得到許老的欣賞?”說話的是另一個有着微微有些凌亂的碎髮的青年,帥氣的臉棱廓分明,讓人移不開眼,笑容是暖暖燦爛,不過落在張三風眼中卻是那麼的虛僞。

“法家?”張三風一臉迷茫之色。

“看來還真是菜鳥呀!”似乎是不爽張三風,韓道一不曾說話,不過他身邊的另一個青年卻是說話了。

“在下張三風,散修的一員!”張三風顯然並不理會剛纔無禮少年,他也拿出他學到的那一套古老的禮節來,彬彬有理的對韓道一說道。

隨着時代的發展原本的百家也都有了新的發展,都開始與時俱進,披上新的外衣。國修委也就是當年的法家。

而剛剛出會議廳的時候,鍾鈴就告訴他,許老則是法家鉅子,也就是領頭人呀。

張三風明白對於許老的看重自然引來不少法家青年們的妒忌。

“怎麼三風兄拒絕了我法家鉅子,難道是看不起我法家嗎?”領頭的依舊彬彬有理,面帶微笑,不過話鋒之中卻充滿了殺機。

這是想要把張三風往死裏逼呀,這要是一旦坐實了,那可是和天下法家爲敵。

張三風自然不可能上這個當,他對這樣的事情早見多了,商場上的人可是比這更有心機,更無恥。所以張三風應付起來自然是得心應手。

只見他笑眯眯的道:“你們是這麼認爲呢?”

“三風兄,看來你是真得看不起我法家修士了?”

“呵呵,這玩笑開大了,誰不知現如今法家勢大,我哪兒敢看不起法家呀,不過話說回來我還真有些看不起你們這些人……仗着法家勢力欺負我這個手無寸鐵的人嗎?這就是你們法家講究的依法行事嗎?”張三風避重就輕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弱者的形象。

“你!”幾個涵養比較少的法家年青人直接被張三風的話譏諷的說不出話來。

“你什麼?這麼多人圍着我自己究竟是什麼原故,我想也不必我多說了吧!”張三風話風瞬間突轉,讓法家人一下子竟沒有反應過來。

“您好,張三風先生,我是王睢,農家門人很高興見到您,剛纔多謝你爲我農家說話。”一個人高馬大的大漢便主動過來搭訕,打斷了幾人的對話。

來人似乎絲毫沒有再意幾個法家門人,臉色己經變了顏色。

一直以來法家因爲許老的存在,彷彿擁有定海神針一般,是其它幾大流派不能撼動存在。

不過這也養成了法家門人驕傲自大的性子。

不少的流派也是敢怒不敢言。

其實今天談判當許老到來己後,農家便不再報有希望。

不過因爲張三風的話,卻改變了結果,農家人還是很感激張三風的。看張三風被法家人圍着,這漢子便來救架了。

“王睢!”

似乎不滿王睢不給自己面子,韓道一臉色有些陰沉。

“你到這兒來做什麼?!”

“怎麼,我到哪兒去還要向你報告不成?”

顯然對於韓道一,王睢並沒有太看的起。一直以來法家因爲有許老存在,法家傳人並不把其它人放在眼中。

就在這個時候……

“出事了,法真子奪走了研究成果,不知了去向!”就在幾個正年正打算着如我教訓一下張三風的時候,一個青年跑了上來。

“什麼?法真子奪走研究成果有什麼用?”爲首的法家青年明顯不信。

“就在剛纔,張老親口說的,他原本是派法真子護送研究成果回國家研究所的,誰知道法真子直接將看守的幾個弟子打傷了,奪了研究成果便跑了。張老可是發佈了法家緝拿令的。”傳信青年接着說道。

“要是真的那這玩笑可就大了。”


即便神經大條的張三風也覺得事情似乎嚴重了。

要知道可不是什麼人的封號都可以帶子字的,一般也只有法家嫡系傳人,擁有繼承鉅子身份的人才能稱爲子,顯然這個法真子也是法家高層……

許老穩穩坐在一張椅子上,面色陰沉:“說說吧這個法真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鉅子,今天簽約完成之後,當時法真子便找到了我,說想護送資先走,當時我並未太過在意,可就在剛纔傳來了法真子打傷了護送弟子的訊息……”

張姓中年小心地回答道。

“法真子,法真子莫非就是當年那個孩子?”許老臉色陰沉的有些可怕,“我不管你們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希望你們可以追回資料!”

張姓中年沉默了良久:“我明白了!”

這件事太大了,從法令嚴明著稱的法家居然出現了叛徒,諸子百家都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張姓中年甚至無法想到法家將會面臨什麼樣的暴風雨。

“嚴清,通知執法部,不惜一切找到法真子!萬萬不能讓其它人抓住他,否則他會死,我法家千年聲譽也要毀於一旦。”

……

“張三風,我們走吧,這次可是又有了新的任務,而且這任務獎勵可是不少。”鍾鈴興奮的拍了一下張三風的肩膀,“本想着完成交接就完事了,沒想到法家居然出了叛徒。抓到這個法真子估什可以拿到不少。”

張三風此時才真正瞭解道鍾鈴的大條。

這法真子真這麼好抓?大姐你見了人家都不一定打得過人家,你拿什麼抓?這話張三風可不敢講。

……

ps:喜歡就多多撒花收藏吧,要是來個打賞就更好了,嘻嘻,謝謝朋友們。 張三風和鍾鈴接了任務以後,張三風便告訴鍾鈴說有辦法抓到法真子,於是鍾鈴便跟着張三風來到了海邊。兩人在海邊遊玩了半天,最終還是鍾鈴先沉不住氣問道:

“張三風,你的這個方法到底靠不靠譜,你看看人家哪個不是地毯式的搜捕,那像你搞一個什麼守株待兔,我說你就是想偷懶纔對。”

“鍾鈴,老闆,你別說,還真讓你說對了,我還就是偷懶了,估計法家的人巴不得我們偷懶的,放心吧答應我們的他們不會耍賴的,再說我本來就沒想着要去抓捕什麼法真子,你也不想想你一個外人居然要在法家接輯拿法家人的任務,你這不純粹自找沒趣嗎?即使你抓到了法家的人就會感激你嗎?這法家只不過做做樣子罷了,顯示一下他們大公無私的一面,你見和我們一起接受了保鏢任務的,有來摻合這件事了嗎?”

鍾鈴一聽還真是這麼回事,怪不得自己說要接任務的時候那些人看自的眼神這麼怪異。經張三風這麼一說,鍾鈴立刻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不知爲何張三風總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不過張三風可不想說出來,要不估計鍾鈴又該嘲笑自己像個女人似的。


張三風感覺每當自己在鍾鈴的身旁而此時則是另外一種很奇妙感覺,似乎鍾鈴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力量令他的心神變得平靜。

是它,鍾鈴脖子上用繩綁着的玉佩!

從佩帶的玉佩散發出一股祥和的氣息。

一股正氣凌然的力量不斷從玉佩內涌入張三風身體,清涼的氣流傳遍全身,說不出的舒服。

張三風感覺自己似乎飄飄欲仙,彷彿看到自己手持一把巨筆,飛翔在鴻宇之中,腳踏着朦朧的雲霧,在天地間自由的翱翔。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張三風驚訝的發現,自己似乎無法看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和落無情幫自己洗經伐髓的時候有些相似。

張三風絲毫沒有注意到在胸口處出現的一個書本形態的紋身。

“閻王大大這是怎麼回事?”

“似乎這玉佩也是儒門至寶,這儒門至寶似乎和那斬邪劍師出同源?”

“不管這麼多,反正對自己沒有壞處就對了。”張三風也是灑脫。

似乎感覺到了張三風的變化,鍾鈴不禁將注意放在了他的身上,仔細的觀察了一遍也確實沒有什麼變化。

看來是自己多心了。

就這時迎面一個二三十歲男人走了過來,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條蠟筆小新的大褲衩子,一看到張三風,不禁笑道:“你小子這段時間跑哪兒去了,這麼一段時間可是沒見過你了,是不是又被開除了?唉喲,這妹子長的標誌啊,怎麼樣是我弟妹?”

張三風一陣尷尬,趕忙道:“張哥,這是我老闆,鍾鈴。”

“原來是我張老弟的老闆,那幸會幸會!以後有時間可以和我張老弟到我那小店坐坐。”說着用手指了指海邊一座小旅館,看着張哥那曖昧的神情,張三風知道這是被被誤會了,“給你們打八折。”

說完還對着張三風他們揮揮手,才轉身離開了。


“張三風,那傢伙最後的話是什麼意思?”

張三風陪笑道:“其實張哥人很好的,早些時候我被那個白凡整得走投無路的時候還多虧了他幫忙的。你就多擔待些吧。”

張三風用眼睛餘光瞟了一眼剛纔那個年青人所指的向方,不過剛剛消失那種心有餘悸的感覺瞬間再次襲上心頭。

怎麼回事?

張三風打開天眼向着那個青年掃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卻是嚇了一跳,只見那青年頭上的氣運居然呈現出灰色和紅色各自摻半。

這可是血光之災的徵兆呀!

不會是那法真子就躲在這個旅館吧!要真這樣就麻煩了。

“我艹, 冷心孤女:俘虜殘王爺 ?”張三風忍不住咒罵了一句。

“你發什麼瘋?!”

“媽的,估計真讓我說準了,我們真的守株待到兔子了。”張三風臉色有些難看。

這件事張三風本來不想插手的。

可這事突然,跟那個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幫助過自己的王哥又關,他又有了不得不插手的理由。

鍾鈴瞬間還沒反應過來。

“你不會指的是法真子吧,你怎麼知道他在這兒的?”

此時的張三風可是沒心情解釋,怎麼就忘了留個聯繫方式了呢。

怎麼辦,怎麼辦?

張三風覺得自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此刻小旅館裏面早已經如臨大敵的模樣,一個身穿中年男人,身後幾個青年一身勁裝,手裏居然提了一柄長長的寶劍,面對面居然僅僅是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是一個面色蒼白,穿了一件純青色長袍的青年男子。

一頭順直的長髮,那臉蛋看上去簡直比女人還要秀氣。

反派都想打死我 :“法心子,你今晚擺出這麼大的陣勢,就爲了對付我麼?”

那個面色蒼白的年輕人聲音冷的好似冰塊一樣,他懷中抱着一柄造型奇異的戒尺,冷冷看着不遠處的領頭人。

叫法心子的面色凝重,雖然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年紀恐怕還沒有他一半大,但是他的眼神中卻絕沒有輕視之意。

要知道凡是法家有了封名的人都不是好對付的,更何況對方被評爲法家百年難遇的奇才。

他沉聲道:“爲什麼?”

那個年輕人盯着法心子看了兩眼,嘴角露出幾分冷笑:“爲什麼?你難道不清楚?”

“這些年難道你依舊放不下嗎?”

那個少年人搖搖頭,他的語氣冷漠:“放下?如果的的父親就死在你的面前,你能放的下嗎?多說無意,今天我們就比試一下吧,如果我輸了,我便跟你走,將資料交出來如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