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有一些女弟子剛後退一步,劉菲直接拿着長劍刺去。

噗噗噗,只見八名女弟子直接倒了下去。

姜衍又數到:4

劉菲說到:“水淵閣弟子聽令,給我一起上,殺了他,反正今天左右都是一死……”

劉菲剛說完,只見一道火光飛出,劉菲的身體就開始燃燒了其他。


劉菲發出撕嚎的聲音,讓那些猶豫不決的女弟子們,都退後了一步。


姜衍又數到:3

這時候的水淵閣女弟子徹底的分成了兩個站位,一面站着前面持劍對着姜衍,另一面就是退後的女弟子們。

姜衍數到2的時候,兩名太上長老帶着一羣弟子殺向了姜衍。

姜衍一個太遊步直接閃到了空中,1,剛說完,只聽天空雷鳴聲響起,轟的一聲,整個水淵閣就好像被照亮了一樣。

叮~恭喜宿主擊殺化神巔峯修士獲得經驗1800點,獲得空間戒指一枚,獲得靈臺空間袋一個。

叮~恭喜宿主擊殺化神巔峯修士獲得經驗1800點,獲得空間戒指一枚,無數的經驗值和獎勵在姜衍的腦中響起。

姜衍看着那羣已經被嚇傻的女弟子,大喊道:“從今天開始,水淵閣已經不存在了!你們剩下的女弟子,我會給你們一些資源的,但是有一個任務,就是把這羣孩子給我送回原來的家!如果有人想背叛,我相信你們會知道我的手段的。”

如果你們完成任務後,沒地方去,我相信,我會給你們安排一個更好的修煉環境的。

姜衍手一揮,將近一萬名的孩子被安穩的放置訓練場上。

衆女弟子一聽,不用死,只是把這些孩子送回家,而且回來還能得到更好的修煉資源。

姜衍咳嗦了一下:“咳,咳,等一下,我需要給你們找一個頭出來,好帶帶你們。”

說完,姜衍直接飛到洛芙蓉和陸晚霜的山洞,什麼話也沒說,直接握住兩個人的手,直接消失在了山洞中。

當兩人還沒明白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水淵閣,看到一羣孩子正在昏睡中,她們才明白過來,姜衍已經搞定了水淵閣。

洛芙蓉問道:“公子,這是什麼情況?”

姜衍滿意的微笑說到:“還行,入戲挺快。以後就沒有水淵閣了,以後就叫如雪衛!這些剩下的弟子以後都有你帶領,你們暫時還住在這裏,等過幾天就會有人來接收你們的,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這些孩子送回家去,如果死人的給點錢財,回來的弟子,修煉資源翻倍。”

洛芙蓉直接說到:“是,公子,我立刻去辦。”

姜衍走到寶庫門口,奇怪了,小泥鰍應該比他快纔對,怎麼進去了半天,還沒出來。

當姜衍走進寶庫的時候立即收到系統的提示聲。

叮~恭喜宿主發現水之寒。

姜衍飛快的跑進寶庫裏面,正看見小泥鰍在水之寒周圍打着轉,好像在思考什麼一樣。

姜衍走過去問到:“怎麼了?爲什麼不出去啊?”

小泥鰍一看姜衍來了,高興的說道:“你來的太好了,趕緊把這冰雪球拿下來,我就差它了,其他東西早就搞定了。”

姜衍問到:“你搞定不了這水之寒?不應該啊。”


小泥鰍說道:“真的,我碰不到它,一碰就消失,所以我在這裏冥思苦想呢,下次偷寶庫你可別找我了。”

姜衍笑道:“哎呀,我們是不是好哥們,以後你在遇到這樣的事情,你回來告訴我就行,我親自來。”

姜衍走到水之寒邊上,剛將手伸出,水之寒好像發現新大陸了一樣,直接飛進了姜衍的神海中,這時系統警報響了起來。

警報~警報~發現上古古族殘念入侵!請宿主及時滅殺。

姜衍直接說出:“我靠,遭了,立即坐在原地運起煉神決。”

這時候的冰雪妖魔的殘念,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高興,它發現姜衍的祕密太多了。強大的肉體,而且還有道韻的存在,它要強行霸佔姜衍的身體。剛想往更深的地方飛去,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金黃色的鐵鏈拉住它,緊接着姜衍神海的輪迴化神體出現,帶着強大的神念直接定住了冰雪魔的殘念。

姜衍這時候就跟一個好奇寶寶一樣的問到:“你確定你是冰雪妖魔嗎?怎麼會有殘念呢?不應該吧?如果你這殘念死了。那被鎮壓的本體會不會死啊?”

這時候殘念就好像會變化一樣,慢慢的化形出他原本的樣子,一個手持冰刀,頭戴冰冠,一身冰甲。

殘念說道:“小子,我勸你還是乖乖被我奴役,不然我毀了你。”

姜衍笑呵呵的說道:“行啊,來啊,誰怕誰,反正你和我已經不死不休了。”

殘念瞪着兩個冰寒的眼睛說到:“你怎麼知道,我們不死不休的?你到底是誰?”

姜衍說到:“我是誰重要嗎?重要的是你現在的狀態,我想已經無法動了。”

殘念揮動手中的冰刀砍向,鎖住自己的鐵鏈,鐺的一聲,鎖鏈紋絲不動,而殘念手中的冰刀卻變成了碎片。

姜衍聳了聳肩膀,表示很無奈。殘念怒視着姜衍,它現在真沒辦法了。

姜衍說道:“看來還是一個急脾氣,就不能好好的聊一聊了嗎?我只想了解你們而已。”

殘念說道:“有什麼好聊的,你趕緊放了我,如果我本體解開封印的時候,我一定撕碎你。”

姜衍笑呵呵的說道:“哎呀,看來只能動用暴力了,那我就看看你知道什麼吧。”

殘念緊張的看着姜衍走過來,怒聲道:“你想幹什麼?放開我!”

姜衍直接將手按住冰雪妖魔,他要強行讀取冰雪妖魔的記憶。

萬年前,上古古族們被一羣仙界大能們封印在了這個五行大陸,而它們彼此直接用着不同方式聯絡對方,古煞靠着昆蟲,冰雪妖魔靠着冰狐和這水之寒內的殘念,而邪能古族竟然靠着那些信仰他的人來聯繫,而這信仰之人竟然是佛落國大國寺的一名鎮守僧人。洛神國心靈異族竟然靠皇室裏的皇后!這讓姜衍很憤怒,而且皇后周邊的四名丫鬟已經被控制了。最有趣的是天火國的吞天古魔,竟然沒有任何的聯繫者,根據殘念所知,古煞排過去的小蟲子,十去一回基本上全本吞噬了,而這吞天魔被鎮壓的地方竟然是落仙河,難怪那個地方什麼都沒有。

而在往深處看,姜衍知道了冰雪妖魔的想法,鬆開了手。

冰雪妖魔撕喊着:“人類,你不得好死,我一定要殺了你。”


姜衍微笑道:“現在你最好求我,放過你,不然你的本體就徹底廢了。”

冰雪妖魔說道“:你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你還會放過我嗎?你的話不可信。”

姜衍邪惡的笑着說:“你看,我知道就說,知道的太多,可不是好事哦。”

姜衍手中直接握着滅道之力的雷劫,微笑的走向了殘魂。

殘魂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直接別姜衍滅殺了。

叮~恭喜宿主獲得憤怒值+10

叮~恭喜宿主獲得水之寒,已經融合入五靈珠內。任務進度已經完成5分之一

姜衍收回神念,看着這空空的倉庫,然後又看了一下,正在看着自己的小泥鰍

姜衍直接說到,完事了,走吧,我們出去分贓。

這時洛芙蓉已經將孩子分別交給了弟子們,看到姜衍回來了,立刻走過去。

洛芙蓉說道:公子,我已經分配完了,每名弟子需要5天時間才能將這些孩子送回他們各自的家,每人一次只能帶走10名孩子。

姜衍直接拿出四個靈臺空間說道:不用,將孩子放進去。分成四組,一天就完成了。還有,把這些靈石分下去,告訴她們回來後資源更多。

姜衍又將三枚空間戒指給了洛芙蓉,洛芙蓉神識一掃,徹底被震驚了。

洛芙蓉連忙問道:“公子這麼多靈石哪來的?”

姜衍又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這些靈石只是你們水淵閣一小部分的資產,不過你放心吧。這些靈石我一塊都不會要,全留給你們修煉,還有,你必須加速修煉到化神期。”

姜衍又拿出好多種丹藥扔給了洛芙蓉,洛芙蓉這時的內心已經不能用言語來表達,只是淚水不斷的涌出。

姜衍看到愣住了。這丫頭不用這麼激動吧?這才哪到哪啊,修仙者的思維果然都是一條線。要換成我們地球的姑娘,就呵呵了。(其實姜衍不懂換算,如果他拿出幾顆益壽年年的丹藥,那姑娘都能從華夏排到美洲去。)

姜衍這時候立刻說到:“壞了,還有一件事,不然紅娩有危險!”

還沒等洛芙蓉說什麼,姜衍拽着小泥鰍已經消失了。 此刻的北淵之地,封印下面的冰雪妖魔徹底的憤怒了。

它要殺了姜衍,一定要讓姜衍不得好死。雖然現在很虛弱,但是對付一個身受重傷的女人非常的簡單。

此時的紅娩身體覆蓋着一層冰霜,慢慢的一股黑氣從地下,慢慢的包裹着冰棺,在過了一陣,覆蓋在紅娩身體上的一層冰霜慢慢的變成了黑色結晶。

姜衍來到北淵之地,看着比之前弱多了的禁制,姜衍毫不猶豫的直接十倍滅神拳。

只聽轟的一聲,整個北淵之地都震動了起來,禁制慢慢的化成了碎片,姜衍直接用神識查看紅娩的位置。

就在這個時候冰棺慢慢的被打開,一身黑氣繚繞的紅娩走了出來。她獰笑着,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好像很久沒有見過自己那般。

姜衍用神識看到了那一身黑紗美的冒泡的女人,姜衍只要一句話來形容,真是禍國殃民的女人啊。

姜衍使用太遊步,直接來到紅娩的對面。這時的紅娩用着一種吃人的表情看着姜衍。

姜衍打趣到:看來,我還是晚了一步啊。嗯,這肉身不錯,你也真會選。

此刻的紅娩卻笑了起來,那聲音集聚冰寒:你來的也夠快的,雖然我還沒有完全的控制這具身體,但是已經有了渡劫期力量。看你這次怎麼囂張。

姜衍聳了聳肩說道:行啊,那你就接我這招吧。滅神指!

整個北淵之地的上空浮現出一指的虛影,慢慢的朝着紅娩位置落下。

這時紅娩直接使用出冰雨劍法,無數的劍雨衝向虛空的手指。

轟轟轟無數的轟炸聲就在北淵之地上空響起,此時的手指並未減退,而是更兇的下落。

紅娩怒喝,冰封千里!以紅娩周圍開始出現了無數的冰霜,冰霜集聚的朝着天空中的巨指,攔截了過去。

姜衍微微的一笑說道:我這一招你都擺不平,那這一招你就去死吧。九行滅,第一式天火燒萬界!

無數的南明離火和生靈之焱從姜衍身體內出現,北淵之地的冰川好像遇到天敵一樣,快速的消融着。

此刻的冰雪妖魔看着,無數的天火慢慢的籠罩北淵之地,萬年的冰川慢慢的融化。

紅娩怒視着姜衍說道:小子,難道你真要不打算,救着個女人了嗎!我死了,她也的給我陪葬!

姜衍譏笑道:反正不是我老婆,我心疼什麼。你就打消重生的念頭吧!

此時的小泥鰍正在用力挖着,姜衍告訴他封印柱子只要不破壞,那其他封印之地的柱子就沒事。只要你把冰雪妖魔周圍挖出來,姜衍就有辦法消滅冰雪妖魔!經過三次的戰鬥的消耗姜衍早就知道這冰雪妖魔,根本沒有那麼強大,比起其他上古古族來說,它是最弱。而且水之寒已經在他的手中。

天火佈滿了整個北淵之地,姜衍的消耗也差不多了,立刻拿出靈氣丹吞服了下去。

而此刻的冰雪妖魔在無數的天火包圍中掙扎着,它想逃走,可是沒有逃走的空間。

冰雪妖魔大喝:臭小子,我跟你拼了。冰心爆發!

這時紅娩周圍的黑氣慢慢變成了一塊塊黑冰,身體慢慢的變成藍白色的冰塊。

無數的轟鳴聲響起,朝着紅娩包圍過來的天火正與這些黑冰碰撞着,每一次的碰撞都是一場爆炸。

姜衍看着冰雪妖魔已經爆發出自己的絕招了,又看了看小泥鰍挖掘的地方,難道還沒挖到嗎?這麼打下去可對自己不利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火球法術在天空中炸開了,姜衍微微一笑,來的可真及時啊。姜衍控制的天火慢慢凝聚着,無數的黑冰塊朝着姜衍就打了過來。

冰雪妖魔看着姜衍已經被自己打中,以爲自己獲勝了,就在這時它發現了不對的狀況。看着天火慢慢凝聚成一條火龍,而面朝的方向竟然是自己被封印的地方,他想幹什麼?難道要破壞封印嗎?那真是太好了。冰雪妖魔正想的時候,它發現那裏竟然出現了一隻翻地鼠妖獸,而且還在封印附近打了一個打洞。不好,這是要徹底滅殺自己啊!

冰雪妖魔控制紅娩撕喊道:快給我住手,你這個小畜生。

姜衍看到小泥鰍已經出來,手中直接結印,天空中的火龍直接飛向那個洞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