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有了治療方案,夏凡捻轉着銀針刺入鬼腑,注入鬼魄靈氣滋養修復,緊接着在**相應穴位上施針,等留足時間,一一拔出。

再瞅妮莎秀眉輕抖,有甦醒跡象,爲避免誤會,夏凡急忙幫她提裙子,哪知剛接觸到,妮莎醒來,夏凡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無恥!你要幹什麼?我是你的老師!”

妮莎掙扎着爬起,見上衣也被扯開,當即惱羞成怒,怒喝道:“出去。”

夏凡百口莫辯,真是啞巴吃黃連,有口說不出,臉色變幻中退了出去,尋思着等她氣消了再解釋不遲。

人剛離開,妮莎明亮的眸子瞬間佈滿殺機,“都是你逼的。”

妮莎換了件乾淨衣服,出來的時候,臉色恢復如初,見夏凡大刀闊斧的坐在沙發上,她再一次鑽進廚房,隨後,兩手端着菜,笑盈盈出來,“沒想到你廚藝不錯呀,菜香味俱佳。”

一邊讚不絕口一邊把菜盤放到餐桌上。

夏凡沒支吾,心裏氣着呢,好心當成驢肝肺,倒頭來被罵得狗血淋頭。

“不好意思哈,剛纔說的有些難聽,你別忘心裏去,今天是我生日,你就讓着點嘛。”

擺好飯菜,妮莎從裏間拿出一瓶紅酒來,撒嬌似的說道。

“你生日啊,怎麼不早說,我去給你訂一份蛋糕。”

夏凡說着就要出門。

“不用,我不愛吃。”

萬古至尊食神 ,其中一杯推至夏凡面前。

“來,乾杯!祝我生日快樂。”

妮莎舉起杯子跟夏凡碰了下,爲表示誠意,想着先乾爲敬。

“慢。”

夏凡喊道。

妮莎眸子裏浮現一抹驚異之色,惶恐不安的問道:“怎麼了?”

“月事期間不能喝酒,何況患了痛經,出血過多,你現在處貧血狀態,一旦攝入酒精,我給你的治療白費不說,病情將會進一步加重!”

夏凡奪過她的酒杯放在桌上。

“哦,聽你的,我不喝,你幹了。”

盯着夏凡的酒杯,妮莎有些迫不及待。

夏凡根本沒察覺妮莎的反常,端起杯便喝。

“等一下,剛纔你好像說給我治療來者,什麼時候治療了?”

妮莎秀眉微挑。

“不要怪我冒犯,當時見你暈倒,情勢所迫,所以,在沒徵求你的意見下,擅自爲你施針,目前,你的病情已經恢復七八成,在治療兩次,痛經的毛病就會痊癒。”

放下杯子,夏凡將治療過程講述一遍。

“你怎麼知道我得了痛經,流血過多?”

妮莎頗爲震驚。

“因爲我是醫生。”

回答簡單明瞭。

“你既沒給我吃藥又沒打針,是怎麼治療的?”

妮莎分析的合情合理,另外,夏凡是否真的救治過她,這關乎着一個重大決定。

“鍼灸!”

夏凡拿出一枚銀針在妮莎眼前晃了下。

“華夏中醫鍼灸?不行!”

別說妮莎,就連國人大部分不相信老祖宗傳下來的瑰寶,何止一個外國洋妞。

“不信?”

龍尊劍帝 ,“感受一下試試。”

妮莎繼續夾菜,可惜有力使不上,一雙筷子從手上滑落。


“什麼邪術?我的手腕怎麼不聽使喚了?也沒了知覺。”

妮莎大驚失色,驚呼道。

“不是邪術,是鍼灸術!”夏凡強調着起掉銀針。

銀針一經起出,手腕立即恢復靈動,加之身子舒爽輕鬆,終於確定是夏凡的醫治起了療效。

夏凡端起酒,就往嘴裏倒。

妮莎神色驟變,欺身上前,毫無徵兆的撲到夏凡懷裏,有意無意的打掉酒杯。 溫玉入懷,令夏凡猝不及防。

寵妻成癮:千金不好惹 夏凡同學,謝謝你哦。”

妮莎表現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

“酒,酒你給我弄掉了。”

嗅着沁人心脾的體香,夏凡貪婪的吸吮着,急聲說道。

“沒關係,重新給你倒一杯。”

妮莎倏然離開夏凡,又拿出一隻杯子滿上酒,回到自己位上。

紅酒灑了一地,髒兮兮的,妮莎去取潔具清理,就在她離開當兒,一隻可愛的寵物貓搖着尾巴跑了過來,很快停在灑酒的地方,伸出舌頭對着地面舔了幾下,然後,望着夏凡叫了幾聲,突然哼唧幾下,七竅流血,倒地而亡。


“毒酒!”

反應過來那一刻,夏凡急忙乾嘔,想着把酒吐出來。

“不用吐了,只有第一杯裏有毒。”

妮莎拿着掃把和搓鬥,看到心愛的寵物狗死狀了,神情瞬間僵化,隨之急中生智,大大方方承認。

“你想毒死我?”

從夏凡身上散發出濃濃的寒意。

“當然,誰叫你猥瑣我來者,我的身子從未被男人看過碰過,是你毀了我的清白,不殺你難解心頭之恨。”

妮莎毫不掩飾自己的動機。

“我說過,是爲了救你!迫不得已,看到你昏迷,總不能熟視無睹吧。”

夏凡相信這個理由不足毒死他,何況家裏放毒藥幹嘛?定是事先準備好的,也就是精心策劃蓄謀已久。

“怪只怪你沒解釋清楚,才造成誤會,所以,得知你救了我,這杯酒纔沒讓你喝下,不然,現在死的是你。”

妮莎的解釋可謂滴水不漏,完全合乎情理。

殊不知,夏凡不知不覺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又回來了,若不是及時說出救治妮莎的事,估計,可悲的取代了狗的下場。

與此同時,夏凡心中斷定,妮莎不像是教授身份這麼簡單,或許帶着某種任務,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他是其中目標之一。

酒無好酒,菜無好菜,哪還有心思留下吃飯,猜疑間,夏凡耳朵輕抖,聽到從某間屋裏傳來呼吸聲,馬上開啓靈目,漫不經心的透視着每一房間,最後,竟然在一雜物間發現一個比妮莎還要性感,還要嫵媚幾分的漂亮女子,而且是一個異域洋妞,手裏端着一把微型手鬆槍,靠在門後,正在側耳傾聽。

夏凡輕咦一聲,他覺得此人面熟,好像在哪兒見過,不過下一秒,凱思街偶遇那一幕浮出腦海,那次差點死在她手裏,幸好有人開槍相助,才逃過一劫,她爲什麼出現在這裏,與妮莎有什麼關係,結合着毒酒一事,不用想便明白了,取他的性命,瞄了眼妮莎,並不像被要挾,看來二人串通一氣,同一戰線,此時,比較危險,摸不清兩人真正實力,冒然出手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這兒,夏凡起身告辭。

妮莎沒挽留,看模樣恨不夏凡早點離開,她心裏清楚一件事,彼此已產生隔閡,失去了信任,不是隻言片語能夠挽回的。

臨走前,夏凡連同帶走了狗屍。

站在陽臺上,直到注視着夏凡走遠,妮莎纔打開裏間的門。

一個金髮女郎,拎着槍氣呼呼的衝了出來,說了一口流利的英語,質疑妮莎,爲何擅作主張,放走了夏凡。

妮莎以夏凡救了她的命爲由,不能殺救命恩人。

最後,兩人吵了幾句,金髮女郎甩門而去。

夏凡是離開了,但是他有着自己的盤算,出了小區以後,從另一側大門繞了回來,一直在隱蔽處觀察,不一會,見金髮女郎從樓上下來,夏凡小心謹慎的尾隨其後,一路跟蹤追至盛世大酒店。

金髮女郎壓根沒理會前臺,徑直走向電梯,直到電梯上了樓,眼夏凡才慢吞吞的進入大廳,快步追到電梯,眼看電梯停在九樓,夏凡順着樓梯而上,一口氣爬到九樓,才停頓下來。

紅彤彤的地毯延伸至走廊盡頭,兩側牆壁均塗着花草鳥獸,一個個栩栩如生,強烈的立體效應,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房間都關着,根本看不出哪一間纔是金髮女郎的。

夏凡有些爲難,這麼多房間總不能一一靠靈目透視吧,何況維持時間是有限度的,儘管實力已經提升到靜階中期,但靈目開啓時間沒能提高多少,也就是一分鐘吧。

不停的搓着手,心急如焚,在遲疑一會,恐怕會引起保安懷疑,精神一緊張,頓時感覺鬼魄靈氣在經脈內不受控制的竄動,這是怎麼了,夏凡驚疑不定,當感到身體像爆開一樣,轟的一聲,一些靈力橫穿脖頸,浮入腦海,緊接着,眼前一片血色,模糊不清,一時間,什麼都看不見。

怎麼回事,難不成眼瞎掉了?急忙試着打開靈目,可惜失敗,呼,夏凡一下子無力的坐在地毯上,精神極度頹廢,如果從此真的失明瞭,那麼以後的路他還怎麼走!頃刻間,被巨大的落差緊緊的包繞着。

“先生,你怎麼了?”


一個服務生輕搖着夏凡的胳膊。

聽到聲響,眼前的血色在慢慢消退,雖然仍看不清晰,意外的卻清楚的感受到周圍人的存在,如他身後房間裏,兩人正在揮汗如水的做是人類最原始的運動,若不是隔音效果好,恐怕整個樓棟都能聽到叫聲。

隔壁對面,屋裏有五六人圍在一起,至於幹什麼不得而知,或者吸毒,不是不可能,再遠一點,房間裏只有一人,夏凡立即聯想到金髮女郎,視力已恢復正常,起身朝那房間而去,自始至終,沒搭理一旁的服務生。

將要接近房間時,通過靈目,正看到裏面的金髮女郎,赤條條的正在沖澡。

輕輕推了下門,沒開,夏凡靈機一動,衝那還沒反應過來的服務生招招手。

服務生皺着眉走了過來

“麻煩你開下門。”夏凡直接說道。

“你,你是什麼人?”

服務生立時警惕起來,上下打量夏凡。

“哦,我女朋友住這兒?她打電話叫我過來找她,現在正洗澡呢,不方便開門。”夏凡急忙解釋。

服務員支起耳朵聽了下,又看向夏凡,眼珠轉動間,突然問道:“你女朋友是不是一頭烏髮?皮膚有點黑?”

“瞎說什麼!我女朋友天生麗質,異國風情,美的不可方物,是一個漂亮得不像話的金髮女郎,你會不會欣賞?”

夏凡故作生氣道。

服務生聞言,立馬換作一副笑容,“對不起先生,爲了客人安全,我不得不提防,這就給你開。”

小樣,給我鬥心眼,你還嫩!幸好夏凡認得金髮女郎,通過透視眼又能確定她就在這房間內,不然,僅服務生這一關都過不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