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有些時候為了上位,犧牲自己的身體去滿足那些人,並不是沒有的事情,而且還是很多人會這麼做,所以現在這個時候,其實她也很明白。

洛冬天這麼說,其實也是清楚他們其實這種交易很多。

「可是……」

「放心吧,我不會做得很過份。」

竹葉青看了洛冬天一眼,也只是想要讓洛冬天安心。

至於怎麼做,那就完全看她了。

她想要怎麼做,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也一定會讓周晴蘭好好的享受一下。

她雖然還沒有嫁人,可這種事情,光想想也就知道了。

到時候她也想要圍觀一下,若是可以的話,這次回去,她也想要跟閑庭表白。

雖然她一直沒有表現出來過,跟閑庭見面的機會她不多,可是她也不清楚從什麼時候開始,便對閑庭有了別樣的感情,時不時的就想要接近閑庭。

可是每次行動,都讓她沒有機會見他,有時好幾個月才能夠見上一次面。

雖說這樣的感覺很不好,但是想想能見面,那就很不錯了。

竹葉青離開了洛冬天的家裡之後,洛冬天開始有些擔擾。

便直接給陸子熙打了一個電話。

跟陸子熙說了竹葉青的計劃之後。

「老婆,你放心吧,竹葉青自有分寸,你不必太擔心!」她也相信他們早晚也是可以把這件事情給處理好的。

「有分寸我就放心了。」


聽到陸子熙這麼就,洛冬天這才真正的鬆了口氣,也是真的相信,竹葉青應該有自己的想法。

而她不必太過擔擾,只要坐著等消息就行了。


她不是說過,只要能夠保護得了陸子熙,那麼就已經足夠好嗎?

現在這個時候,又何必去為這些而擔心呢?

果真還是自己想太多了,真的沒有必要想這麼多,先前的時候就該知道,有些事情還是放開一點兒比較好。

夜,有些不平靜,滿天黑壓壓的,壓根就看不見一顆星星,就連同月亮都不見了蹤影,不止如此,這個夜晚更是風平浪靜,一點兒風都沒有。

倒是悶得讓人有些難受。

關久久一直待在房裡,看著這樣的天空,真是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特別是此時,沒有一點兒的聲音,安靜的讓人的心裡都開始有些不舒服。

君上邪今天晚上又有別的事情要處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也並沒有在關久久這兒。

關久久讓喜兒也下去休息之後,便一個人待在房裡看書。

她總得今天晚上會發生一些什麼事情一般。

如今,於中天還鞠有離開,她並不是很放心。

於中天這麼久了都沒有半點兒的動靜,而且君上邪早早便已經給他安排好了回去的車。 上官冥沒有回去,而是在山頂上盤膝冥想起來,外界元素沒有限制,冥想起來也更加的順暢,當然,這種感覺也只有上官冥會有,誰會像他那樣,修煉會需要如此龐大的能量支撐。

時間也在冥想中悄悄度過,黑夜慢慢的被光亮所替代,天空邊緣的雲彩也變成了通紅,顯得異常美麗。


“呼。”上官冥吐出一股濁氣,慵懶的舒展了一下身子,似乎很喜歡戶外,在家喜歡家族的後山,在學院卻右喜歡上了學院的後山,自然總是讓人那麼癡迷。

上官冥走在回去的青石小道上,即使現在天才矇矇亮,但是儼然有不少學員已經開始晨練了,看着一個個很吃苦的樣子,上官冥心情也不禁大好。

“好久沒吃過早飯了,去食堂好了。”上官冥無聊的呢喃道,步伐朝着學院的食堂走去,爲了節省時間,上官冥只好抄小路走了,總不能大白天的直接飛過去吧。


上官冥來到食堂的時候,本來覺得這才早上,人應該不是很多,可是沒想到偌大的一個食堂,此時居然也有了擁擠的感覺,數不清的學員都穿着統一的魔法服飾,想來應該是學院的校服了,只是爲什麼自己沒有呢。

“四弟。”上官靈早早就來到了食堂裏,此時已經大口開吃了起來,放眼望去,唯獨一人沒有穿魔法袍,因此上官靈一眼就看見了上官冥。

上官冥聞言莞爾一笑,在衆人那有些驚懼的目光中走到了上官靈的跟前坐了下來,“三姐,你居然也會起這麼早,稀罕啊。”上官冥見上官靈還滿臉睡意的樣子,不免出言調笑道。

上官靈聞言心裏一陣糾結,對着身邊的夥伴微微的笑了兩下,狠狠地瞪了一眼上官冥道:“沒大沒小。”

上官冥也注意到了上官靈身邊的三女,其中一人吸引了上官冥的視線,只見女子頭戴紗布斗篷,身着白色紗衣,飄渺而清新,居然和上官冥一樣沒有穿學院的制服。上官冥沒有在意這些,而是在女子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身形,個頭,都是那麼的像。

“喂,小色狼,盯着我們穆雪姐姐看什麼呢?”一旁的另外兩女見上官冥盯着穆雪發呆,惹不住出言嗔道,不知道是真的不滿還是羨慕嫉妒。

上官冥身體一怔,回過神來歉意道:“不好意思,這位小姐叫穆雪?”

“嗯。”穆雪輕輕的嗯了一聲,並沒有擡起頭看上官冥。

“不知你爲什麼要帶着斗篷?”上官冥疑惑的問道,自然也不是無聊才問的。

上官靈見上官冥似乎對穆雪很感興趣,不免調笑道:“四弟啊,你不會是看上穆雪了吧,要不要姐姐幫你撮合撮合啊。”

“我吃飽了。”穆雪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轉身就欲往食堂外走。

上官冥見穆雪離開,並沒有追過去,一把抓住上官靈問道:“三姐,這位穆雪是不是魔武雙修?”

上官靈剛準備去追穆雪,被上官冥這一抓怔了一下,不解的道:“你怎麼知道,你不會認識她吧?”

上官冥眉頭一皺,心裏暗道:“難道她真的是雪姬?”

“幽冥,剛剛離開的丫頭就是昨晚的那個。”就在上官冥不解的時候,雅熙的聲音傳進了上官冥的腦海。

上官冥聞言一驚,緊了緊手,咻的一下射出了食堂,身體騰空而起對着穆雪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哇,你們看那個人,他居然會御天?”一名學員指着天空驚訝的喊道,這道聲音一出,頓時吸引了無數的學員觀看,都猜測着此人的身份,上官冥沒有穿學院的制服,衆人都以爲是學院裏的導師,即使是導師,都有很多不會御天,御天可以說衆人心中最爲期待的時刻,那種遨遊九天的暢爽感,讓人難以形容。

上官冥淩厲的雙眼居高臨下的掃視着,不過依舊沒有找到穆雪的身影,用神識探索就更不要說了,這也進一步確定了穆雪就是昨晚的少女。

“找到了。”上官冥突然驚呼道,穆雪沒有穿制服,在人羣中顯的異常的顯眼,只是距離較遠罷了,此時穆雪也在急速的奔跑,速度之快已經在身後拉出了一道道長長的能量條,顯得身體都有些虛幻。

上官冥將意念神珠激活,空間魔法瞬間形成,身體噗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已經攔在了穆雪的前面。

穆雪被突然出現的上官冥嚇了一跳,由於奔跑的太快沒有及時停住,一頭撞進了上官冥的懷裏,上官冥也沒有什麼防備,直接被穆雪給撞了出去,兩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上官冥緊緊的護着穆雪,兩人都有些蒙,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這般相擁躺在地上。

穆雪突然反應過來,急忙爬起身子,滿臉怒意的看着上官冥喝道:“上官冥,你到底要幹什麼?”

這一幕吸引了不少前來圍觀的學員,在聽到穆雪說眼前的男子是上官冥後,都有些驚訝,不過心中大呼:有好戲看了。眼前的一個是學院出了名的妖女,年齡不大實力強的變態,一個是天龍帝國數一數二的執跨大少,這兩人碰到了一起,能沒有好戲看嗎?

上官冥自然是沒有在乎周圍的目光,盯着穆雪溫柔的說道:“雪姬,你不要在裝了好嗎,我知道是你,你爲什麼要躲着我呢?”

穆雪似乎有些惱了,說話的聲音也變大了幾分:“上官冥,你離我遠一點,我不是什麼雪姬,我不是!”

上官冥看着眼前有些生氣的穆雪,輕嘆一聲道:“不是?那你把斗篷拿下來,讓我看看到底是不是。”

“不可能。”穆雪斬金截鐵的說道。

“哎呦,這是怎麼了,師姐,誰欺負你了,本少爺廢了他。”就在二人爭執的時候,一道有些輕浮聲音傳了進來,緊接着一個身着白色禮服服飾的青年漫步走進了人羣,衆人紛紛讓開一條道,有些害怕的看着男子。

“不用你管。”穆雪見到來人,眼神中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厭惡,只是這股眼神註定沒人看見。

上官冥目光陰沉的看着來人,嘴角不禁微微翹起,露出一絲不屑,來人正是在進城是遇見的子虛,院長的徒弟之一。

“喲,原來是上官家族的廢物四少爺啊,你怎麼有興趣來我們修羅魔法學院遊玩了,打算玩幾天啊。”子虛故作驚訝的看着上官冥說道,那種欠扁的眼神,上官冥真有種衝上去痛扁的衝動。

子虛身後一大幫跟班的自然是跟着一起起鬨,嘲笑聲不絕於耳。

“子虛,我的事不用你管,你離遠點。”穆雪有些不滿的喝道。

子虛聞言眉頭一皺,有些不解的道:“師姐,我真的要幫你啊,你幹嘛還幫這小子說話。”

穆雪聞言一怔,一掌對着子虛打了過去,寒冷的鬥氣瞬間凍結空氣,凝聚出數把冰刃,朝着子虛射去。

子虛見穆雪說動手就動手,心中不免也有些動怒,手一招,一道土系護盾擋在了面前,抵擋下冰刃的攻擊,語氣有些森然的說道:“我敬你是師姐,你可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上官冥看都沒看眼前發生的事情,依舊看着穆雪,雪姬也是魔武雙修,魔法爲冰屬性,眼前的一些都是那麼的吻合。“雪姬,如果你真的不想見我,那我就先走了,對不起,打擾了。”上官冥有些頹然的說道,既然雪姬不願意承認,自己一味的追求也沒用,也許是自己太在乎這件事了。

“小子。”子虛見上官冥要走,急忙出言喊道:“這就要走了,還沒和本少爺道歉呢。”

上官冥嘆息了一口氣,緩緩轉過頭,有的人就是這樣,總是那麼的自以爲是,喜歡沒事找死,沒辦法,既然這樣,上官冥只好成全他了。上官冥邪邪一笑道:“子虛是吧,待會打的你全身都虛。”說罷便風一般的棲身而近,凌厲的拳頭如雨點一般的攻擊着子虛。


子虛也不賴,雖然上官冥出手有些突然,但是還能勉強接兩招,沒點實力,不然也不會被院長看中了。

只是衆人不用猜也知道,上官冥那滿臉的輕鬆樣帶着點戲虐的意味,在看看子虛那連陰沉的和豬肝沒什麼兩樣,衆人就知道誰佔上風。

“喂,不是說上官冥很沒用嗎?”

“不清楚,我剛剛看到上官冥從天而降。”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上官冥他已經會御天了。”

………

一時間,周圍頓時議論紛紛起來,一盞茶的功夫,幾乎已經將上官冥給神化了,說的神乎其神。

“怎麼樣,還打嗎?”上官冥衣冠整潔的站立在原地,而前面,一個衣裳殘破頭髮凌亂,身上還帶點傷的青年狼狽的半跪在地上,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上官冥也沒心思和這傢伙玩,撇了一眼帶着斗篷的穆雪,悠然的離開了,那最後一眼中透着股滄桑和傷感,讓穆雪的心都不由觸動了一下。 於中天一天不是肚子疼,就是頭疼,他們也很清楚,其實於中天不過是在給自己找留下來的借口罷了。

的確,於芝公主離開之後,他的確是沒有什麼理由離開。

但是於中天還是想要拿到星晶之後再離開,不然的話,他估計也沒有辦法跟冥眾們交待。

關久久看了一會兒的書,卻什麼都看不進去。

悶得有些難受,又想要去找君上邪,可是想到君上邪晚上還有別的事情要忙。

想想還是覺得算了。

找了君上邪又能做什麼?

還不是待在一邊看著他忙活,卻什麼也幫不了。

到時候君上邪還得要心疼她,讓她趕緊回來休息。

這也不是她所想的,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房裡,再看一會兒的書,然後安心的休息就好了。

現在這個時候,寶寶也該要多睡一點兒,她可不能因為這些,而不讓自己多睡一會兒啊。

看了小半個時辰的書,關久久便覺得有些困意。

便直接放下了手中的書,打算起身去收拾一下,然後好休息。

剛剛起身,便聽到從外面傳進來的聲音。

關久久停了下來,便感覺有人已破窗而入。關久久轉過身來,便見一個黑衣人手握長劍,便直接往關久久的身上刺來。

「果然來了!」關久久心想,這於中天也差不多了。

今天晚上這種天氣,也差不多是他行動的時候。

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等得到這麼好的一個天氣,沒有一點兒的光亮,再加上穿了這麼一身的黑衣,在夜色中壓根就看不清楚他的到來。

「拿命來吧!」黑衣人刻意的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便直接往關久久的身上刺來。

在他們看來,現在這個時候,關久久壓根就不可能能夠使用法力,自然也就變得一點兒都不擔心。

在他的劍刺向關久久的時候,關久久的手中早已出現了一把長劍。

這是關久久的佩劍,雖然用得不是很熟練。

但是關久久體內的星晶,卻在幫忙控制著關久久手中的長劍。

跟黑衣人對打,也並非沒有可能。

幾招下來,二人都沒有分出一個上下。

「星晶的能力果然厲害。」黑衣人不得不說,這星晶的力量不可讓他小覷,居然能在懷孕的時候,還能如此保護關久久,的確不容易。

若是可以得到星晶,那麼他的族人就救了。

或許是太過興奮的關係,黑衣人居然忘記了掩飾自己的聲音。

「於族長,是興奮過頭了吧,居然連聲音都忘記掩飾了!」關久久冷笑道。

便見黑衣人明顯是一愣,「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你就必死無疑!」

於中天怎麼可能會留下關久久,關久久若是活著,那麼君上邪也一定知道是誰對她下的手,那麼到時候,他們艷蛇族也就會跟著倒大霉,君上邪怎麼可能會因此而放過他。

在冥宮裡的這幾天,他可少聽說君上邪對關久久的寵愛有多麼的深,所以關久久若是出事,君上邪是絕不會放過他的。 穆雪看着離去上官冥,無奈的搖了搖頭,誰也不知道她現在的表情,只知道身體似乎有些微微的顫抖。

上官冥自然沒有放棄,他要弄清楚原因,既然雪姬自己不願意說,那上官冥就只好自己去調查了,這種事情調查最好的人選當然是雪姬現在的師傅,修羅學院的院長。

上官冥徑直走向坤元的住處,老遠就看見了坤元,坤元此時正在種植一些不知名的植物,忙的是不亦樂乎,時不時還哼哼小曲。

“副院長,問你件事情。”上官冥直接開口說道。

坤元聞言眉頭一皺,有些不滿的道:“小子,你到底要不要拜我爲師,你可別想耍賴。”

上官冥摸了摸鼻子含糊不清的說道:“誰耍賴了,我說都沒說,一直都是你自己說的。”

“好小子,那你是不答應了,好,你要問我什麼?”坤元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這世界上有多少人擠破了頭要拜他爲師,現在想收個徒弟了居然還要用求的,不氣纔怪。

“我們學院裏的穆雪,你知道她的身份嗎?”上官冥喲西額期待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