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望著光腦屏幕中顯現的影像,孫言坐不住了,差點當場跳起來,驚得瞠目結舌,臉上的神情彷彿見鬼了一樣。

「這怎麼可能這世上真有這種武器?」孫言臉色有些發青,因為他認得這種武器。

光腦屏幕中顯現的這座炮台武器,奧丁星域中很多軍事愛好者估計都聽聞過這種武器,這是孫言在兒時的一則資料中,看到的一種概念性武器。確切的說,這純是一種理論上的武器,現實中完全無法製造出來。

以珍稀的超導合金【寒冷魔鋼】作為炮台底座,以只存在於傳說中的能量晶石【虛空石】為能量來源,以千年難見的【虎眼水晶】作為炮管,由此鑄造出來的一種恐怖戰略性重炮。

從理論上來說,【寒冷魔鋼】能承受任何能量的震蕩和耐熱,【虛空石】透射的威力無與倫比,能夠撕裂虛空,形成一個小型的空間黑洞,而【虎眼水晶】是理論上的最佳炮管材料。

這三種材料皆是級,若是能相互結合,鑄造出的重型武器,理論上能夠破開虛空,比之【超導元能炮】的威力要恐怖的多。這種恐怖的武器,在戰爭中充滿了威懾性,屬於一種戰略威懾性武器。

當然,這一切皆是基於理論上的推測,先不說【寒冷魔鋼】、【虛空石】、【虎眼水晶】都是傳說中的材料,在星際大航海的歷史上,只有【虎眼水晶】在第一次斯諾河戰爭中出現過,並且還是拇指大小的一小塊而已。

即使有這三種無價材料,也沒有人懂得鑄造這種武器的技術,據說,這是元能機械大師也無法觸及的領域。

不過,對於這種只存在於理論上的恐怖戰略性武器,軍事愛好者們還是很嚮往的,並冠以了一個極為貼切的名字——【深藍之殤】

兒時,孫言看到的那則資料中,就有一座【深藍之殤】的圖片,與眼前的這座炮台有七成相似。

「幻覺,奶奶個熊,這一定是幻覺吧」孫言目瞪口呆,情不自禁掐了下大腿,卻是疼得他齜牙咧嘴。

既然不是幻覺,這種只存在於理論上的恐怖武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並且,還是出現在一群詭異魚人生物的手中,這太匪夷所思了。

孫言額頭滲出一層細汗,這群魚人連簡單的判斷力都很欠缺,絕對不可能製造出【深藍之殤】的,這種恐怖武器可是號稱超越時代的完美理想兵器。

「說不定,是某個收藏家遺留的藝術品,碰巧被這群魚人生物得到了吧。」孫言懷著一絲僥倖,這樣的思索著。

片刻后,另一群魚人來到叢林邊緣,與原先的那一群魚人匯合,將那座重型炮台合力放置在地上,有兩個魚人跳到了炮台上,看樣子是準備發動這座重炮。

「真的準備啟動?這一定是虛張聲勢吧。」

孫言駭然失色,他雖不相信這門【深藍之殤】是真貨,但也不敢在機艙中停留,抱起昏迷的樂樂,飛快打開機艙,【羅天步】啟動,立刻橫竄出去,身形一閃,便已竄至百米之外。

一道撕裂的悶響從身後傳來,叢林周圍的空間一陣顫動,那座巨大炮台亮了起來,黑色晶體綻放出一種透明的光芒,彷彿是虛空的顏色。隨後,淡潢色的炮管得到充能,流轉出萬丈的光芒,炮台震動一下,一道虛無的光柱從炮口噴射而出,衝天而起,直貫上空,撕裂虛空,出現了一個黑洞般的漩渦。

強烈的吸力從黑洞漩渦中傳出,地面的一截截灌木、沼澤地的泥濘、瀰漫的墨綠霧氣紛紛湧向天空,被那個黑洞漩渦吸了進去。

叢林中,【天地無畏號】亮了起來,整個黑色機身模糊起來,彷彿隨時要消失一樣,漸漸的,整個機身徹底透明,完全消失在原地。

孫言轉頭望去,見此情景,他並不擔心,知道這是【天地無畏號】防禦系統的自動啟動,進入了一種隱匿狀態,能夠抵禦這種黑空漩渦。

抬頭注視半空的那個黑洞漩渦,孫言臉上儘是驚悸之色,他身具數種武道真意,六識極為敏銳,對於這種空間撕裂的威力,感知尤為深刻。

那個黑空漩渦,正是虛空被撕裂,形成的一個短暫的空間通道,即使是武學大師離得太近,一旦被吸入其中,也絕對無法生還。當然,若是被這座【深藍之殤】打個正著,那肯定是有死無生的。

「這座炮台真是傳說中的【深藍之殤】」孫言悚然而驚。

這時,這群魚人一炮打偏,立刻忙碌起來,那座炮台的光輝黯淡下來,一絲絲的光暈在流轉,似乎正在進行充能,準備進行第二發的轟擊。

見此情景,孫言哪裡還能讓這群魚人生物得逞,運轉體內元力,一手夾著樂樂,雙足蹬地,整個人如一枚炮彈竄了出去。他要趁這門【深藍之殤】充能的間隙,將這群魚人生物全部擊斃。

踏著【羅天步】,一步十數米,疾竄而出,足踏地面,氣勁震蕩而出,孫言每一踏步,便有一道龍尾氣浪濺出,宛如雙足踏龍,整個地面都顫抖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孫言注意到【羅天步】的變化,心中詫異。

下一刻,他已竄至這群魚人生物面前,右肩微沉,右臂模糊消失,化為數道浮光拳痕轟出,這一道道【浮光震天訣】,竟也環繞者一股股龍形氣勁,彷彿一條龍形盤繞光柱,那情景極為震撼。

滋滋滋……,十數頭魚人生物跳了起來,竟以身體去抵抗【浮光震天訣】。只見一道道龍形浮光拳痕破空,其中數頭魚人生物身體當場被洞穿,爆裂開來,一堆碎肉鮮血四濺落下。

而其他數頭魚人則是身軀一扭一轉,彷彿身上抹了一層油,竟貼身避過【浮光震天訣】,張著大嘴,齜著鋒利的牙齒,朝著孫言猛撲過來。

孫言不由一驚,【浮光震天訣】的奧義在於一個「快」字,拳如浮光,直貫星空。

這些怪異的魚人竟能避過浮光拳痕,這恐怕是它們的身體構造極為特殊,能夠依靠本能進行躲避。

隨後,孫言便陷入了一群魚人生物的包圍中,這些怪異生物的武器就是它們的牙齒。一張張大嘴咬過來,鋒利的牙齒交錯,封鎖了孫言所有的退路。

「哼」孫言目光微冷,運轉革金真意,右拳頻頻揮出,以硬碰硬,直接打在這些魚人的鋒利牙齒上。

砰砰砰……,漫天碎裂的牙齒飛濺,在孫言至剛的拳勁轟擊下,很多魚人滿嘴的牙齒被擊碎,被打得滿地找牙。不過,也因此,這群魚人被激起了凶性,被一拳打翻在地后,立刻翻身躍起,碩大的魚眼布滿血絲,「嗷嗷」的瘋狂咆哮著,挺著背上尖刺的魚脊,直刺過去。


孫言站在原地,巍然不動,一拳接著一拳轟出,他交替運轉革金和炎陽真意,拳勢中充滿銳利和炙熱的氣息,拳勁重若千鈞。每一道拳痕破空,都有一頭魚人倒飛出去。 可是,任孫言如何增強力量,這些魚人生物身上彷彿塗滿了一層油,滑不溜手,竟將他的大部分拳痕都避開,即使有少數幾道拳勁命中,也被這些魚人身形連扭,卸去大部分力量,難以造成致命傷。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魚人生物撲上來,孫言陷入重重的包圍中,他一手夾著小狗崽樂樂,無法全力迎敵。只能無奈的放棄進攻,採取守勢,施展【颶風吞海訣】,一層層的掌影疊出,將這些詭異的魚人生物擋在身周米之外。

此時,孫言已能確定,這種魚人生物的身體構造極為特殊,那布滿魚鱗的皮膚對於元力的感知極為敏銳,同時,這種皮膚也能卸去大部分的力量。

以真正的實力來說,這些魚人生物至多相當於七級異獸的程度,但是,擁有這樣特殊的身體,孫言深陷重圍后,卻是難以擺脫這群怪異生物的糾纏。

咔嚓……,一聲脆響傳來,孫言暗中一驚,心中湧出極為危險的感覺,眼角的餘光瞥去,頓時驚得魂飛魄散。

只見不遠處,那一群魚人操縱著【深藍之殤】,炮管斜斜朝下,竟是對準了這邊,準備將他和這群同類一起擊斃。

見狀,孫言不禁氣急敗壞,忍不住破口大罵:「奶奶個熊,你們這群魚人沒腦子么?這麼危險的武器能對著地面發射么,想將這裡直接洞穿么?你們就不管自己的同類了?」

一邊咒罵著,孫言哪裡還敢停留,瘋狂催動體內的那一團命火,竄動的命火翻騰不止,那一條龍形虛影也在其中盤旋起來。孫言體內一股澎湃的氣勢爆起,猶如火山噴發,轟轟噴涌而出,一條透明的龍形氣息湧出,彷彿要直衝雲霄之上。

【四靈封龍印】——升龍勢

周圍的魚人被沖飛,孫言全力施展【羅天步】,運轉至極限,身形如鬼魅,下一秒已出現在數百米開外。

一道虛無的光柱襲過,將那群戰鬥的魚人全部轟成一縷縷輕煙,這道光柱去勢不止,貫入遠處的沼澤地中,一個黑洞漩渦在泥濘的地面上出現,強烈的吸力將周圍直徑數百米的地面完全吞噬。

片刻后,這個黑洞漩渦逐漸消失,沼澤地上留下一個直徑300多米的深坑,深有數十米。隨後,周圍的沼澤地湧進深坑,漸漸的將這個坑給填滿。

注視著這個情景,孫言只覺脖子一陣涼風席捲,【深藍之殤】這種武器太可怕了。【超導元能炮】在這種恐怖的劃時代兵器面前,根本沒有可比性,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武器。

「我勒個擦,這門【深藍之殤】到底是誰製造出來的?就算是類人族同盟的最高文明,恐怕也製造不出這種可怕的武器來吧。」孫言抽吸著涼氣,不明白這種恐怖兵器怎麼會落在這群魚人手中。

不過,他同時也感到慶幸,若非是這群魚人智慧有限,換成其他高智慧的生物操縱這門【深藍之殤】,他恐怕已被黑洞漩渦吞噬了。

遠處,這群魚人生物見又一發沒命中,旋即防守在【深藍之殤】周圍,準備繼續來第三發。

「媽的,哥哥我恕不奉陪了。」孫言心中狂罵,萌生退意。

雖說這門【深藍之殤】在這群魚人生物手中,準頭實在欠缺,他只要稍加註意,並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繼續讓這群蠢魚人轟炸下去,這片沼澤地恐怕就毀了。

再加上,從理論上來說,【深藍之殤】是能夠輕易摧毀一顆星球的恐怖武器,這群蠢魚人又缺乏判斷力。如果激起了它們的凶性,不斷操縱【深藍之殤】進行轟炸,到最後這顆星球毀滅的話,那孫言的樂子可就大了。

端詳著那座【深藍之殤】,孫言壓抑著貪婪、興奮的心情,現在只能暫時退卻。等樂樂傷勢徹底恢復,他準備和小傢伙一起,摸到這群魚人生物的老巢,將這門【深藍之殤】據為己有。能擁有這樣恐怖的一件武器,那將成為保命、威懾的殺手鐧。

白天的時候,小傢伙既然能捕殺到一頭魚人生物,想必是知曉這群魚人的老巢位置。

這時,遙遠的沼澤深處,忽然傳出一道咆哮,宛如萬丈雷霆爆開,震得地面瑟瑟抖動。周圍的沼澤地都沸騰起來,墨綠的泥水翻騰,綠色氣泡不斷冒起,周圍的綠色霧氣更加濃密起來。


只見那個方向的天空下,一道氣柱衝天而起,直衝入雲層中,雲團翻騰滾動,彷彿天空破開了一個窟窿。

同時,另一側的天空下,數頭巨鳥生物出現,這種巨鳥渾身沒有羽毛,表面是一種皮革,頭上有一個碩大的暗紅鳥冠,在黑夜中綻放光芒,一雙肉翅伸展開來,長度足有數百米,鋪天蓋地一般,朝著那個咆哮的方向飛去。

「這些巨鳥是十級異獸剛才那個咆哮的生物,恐怕是十一級的凶獸,這他媽的到底是什麼地方?」孫言連忙收斂氣息,憑他敏銳的視力,能夠看到那幾頭巨鳥的背上,有著一個個人形的黑點。

這些巨鳥背上坐著人形生物,可能是人類,但是,卻有更大的可能是聯盟的種族,人類的生死大敵。類人族同盟的種族,可是沒有多少種族會以異獸作為代步工具的。

在人類中,能夠擁有十級飛禽異獸的,皆是稱號武者。並且,這樣的強者在稱號武者中,也極為稀少。而在地球聯盟中,孫言從未聽聞,哪一位稱號武者擁有強大的飛禽異獸。

至於發出震天吼叫的那個生物,在這樣遠的距離,尚能有這樣恐怖的威勢,那若是在近前,真不知是何等的驚天動地。這必定是一頭十級以上的凶獸,比之同級的稱號武者還要可怕。

當機立斷,孫言便收斂全身氣機,生恐泄露了行跡,那真是生死難料了。

遠處,那群魚人生物也恐慌起來,一陣鳴叫后,這群魚人們匯聚到一起,抬著那座【深藍之殤】,逃命一般原路返回,轉眼便沒了蹤影。

叢林中,孫言望著接踵發生的情景,呆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暗呼不好,【深藍之殤】造成了這麼大的動靜。難保不會有聯盟的敵人來偵查,如果發現了他的蹤跡,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不假思索,孫言飛身竄至【天地無畏號】的停靠位置,用「空間壓縮裝置」收起這架損壞大半的黑色戰機,辨明了一個方向,疾掠而去,轉眼消失在綠霧瀰漫的沼澤地深處。

片刻后,果然如孫言預料的那樣,天空中出現一頭巨鳥的影子,疾如閃電,滑翔而至,緩緩降落在這片叢林中。

這頭巨鳥的體積極其龐大,全身的皮革呈黑褐色,即使收起翅膀,其體積也是一般元能戰機的數倍。這頭巨鳥的鳥背上坐著四個身影,他們並沒有立刻跳下來,而是警戒地觀察四周的情況。

其中一個身影與人類的外形相似,只是他的耳朵如一對肉翅,歪著頭側耳傾聽,那對奇異的耳朵微微扇動,好像是在探聽沼澤周圍的一舉一動。

旁邊,另一個修長的身影也是人類的外形,他的皮膚呈淡青色,一雙眼睛的瞳孔呈現螺旋狀,左顧右盼,在黑夜中散發著微光,一雙眼睛好似能穿透瀰漫的霧氣,看到極遠距離的事物。

在這兩人身旁,端坐著一個高大的中年人,他的雙手形如一對長長的觸手,觸手上有兩排吸盤構造,緊貼在巨鳥的頸部,驅使著這頭巨鳥。

這三人皆穿著同一制式的皮質緊身服,皮革上有著奇異的紋路,其質地又有些像甲胄,透出一種強韌的光澤。

這頭巨鳥尾部,坐著一個無比艷麗的女人,她的耳朵毛茸茸的,形如狐耳,背後生著一條銀色的尾巴。她有著女孩一般純真的面容,雙眸卻流露出一種妖嬈的氣息,千嬌百媚。她穿著寬大的素色袍子,卻遮掩不住無比豐腴的火爆身材,胸前一對爆乳將袍子高高頂起,領口處被撐開,顯露出一條深深的乳溝,盪人心魄。

「威利斯,有什麼發現么?」這個艷麗女人輕聲問道,聲音如珠走盤,悅耳動人,卻帶著一絲命令的意味,顯是這四人中的首領。

「報告辛隊長,周圍萬米之內,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生物。」那個生著肉翅耳朵的男子威利斯恭敬回答,眼角的餘光瞅向艷麗女子時,有著壓抑不住的炙熱。

「科菲,你這邊有什麼發現?」艷麗女子微微頷首,轉頭問道。

那個有著奇異雙眸的男子科菲低下頭,恭聲說道:「辛萱隊長,我在南面74uu0米處,看到了綠沼魚人的蹤跡,這些愚蠢的生物又抬著那門大傢伙出來晃悠了,這已是半個月來的第三次。估計剛才在這裡,綠沼魚人與某種強大的生物發生戰鬥,動用了那門大傢伙。」

「柯頓,你的判斷呢?」艷麗女子辛萱望著那個生著長長觸手的男子,顯然對這個柯頓的意見很看重。 旁邊,威利斯和科菲臉上露出嫉妒之色,不過兩人掩飾的很好,神情一閃即逝,不露痕迹。

那個有著一雙觸手的男子柯頓趴下身體,貼在巨鳥的頸部,喉嚨里發出一陣奇怪的叫聲,那頭巨鳥也跟著鳴叫起來,似是在與柯頓進行交談。

一鳥一人用「鳥語」交談片刻,柯頓直起身體,沉聲道:「阿布說,這裡殘留著空間撕裂的氣息,應該是綠沼魚人動用了那門大傢伙。也只有空間撕裂產生的恐怖力量,才會引起綠魔龍獸的強烈反應,出現暴走的反彈。」

「奇怪,在這片綠魔沼澤中,只要我們不進行狩獵,應該沒有生物能威脅到綠沼魚人,逼迫這群蠢物使用那門大傢伙呀?」辛萱喃喃自語,從巨鳥上跳下來。

踏著蓮足,辛萱來到剛才發生戰鬥的叢林中,身後三個男人注視著她妖嬈火爆的身段,情不自禁吞咽著口水。三人面面相覷,皆是苦笑搖頭,有這樣一個性感艷麗的隊長,與她一起行動時,還真是一種艱難的考驗。

蹲下身,辛萱將雙手覆在地面上,閉上雙眸,她的手臂綻放出一道柔和的光芒,由雙手透出,朝著四周地面蔓延。隨著她蹲下的姿勢,那對爆乳充滿彈性,依舊高挺著,幾乎要將領口撐破。她的身段豐腴的近乎完美,肥美的豐臀微翹,在寬大的袍子下若隱若現,瞧得身後的柯頓三人直咽口水,他們的眼珠子都差點要凸出來了。

半晌,辛萱站起身,轉過頭,俏臉冷肅,呵斥道:「把你們的口水擦一擦,沒見過女人么?」

「嘿嘿,辛隊長,您別見怪。像您這樣的絕色,咱們鋼鬼城還真找不出第二個來。」威利斯擦著嘴角的口水,低聲下氣,卻難掩對辛萱的渴望。

「隊長,有什麼發現么?」柯頓的性格沉穩,低聲詢問。

辛萱面色一整,神情肅然,道:「我探查到濃烈的元力波動,剛才在這裡與綠沼魚人進行戰鬥的,很有可能是類人族同盟的種族。」

「什麼?」

「這不可能?」

「在這顆被放逐的鬼王星上,除了鄭將軍的部隊,怎麼可能還有其他人類

柯頓三人大驚失色,面面相覷,皆感到不可思議。

辛萱臉色凝重,沉吟道:「或許,有類人族同盟的種族穿過了混亂星系,的封鎖,降落在咱們的鬼王星上。」

旁邊,科菲轉頭四顧,用他那雙螺旋狀的眼睛觀察四周,依舊是一無所獲。無奈搖頭,他憂慮道:「隊長,沒有任何發現,恐怕這人已經遠去了。」

「趕快回程,將這個情況報告給長老們,等鄭將軍從龍獸深淵中趕回,聽到這個消息,他一定會很驚喜的。」辛萱竄上鳥背,催促柯頓立刻返程。

巨鳥背上,柯頓發出一聲怪異的鳴叫,這頭巨鳥雙翅張開,盪起一股強烈的氣流,騰空而起,迅快離去,消失在這片詭異綠色沼澤的上空。

距離這片叢林14萬米處,孫言施展【羅天步】,踏在泥濘的沼澤地上,如鬼影一般輕飄而過。行進中,他將全身的氣機收斂,身體猶如一根輕羽,一飄一盪,便是數百米的距離。

在沼澤地的一塊空地邊緣停住腳步,孫言屏息靜氣,略一沉吟,感到那種探查的目光已徹底消失,這才放鬆下來,抱著小狗崽樂樂,鑽進了前方的一截枯樹的樹洞中。

下一刻,一條30多米長的黑色巨蟒從樹洞中飛出,在空地上翻滾了幾圈,黑色巨蟒的身體抽搐了兩下,便再無聲息,成了一具屍體。

「抱歉呀,大蟒蛇,哥哥我也是無處藏身。只能把你於掉,人占蛇窩了。

孫言懷抱著樂樂,靠在樹洞里休息,剛才的戰鬥耗費了相當的元力,他要覓地進行調息,迅速恢復至巔峰狀態,以應付突然的危急情況。

這時,樂樂的身體顫動了一下,爪子無意識的撓了撓,小傢伙緩緩睜開雙眼,從昏迷中清醒過來。隨後,小傢伙肚子里發出一陣轟鳴,它叫喚起來,表示它餓壞了。

「……」孫言只能無奈翻著白眼。

黎明前夕,沼澤地那塊空地的樹洞前,堆滿了一堆晶瑩的魚骨,樹洞里,不時發出啃食的「吱吱」聲響,好像是松鼠吃玉米的聲音。

只見樹洞中,小狗崽樂樂捧著一條金頂白魚,三下五除二的吃完,小爪子一丟,隨手將魚骨頭丟出樹洞外,隨後抬起頭,一臉渴望的凝視著它的主人。

「你這個小吃貨這已經是3條金頂白魚了,你還沒吃飽么?」孫言嘴角微微抽搐,還是取出一條金頂白魚遞了過去。

良久,當樂樂吃完第400條金頂白魚時,小傢伙仰躺在地上,拍著圓滾滾的肚子,打了一個飽嗝,小爪子捏著一根魚刺,愜意的剔著牙齒,發出兩聲叫喚,表示它已經飽了。

「400條金頂白魚……,你這個小吃貨,太敗家了」孫言欲哭無淚,心頭在滴血。

400條金頂白魚啊這如果拿到黑市裡去售賣,估計是價值連城,卻在短短的時間內,全進了小傢伙的肚子,實在太暴殄天物了。

不過,孫言此刻的心情是極為開心的,小傢伙能順利蘇醒,在他面前活蹦亂跳,這才是最好的事情。

瞧著趴在地上打滾的樂樂,孫言想了想,將小傢伙抱起來,不顧它的掙扎,開始檢查它全身的情況。渡入一絲內元,孫言驚愕的發現,樂樂的身體比之受傷前,強度又增加了不少。


如果按照武者的體魄來衡量,小傢伙的身體強度恐怕比武學大師還要強健,並且,樂樂身上有著種種特殊的能力,根本不是人類的身體能夠比擬的。

掀開樂樂額頭的毛髮,孫言發覺那一截小角也有了變化,小角上有著一圈圈的紋路,透著一種神秘的氣息,彷彿是一種未知的符號。而小傢伙的背上,則生有一雙迷你的肉翅,只有拇指蓋大小,極為可愛。


可是,孫言清楚的記得,樂樂身體變大時,那一雙雙翼的恐怖,扇動時能將空氣撕裂,其速度之快,甚至連武學大師也追趕不及。在空間通道中,那兩個服用「雙刃基因強化液」的武學大師,就是其中一人被樂樂纏住,孫言才有了喘息的機會。


檢查了一遍,孫言發現小傢伙完全健康,比之前還要強大,不由放下心來,喃喃道:「你這個小傢伙,難道真像貝隆說的那樣,吞服.火蠶心,后,進化成傳說中的異獸——天狼么?」

「汪汪……」

聞言,樂樂抗議的叫喚起來,彷彿是在說,它長大后是一條威武雄壯的大狗,並不是一頭狼。

孫言啞然失笑,這時,一線光亮從透射進來,照亮了樹洞的一角,不知不覺,已是清晨時分,孫言背靠在樹洞里,感到一絲倦意。昨日整整一天,他先是登陸阿卑斯城,尋找治療樂樂傷勢的基因原液配方,又戰鬥、逃竄了一整夜,饒是以他強壯的變態體魄,也感到有些身心疲憊。

「嗚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