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朝廷將如此重任交於公孫瓚,公孫瓚自是不會讓朝廷失望,更不會讓天下人失望。

當即公孫瓚便是調撥兵將,遣徐晃領兵去往玄莬鎮守,韓當領兵去往樂浪鎮守,程普領兵去往帶方鎮守。

此三人都是能夠獨擋一方的將才,有其三人領兵駐紮鎮守於邊關,相信那些異族卻也是不敢進犯。

至於那涿郡,公孫瓚則暫時交與嚴綱,劉緯台二人打理,倒也治理的井井有條,正所謂有什麼樣的上司就會有什麼樣的下屬,公孫瓚一向善待百姓,威望頗高,嚴綱與劉緯台二人當然不會給公孫瓚丟臉。

而在公孫瓚穩坐遼東太守之位之後,其之涿郡家眷,以及身在遼西的兩位族弟全都趕了過來,公孫瓚也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來,頭一次見到自己在這邊的家族之人。

「大哥,沒想到您這麼厲害,短短數月,竟博得功績無數,如今更還當上了遼東太守,坐下擁有四郡之地,更還統轄那涿郡,當真是叫我這兄弟佩服不已啊。」

初一見面,公孫越便是捶了公孫瓚胸口一拳,嬉笑道。

這個公孫越乃是公孫瓚胞弟,與和其同來的公孫范這表親不同,見到公孫瓚后,自然是更為親近些。

在原來軌跡之中,正是因這公孫越『意外』身死,才叫公孫瓚興起大軍,同那袁紹死磕到底的,說起來,卻也是原來軌跡之中公孫瓚之死的導火索吧。

「哈哈,數年不見,兄弟你還是如此活潑,當真不錯哈哈。」

「嘿嘿,大哥說笑了。」

「大哥,您可是拯救了幽州的英雄,連帶著我們公孫家族臉上都有光啊,這次我與越兄前來,也是想要同大哥一般,領兵作戰,保家衛國!」

「哈哈,好,放心,我們地處邊疆,以後有的是上陣殺敵的機會。來,先與瓚進屋敘敘舊,再看看你們的侄子,哈哈。」

「哈哈好,說起來我們也是好久沒有看到續兒了,不知他現在都多高了,哈哈。」聽得公孫瓚所言后,公孫越與公孫范一同大笑,隨即連同公孫瓚一起,進得內堂去,正見到後院演武場之中,有一黑臉大漢在那教導著公孫續的武藝。

這個黑臉大漢,自然便是張飛無疑了。

「來,我為兩位兄弟介紹,此乃張飛張翼德,是瓚的結義兄弟。來,翼德,此二人乃是瓚的從弟,公孫越,公孫范。」

「哈哈,既然是大哥的兄弟,那便也是俺張飛的兄弟了,哈哈。」

張飛見到公孫越與公孫范之後,大咧咧笑道。

對面的兩個公孫,也是紛紛拱手施禮,隨後四人一起又同那尚在練習武藝的公孫續交談了片刻之後,便聽得有兵將跑來稟報道。

「稟太守大人,蘇張二位先生回來了。」

「哦?哈哈,可真是好,今天我們還真是聚的齊呢,來,三位兄弟,我們一同去迎迎二位先生。」

隨後,此四人便一道走光,只留下公孫續獨自在那演武場練習著武藝。

……

「兩位先生此番可是走得甚久,不知又帶回些什麼消息沒有?」

為公孫越公孫范介紹了蘇雙張世平后,公孫瓚便開口問道。

原來這蘇雙與張世平在與公孫瓚接觸甚久,並且又聽得其之英勇事迹之後,也都下定決心要效力與公孫瓚,其二人人脈甚廣,公孫瓚便讓其暫做打探情報之用,而蘇張二人此番外出,也正是為公孫瓚打探附近的鐵礦山的下落。

沒了公孫延父子倒賣兵器,公孫瓚蘇張二人從別處,卻也進購不來這些制式武器。

雖然公孫瓚在接管了遼東四郡之後,四郡的兵器庫也都歸公孫瓚所有,可那兵器庫中的武器,卻也都不堪大用,生鏽斷尖者居多。

公孫瓚要的是上陣殺敵,威名遠揚的精銳之軍,精銳之軍又怎能使用破銅爛鐵呢。

並且公孫瓚如今在幽州頗有盛名,前來應徵入伍的青壯絡繹不絕,如此一來,府中本有的兵器鎧甲就更捉襟見肘了。

是以,鐵礦來源就變得非常重要且急迫。

所幸,蘇張二人此番外出打探雖然所用時日不短,不過卻是帶來了公孫瓚最想得到的答案。

「我二人幸不辱命,回稟主公,在那范陽郡和漁陽郡之間,的確有著一處尚未被開發的鐵礦山不過那兩處雖然不是主公下轄,卻距涿郡頗近,想來主公若想從那礦山之中獲益,卻也不是難事。」

「嗯~此事卻是不可操之過急,不過,好在這鐵礦山就在幽州地界,其卻也是要好過其他州界,好,二位先生此番有功,瓚且為兩位先生記上一筆,哈哈,來,喝酒!」

公孫瓚聞言先是沉思了一陣,隨即則爽朗大笑道。

「主公且慢飲酒,此番我二人歸來,卻還帶來了一道消息。」

「哦?不知是何消息?」

只見那張世平環顧了四周一眼,隨即說道:「今年乃是大災之年,關中等地各處都鬧有飢荒,如今難民遍地,雖然遼東四郡地處邊疆,遭受不到多少波及,可是涿郡,正處幽冀二州之邊界,只怕此番是要遭受波及了啊。」

「什麼?今年又是飢荒之年?唉~這連年趕上乾旱飢荒,可讓百姓們怎麼活啊。」

聽得飢荒又起之消息,看上起大大咧咧的張飛首先感慨不已。

隨即,公孫瓚則是搖頭說道:「如此兩位先生可是說錯了,先前烏桓進犯幽州,馬蹄之下不知踐踏了多少農家的心血,想來今年幽州百姓也免不了餓肚子了,我這遼東,只怕也不能獨善其身啊。」

「唉,是啊。」

「不過~」。

就在眾人因即將到來的飢荒之災而嘆息之時,公孫瓚卻是話頭一轉,繼而說道。

「這又何嘗不是一次機會呢,兩位先生放心,我公孫瓚,是絕對不會眼看著百姓們挨餓受罪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置產。」姜逸辰最討厭的就是租房子了,因為只要你還在那裏住一天,就一直要看房東的臉色,還時不時會升房租,討厭得很。

沒錢就算了,有錢還是買房的好,畢竟這才是屬於自己的,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到時候就算不住了,還可以賣出去。

老經紀一聽,頓時眉開眼笑,賃房和置產的抽成可不是一個級別的。

「請問多大的?」

「嗯……」姜逸辰想了想,說道:「有五個房間的吧。」

姜逸辰做事都喜歡留有餘地,雖然他們是四個人,就算兩間房都夠住了,因為一路上雙胞胎和小可愛都是睡在一起,但誰能想到這些房間會不會有用呢,所以買大點好。

但主要是他不差錢,臨行前夢媛給了他盤纏,這些盤纏足夠在京城買幾棟三進的大宅子了,讓得姜逸辰一陣無語,這根本不是盤纏好吧。

夢媛給的全是大額的銀票,帶在身上倒沒什麼感覺,要是銀子的話,恐怕要用馬車拉才行。

普通人一家子怕是八輩子都用不了這麼多錢。

老經紀的老臉已經不能用熱情來形容了,看姜逸辰的眼神簡直是在看失散多年的親爹一樣,姜逸辰都要懷疑他下一句話就是叫:

「爸爸!」

他這般激動不是沒有道理的,在這小縣城裏很少有人買房子,一般都是租房子的居多,畢竟誰願意來這麼一個小縣城買房子。

那些商人也不長期住在這裏,所以一般都是租房子,而本地人都有地,他們都是自己蓋房子的。

所以這裏的房子一直不好買,一年可能就這麼十來單,有時只有幾單。

「您有看中的房子嗎?」老經紀謙卑地問道。

「安靜就行,沒有太多的要求。」姜逸辰喝了口老經紀剛泡的茶說道。

味道一般。

很快老經紀列了一份清單過來,姜逸辰仔細看了起來,裏面的房價從幾百兩到一千兩的不等,看完后姜逸辰將清單遞給了坐在另一邊的雙胞胎。

寧垛接過清單與寧芸看了起來,小可愛見狀也伸著頭一起看。

四人商量了一下,挑出幾間看起來不錯的宅子,說道:「老丈,你先帶我們去看一下宅子,我們再做決定。」

「好咧,沒問題,少爺還有幾位小姐請跟我來。」老經紀的態度要多尊敬有多尊敬。

首先看的是宅子就在離牙行不遠處,宅子距離主街數十米,不遠不近,白日裏既沒有喧囂的吵鬧聲,出門逛街也不至於要走很遠的路。

鬧中取靜,是個好地方。

但,唯一的不足是太破舊了,看起來荒廢了好多年,老經紀說這宅子因為屋主要價太高,所以一直沒買出去,要是姜逸辰他們要的話,他還可以幫忙再砍砍價,屋主這麼久還沒賣出去,肯定是急着出手的。

姜逸辰他們可不想再對宅子進行裝修,所以直接pass掉。

「這麼舊的還是不要帶我們看了,直接過掉。」姜逸辰對老經紀說道。

「好嘞。」

接下來又看了兩三間宅子,還是不太滿意,要不是不太方便,就是屋子的佈局讓姜逸辰他們不喜歡。

「這間保證合少爺、小姐們的滿意。」老經紀將姜逸辰他們帶到吳城的西街,這宅子離那條進出吳城的大橋很近,宅子的後院就是那條流淌而過的河流,安靜,而且離主街也只是一百多米,平時出去買東西什麼的也不用走太遠。

老經紀打開掛在宅門上的大鎖,推開厚重的大門,一邊做出請的手勢,「少爺、小姐裏面請。」

「嗯。」姜逸辰點頭,帶着小可愛和雙胞胎進去,四處打量。

院子看起來還很新,宅子有外廳、內廳、廚房、茅廁、前院、後院還有六個房間等,看起來很寬敞。

姜逸辰摸了一下桌子,發現基本上沒什麼灰塵,「老丈,這宅子的主人是剛搬走的吧。」

「對,這是一個商人建的,他要北上去做生意了,所以就掛了出來,剛搬走沒多久。」

「怎麼樣?」姜逸辰對着雙胞胎還有小可愛說道。

三人齊齊點頭說不錯。

「就這間了吧。」姜逸辰下決定。

「好嘞。」老經紀頓時笑咪了眼,臉上的褶皺都快要將眼睛給完全遮住了。

「這宅子因為剛裝修完,還很新,所以有點貴,要一千五百兩。」老經紀對着姜逸辰說道。

「就它吧,去交錢辦手續吧。」姜逸辰不在意地說道。

老經紀更開心了,他本來以為姜逸辰還要講一下價的,沒想到眼睛都沒眨一下,直接買下了。

「少爺就是豪爽,少爺簡直是英明神武、英俊瀟灑、風度翩翩……」老經紀立馬一陣彩虹屁拍過來。

「我呢?」小可愛對此表示不滿,為什麼沒有誇她。

老經紀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幾位小姐也是國色天香、閉月羞花、冰肌玉骨……」

「老丈,你當賣房子當真是委屈你了,這簡直是埋沒你的才能啊。」姜逸辰看着彩虹屁不停的老經紀說道。

「不敢不敢……」老經紀連連擺手謙虛道。

「謙虛了,你不去馬場當馬夫當真是埋沒了你的才能。」姜逸辰當即打斷要謙虛一番的老經紀。

「哈哈哈……」只見小可愛捂住肚子在那大笑起來,雙胞胎也是滿眼笑意。

老經紀也不惱,跟着笑了起來。

姜逸辰他們跟着老經紀回到牙行交完錢,簽完字據后,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老經紀就將所有手續給搞完了。

什麼是效率,這就是效率。

「少爺,這是房契,您隨時可以入住了。」老經紀將房契交給姜逸辰說道。

姜逸辰接過看了一眼,就收進了懷裏。

「少爺、小姐們慢走!」

姜逸辰他們走遠了還能聽到老經紀那謙卑的聲音,老經紀這熱情的模樣讓得姜逸辰差點以為自己被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