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哈哈。」簫媚若突然好想揚聲大笑一場,只可惜眼前情勢緊張,她已經沒有太多的機會去深入探討李墨然的一切了。

可是,倘或要她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李墨然就此離開的話,那也不萬萬辦不到的,於是她再次策馬上前,「皇上,你不能走。」

「皇後娘娘如今還有什麼好說的?」燕七七感覺自己的耐心已經快被她磨到頂點了,若不是看在她從來沒有對李墨然做出過什麼出格的事情的話,她早就對簫媚若不客氣了。

可是簫媚若此時卻是一點兒也不在乎燕七七想要殺人的目光,只是策馬上前道:「皇上,你要知道,如果這一次你就此離開這裡的話,怕是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回來了。」

簫媚若自小被人捧在心手裡長大,卻並非只是一個閣中嬌客,自小受到的特殊教育使得她有著一顆異常敏感又聰明的內心。

特別是此番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只需稍加深思,她就已經全部明白了過來。

怪不得所有人都要她出面陪著李墨然打這一場馬球,原本她還以為太后和哥哥,只是想要讓自己重新引起李墨然的注意,而她也已經做好了就此虛度一生的打算。

可是她萬沒有料到,原來她哥哥百般求她的結果,到頭來只不過是讓她做一個拖住魚兒的誘餌而已。

只可惜的是,他雖然計劃得當,卻終究算錯了,李墨然並非只是一隻肥大的鯉魚,因為他早就已經躍過了龍門,即便如今尚困淺灘,卻終究已然成龍。

可也正是因為這樣,簫媚若此時才會滿心的憂慮,暗自糾結著,到底要不要放他離開這裡。

雖然她與李墨然有名無實,可是她卻是天下百姓眼中的皇後娘娘,按理說,她內心裡是根本就不稀罕這一角色的,然而如今李墨然身份有變,她的心裡反而又有些遲疑了。

畢竟,她身後所代表的,是整個簫家。

簫媚若知道,哥哥之前恐怕也只是想要試探李墨然一下而已,畢竟父親和皇姑母一起經營了東洛國這些年,是不可能任由哥哥在一夕之間將一切都給打破的。

然而他們卻料錯了李墨然的心思。

雖然簫媚若也不知道李墨然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可是看他這樣子,簫媚若卻不得不斷定,恐怕李墨然的心裡也早就已經想好了,要借用這個機會挑明一切了。

要不然的話,只怕父親與皇姑母手中的那張網將會越收越緊,終究勒得他喘不過氣來。

可是李墨然若真的能夠離開這裡,難道就會有活下去的機會了嗎?

且不說別人,單單是簫媚若知道的,她們簫家的勢力,只怕李墨然出去之後,也將無處藏身。

可如果李墨然明明知道這些,卻還要一心一意離開這裡的話,簫媚若就不得不懷疑,李墨然背後到底都隱藏了一些什麼了。

所以,眼下耽誤之急,簫媚若面臨著一個難以兩全的決擇,一方是她背後的強大家族,如果李墨然真的遠遠超過他們想像的話,最終將會走向何方?

而另一方面,她突然再次悲哀的想到,如今的她已經是快要被家族拋棄的一個人了。所以,如果李墨然在這一次爭執之中失勢的話,她的未來,又將在何方?

憑心而論,簫媚若自小以來的理念,也不過只是想要做一個普普通通的貴族女子而已,能夠與自己相愛的人長相廝守,一生富貴到頭,就已經足以。

可是現實與理實永遠都是相悖而行的,當她懷著美好的希望等待著成為新嫁娘的那一刻時,卻最終迎來了人生之中最為絕望與黑暗的歲月。


曾經所有愛她的與她所愛的,最終全部都棄她而去,而這一切,也不過只是為了「權力」二字。

即便是她不願意認命,卻依舊無法逃避命運,因為即便是她被拋棄了,卻依舊肩負著整個家族的使命。

可是如今,如果她能夠改變心意的話,或許生命里還會出現第二個契機。

理由很簡單,因為李墨然,本就是她簫媚若的男人。

如果她可以將這一場爭執扭轉過來的話,是不是將會迎來另一個局面?

可是,這種設定,她真的可以嗎?

抬起頭來,看到李墨然那一身肥膘,雖然她明知道這個男人已經再不能任人小覷了,可是她始終還是沒有辦法將他的身影與另外一個俊美傲然的男子重疊在一起。

簫媚若最終還是痛苦地搖了搖頭,為什麼,他都那般棄她欺她了,可是她的心裡還是一如既往地愛著那個男人?

所以,這一次,她還是沒有辦法讓自己改變了是嗎?因為就算不是為了簫家,只因為那個男人,她還是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初衷。

「皇上,你真的走不掉的,所以,你還是隨著臣妾回去吧!」簫媚若突然從馬上探手,一把抓了李墨然的寬袍大袖,「這一回,臣妾可以用性命擔保,他們再也不敢對皇上做出大不敬的行為了。」

李墨然挑眉一笑,「你保證?你自己都無法保證自己,又要拿什麼來保證朕的安全?」

燕七七看著遠處已經策馬而來的簫明宇和李子恆,眼底也不免起了一絲焦躁,「娘娘,奴婢敬您是皇後娘娘,所以還請您能夠看清眼前的事實,快點兒鬆開皇上的手吧!」

簫媚若聞言不免回頭,身後高台之下,果然出現了兩道紫色的身影,哥哥和那個人,到底還是追來了嗎?


難不成,這一次,他們兩個真的想要放手做出最後一博不成?可是眼前東洛國的情形,又豈能任由他們如此破釜沉舟?

還有皇姑母和父親,以及大將軍,難道他們就真的難夠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變成東洛國新的劫難嗎?

此時此刻,她到底是放皇上走,還是接著堅持自己的原則,即便是死也要把他給留下來?

她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皇后,你還是放手吧,即便你不念及與朕的夫妻之情,可是你身為朕的皇后,總還要考慮一下自己的身份與立場吧?有道是眾口悠悠,你看看這左右四處,到底有多少雙眼睛都是在看著你我的?」

簫媚若神色間依舊在痛苦糾結,可是李墨然卻突然伸手將她的纖纖細手一甩,「若是你我還有緣的話,不如就他日再見吧!」

也不知道怎麼的,當簫媚若一眼望到李墨然那一雙深沉的眼眸深處之時,鼻頭竟然驀地湧起一股酸澀,「皇上……」

卻在此時,正前方突然響起一聲洪亮的呼喝,「皇上!微臣救駕來遲,請皇上降罪!」

------題外話------

發現我好像很沉默,是因為文太撲了么……求收藏,嗚嗚……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燕七七眉頭一皺,這個時候大將軍怎麼來了?

原本這一次馬球比賽,吳大將軍是沒有前來參加的,或許這種運動在他這種武人的眼睛里,顯得太過於小兒科了一些,總之吳大將軍自大賽開始,根本就沒有露頭。

可是他怎麼會在這種關鍵時刻,突然間就出現了呢?

無疑的是,吳大將軍這麼一來,皇上要想再離開這裡,怕是根本就不可能了。

轉頭看看李墨然,只見他的臉上也閃過一絲淡淡的無奈,不過,李墨然向來也不是怕麻煩的主兒。既然時機不對,他是斷然不會做出於自己不利的事情的。

低下頭來, 純情帝少:早安,億萬萌妻 ,「皇后,朕記得你方才說過,要保朕這次安然無憂的是嗎?」

簫媚若聞言也是一愣,不過她倒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連忙沖著李墨然點了點頭,「臣妾保證,絕對會和皇上保持同一陣線。」

「好,朕這就和你一起回宮。」李墨然邊說邊笑,臉上的神色卻在頃刻間變得獃滯低迷了起來。

簫明宇和李子恆幾乎是和吳大將軍同時到達李墨然的身邊的,然而等到大家再次看向李墨然臉上的神情之時,出現在他們眼睛里的,卻已然變成了一個被嚇壞了的肥胖男子。

簫明宇心頭暗笑一聲,讚歎李墨然真是好演技,可是只要李墨然不明著向眾人挑明,他此時也只能無奈的接受現實。

更何況,此時出現在這裡的,還有吳子光,別看吳子光平日里不怎麼說話,可是在這東洛國的朝堂之上,卻還沒有哪一個人是敢於將他忽視的!這一點兒,就連他們簫家也不能夠。

其實說白了,李墨然這麼一個傻子皇上,根本就是供東洛國如今朝中兩大勢力博弈的一枚棋子。

或許他們誰也不在意李墨然是個傻子,因為他們所在意的是,這東洛國的大權最終會旁落誰家。

簫太后的目標很明確,她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讓李子恆登上九五至尊的寶座,可是一想到當年她在先皇面前立下了血誓,她如今也只能先走一步說一步了。

而吳子光的心裡,恐怕就有另外一番心思了,只可惜眼前對於他來說,時機還未曾成熟,可越是這個樣子,他越是不能夠讓簫太后和簫家的計謀得逞。

而這,恐怕也是吳子光一早就表明了,一定會盡心儘力維護皇家根本的目地。

因為事實上,他所想要維護的,是這東洛國混亂的局面。只要簫家勢力一天得不到坐實,只要李子恆還沒有登上皇位,那麼這東洛國的前景,就絕對會有讓吳子光抓住機會,一擊而得的那一天。

能夠在這朝堂之上掙得三分天地的人,無疑都是有些真本事的,更何況像是吳大將軍這樣子的老狐狸。

當他第一次從吳明月那裡聽說了李墨然的事迹之後,心頭就已經對李墨然產生懷疑了,只是吳大將軍比簫明宇可是沉穩多了。

他雖然一直都派人暗中跟蹤李墨然,卻並沒有打草驚蛇,因為在他看來,只要李墨然一天不挑明事實,那麼朝中的一切,就一直會維持下去。

只是他沒有想到,簫明宇身為李子恆的智囊,卻是如此的沉不住氣,竟然選在這個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李墨然發難。

這是吳大將軍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當吳大將軍從手下的口中得知,皇上竟然在馬場遭遇剌客之時,連忙果斷地調遣了一百人馬,火速趕了過來。

而他這一來,卻無疑正好阻斷了李墨然的去路。

當然,吳大將軍這一來,也同樣阻斷了簫明宇的口實,更何況,此時還有簫媚若共同站在李墨然這一邊。

總之這一次,李墨然想要離開這裡是不可能了,可是他卻依舊當著所有人的面揣著明白裝糊塗,即便是這些人的心裡,一個個都是心知肚明,可是只要他李墨然不承認,爾等又能奈朕如何?

事實上,當簫明宇和李子恆看到大將軍一臉氣勢洶洶地來到李墨然的身邊時,還真是沒有對李墨然怎麼樣。

相反,他們兩個竟然還和吳大將軍一起,均從馬上跳到地面,在李墨然的面前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臣等護主不力,讓皇上受驚了!」

李墨然也不說話,只是獃滯著一雙眼睛,張張嘴,掛下一道晶亮的哈拉子。

簫媚若臉上一片悲傷,「皇上被方才那些人給嚇到了,方才拚命吵著要離開這裡,幸好讓本宮給攔了下來。所以,大將軍,廣平王,簫郡王,爾等不如還是快點兒護駕回宮吧!」

三人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吳大將軍一起身,眼中兩道利光便毫無意外地掃上了簫明宇,「老臣聽說,這次馬球比賽是簫郡王主持舉辦的?」

簫明宇連忙拱手,「老將軍說的不錯,正是明宇。」

「簫郡王聰明才智,也算是名譽天下,怎麼這一次竟然連這點兒小事情,都能夠出現如此紕漏呢?莫非簫郡王果然是有什麼不臣之心不成?」

昊子光平時話語雖然不多,可是氣勢卻向來都是強勢慣了的,此番更是絲毫都不給簫明宇留面子。

可是簫明宇又豈能是白給之人?此時聽到吳子光直指他有不臣之心,他竟然沖著吳大將軍朗聲笑了起來。

「大將軍可真會說笑話,想我簫家世代忠良,又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等令人不齒之事?更何況,大將軍又不是不知道,如今的皇後娘娘可是明宇的親生胞妹,明宇又有怎麼可能會做出毀滅前程的舉動呢?」

大將軍冷笑,「既然如此,那今天這件事情,你到底要怎麼解釋?」

簫明宇依舊笑道,「大將軍若是這麼說的話,可就真的冤枉明宇了,想當初皇上登基大典之際,太廟布防不是全部出自大將軍之手嗎?可是到了最後,不還是有剌客出沒?莫非明宇也要把那一切全部都賴在大將軍的頭上不成?」

一個賴字被簫明宇說的是風清雲淡,可是聽在眾人的耳中之時,卻似大將軍真的是在誣陷他一般。

吳大將軍臉色早就已經黑成了一團,可是一時之間又奈何不了簫明宇,只得爆出一聲冷喝,「既然簫郡王如此說了,那老臣也必定會本著清者自清的原則,好好把這件事情給查個清楚才是。」

簫明宇也沖他冷笑一聲,「大將軍自管去查就是!本郡王還等著大將軍為我洗清嫌疑呢!」

「皇上!你怎麼樣了?」正當兩個人爭得不相上下之時,突然聽到燕七七在旁邊這麼喊了一句。

------題外話------

天氣真的熱起來了呢,大家要注意防暑哦。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燕七七話音還未落地,眾人便只見李墨然身形突然一歪,眼見著就要從馬上栽倒下來了。

眾人嚇了一跳,大將軍倒是手疾眼快,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扶住李墨然沉重的身子,「皇上,您沒事吧?」

「來啊!還不快點兒抬御攆過來!」簫媚若最是一個明白之人,此時也冷聲開口傳令下去。

皇后懿旨一出,李墨然身後早有侍衛閃身出去,片刻功夫,前方高台之下飛奔著抬來御攆,眾人這才七手八腳地把李墨然從馬上扶下來,再扶上御攆。


「皇上受驚,需要回宮休息,這裡的事情,本宮就交給眾位卿家了。」簫媚若說著,也隨後一同上了御攆,然後沖著侍衛低聲道:「起駕上陽回宮!」

燕七七方才也算是已經見識過簫媚若的手段了,此時自然也不會再多說什麼,只衝著眾侍衛揮一揮手,大家便一起健步如飛地離開了馬場。

回到上陽宮,簫媚若搶先一步從御攆上跳了下來。

因為她實在是受不了了,雖說御攆地方足夠寬敞,然而李墨然那一墩子也實在是太佔地方了一些,整個擠得她是又躁又熱,簡直就是受了大罪了。

可是沒辦法,就算是簫媚若心裡有一百個不願意,此時為了全局著想,她也不能反悔開口直接把李墨然趕走。

「你們幾個,還不去看看御醫到了沒有?你們幾個,快點兒扶了皇上到內殿去休息!」簫媚若正在吩咐著,卻突然感覺到身後氣息一熱,一回頭李墨然竟然已經從御攆上自己走下來了。

「皇上,你這是……」

李墨然笑,「做做樣子而已,有必要那麼認真么?」

簫媚若搖頭嘆息,「就算是做個樣子,皇上您如今這樣子,也未免太大膽了一些吧。」

李墨然忽然冷笑了一聲,「大不大膽又能如何?如果方才不是皇后出面阻攔,朕也許還有機會離開這裡,可是如今,朕若想再離開這裡的話,怕是就有點兒難上加難上了。」

「可是皇上」簫媚若想要說些什麼,李墨然卻沖她一擺手。

「朕明白你的心思,不過皇后你要明白,既然今日他們能夠對朕出手,想必也是早就已經存心謀划好了的。所以,如今朕就算再接著裝下去,也沒有太大實際的意義了。倒不如朕自己隨心所欲,過得開懷一點兒,你說呢?」

時已至此,簫媚若還能夠再說些什麼?

御醫來了之後,無非是開上一些安神養心的方子,然後就被簫媚若給打發走了。

可是,等到御醫一走,簫媚若才突然意識到,如今的情況似乎變得更加尷尬了。

「皇上」她看抬起眼睛看了李墨然一眼,「你要不要吃點什麼東西?」

李墨然搖頭,「不餓。」

「那,你要休息一會兒嗎?」

李墨然低頭聞聞自己一身的汗氣,皺眉,「朕這樣子,好像睡不著。」

簫媚若臉上騰的一下就紅了,「那、臣妾讓人給你準備洗澡的熱水吧。」

李墨然這才點了點頭,「行吧,朕先洗個澡,等一會兒朕還有些話想要和皇后說。」

簫媚若聞言愣了一下,卻還是起身吩咐上陽宮裡的宮女太監們去給皇上準備熱水去了。


燕七七起身,打算要去幫李墨然準備衣服,卻被李墨然一把拉住,「七七,今天你來侍候朕洗澡。」

燕七七臉上一凝,卻見李墨然正沖她挑起眉頭,一下子便也不好再吭聲了。

霧氣繚繞的凈房裡,燕七七手上拿著雪白的大毛巾,靜靜地幫李墨然搓背。

「能使點兒勁兒不?」李墨然突然開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