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朱離眼光漠然地看了金冠谷一下,然後陡然加快了速度,身子如同一道金色閃光,直略天際。

金冠谷的實力還未達到凌空飛行的地步,但在地面奔行的速度卻也是非常驚人。兩者一上一下的較量,竟然一時間沒有拉開或拉近距離。

只是這麼一來,就把秦小妞等人給遠遠地落下了。

金冠谷已經施展出最快的速度,但依然和朱離僵持不下。最後猛力一蹬,以巧勁藉助樹幹的反彈,整個人飛上了空中。然後虛踏兩步,身子再次攀高,幾乎就要觸手碰到朱離了!

雖然金冠谷還沒有御空飛行的能力,但是短暫地停留,甚至是空中騰躍還是可以做得到的。所以這才能夠無視與朱離之間的距離,直接強勢襲來。

“喝!”金冠谷大喝一聲,雙手一合,洶涌的靈氣不斷地凝聚,在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球,向朱離籠罩而去。

朱離想要變換方向,但那靈氣圓球將它的所有去路封閉住,然後包圍住它,硬生生地拉了下去。

包裹着朱離的靈氣球猛然跌落地上,金冠谷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身子直略而下,然後向朱離所在衝去。


但那朱離又豈是那麼好對付的?當下猛力振動翅膀,一道如真空斬般的衝擊直划向靈氣球。那靈氣震動一下,然後便像玻璃般碎裂而開,碎落一地。


金冠谷目的只是想將朱離拉扯下來,現在目的達到,他自己也是飛快地出手。

“大空連斬!”金冠谷喝道,周身靈氣頓時變得凌厲起來,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刀刃,可以斷開一切障礙。

朱離鳴叫一聲,一道光圈自口中擴散而出,雖然光圈不大,但所蘊含的氣息卻絲毫不亞於金冠谷的斬擊。清脆的鳴叫聲如同王者的怒吼,一下子就讓附近的動物戰戰兢兢。誰想得到,這個一隻小小的鳥兒,竟然會有這麼大的震懾力?

真空斬擊接連飛出,前後接應,沒有什麼目標,而是以全方位地亂打上去,但卻實實在在地斷絕了朱離的退路。

只聽得一聲轟然巨響,金色光圈猛烈地撞擊到真空斬擊之上,頓時揚起紊亂的靈氣波動。真空斬四濺飛揚,數人合抱的大樹一棵棵都被攔腰截斷。而遭遇到光圈碎屑的,更是直接被化爲虛無。

一人一鳥僵持片刻,最後將地面轟出一個大坑,上面瀰漫着強大的靈氣殘餘。

金冠谷喘着粗氣,先是個花斑蟒大戰了一場,現在又對上實力更強的朱離,就算是他也有些後繼不足。但朱離就在眼前,沒有理由在現在放棄。

朱離也是有些惱怒,自己無端端地被人類攻擊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頓時清鳴一聲,振起美麗的金色翅膀,修長的爪子向着金冠谷一揚。

頓時渾厚的妖氣凝聚而起,直接在空中化作一隻巨大的爪子,向着金冠谷抓了過去。空氣響起刺耳的爆鳴聲,似乎在這一擊之下,連空間都被撕裂。

金冠谷暴喝一聲,雙手同時推出,白色的光芒在前面蜂擁而至,堵住了巨大爪子的侵襲。兩者只是略一接觸,金冠谷便感到巨大的壓力,白色光幕如同虛設,被朱離長驅直入。

“轟!”巨大的爪子轟在了金冠谷的胸口,直接讓他飛出十幾丈之外,在地上擦出一道深深的痕跡。

而朱離輕輕鳴叫一聲,似乎出了口惡氣。隨後淡淡看了金冠谷一眼,便像天上飛去。

金冠谷有心追擊,但是身體遭受如此重擊,一時間有點難以動彈,只能眼睜睜看着朱離離去,卻沒什麼作爲。

“可惡,太低估這隻神獸了!”金冠谷怒罵一聲,對自己的失誤頗爲惱火。

朱離飛快地飛翔着,不一會兒已經在百里之外。它使出猛力一擊,消耗也是驚人的,它急需找一個地方休養,恢復體力。

但是此時,它卻停留在了空中,有些詫異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以它這等血脈的妖獸,自然知道,到底要什麼樣的實力纔可以御空而行,至少金冠谷是做不到的。

但是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卻是毫不費勁地停留在了空中,淡淡地注視着他。這說明此人將會比金冠谷更加難纏。

“神鳥朱離,果然驚豔過人,難怪秦小姐那麼想得到你。”與少年年紀完全不合的蒼老聲音陡然響起,淡淡地讚賞着朱離的外表。

這個少年自然就是葉風。當然,葉風的實力也遠遠不能飛翔,之所以做到這地步,是因爲此時是凌老在操縱着他的身體。或者現在凌老無法發揮出全部實力,但是隻是在空中停留,倒也不是什麼難事。

秦小妞夢寐以求得到朱離,作爲曾經的主管,凌老還是忍不住請求葉風幫忙,讓他親自出手。畢竟金冠谷都得不到的朱離,也只有凌老動手,纔有可能拿下了。

“凌老,這金鳥恐怕也不好對付啊!”葉風的聲音輕輕響起,這次換成他在身體內,而凌老主控着身體。

“換做別人,或者還比較棘手。但遇上老夫,這朱離的運氣倒也是差了一點。”凌老淡淡地笑道,顯示出巨大的自信。這般自信,只有在無數的兇悍戰鬥中取得勝利,方纔具備。

“小子,好好觀看我的戰鬥,對你將來有着莫大的好處!能學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天賦了。”凌老面色一凝,嚴肅地道。

“是!”葉風心中一喜,知道凌老要藉此機會傳授自己戰鬥的要訣,連忙點頭。從身體中仔細地觀摩着自己,也就是凌老的一舉一動。凌老曾經說過,若是有某種機緣,想要越階打敗潘河騰並非不可能之事,或許就是在暗示現在了。

朱離今日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攔截,心中也是頗爲不順。本來它算是比較和善的妖獸,此時也是被打出火來了。當下鳴叫不斷,眼神中透露着一絲絲怒氣,死死地看着葉風。

一場精彩的決鬥,即將要爆發! 朱離呼嘯一聲,突然間天地靈氣向着它蜂擁而去,隨後灌注到體內。那本來和金冠谷對決中消耗的妖氣迅速地復原。

“它在恢復自己的妖力!竟然有這麼強大的恢復能力,這妖獸果然不愧是神獸之後啊!”葉風驚歎道,第一次見到有這麼奇異的能力。有這麼強大的能力,幾乎就是等於說,在戰鬥中擁有無限的妖氣消耗。當然,前提是,要有足夠的時間。

凌老見狀卻是滿不在乎,反而把手插進衣袖,淡淡地看着朱離吸收着天地靈氣,“無妨,就給它一場公平的戰鬥又如何?就讓它輸得徹徹底底。”葉風聞言不禁覺得一陣熱血沸騰,生做男兒,當有凌老這般氣魄,不去爲對手的一點變化而大驚小怪。

朱離見凌老沒有動手,更加肆無忌憚地強行掠奪着靈氣,頓時身上一陣金光不斷涌動。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十分鐘,而凌老就只是淡淡地看着朱離,什麼也沒幹。

“呼!”朱離輕輕吐出一口濁氣,眼神冰冷地看着凌老,渾身的毛色變得更加奪目,看樣子似乎實力已經恢復到巔峯。

凌老緩緩抽出雙手,淡笑道:“弄完了?那我們就開始吧。”朱離身爲神鳥之後,被這般小覷,當下怒嘯一聲。張開大口,一道金色光圈飛快地凝聚而成,足足有數十丈大小,然後飛快地涌向凌老。那凌厲的攻勢,直接將周圍的空氣給抽乾了,形成一個真空區。

凌老不動如山,眼見那光圈飛快地向自己橫切過來,嘴角卻是揚起一個小小的弧度。“好久沒有用肉身戰鬥,倒是頗有些不適應呢。”

“指刃!”一句話淡淡吐出,凌老兩指併攏,橫劃而出。一道不起眼的光芒細線陡然劃出,向着光圈撞擊過去。

就猶如強烈的的太陽光照射在燭火之上,凌老所放出的光線一下子就被淹沒。

但是,其中的氣勢卻反而變得更加凌厲。“嗤!”一聲輕響,朱離吐出的光圈儘管來勢兇猛,但此時確實被生生定在了空中。

緊接着光圈如初雪遇到烈陽,迅速地開始消融。而那道細細的光線如大刀般切開那個光圈,以開山破海之勢橫劈向朱離。

朱離眼中也是閃掠過一陣驚駭,連忙振動翅膀,身體生生上升數丈,避開了那道細線。

那光芒細線直接劃過了一座山峯的頂端。然後轟隆一聲巨響,那山頂竟然被平滑地切去一截!崩沙碎石順着那切口倒了下去,引起一陣妖獸的騷動。

“好厲害!”葉風嚥了咽口水,只是一指之力,竟然就可以達到如此境界!

“力不在強,在巧!”凌老淡淡地道,“四兩可以撥千斤,後發也可以先至。”

葉風知道凌老在提點自己,當下猛然點頭,然後細細品味着他的話。


凌老挑釁地向朱離勾了勾手,示意它繼續。朱離怒鳴一聲,雙翅一振,下邊形成兩團耀眼的光芒,狂暴的妖氣涌動在其中。這麼一個妖氣球,足以讓一個凝形境之下的靈脩者瞬間轟成碎片。

但朱離沒有直接將它扔出,反而是飛快地融合,兩股令人心悸的妖氣合二爲一,然後化作一道金光衝向了凌老。

這一次的聲勢還比不上一次的攻擊,但葉風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危險程度絕不是增加一星半點那麼簡單。如果說,這個光球可以殺死一個凝體境的強者,葉風不會有一絲懷疑。

“不錯,但還是不夠!”凌老淡淡地說了一句話,大手橫擡,一道道靈氣細絲蔓延而出,然後迅速地織成一個大網,對着光球籠罩而去。

光球去勢極其迅猛,但是那細絲卻是有彈性一般,在最大限度內阻擋住了它的衝勢。朱離也是有些煩躁,凌老這般防守,讓它覺得有力無處使。若是對手也是剛強類型,兩者對轟的話,朱離還覺得暢快。但是凌老平平淡淡地化解它的攻擊,讓它狂暴不安。

朱離喝了一聲,那光球頓時爆裂開來。一股極爲兇狠的爆炸衝擊震動而出,但是卻被那靈氣細絲完全包裹住。任裏面如同火山爆發,一發不可收拾,但外面還是沒有什麼大動靜。

葉風估計,若是任由那妖氣球爆炸,恐怕可以毀去一座小山,但是現在,卻如泥牛入海,只留下一圈圈漣漪。

雖然凌老的實力勝過朱離,要想強勢壓制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一來那樣消耗太大,他還得留下體力去應付蠻龍,不可胡亂使用。二來他也想讓葉風見識,即便靈氣比對手還弱,同樣可以運用巧妙的戰術和靈術去戰勝對手。


“剛纔那招就容天納地,小子可看清楚了?”凌老淡淡地問道,葉風在中心仔仔細細地回味着,然後有些可惜地道:“只能記得五六成。”

凌老大笑道:“靈脩戰鬥本來就不拘一格,記得五六成足夠你用了!”葉風一怔,即便記不全也可以使用嗎?有殘缺的靈術如何去對付對手呢?

“但是接下來的,你可要看仔細了!這個錯過了,那你的損失就大了。”凌老淡笑道,讓葉風精神不禁爲之一振。

朱離早已不耐煩,修長的爪子猛力揮出,一個巨大無比的妖氣爪子陡然向凌老抓去。一爪之威,令得在下方的大樹,沿着朱離和凌老之間的方向,被接連生生震碎。

“空間之力,天容萬靈!”凌老凝重地喝了一聲,雙手對着虛空猛力一抓,在他前面的空間竟然迅速地扭曲,然後裂出一個圓形大口,漆黑無比的裂縫就像通往自九幽的通道,瀰漫着陰森與恐怖。


那本來足以毀滅高山的妖氣爪子直直衝了進去,但是竟然連一絲動靜都沒有就消失了!就像是被一個巨大無比的怪物給吞了進去一樣。而後那個漆黑的大洞飛快地縮小,消失無形,就像從來都沒有出現一樣。

還沒等朱離緩過神來,凌老雙手不斷變換法印,又快速地發動攻擊。

“空間之力,獄鎖天地!” 凌老雙手飛快地結出一個法印,然後大喝一聲:“獄鎖天地!”頓時朱離附近的空間開始扭動變型,按照一定的形狀飛快地成形!

朱離驚慌萬分,擺動着翅膀想要脫離眼前的困境。但是那空間卻像是不可切割的鋼鐵,牢牢地將它困住。即便它用力再猛,卻也難動分毫。

不出片刻,朱離已經被死死地囚困在空中一角,再也動彈不了。

“好厲害啊,這就是空間之力?”葉風驚訝地叫道,能夠操控空間,就等於說天底下無處不是利器,無處不是盾牌。難怪凌老說,想要越級挑戰不是不可能。

“這種力量,和靈術似乎不太一樣。”葉風奇怪地道,皺着眉頭沉吟了片刻,道:“若是要說的話,好像更加接近……天行血界!”葉風感覺這種操縱空間的能力,有些像龍丹當日在山中使用的植物操縱,唯一不同的是,凌老的那種氣息似乎比龍丹還要弱上一份。

“你竟然知道天行血界?”凌老有些驚異地道,隨後喃喃道,“這樣的話,倒是省了我一番解釋。”

葉風苦笑道:“凌老,你這不是看我笑話嗎?天行血界若是沒有血脈之力,根本就沒辦法使用,就算我看得再仔細,也不可能學得會的。”

凌老道:“那倒未必,我可以告訴你,我便不是天行血界的血脈繼承人。但我也能夠使用空間之力。你知道爲什麼嗎?”

“沒有天行血界的血脈,卻還可以操縱血脈之力?”葉風先是一愣,接着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其實他對天行血界的瞭解,都是龍丹告訴他的。其中到底還有什麼玄機,他當然就不知道了。

凌老呵呵一笑,道:“這個找時間會再告訴你。你先把朱離給秦小姐他們送去吧。”說着手指一點,那朱離在毫無反抗力的情況下,被凌老震暈過去。

葉風點了點頭,再一次控制住身體。然後將朱離收入天靈獄戒,向着原來的地方閃掠而去,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

葉風在心裏回味着剛纔的那場戰鬥,就算他學不會空間之力,但其中的精髓也讓他受益匪淺,心中感悟良多。凌老很好地展示了,什麼叫做以弱制強。在這場戰鬥中,凌老所消耗的靈氣還有展現出來的氣勢,其實都比不上朱離。但卻可以獲得強大的優勢。這除了天行血界的功勞之外,自然還有經驗的作用。這是現在葉風比較欠缺的。

當靠近了和秦小妞分開的地方後,葉風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情況似乎有些不太對勁。沿途之上竟然看到不少劍痕,許多大樹都被攔腰斬斷,要麼就像是被腐蝕過似的,留下坑坑窪窪。

“這裏,似乎經歷過一場大戰!”葉風喃喃道,這些劍痕很可能是秦小妞四個侍衛留下的,至於那腐蝕的痕跡,那就只能是襲擊者的了。

葉風遠遠就聽到金冠谷的暴喝,“你們到底是怎麼做事的?大小姐竟然被擄走!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樣的後果是什麼嗎?”

葉風心中一沉,果然是出事了,秦小妞竟然被人擄走了。

“發生了什麼事?”葉風越了過去,出聲問道。金冠谷回頭看着葉風,冷冷地問道:“來得好,你幹什麼去了?秦小姐被擄走的時候你去了哪裏?”

葉風不禁一愣,金冠谷這般口氣,似乎是在懷疑他。當下道:“我去追朱離了,只是……”

金冠谷不耐煩地打斷了葉風的話,“就憑你也想收服朱離?未免太異想天開了吧?難道不是你勾結妖獸,劫走小姐的嗎?”

葉風心中冒起怒火,但是隨後又壓了下去。他也是考慮到金冠谷因爲一時心急,纔會這樣口不擇言,只好淡淡地道:“如果是我劫走秦小妞,我還會回來嗎?還有,現在有時間在這裏發火的話,還不如儘快找出秦小妞的下落。要是晚了,恐怕就只能替她收屍了。”

金冠谷如雷灌頂,他也是個聰明人,很快就冷靜下來,道:“剛剛我也是有些急火攻心了,葉風你別介意。你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呢?”

葉風道:“事情的經過是怎樣的?你們在說說看。”那四個侍衛中年長一點將事情娓娓道來。

本來他們一行在追逐朱離,但是在半路的時候突然被一個巨大的蜘蛛網攔住了去路。四個侍衛知道有敵情出現,連忙守護著秦小妞。這時一隻人形蜘蛛從天而降,以強橫的實力和侍衛拼鬥起來,不一會兒就把他們全都打倒在地。

大概是懼怕金冠谷在那附近,那人形蜘蛛抓住秦小妞便飛快地逃了去,速度非常之快,那些侍衛根本就追之不到。

“這明顯是有目的的行動,不然不可能這麼幹脆就抓了秦小妞。但問題是,秦小妞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它冒着被凝體境以上的強者擊殺的危險,還要前來偷襲呢?”葉風說到了問題的核心。

“葉風,似乎有點奇怪。這裏留下來的氣息有點熟悉,但是又不太像。”凌老的聲音悄然響起,讓葉風引起了興趣。

葉風在心中問道:“像什麼?”

凌老遲疑了片刻,道:“很像是蠻龍的氣息。”

葉風一愣,道:“但那來的是人形蜘蛛啊,和蠻龍似乎沒什麼關係。”凌老思索了一下,道:“我也不清楚,最好就能見到那人形蜘蛛,那就知道了。嗯,我感覺到又股淡淡的氣息,似乎往東南方去了,但不確定。”

葉風對金冠穀道:“事到如今我們分頭尋找吧,若是遇到歹徒,不要硬抗,發信號召集大家一起過去便可。”

金冠谷點了點頭,道:“你們一起行動吧,這樣可以有個照應。”

葉風苦笑一聲,他知道金冠谷其實是一番好意,怕葉風等人單獨應付不了,但葉風有凌老在,若是讓侍衛跟着,反而不好出手。

“不用了,反正又不是要正面對抗。我往東南方過去,其餘的交給你們。”葉風擺了擺手,不再給金冠谷開口的機會,直接往凌老所指點的方向走了。 凌老憑着人形蛛留下的一絲氣味,帶着葉風向遠方追去。但越是追趕,凌老心情便越是凝重。

“再快一點,葉風。”凌老焦急地催促道,卻不知道是在擔心秦小妞還是怎麼了。

葉風微微感到疲累,他已經是在全力奔跑了,若是再加速,雙腳負荷不了。凌老也是明白,突然間打出一道金光,飛快地沒入了葉風的雙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