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李夜是第一個贏地殘島弟子的,但不是唯一個。劍皇也贏了,還有2人也贏了,但是他們贏得非常辛苦,應該是慘勝。最後20人中,有10名是地殘島弟子,還有10人是帝國代表。黑鳳國只有李夜和劍皇進入前20名,而且這2人很有可能,進入前10名。威龍國3名,七狼國2名,其餘3國,各有1名。

最後的決賽終於要開始了,19場輪迴戰,贏得人獲得一個積分,輸得沒有。最後就以積分數據,來決定排名次序。這樣只要有實力就會得到相應的排名,不會出現什麼強強對決過早被淘汰。

第一場,李夜對手是龍威國2號,對方明顯煉體流,身體非常強悍。一把狼牙棒接近兩米,比李夜得大腿都粗,好在對方身高超過2米多,不然手中得狼牙棒就顯得另類。雖然,李夜也有1米8左右身高,但在對方面前就是一個小孩,無論從身高還是體型。

“我看過你跟地殘島弟子的比賽,地殘島得弟子每一個都很強,但是你更強。雖然,我很敬佩你,但我不想就這麼放棄!”

“那就出手吧!”李夜不想隻手抗敵,混沌鐗早就在手。

“瘋魔九式!”

對方急速揮動着手中的狼牙棒,無數個狼牙棒的虛影憑空產生,瞬間強大無比的壓迫感頓時產生。重重的虛影,逐漸靠近,如果一個不留神,那根巨大的狼牙棒絕對會落在李夜身上。李夜沒有力敵,而是藉助自己超高速度,後退幾步。同時,揮出手裏的混沌鐗。現在,李夜的鐗法不同往日,雖然從學院裏得到的是一本非常普通的鐗法,但是在李夜手裏已經不能用普通來形容了。只要將混沌鐗中的混沌力量激發出去,就無可抵擋。以前,不會鐗法,以鐗當錘來使用,更多的力量是浪費了,但現在,可以發揮出混沌鐗八成力量。

李夜劈出三鐗,三道紫色混沌力量應鐗而出,只有一道擊打在對方身體。狂暴得混沌力量,直接掀翻對方,使對方重重地砸在地上。

“隨後李夜一記毀滅指點出,直接擊碎對方腦殼,贏得乾脆。

第二場,竟然是劍皇。

“夜皇,終於可以好好地跟你交手了。”學院之戰,劍皇遇到李夜直接棄權,那時他境界剛剛提升,沒有心思交手。

“會讓你失望的。”

“至少,讓我明白你我的差距有多少。”劍皇有着自己得打算。

“我動用靈魂,你連還手得機會都沒有,有必要嗎?”

“不,我指得你不用靈魂力量。你不加任何防禦,硬接對方最強的一拳,看的我熱血沸騰!我也有一招稱之爲最強。”

“需要醞釀嗎?”李夜配合到。

“需要。”

“那就來吧!”

劍皇拔出那柄噬魂劍,不停地舞動着。此時,整個空間的氣息開始暴動,天地力量,似乎被人牽引偏離了原先軌道。龐大的劍意,籠罩着整個空間。劍皇附近,遊離着無數道劍影。這些劍影開始雜亂無章,隨着劍皇的聚力,慢慢的調動這些劍影,使他們變得整齊有次序。

幸好這是一個特殊空間,否則劍皇引動的力量,足可毀天滅地。就算是特殊空間,劍皇所站的地面都開始龜裂了,空間不穩了,可見劍皇引動得力量有多強。

當那些劍影如同冰晶一樣化成粉末後,一道橫貫整個空間的劍影出現。按體積相比,李夜就是一直蛤蟆,對方如同大象。這一劍,包含了劍皇對劍得全部理解和擁有。至尊劍意和吞噬劍意完美得融合,另外還包含了,虛空劍的空間屬性。

“人劍合一!”

一道光芒閃過,那柄巨劍消失在原地,同一時間出現在李夜頭頂,劍皇也在一同時刻消失。因爲,劍皇自己化身爲劍,如同雷霆之勢從上而下。

“鎮!”

李夜一聲大吼,然後自身的威壓無限擴張,抵消對方劍意的削弱。手中的混沌塔鎮守自己,紫光大作,塔尖對抗着那柄無可匹敵的巨劍!

紫光在閃,巨劍也散發着自己青色光芒,兩者相持。周圍空間,出現一絲絲裂縫,那是被殘餘力量給擊碎了空間。

“不好,快穩定空間!”外面3個老者急忙出力穩定。

殘餘力量,還在不停散發,空間雖然穩定下來,但是空間內部比如地面,完全被擊潰。大片大片得石塊如同失去重力般,飄浮起來,然後化成粉末,被狂暴得氣流吹得無影無蹤。

紫色光芒還是一往如既地閃耀着,但是那把巨劍開始萎縮,氣勢開始下降。


“結束了!”外面老者說了一句。

“無解到讓人窒息的防禦,的確可怕。!”

“混沌鎮殺體,強的不單單是防禦,他的殺戮也該不不差。”

隨着時間推移,劍皇化身的巨劍漸漸萎縮到最後消失不見。

“我還是沒看到你的攻擊。”從空子落下後,單膝蹲在地上的劍皇遺憾地說到。

“我不想打擊你得信心,我的防禦是你無法邁過的坎,如果你見到我的攻擊,怕會磨滅掉你的鬥志。”李夜如實直說。

驚天得對決,李夜不曾動過一步。

“等我再突破一個境界後來找你。”劍皇還是不死心。

君心劫 隨時奉陪!”


接下來3場,李夜沒有留情直接以雷霆之勢碾殺對手,這3名對手包括其中一位地殘島弟子。

第6場遇到一個,龍威國的1號。他也就是同劍皇一樣,贏過地殘島得存在,實力不簡單。

進入比試空間後,對方竟然脫掉上衣,露出滿身類似紋身得紋理。但是,李夜也注意到,他手腕帶有手鐲,跟李夜一樣也是試煉者。給李夜的感覺他要比劍皇強,而且強上不止一點半點。最後,從手鐲中知道,對方的戰力有489萬。

雙方都沒有開場白,直接進入對戰狀態。對方身上的紋理開始閃爍,李夜從未見過這樣情況。

李夜試探性的一拳,打在對方身上,雖然說試探性,但是也有6成力量,竟然動不了對方半分。從對方身體上看,應該沒有那麼強大的防禦和力量,應該是那些閃爍的紋理在作怪。

對方接下一拳後,拿出一把短笛,吹奏起來。吹奏得同時,身上的紋理閃爍光芒更加激烈。然後那些紋理從那人身上脫離出來,懸浮在空中,組成一個六芒星陣!

很明顯對方在舉行某種儀式,李夜不會眼睜睜地看着對方完成某種儀式。隨即點出三記毀滅指,擊打懸浮空中的紋理。讓李夜不解得是,恐怖無比的毀滅指,竟然傷害不了那些看似薄弱的紋理,甚至連阻止半刻都不成。李夜還是不死心,再緊接着一記天殘手!直接拍向對方本體。但是,就在天殘手要落在對方身上時,已經完成的六芒星陣以無與倫比得速度阻擋在對方本體前面。當天殘手落在六芒星陣上時,竟然被那個詭異得六芒星陣給吸收了。六芒星陣吸收李夜天殘手後,竟然在片刻後,一記同樣的天殘手向李夜拍來。

李夜神色沉重,憑藉速度躲開天殘手的攻擊,那記天殘手直接拍碎後面的一座大山。躲閃得同時,李夜又點出2記毀滅指,但還是被對方的六芒星陣給吸收了,然後將攻擊完完全全地反彈還給李夜自己。李夜隨手一揮,化解這2兩記毀滅指。其實,這2記,本就是李夜的試探之舉,沒有多少殺傷力。現在,可以確定,對方的六芒星陣可以反彈能量攻擊。

李夜拿起混沌鐗,急速貼近。既然可利用反彈能量攻擊,那麼是否可以反彈單純物理攻擊。李夜右手拿着混沌鐗,左手化拳。一拳砸在六芒星陣上面,這一拳包含李夜的巔峯力量,但是給力量得感覺就是自己砸在一面牆上,雖然有反震之力,那不是反彈之力。現在得感覺這六芒星陣就是一面盾牌而已,既然這樣那就砸開盾牌就成。李夜右手拿鐗提防,左手出拳,準備硬生生砸碎詭異得六芒星陣。隨着李夜拳頭不停落下,那些閃爍得紋理,開始暗淡。李夜心中大喜,自己的措施有效。

“招魂!” 對方停止吹奏,而是大聲喊出兩字,然後不停地念着李夜不懂的詞語。那個詭異得六芒星陣,瞬間消失在對方身前,來到李夜頭上,並且從六芒星陣中落下,如同星星一般的光點。此時,李夜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被什麼禁錮了動彈不得。同時自己的命輪開始泛起劇烈的波動,這是,靈魂攻擊的現象!

“這個人也不簡單啊!”看着那個施展出靈魂攻擊的威龍過代表,觀看的老者發言了。

“這下那個黑鳳國的不好辦了,雖然肉體無比強大,但是對方直接施展靈魂攻擊。”旁邊的老者說。

知道這是靈魂攻擊後,李夜終於放下心中的不安。對未知的事情,心存憂慮,如果是已知得那就沒什麼好擔心。

李夜直接催動自己的命輪,瞬間紫色大作,用來抵抗那些下落的星光點點,換取自己的一點活動能力。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李夜大笑不止。在外面之人,所能看到得就是李夜突然大笑,但是那幾個大能們可以明顯地感受到這笑聲中蘊藏恐怖的靈魂攻擊。

“什麼!他也有這麼強烈的靈魂攻擊能力。”剛纔還說李夜有麻煩得老者忍不住喊出聲。

“可怕,太可怕了,靈魂攻擊雖強,但跟他的靈魂防禦比起來,那就天差地別了。”鹿老嚴肅地說到。

“好恐怖得靈魂防禦,他竟然視對方的攻擊如無物,還能直接靈魂反擊。好強大得靈魂!”那位老子在讚歎聲中搖頭道。

隨着李夜的笑聲,對方唸咒聲斷然被打斷,那個六芒星陣中的星光不再下落,那種禁錮力量,也隨之消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夜的攻擊還在繼續,還有加強的舉動。

沒有多久那個詭異得六芒星陣破碎,重新化成紋理回到對方身體上,此時對方已經七竅流血,還剩下一口氣而已,李夜一記毀滅指擊穿胸膛。

這一場,有驚但無險地拿下比試。但是,對方那個詭異的六芒星陣也讓李夜記憶深刻。詭異的移動速度,絕對是防禦的第一選擇。還能反彈對方攻擊,一般人是奈何不了這個六芒星陣。就算碰一個肉體攻擊強悍得,可是對方正真殺招是靈魂攻擊。如果,不是李夜靈魂力量絕對強大,那是逃脫不了被那個禁錮的力量,那麼就稱爲甕中之鱉,任人魚肉。對方實力絕對厲害,但是碰到李夜這樣的怪胎那麼也得飲恨。

既然自己的靈魂力量已經暴露,那麼就沒有什麼好隱藏得,接下李夜直接使用靈魂攻擊。後面還有13場,除了2個地殘島弟子,靈魂力量比較強大,或者有靈魂防禦類魂器,抵擋住李夜的‘笑蒼天’。但是,李夜控制體內得紫金鈴,發出靈魂攻擊,一舉擊潰對方的命輪。另外,還有幾位肉體非常強悍,而且也實力非常厲害,起碼是輕鬆戰勝劍皇的存在,最後得結局就是,抗不住李夜的3次笑聲。堅持時間最久得就是那個2位精通靈魂能力的地殘島弟子,算是抗住第一次笑聲,但是也隕落在,第二波笑聲中。最短的也就一秒時間,最長的也不到10秒。

“怎麼可能啊!”地殘島的老者不相信地說道。

“這人還有底牌沒出,靈魂力量強大到讓窒息。”鹿老說到。

李夜19戰19勝,毋庸置疑地獲得第一,第二名和第三都是地殘島弟子,第四七狼國,第五是地殘島,第六是威龍國,第七、第八、第十都是地殘島,劍皇獲得第九名。

比試結束,當場發放獎品,李夜被安排最後上前領獎。

“這是我第一名的獎品,還有我的一些私藏。”李夜拿出自己的身家,包括從黑鳳學院獲得的神藥,還有自己的從原先世界帶來的物資,都放在原先擺放獎品的桌上。然後繼續說到:“我要同時挑戰你們地殘島十個弟子,這些就是賭資。我輸了,這個你們拿走,我贏了你們將獲得的獎品留下,敢否!另外兩名也可以參加,無論是誰,我來者不拒。”李夜站在臺上大聲說到,那種霸氣無可匹敵。

“地殘島弟子,應戰!”排名第二的代表他們說到。被李夜點名的另外2個,七狼國的代表也參加,另外一個拒絕了。李夜一人對決他們十一人,他們中有擅長靈魂能力,也有擅長肉體攻擊。

比試當即開始,12人被傳送進入空間。這個空間比起剛纔得要大上許多,也被加固了不少。

一進入空間,那2個擅長靈魂的,第一時間發動靈魂能力,用來壓制李夜的靈魂力量,迫使他無法隨意施展靈魂能力。效果也不錯,至少李夜無法第一時間發出有威脅性的靈魂攻擊。靈魂攻擊不存在威脅,那麼就不用靈魂攻擊,索性將防禦進行到底。

“你們那麼懼怕我的靈魂能力,那麼我就不用靈魂攻擊了。”李夜自信地說到。

此時,七狼國得代表,已經出手。 極道典 ,讓李夜防不勝防,好在李夜得反應夠快,肉身防禦夠強,手臂上的劍痕,深入骨頭。但是,紫色光芒過後,那個傷痕完全消失,就好像沒有出現過一樣。雖然對方成功刺殺李夜一劍,但是也被李夜一鐗砸中,受傷不輕,對方恢復能力沒有李夜這麼變態,現在他對李夜構不危險了。

那個李夜最先認識的地殘島弟子凌天,也發出自己的最強的一拳,從李夜後背。但是,李夜早有防備,硬是憑藉混沌之力,擊破天地靈氣的鎖定,偏離位置,使對方得攻擊,只有小部分落在李夜身上。隨後,被李夜直接一鐗砸死,凌天是第一個被淘汰的。

凌天的淘汰沒有影響到剩餘之人的情緒,自己最強的攻擊,還在繼續。當李夜砸死凌天后,不到十分之一秒時,一道金光從李夜左耳方向射來。這道攻擊雖然李夜沒有接下過,但見過。劍皇就是死在這一道攻擊下,從眉心進後腦出,整個頭顱被貫穿。這一招,雖然攻擊力十足,但醞釀時間過長。但是,現在有人爲他提供足夠的時間,所以這一殺招絕對適用。

“鎮!”

李夜大喊之時,將混沌之力灌注左手掌。手掌瞬間紫光大作。然後,用手掌抵禦那道金光。

“噗!”

金光毫無懸念地貫穿了李夜左手掌,同時還粉碎了,還炸斷了李夜小手臂。就在此時,另外7人的攻擊也到了,其中最危險得是要數那個已經受傷得七狼代表,他的影子刺殺,絕對恐怖,那無比的速度,現在,左手受傷,左邊防禦大減。他就奔着左頸而來,如果被刺中,李夜不敢保證自己能否活下。

“橫掃千軍!”

李夜全力催動混沌之力,右手橫掃混沌鐗,同時以左腳爲圓心,身體左側一點。也許是七狼代表本身有傷,影響到他得速度,他的攻擊,被李夜有驚無險地避開,但是自己卻被李夜的混沌鐗砸個嚴嚴實實,瞬間化成虛無。另外,6人中有2道落在李夜背部,李夜只能硬抗,另外4道,被李夜的混沌鐗給抵消了。

“噗!”

李夜吐出一口血來,後背得兩道攻擊,已經讓李夜收到內傷。但是,對方受到混沌之力的波及,不得不後退。後面兩人的攻擊,再次落空。此時,李夜已經回過力來,輕鬆擋住。同時,周身紫光大作,那4人試探性的攻擊,完全被李夜無視。當紫光消散後,李夜的傷口盡數復原。

現在,場中還有9人。

“鎮殺!”

突然,李夜將手中的混沌塔拋向空中,無限放大落向另外真正專心壓制李夜靈魂的兩位。看混沌塔的規模,如果被砸中,那麼那2人絕對必死無疑。逃離的話,那麼自己的對李夜的靈魂壓制必然出現縫隙,讓李夜有機可乘。李夜的靈魂力量的恐怖,如果讓他發揮出來,那麼自己絕對必輸。自己等人死亡,那麼最後結局還是輸。

就在此時,看到混沌塔的落下,第十一名、第七名,還有第八名,前後奔向混沌塔,替他們2個抗住。

李夜失去混沌塔,但也引走3名。名對得4人,都是擅長身體攻擊。其中,一人一把長槍使得無與倫比。他們4人進退有序,條理清楚,一時間李夜也奈何不了。

對方,使用者魂器,而李夜空手赤拳。有時候,不得不避開鋒芒。而,對方的攻擊如同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只要一個空隙,絕對會有攻擊到來。李夜憑藉強悍得防禦和變態得恢復能力,硬是拖成僵局。

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 也可以結束了!”過了好一會後,李夜已經熟悉對方的攻擊套路。隨機,抓住時機拿出無字天書,直接拍在對方長槍上。無字天書,裏面擁有陰陽二氣,無比沉重,只有李夜才能拿起,就是永恆尊者也不行。這麼一拍,直接將對方的攻勢大亂,導致另外一人失去防守,被李夜一拳擊中胸膛,將他擊飛。雖然,那人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勢,但也打斷了他們4人的配合。連鎖反應下,李夜又擊飛一個。然後,其中另外一個,被李夜直接用無字天書砸死。接下來,李夜一把抓住長槍,還不等另外被李夜擊飛的2個回來,那位使槍得,也被李夜用無字天書砸死。從李夜拿出我無字天書到現在,不到20秒時間,就幹掉2個,可見魂器的重要。另外2個回來時,被李夜一拳砸中胸膛,這一次李夜已經運用混沌之力,直接擊透胸膛,另外一個李夜將手裏的無字天書拋出,砸中那人,對方活活被無字天書壓死。 還有5人,其中3人苦苦扛着混沌塔,還有2人一直壓制李夜的靈魂力量。

“爲了讓你們輸得明白,我讓你們見識我得最強一面!”李夜看着他們並沒有立即動手。

“霸王怒!”

李夜突然激發血脈之力,在霸王怒之下,靈魂力量暴漲十倍。在笑聲中5人瞬間死亡,那突然死亡讓他們一點都沒有準備和感覺。

1對11,李夜完勝。從空間裏出來,李夜麻利地收取了放在臺上的獎品。

“你是靈魂天賦對嗎?”被稱爲鹿老的上前問道。

“是。”

“雙重天賦!天下之大是我們井底之蛙了。你願意去地殘島嗎?”鹿老邀請到。

“去,我的名額已經被學院購買了,我可以另外帶一個人嗎?”

“可以,你可以帶上你自己的人,數量不要太多我可以做主,我想地殘島會讓你再次騰飛的!”

“好!”

李夜跟隨衆人來到一處島嶼已經5天了,遇到很多跟自己差不多,但不清楚他們是試煉者還是原居民。不可否認,他們的天賦同樣非常高。5天時間裏,跟蘭一起到處逛逛,讓蘭最興奮得就是看海,看着那海浪拍打岩石。長髮被海風飄起,遠處飛翔着幾隻不知名的海鳥。這裏風景很好,蘭喜歡來,所以李夜有空都會陪着。雖然,李夜以絕對優勢獲得第一,還順帶將他們的獎品都贏走了,但是進入地殘島後,還是頻繁收到別人挑釁。那是因爲,地殘天才太多了,他們都是非常高傲。李夜開始,拒絕還爲他們留點面子,後來受不了他們的騷擾以一對二十,一記靈魂攻擊,徹底讓他們閉上嘴。這樣得結果是,李夜和蘭纔有時間出來看海。

“終於找到你了。”一個非常古怪的中年人,出現在李夜和蘭的後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