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李嬋說完之後,見張妙俞滿臉茫然,嘴角輕揚了揚,轉頭看向姜雲卿:「雲卿,你覺得呢?」

姜雲卿搖搖頭:「這事情誰也說不準,二皇子和謝家最後如何,恐怕也只有他們知道了,旁人猜測再多也都只是猜測而已。」

李嬋見她事不關己的模樣,忍不住皺眉提醒道:「可是不管怎麼說,謝若妤被趕出宮的事情畢竟和你有關,謝家和二皇子不敢為難呂太妃,萬一找你的麻煩……」

「找我做什麼?」

姜雲卿扯扯嘴角,淡聲道:「先不說是呂太妃將她趕出宮的,就算是那天的事情真的是因為她跟我有了爭執而起,但是孰是孰非在宮中早有定論。」

「事情是呂太妃做的,而我說到底也只是無辜,謝家和二皇子如果再來找我麻煩,只會惹人笑話,而且讓人不斷提起那天謝若妤丟人的事情。」

「他們沒那麼蠢。」

至於說是暗恨……

姜雲卿笑了笑,之前她為了幫周通他們,和陳連忠一起坑了謝培,讓得謝家這位刑部侍郎差點連官位都丟掉,二皇子更是險些被牽連,甚至一併得罪了整個陳家。

雖然最後謝培保住了官職,卻也斷了晉陞之路,甚至讓他得了帝心厭惡,而二皇子更是被剪斷了不少羽翼,差點一蹶不起。

謝家和二皇子那頭,恐怕早就已經知道陳家的事情是她通風報信的,更何況周通父子如今就在她府中,想要隱瞞也不可能。

謝家定然是知道那次的事情與她有關,所以謝若妤之前在宮中才會那般處處針對她,想盡辦法的挖坑想讓她朝裡面跳。

說白了,他們和她之間,早就沒有了兩廂安好的可能。

他們恨不恨她,對姜雲卿來說都是一樣。

李嬋聽著姜雲卿的話,默了默。

她沒想到姜雲卿會看的這麼明白,而且半點都不在意謝家人的看法,按理說她不是應該擔心嗎?

張妙俞卻沒有想那麼多,她只是半趴在桌上說道:「我也覺得阿嬋你多慮了,這事兒本來就和雲卿姐沒什麼關係,要不是謝若妤自己湊上前來找茬,怎麼會得罪了呂太妃,被呂太妃趕出宮去?」

「他們就算要記恨,要找麻煩,那也該去找呂太妃,找雲卿姐算什麼,當雲卿姐是沒人護著呢?」

「他們要是敢來,先不說孟家,就是璟王那頭也不會讓他們好過,對不對雲卿姐?」 龍辰看著謝瑜離開,龍辰也因為戰勝何宇名聲大噪,接著龍辰再次戰勝五人,成功十連勝。

龍辰打累了,這次換軒轅博上場戰鬥了。

軒轅博上場,瞬間展示出他強大的力量以及雷電的爆發力。

接連十連勝,軒轅博沒有遇到強勁的敵人,接下來是劉默默上場。

劉默默上場台下很多男學員掙著上場,最後一名男學員成功上場了。

男學員道,「啊!尊貴美麗的默默小姐,你的美麗就像太陽的光芒,照亮萬物,請你用你優雅的攻擊打敗我吧!」

劉默默很無奈的笑了笑,拔出腰間的冰思。

冰思綻放寒氣,一道藍色的光芒自動射向男學員。

男學員的身上漸漸有了一層冰霜,「女……女神的攻擊,真……真是通徹我心!」

男學員迷迷糊糊的向後退了幾步掉下挑戰台,接著也有數名學員上去挑戰,打著挑戰的名義實際上是為了感受劉默默的攻擊。

冰思內的冰帝玄葉對著劉默默傳音,「沒想到現在還有估計挨打的小孩!」

劉默默笑了笑,接下來上來的是一名女學員,她一上來就對劉默默破口大罵,「你個小biao砸,勾引我對象,去死吧!」

劉默默聽到這些話玄葉還沒有動手,劉默默自己就動手了,接連三道冰刃對著女學員打出。

女學員閃過三道冰刃,但是衣角都有點點冰痕。

女學員衝到劉默默的面前抬手就要打耳光,劉默默抬手擋住,一個膝擊打亂了女學員的節奏。

劉默默將劍抵在女學員的脖子上,「我不知道我幹了什麼,但是你這樣不明不白想要對我下手我是不會站著挨打的,現在我實力強,我說的算,別讓我在看見你!」

劉默默將劍插入地下,冰思瞬間釋放寒氣,侵蝕全場,女學員受不了刺骨的寒冷爬起來跑了。

劉默默十連勝,達成!

龍辰看了一會兒就離開了,趕往煉元塔進行修鍊。

龍辰的星帝訣貪婪的吞噬著房間內精純的能量,龍辰的星元力也在不斷的上升。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夜深人靜龍辰離開煉元塔,走出禁空領域后御劍飛行趕往後山。

當時謝瑜給龍辰的傳音就是,丑時,第一次見面的後山哪裡見面,有事詳談!

龍辰到達後山,謝瑜一直靜靜地坐在那裡,身旁還有一套茶具。

龍辰收起佩劍坐在一旁,謝瑜給龍辰斟茶。

龍辰喝了一口,「好香的茶。」

謝瑜點點頭,「沒錯,這茶是我家鄉的茶,想家的時候喝一些就好像父母陪在我身旁一樣。」

龍辰看了一眼謝瑜,「為什麼現在的你和白天的你不一樣,白天的時候你就裝作一個小人,現在的你就像你本來的樣子。」

謝瑜苦笑起來,「你知道我為什麼回來這裡嗎?你又知道何宇敢在學院內肆無忌憚的原因嗎?」

龍辰道,「你為什麼來這裡的原因我不知道,但是,何宇敢在這裡肆無忌憚的原因,應該就是他的爺爺,學院的七長老,西亞!」

謝瑜道,「我的家族是茶葉世家,然而西亞那個老東西抓住我家的把柄,勒索我父親,老東西要求我們每年都要向他交出一些財寶,我父親不從,結果一夜之間悲劇發生了。」

龍辰道,「你是說那個七長老毀滅了你們家族?」

謝瑜點點頭,「是的,我們謝家每年都供奉給鳳鳴帝國皇室茶葉,同時也會向一些王侯,貴族販賣一些茶葉,他向我們家族要的東西是茶葉以及一百萬金元幣。」

龍辰道,「那麼,你跟在何宇的身邊是為了什麼?報仇?」

謝瑜道,「我現在還很弱,面對謝瑜那個地武五級的傢伙還有很大的差距,在他看來我只是一個地武一級的渣渣而已,我現在能幹的就是毀了他的孫子,何宇。」

龍辰不禁在心中感嘆,「謝瑜真是一個可怕的人,能夠隱忍,還能控制住自己的理智。」

謝瑜道,「龍辰,我想和你做一個交易,你願意嗎?」

龍辰道,「說來聽聽。」

謝瑜喝完杯中茶,「我想親手毀了何家,毀了他們家族,就像西亞那個老東西對我們家族那樣。」

龍辰道,「你為什麼肯定我有幫你的能力?」

謝瑜道,「我會一些占卜術,我一直在占卜誰會改變我的命令,直到今年出現了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你,直到後來的雷龍劫我就徹底相信你能夠幫助我。」

龍辰笑了笑,「沒想到占卜術那麼強!」

謝瑜搖搖頭,「強是強,我也只是跟帝國內的皇家占卜師,秦凱學的一點皮毛而已。」

龍辰問道,「我出手了他們家族毀滅了,那麼我能得到什麼?」

謝瑜想了想,「龍辰,我查過你的資料,龍吟帝國的男爵,同樣軒轅博的真實身份我也知道,我想光復謝家,我成功后,你永遠是我謝家的貴賓,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會為你做任何事!」

龍辰打笑起來,謝瑜問道,「笑什麼?」

龍辰道,「其實你不用多說那麼多的,我很喜歡你這樣的人,你放心我回幫你,無條件幫你!」

謝瑜聽到龍辰的話感動的淚水落了出來,龍辰笑道,「以後你我二人就是兄弟了,好兄弟之間不用說那麼多,有困難直接說,我一定幫你!」

謝瑜激動的點點頭,「龍辰,還有件事忘告訴你了,七長老那個老東西知道何宇出事了,明天就要找你的事了!」

龍辰笑了笑,「我會怕他?我有我師傅撐腰,就算他想找我事,他也要有這個能力!」

謝瑜打笑起來,龍辰兩人一直喝茶,這期間還不斷的聊天,龍辰也知道了他的計劃,臨走前龍辰拿出在拍賣行上買到的龍井茶留給謝瑜一部分。

第二天來了,龍辰獨自前往天劍樓,御清風因為昨天的戰鬥領悟了很多,現在正在突破至地武二級。

龍辰趕到天劍樓,正好龍辰來了也開始上課。

謝南宮道,「看到你們的進步我很開心,大家多學習一下龍辰和御清風,龍辰,御清風呢?」

龍辰道,「老師,御清風正在突破到地武二級。」

謝南宮點點頭,「不錯,你們所嚮往的迦迪風雲榜,龍辰已經到達排名第八了,我希望你們能向龍辰學習爭取在風雲榜上留名!」

很多同班的學員看向龍辰,龍辰無奈的笑了笑,「沒辦法,那傢伙自己找抽,我只能滿足他的願望了。」

謝南宮道,「好,現在我們開始今天的課程,今天只給你們講一些學院內的事情,你們知道為什麼風雲榜內只有一年級和二年級的學員嗎?」

下面的人沒有說話,謝南宮笑道,「怪我,我不應該提問你們,那是因為三年級的學員們,他們都。」

謝南宮剛開始將他的話就被不速之客打斷了。

誰是龍辰?給我滾出來!

強大的精神衝擊,令教室內的學員們一陣眩暈,謝南宮大手一揮,學員們的眩暈都抵消了。

謝南宮看向來這裡的人,怒道,「七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

七長老西亞走了進來,看著謝南宮道,「謝南宮,現在你給我老老實實的把龍辰交出來,不然別怪我和你動手!」

龍辰走上前,「我就是龍辰,你想怎麼樣?」

西亞聽到龍辰的回話瞪向龍辰,伸手虛抓。

龍辰趕到自己的身體像是被吸引過去,龍辰運轉星元力釋放星守護保護自己,通天塔也從龍辰的識海內出現白光籠罩保護住龍辰。

西亞冷笑一聲,「不愧是蒼茫大帝的通天塔,威力就是強大!」

謝南宮怒喝一聲,震退了西亞的力量,「七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到我的教室傷人還想帶走學員,你不給我一個說法別想走!」

未完待續。 姜雲卿被張妙俞逗笑,順著她的話「恩」了一聲。

張妙俞這才繼續道:「阿嬋你就別操心了,照我說啊,這無風不起浪,二皇子那邊未必就真的沒有退婚的心思,謝家那頭這會兒指不準正頭大呢,哪有功夫來找旁人麻煩。」

「我覺莫著,指不准他們這會兒正想著該怎麼保住自個家裡那位二皇子妃。」

李嬋見姜雲卿和張妙俞都這般說,只能笑了笑:「也是,說不定是我想多了。」

三人極有默契的歇下了談論謝若妤的話題。

外間穗兒端來了薑湯,張妙俞和李嬋用了之後,李嬋一邊拿著雪白的絹子擦著嘴角,一邊狀似無意的說道:「對了,我們之前來的時候,還在路上遇到了孟四爺。」

「小舅?」

姜雲卿揚眉。

張妙俞捏著鼻子一口將薑湯灌下去后,只覺得滿嘴都是薑絲的味道。

聽到李嬋的話后,她塞了顆梅子進嘴裡,化去了那股子沖鼻的味道后,這才說道:「是啊,我們來的時候,馬車輪子陷進雪坑裡了,還是孟四爺幫的忙呢。」

說著她想起了伏猛當時的力氣,連忙眼睛亮閃閃的說道:「雲卿姐,你知不知道孟四爺身邊有個可厲害的下人了。」

「可厲害的下人?」

「是啊,長得高高大大,看著特別壯實,笑起來的時候看著有些憨憨的,他剛出現的時候,還嚇了胡伯一跳呢。」

姜雲卿聽到張妙俞的形容,頓時就知道她說的是誰。

孟少寧身邊能附和這描述的,大概只有那個伏猛吧?

「你們說的應該是伏猛吧?」

張妙俞頓時點頭:「對,我聽到孟四爺好像也是叫他這名字,雲卿姐,你都沒瞧見,那個伏猛可厲害了,見我們馬車陷了輪子,單手就把馬車給抬了起來,都不要人幫忙的。」

「我以前常聽人說什麼力大無窮,可拔山立鼎,大概就是他這樣了吧?」

姜雲卿看著她滿臉羨慕的小表情,失笑道:「哪有那麼誇張?」

「怎麼沒有?!」

張妙俞見她不信,連忙從軟榻上跳了下來,踩在地上。

她學著之前那個伏猛抬車的樣子,一手像是握著什麼東西,腳下一蹬輕喝了一聲,然後說道:「看,就是這樣,嘿哈……他就是喝了一聲,那車子就起來了,你說厲害不厲害?」

旁邊的穗兒瞧著張妙俞的模樣「噗哧」一聲笑出聲來:「張小姐,您這不是拔山,是拔牛吧?」

姜雲卿頓時噴笑出聲。

徽羽也是被逗得笑了起來。

張妙俞頓時氣圓了眼睛,瞪著穗兒道:「你才拔牛呢,真的是很厲害呀,不信你們問阿嬋。」

李嬋見張妙俞眼巴巴的瞅著她,開口說道:「的確是很厲害,堪稱力大無窮,孟四爺也不知道在哪找到的這麼厲害的護衛,比我父王身邊的還要厲害的多。」

姜雲卿聽著這話正想說話,那邊穗兒就叉著腰說道:「對吧,阿嬋你也覺得那個大叔厲害對不對?」

她瞪圓了眼兒,對著穗兒哼哼道:「你們別笑我,要是你們親眼瞧見就知道了,可厲害了。」 七長老,西亞收起身上的元力,看向謝南宮,「說法?我執法殿帶人還需要一個說法?」

謝南宮道,「七長老,你身為學院的長老知法犯法,院長說過不管是誰都要遵守學院內的規定,你現在一上來就對我的學員大打出手,你什麼意思?」

七長老指向龍辰怒道,「這小子昨天打傷了我的孫子,而且還拿走了我孫子身上我老何家代代相傳的寶貝!」

龍辰笑了笑,昨天回去龍辰就將鳳凰之血交給蒼老了,目前蒼老正在改造鳳凰之血,而且蒼老還告訴龍辰一個好消息,血剎很快就可以恢復了。

謝南宮看向龍辰,「龍辰,你為什麼打傷謝南宮而且還拿走人家的寶貝。」

謝南宮知道龍辰和何宇對打的原因,只不過現在不能直接說出來。

龍辰道,「我當時正在試煉場比武,那個傢伙自己說要關照關照我,結果他反被我教訓,至於寶貝我沒有拿。」

謝南宮點點頭看向七長老西亞,「七長老,你看龍辰打傷何宇是正常的,至於寶貝他沒有拿。」

承恩妃 西亞聽到氣的直跺地,「你,你們兩個!龍辰你敢不敢把你的空間戒指拿來,讓我看看那裡面有沒有我們何家的東西!」

龍辰道,「七長老,我的東西憑什麼讓你看?況且這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有這個權利嗎?」

七長老怒道,「大膽!」 天才萌寶:總裁爹地霸道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