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李山崆開始後悔起前幾天自己主動邀請林隕的事情了。

啪嗒。

就在這時,重力室的大門居然打開了。

一道精壯的青年身影從中走了出來,他一臉的疲憊之色,可那雙黑白分明的瞳孔卻是蘊含着令人心悸的精芒!他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更是凌厲無比,如同一柄絕世寶劍!

鋒芒畢露!

不是林隕又是誰呢? “林隕,你……”

童炎看着眼前的林隕,竟是覺得後者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有種說不出來的壓迫力:“你又變強了!”

“嗯,有了一些突破。”

林隕輕聲笑道。

可他並沒有詳細解釋自己到底有了什麼突破,童炎和李山崆二人也沒有多問,只是覺得林隕跟前幾天比起來似乎強了不止一點半點!

他們二人心中吃驚,就算重力室的效果相當顯著,也不至於讓一個人在短短几天時間發生如此之大的變化吧?

“林小友,你到底適應了幾倍的重力?”

李山崆忍不住問道。

這由不得他不好奇,他們三人的最高紀錄也才十倍重力而已。可即便如此,出關之時也絕不會像林隕這般氣勢逼人!

然而林隕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神祕一笑。

對此,李山崆也並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既然林隕不願說,他自然不會勉強。更何況,如今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煉天靈壇大賽的事情迫在眉睫。

於是李山崆二話不說便是將林隕帶去了九十三層,七長老程義不知何時早已在那裏等待着,一看到林隕,他便是笑道:“終於捨得從重力室出來了?老夫還以爲你忘了煉天靈壇大賽的事情。”

“七長老言重了。”

林隕搖了搖頭。

雖然他在重力室裏沉浸心神進行修煉,但他從未忘記今晚就是去參加煉天靈壇大賽的日子。七長老也不再打趣他,只是靜靜地在原地盤坐着,像是在等待着什麼人的到來。

“靈藥總盟還有一個人,要跟林小友你一起參加此次大賽。”

看出了林隕的疑惑,李山崆低聲解釋道。

“哦?”

林隕心中一動,當日他從七長老口中也聽說過靈藥總盟有一位與他年紀相仿的天才,也是在短時間內成爲了七品靈藥師,只是他並沒有聽過關於對方的任何信息。

此次,代表靈藥總盟參加僅僅只有兩人。除了林隕以外,就是那一位不知名的天才靈藥師了。

“七長老。”

這時,一個讓林隕感到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他不禁回頭一望,當看清眼前出現的這名長腿美少女之時,他臉上不禁流露出了古怪之色。

這不是許蔓蔓嗎?

“蔓蔓,來得正好,那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程義笑了笑,直接站起身來。他要等的人已經來了,自然不會再浪費時間。

許蔓蔓瞥了一眼林隕,那眼神淡定異常。那樣子,就像是她早就知道林隕會出現在這裏了。林隕先是一愣,旋即也是恍然大悟。

難怪……難怪許蔓蔓年紀輕輕就能夠嫺熟地使用精神戰法,而且就連逆命境強者楚軍都要對她忌憚三分,原來靈藥總盟那位七品靈藥師天才就是她啊!


“蔓蔓,林隕,你二人此次肩負着靈藥總盟交付給你們的重大使命。煉天靈壇大賽,我們這些老頭子不在乎過程,只在乎最終勝利的結果。”

一向不正經的七長老程義,這回居然罕見地露出了嚴肅至極的神色:“尤其是你,林隕……如果你無法順利履行跟靈藥總盟之間的約定,我們的合作恐怕也會隨之中止。”

林隕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他當然知道這一點,此次煉天靈壇大賽他勢在必得。如果失敗了的話,靈藥總盟將重新評估他的價值,自然也會收回之前庇佑玄月宗的力量。

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現實。林隕非但不會覺得這很不近人情,反而,他覺得這纔是最公平的。

“七長老,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

許蔓蔓藏在背後的小拳頭緊緊攥着,堅定道。


……

在七長老程義的帶領下,林隕和許蔓蔓二人被帶到了皇城之下。經過城衛軍的審覈過後,七長老便是領着他們走入了皇城。

不得不說,這皇城之中遠比外面看上去來得宏偉壯觀。根據七長老的介紹,林隕這才明白每一屆的煉天靈壇大賽其實都是在皇城之中舉辦的,由靈藥總盟和大秦皇室聯合舉辦,擁有着絕對的權威。

當然了,參加煉天靈壇大賽的人,卻絕不僅僅只有這兩方的人。靈藥師的數量雖然稀少,但在這地廣物博的大秦天朝,無論是十大閥門世家還是那些頂尖宗門勢力,其實都暗自供養着一批品級不低的靈藥師。

除了這些大勢力以外,這世上還有一些不喜歡受到拘束的散修靈藥師,他們雖然沒有強大的勢力做背景,但他們在靈藥師上的成就卻是超乎了常人的想象。

在他們之中,絕對不乏八九品靈藥師的存在,甚至就連靈藥天師都存在着數位!

而煉天靈壇大賽的目的,無非就是要挑選出年輕一代靈藥師中的翹楚之輩。所以就連這些散修靈藥師們,也一樣會派出自家天賦不凡的後輩前來參加比賽!

“可千萬別小看了這些散修門下的靈藥師們,之前的三屆煉天靈壇大賽,首席之位可都是他們的人。”

七長老程義淡淡道。

說這話的時候,林隕顯然聽出了他話中的不甘和憋屈。

這也難怪他會覺得不甘,畢竟靈藥總盟作爲九州大陸最大的靈藥師組織,擁有最大的靈藥師數量,結果居然接連三次都被那些散修門下的後輩靈藥師奪去首席之位。

這無異於是在他們靈藥總盟的臉面上狠狠地抽了三記響亮的耳光!

也難怪他們會如此在意這次煉天靈壇大賽的首席之位了。

夜色漸漸暗去。

正如童炎當日所說,煉天靈壇大賽都是在晚上開始舉辦的。至於爲什麼要特意選在光線昏暗的夜晚,其實也是有一定講究的。

夜晚視線不明,對於時刻都要拿捏準藥材劑量的靈藥師來說絕對是一項不小的挑戰。我當然他們也可以利用自己強大的精神力做到黑暗視物,可這等同於一心二用,在煉丹過程中分散了一定的精力。

說白了,就是舉辦方爲參賽者刻意製造了一個不利的環境條件。

“每一屆的煉天靈壇大賽都分三大階段:初賽、複賽、決賽。以你們二人的能力,進入決賽並不是什麼難事。但千萬別掉以輕心了,決賽裏的對手可都是厲害的,絕對不能輕敵。”

看着林隕和許蔓蔓二人,程義再三叮囑道:“老夫教你們一招,在未進決賽之前,能藏一手就藏一手。千萬不要提前把自己的底牌暴露給你的對手,真正制勝的底牌必須留到決賽再用!”

“是!”

許蔓蔓認真地點了點頭。

可當她看到林隕那一臉的走神,其目光更是不知道飄到天南地北的時候。她心裏便是沒來由地冒出一股無名火,低聲罵道:“你有沒有在聽的?”

“啊?”

林隕回過神來,這才反應過來,驚訝道:“你們剛纔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

程義嘴角微微抽搐,也沒興趣再重複一遍剛纔的話了。

對於林隕無視自己忠告的走神表現,他心裏當然是有些惱怒的。但他轉念一想,以林隕之前表現出的逆天能力,好像藏不藏拙都是差不多的結果?

管你是什麼厲害的對手,直接十成十的完美丹紋率甩出來,相信只要是個靈藥師都會被嚇傻的。

所以,他當場就想通了。

“哦。”

感受着許蔓蔓那要吃人的眼神,林隕有些心虛地乾笑了兩聲,不敢跟對方對視。他看得出來,許蔓蔓對這次煉天靈壇大賽相當地重視,態度也是十分嚴謹。

可自己剛纔居然走神了,許蔓蔓不生氣纔怪。

這就好比一個態度認真的三好學生正在認真聽講,珍惜自己學習的機會,可他旁邊卻是有着一個散漫懶惰的差生根本不想聽講,只要是個人都會冒火的。

雖然林隕之前並非是在走神,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自己那些對手的身上,不得不說,此次來參加煉天靈壇大賽的靈藥師數量確實不少,在黑壓壓的夜色下,不知有多少道人影來回走動。

細數之下,居然有足足兩百多號人!

要知道,煉天靈壇大賽的參賽資格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獲得的,林隕是因爲有靈藥總盟的破格推薦,纔會這般地輕鬆。但正常的流程卻是要先通過舉辦方的審覈考試,至於考試的內容也很簡單,那就是證明自己的年齡在二十五歲以下,並且擁有四品靈藥師的能力!

二十五歲以下,能夠達到四品靈藥師的人,若是放在北關府城的話,必定是能夠引起大地震的天才人物。

可在這皇城之中,這樣的天才卻是有着一大票!

整整兩百多人!

靈藥師跟武者不同,他們的品級高低除了觀察靈藥總盟開具出的身份玉牌以外,根本就無法輕易鑑定出來。所以,林隕並不能通過外表看出這些對手的品級,他最多隻能稍微觀察一些那些人的神色變化。

他忽然發現,在這兩百多號人裏面,似乎有那麼幾個傢伙雖然表情淡定,但那眼神卻是要多囂張就有多囂張。瞧他們那副典型的驕傲自大做派,林隕基本上猜出了這幾個傢伙很可能就是此次煉天靈壇大賽的勁敵了!

身爲尊貴的靈藥師,大部分靈藥師的性格本就或多或少會比較自負,尤其是那些年紀輕輕就取得很高成就的所謂“天才”之人,他們更是難以掩飾自大膨脹的心態,臉上寫滿了“我是天才我怕誰”這種類似的大字。

對於這些情緒流於表面的膚淺傢伙,林隕還真是一抓一個準!


如果讓程義知道他評判別人品級的方法居然如此奇葩,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程長老,這就是你們靈藥總盟派出的參賽者嗎?”

一個頗具深意的聲音響了起來,林隕三人面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中年男子,他搖頭道:“只派兩個?還真是有夠自信的呢!”

在他的身後,還有一名神色自傲的青年正目光不屑地看着林隕和許蔓蔓。



“跟雲二爺的自信比起來,老夫倒是還差上一籌。”

程義淡笑道:“聽說雲燁公子前段時間晉升六品靈藥師了?這次大賽,看來老夫是得好好看看雲燁公子的風姿了。”

他的態度不溫不火,不過只要是個長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他對眼前的這位“雲二爺”非常不爽。

“雲燁只是僥倖突破而已,哪裏比得上你們靈藥總盟的兩位天才?”

那位雲二爺淡淡道:“碩大的靈藥總盟,年輕一輩中難道只剩下這二位了嗎?”

“兵貴精不貴多。”

程義輕聲道:“難道靈藥總盟也得像上一屆的雲閥一樣,派出七八名年輕小輩,結果卻是無一人進入前十?我們靈藥總盟還是要點臉面的,丟人最多也就丟個雙份了,七八份還是丟不起的……”

“你!”

雲二爺神色微變,冷哼道:“看來程長老對這兩位小輩的實力很自信啊!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比賽上分高低了!”

說完,他便是帶着那名叫做雲燁的青年轉身離去了。

“七長老,他們是什麼人?”

林隕好奇道。

“雲閥中一個討厭的傢伙而已。”

程義冷笑道:“這老小子年輕的時候就被我壓上一頭,一直耿耿於懷,如今臨老了還想從後輩的身上找回一點顏面。只可惜,他找錯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