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李文軍,南雲省軍分區副司令員,大校軍銜,同時也是總參謀長李武印叔叔家的孩子,從當兵當上軍校,都是李武印一手安排的。李武印當上GZ軍區司令員后,在京城軍區第38集團軍當團長的李文軍,也跟著一起調了過來。

大家都知道李文軍是李武印的堂弟,所以他一到南雲省軍分區,飯局開始接連不斷,金錢和美女緊跟其後,從野戰部隊出來的李文軍,根本經不起這種誘惑,沒過一個月就深陷其中。

三個小時之後,一加空軍專機緩緩降落在了郊區的空軍基地,穿著一身便裝,帶著二名便衣警衛的李武印一下飛機,就看到靈靈一個人站在停機坪上。

「靈靈!你是來接我的嗎?」李武印看到靈靈,馬上微笑著問道。

「是啊!是不是分量不夠重啊?」靈靈笑著回答道。

「夠夠夠!你比你哥哥的分量還要重!」李武印連忙說道。

「好話還是留給我哥吧!我可是從來沒有看到他發這麼大的火!把我都臭罵了一頓!」靈靈撇著嘴道。

「唉!這次我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李武印苦笑著道。

「那就去海里洗!」靈靈笑著道。

「如果你哥讓我跳海,我一定會跳的!」李武印認真的說道。

「走吧!你就是真跳,這些人也會把你救上來的!」靈靈冷笑著道。

龍霸離開機場向著市區疾馳而去。

一個時后,龍霸在省委大院後邊的別墅前停了下來。

「老李!你怎麼一個人來了?雅惠呢?」站在別墅門口的王志華看到李武印和警衛從車上跳了下來,他連忙問道。

「我想帶她來啊!可是碧琴住院了,她離不開啊!王哥!這次我可全靠你了!」李武印苦笑著道。

「碧琴怎麼了?」王志華連忙問道。

「這孩子就是不省心!自已開車出去買東西,被一輛計程車追了尾,動了胎氣,現在需要住院觀察!」

「你怎麼不早說啊?我明天就讓石頭回去看一看!」

「你現在可別跟他說這件事情,要不然他還以為我拿碧琴做擋箭牌呢!」

「老李!你跟我說實話!你弟弟所做的那些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嗎?」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如果早知道,不用石頭動手,我親自把他送上軍事法庭!」

「那就好!那就好!石頭這次可是真生氣了!他媽和小瑩勸了半天都沒有用!」

「石頭在家嗎?」

「不在!李文軍被押回來了,他親自去審問了!」

「那我就在這裡等他回來吧!他把安排到家裡,這也是為我考慮!」

「這麼想就對了!石頭是一個重感情的人,他不會太為難你的!」

就在李武印心神不寧的跟王志華喝著大紅袍的時候,在軍區保衛部的審訊室里,一個穿著沒有軍銜、肩章、領章、雙手戴著手銬,跟李武印長得極其相似的中年人低著頭坐在椅子上。

「李文軍!你可以一言不發!不過我卻不會手下留情的!」金清石站在李文軍的身前冷冷的說道。

「首長!你讓我交代什麼啊?錢我一分沒有收過!提拔的那些人也是經過常委會集體討論決定的!我承認跟一些女人發生過性關係,可是她們都是自願的,我從來沒有強姦過她們!走私更是無稽之談!是有些別有用心人故意栽贓陷害我!」李文軍委屈的回答道。

「哼!你和你的秘書真是親密無間啊!堂堂一個省軍區副司令,竟然跑到秘書家裡去過夜,這可真是奇聞啊!」金清石冷笑著道。

「首長!那是因為魏秘書過生日,一定要請我去他家裡吃飯,後來我喝多了,就住在了他們家!」

「喝多了?喝多了還能跑到人家的床上去?」

「那天我喝多了,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

「哼!你沒喝多的時候,也經常去秘書家裡吧?」

「唉!首長您是不知道啊!大家都知道我哥是李總長,每天晚上總是有很多人來我家說是彙報工作,其實就是來送禮的!我又不想讓大家以為我傲慢、清高,所以只能躲到外邊去!」

「是躲到人家床上去吧?魏秘書的妻子實名舉報你,經常去她家騷擾她,如果她不同意,你就用她老公威脅她!」

「首長!這您也相信啊?當時魏秘書可是在家的啊!」

「魏秘書是在家!可是你對他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就不用我提醒你了吧?魏秘書和他妻子就在門外,要不要把他們叫進來,幫你好好回憶一下?」

「好!我要跟他們當面對質!」

「哼!把魏寧帶進來!」金清石向著守在門口警衛點了點頭道。

門一開,一個三十多歲、肩上掛著上尉軍銜年輕人和一個身材高挑兒,皮膚白皙、相貌靚麗的美女,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首長好!」上尉一進來,立即向著金清石敬了一個軍禮,大聲的說道。

「嗯!魏寧!你們司令說當時你是在場的!根本不可能強姦你的妻子!他要跟你當面對質!」

「報告首長!我願意跟他當面對質!」魏寧大聲的回答完,向著李文軍咬牙切齒的說道:「李文軍!我請你喝酒,卻沒想到會引狼入室!那天晚上你把我灌醉之後,趁機..趁機…趁機強姦了我老婆!而且還威脅對她說,如果敢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就把我發配到深山老林里守倉庫!這些都是真的吧?」

「魏寧!雖然你是我的秘書,可是我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兄弟!房子是我幫你的吧?你妻子的工作也是我幫你安排的吧?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你會誣陷我!我真是瞎了眼啊!」李文軍痛苦的說道。

「李文軍!你…你…你這個人面獸心!你敢說你沒有強姦過我?那條留著證據的床單,我一直保留著!我就是為了這一天!」這個時候,站在魏寧身後的那個女人衝到李文軍的身前,指著李文軍的鼻子,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大聲的質問道。 「白微!你少在這裡血口噴人!既然你不要臉,那我就當著你老公的面把我們的事情全部說出來!那天是你主動跑到我床上來的!還苦苦哀求我,讓我以後多多關照你老公!」李文軍瞪著眼睛大聲的說道。

「你..你…你無恥!」白微氣得全身發抖,指著李文軍尖叫著道。

「首長!自從李文軍把我妻子強姦之後,就經常派我出差,我..我…我不放心,就在家裡安裝了監控!李文軍每次去我家,都有視頻為證!」魏寧大聲的說道,從口袋裡拿出一個U盤,雙手遞給了金清石。

「嗯!你們先在外面等一下!」金清石接過U盤,點了點頭道。

「是!」魏寧拉著老婆離開了審訊室。

金清石將U盤插在了筆記本電腦上,打開U盤后,十多個標記著日期的視頻文件出現在了桌面上。

當金清石打開第一個視頻文件,一張大床立即出現在畫面上,緊接著李文軍抱著白微,一邊親吻著一邊撲倒在大床上。

白微身上的衣服很快被李文軍扒得一乾二淨,李文軍爬在白微雪白而誘人的身體上瘋狂的衝擊著。

白微長長的雙腿,緊緊纏住李文軍,興奮的張著性感的小嘴,只可惜沒有聲音。

這段視頻,整整播放了四十多分鐘,而李文軍和白微在床上也整整做了四十多分鐘。

李文軍滿意的從白微身上爬起來,然後離開了畫面,而白微坐在床上,一邊抽泣著,一邊擦著眼淚。

「奶奶的!這是怎麼回事啊?剛開始積極主動!後來卻像是受了很大委屈一樣?」金清石一邊急需往下看著,心裡一邊好奇的想道。

「政委!這個白微是從南雲省藝術學院舞蹈系畢業的,後來李文軍找人把她安排到了省電視台,現在還是一個小有名氣的綜藝節目主持人!」坐在金清石身邊的林海洋小聲的說道。

「哦?你的意思是?」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真真假假!不過李文軍跟這個女的關係一定不簡單!」林海洋搖了搖頭道。

「你馬上派人調查魏寧和白微的社會關係!同時把這兩個人保護起來!」金清石點了點頭,然後小聲的說道。

「是!」林海洋說完立即離開了審訊室。

「李文軍!你不是說那天喝多了嗎?怎麼知道白微上了你的床呢?而且她的工作也是你安排的!你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金清石走到李文軍身前冷笑著道。

「首長!那天我是真的喝多了,可是睡到半夜的時候,突然發現在身上多了一個人!當時我迷迷糊糊的,就稀里糊塗的跟她發生關係!後來她經常給我發一些曖昧的信息,我..我…我就跟她好上了!」李文軍尷尬的說道。

「魏寧是誰安排給你的?」

「是省軍區政治部安排的!這個人非常聰明,而且文筆也不錯,就是沒有白微的關係,我也會重點培養他!」

「這件事情我們會調查清楚的!那走私、賣官、受賄、通姦和包養了情人的事情呢?你別跟我說這些都是假的吧?」

「我..我..我是幫一個老闆打過招呼,他是做二車手生意的,從美國買二手車,然後從緬甸小勐拉入境!不過我從來都沒有賣官和受賄!只是逢年過節,有一些關係比較好的人,會送一些紅包!」

「通姦和情人呢?」

「那些女人都是那個汽車老闆介紹的!我和她們之間不能算是包養,只是偶爾聚一聚!」

「哼!那個老闆已經被我們控制了!根據他的交代,除了送你女人之外,還送了近千萬的現金!」

「我真的沒有收過他一分錢啊!」

「你是沒有親自收過一分錢!可是你讓老婆呢?她不但收錢,而且還倒賣軍地的土地!你敢說你不知道嗎?你利用手中的權力,誘姦女軍人,這是事實吧?」

「我跟她很早就分居了,她幹了什麼,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李文軍!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我今天不對你動手!如果明天還是不老實交代!你可別怪我心狠手辣!」金清石冷冷的說完,轉身離開了審訊室。

金清石離開軍區,直接趕回到了省委大院。

「石頭!那個畜牲都交代了嗎?」金清石一進別墅,李武印立即站起來焦急的問道。

「交代了一部分!不過就憑這些東西,已經可以送他去軍事法庭了!」金清石冷冷的回答道。

「石頭!我過來不是為他求情的!該上手段就上!千萬別手軟!」李武印認真的說道。

「你弟弟沒有給你送過錢和女人吧?」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如果我真的缺錢,第一時間會找你要!女人就更談不上了!如果我想找女人,還用他送嗎?這個畜牲以前是38軍猛虎團的團長!身體和軍事素質,在集團軍都是榜上有名的!如果知道他會變成這樣,我絕對不會把他調到這裡來!」李武印苦笑著道。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看他主要是載到女人手上了!你要不要過去看看他?」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方便嗎?」

「有什麼不方便的?你可是軍委首長!我們都要聽你的!」

腹黑總裁太癡情 「那晚上我過去看看他!我想知道為什麼他會變成這個樣子!」

變身女記事 「你還是好好勸勸他吧!如果明天再不招供,我可是準備給他上手段了!」

「嗯!」

晚上十點鐘,金清石、靈靈和李武印來到了軍區里的禁閉室里。

「哥!你..你..你怎麼來了?」李文軍一看到李武印,馬上吃驚的問道。

「我過來只想問問你!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如果缺錢,你可以跟我說啊!為什麼要走私?為什麼要受賄?」李武印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哥!我沒想過要走私!因為大家都是好朋友,所以我幫他打點了一下關係!至於馬娟收錢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哥!你是知道的!我的婚姻是家裡包辦的,我跟馬娟跟本就沒有任何感情!我們已經開始辦離婚手續了,而她提出的條件,就是要軍區司令部周邊的那些土地!」李文軍連忙解釋道。 「文軍!我知道你和馬娟沒有感情基礎!可是你也不能做違法亂紀的事情吧?如果讓二叔知道你坐了牢,他能受得了嗎?」李武印痛苦的說道。

「哥!你千萬別告訴我爸爸!他身體不好,又要面子,如果知道了,一定會想不開的!」李文軍連忙說道。

「能瞞得住嗎?而且如果你再不交代,恐怕活命的機會都沒有了!」李武印搖了搖頭道。

「哥!我…..我….」

「說吧!如果再不說,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你現在不說也可以!不過明天就是你的死期!」金清石冷冷的說道。

「哥!我可以交代所有的事情,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不要告訴我爸爸!就說…就說…我出國去執行秘密任務了!」

「我答應你!」

「唉!如果你不是我哥!也許我也不會走到這一步!那些人給我送錢、送女人,也是因為我有一個當大官的哥哥!」

「對不起!都是哥哥害了你!」

「馬娟是個貪財的女人,只要有錢,不管我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她都不聞不問!那個二手汽車經銷公司有我百分之三十的乾股,一年差不多有二千多萬的分紅!下面的人為了陞官,是送了很多錢給我,連級到營級二十萬、正營到副團四十萬,副團到正團六十萬!我也的確利用手中的權力,與多名下屬發生過性關係!不過我絕對沒有強姦白微!她真的是主動送上門的!」

「那些錢呢?」李武印連忙問道,因為只要把受賄的錢全部交出來,在量刑上就會對李文軍有利。

「一半給了馬娟,剩下的都給了那些女人!」

「你…你…….」

「你把送錢的金額、時間、人名都寫下來!只要把這些錢都找回來,也許可以保你一命!」金清石冷冷的說道。

「在金碧山莊8號別墅的地下室有一個保險柜,那裡有一個U盤,裡面記著所有女人的資料和送了多少錢!」李文軍連忙說道。

金清石聽完立即撥通了林海洋的手機。

剛剛到達南雲省的林海洋,在接到金清石的命令后,立即帶著情報部和保衛部的精兵強將,立即趕到了金碧山莊,在8號別墅的地下室里,找到了大量的精美玉器、整箱的極品香煙、名酒、現金和那個保險柜。

林海洋根據U盤裡的資料,開始抓捕那些女人。

金清石和眉頭緊皺的李武印剛剛從軍區回到省委大院,金清石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政委!我們在抓捕宋佳時候,在她的別墅里發現了一些我軍在南雲省的軍事、兵力部署資料!我懷疑她是間諜!」電話一通林海洋焦急的說道。

「哦?你立即審問!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這件事情查清楚!」金清石大聲的命令道。

「是!」

「石頭!怎麼了?」李武印看到金清石臉色黑了下來,他連忙問道。

「林海洋在一個女人家裡找到了一些軍事、兵力部署資料!他懷疑那個女人是間諜!你沒有跟李文軍說過什麼吧?如果從你這裡泄了密!那後果不堪設想啊!」金清石擔心的問道。

「我..我…我還真跟他說過一些屬於軍事機密的事情!」李武印緊張的說道。

「你…你…你不會這麼笨吧?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你這個總長還能當嗎?」金清石瞪著眼睛,氣呼呼的說道。

「唉!什麼都別說了!如果李文軍真的泄露了軍事機密!我會如實上報軍委!就是脫了這身軍裝,也彌補不了我犯下的錯誤!」李武印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道。

「脫什麼脫?林海洋是我們自己人,我相信他會有分寸的!現在最要緊的事是要搞清楚,李文軍到底又沒有把軍事機密泄露出去!」

「對對對!我們馬上去問他!」急暈頭的李武印連忙說道。

「你們又卻哪裡啊?」這個時候,張惠琴和王瑩抱著兩個寶寶從樓上走下來好奇的問道。

「媽!我們突然想起還一些事情要問一下李文軍,你們就別等我們了!」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你可別為難你師兄!不但要保護好他的安全,而且好好的招待他才行!」張惠琴認真的說道。

「是!保證完成任務!」金清石立即敬禮大聲的回答道。

「謝謝嫂子!等你回到京城,我一定好好請你吃一頓!」李武印聽到這句話,頓時一股暖流湧上心頭!他向著張惠琴敬了標準的軍禮后,微笑著說道。

「行啦!一家人不要說兩家話!石頭如果敢欺辱你,你就給我打電話!」張惠琴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謝謝嫂子!」

金清石、靈靈、李武印再一次回到了軍區禁閉室。

「志軍!你跟我說實話!我曾經跟你說過的,有關最新型武器和有關南海的事情,你有沒有告訴別人?」一進門,李武印立即焦急的問道。

「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這些事情! 我的老師是學霸 這可是軍事機密,我怎麼可能跟別人說呢?哥!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李志軍好奇的問道。

「因為在你情人的別墅里,發現了我們軍區軍事和兵力部署的一些資料!」金清石冷冷的說道。

「不可能!我去她們那裡,從來不帶任何有關軍事的東西!」李志軍可是知道泄露軍事秘密的嚴重性,他連忙說道。

「你跟宋佳是怎麼認識的?」金清石看到李文軍不像是在說假話,他皺著眉頭問道。

「她原來是軍區附近一個酒店的經理,後來跟我好了之後,我就出錢給她開了一個火鍋城!」

「她以前都干過什麼工作?」

「我聽她說以前當過幾年的導遊,後來覺得太累了就做了!」

「李文軍!如果你不想連累你哥哥,你現在最好說實話!」

「我對天發誓!如果我泄露半點軍事機密,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石頭!是真是假,等宋佳招供了,一切都清楚了!」李武印小聲的說道。

「嗯!如果明天早上還沒有消息,那我就親自去一趟!」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在南雲省寧南市郊區的文庭雅苑裡,一個身材高挑兒,面容清秀的一個長發女孩,戴著手銬蹲在地上,林海洋手裡拿著幾張,上面寫著南雲省軍事、兵力部署的A4紙向著宋佳冷冷的問道:「這資料是誰給你的?」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些東西!軍區副司令李文軍偶爾會來這裡,可能是他拿來的吧?」宋佳緊張的搖著頭道。

「宋佳!我們不是警察!如果你不說實話,可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們解放軍總不能逼我承認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