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束薇一口咬下去的時候,立即遞給了石盤說道:「行了,我已經吃了,味道不錯。剩下的你吃了。」

說完立即走了出去。束杼用手肘碰了碰石盤說道:「大姐可能真的生氣了。害怕你在山裡真的出點什麼事情的話……她怎麼辦?傻子還不趕緊追過去?」

石盤被束杼推了出去。屋裡只剩下了楚瀾天跟束杼兩個人。

楚瀾天看著草藥已經熬制的差不多了就給束杼到了一碗說道:「來吧你也喝點葯吧,一場秋雨一場寒,別生病了再去治的話豈不是晚了?」

束杼搖頭說道:「還是你喝好了,爺爺可是從小就給我吃藥,我身體里的能量還是很強大的,你難道不知道這百姓之所以能活是靠著誰的血治療的?」

楚瀾天無奈的搖了搖頭之後將那碗草藥一點不剩的喝了下去。現在什麼都不重要只有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他很清楚自己是人類,而束杼卻是一個狐狸精靈。

她可以活很久很久,但是他不過百年的壽命,現在雖然有寶貝在手,但是他很清楚這個寶貝肯定或早或晚都是要送給束杼的,他要努力的就是讓他的身體越來越強壯,這樣一來他可以活的久一點,就算是在束杼的身邊呆的時間長一點也是可以的。

束杼站在窗外看著青丘皇宮的方向滿眼的悵然。楚瀾天很清楚她在想誰,雖然束杼想的那麼人並不是他,但是他還是喜歡站在她的身邊看著她,就算是什麼都不做。

這個時候的殤璃已經來到了青丘國的都城,城門緊閉著。這個時候按照常理來講都是應該開放的,就算是下雨了,但是也不是晚上城門又怎麼可能關了?

現在這個時候緊閉城門又是因為什麼?難不成青丘真的有勁敵來犯?按照常理來講能做青丘的勁敵那是要跟青丘一樣有很強大的勢力才敢的。 看著殤璃的眼神中滿是鄙視,翼飛這才想起來他可是這青丘的王,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呢?他自嘲似得笑了笑說道:「行了,算我多言。你趕緊忙去吧,我看著這個西門。」

西門的顏色跟東門的硃紅色不同,西門的顏色是原木色的。聽說這是最最結實的杼木,用鐵片串起來而做的大門。雖說這個大門有些不幸吧,但是卻是這整個皇宮之中最結實的一扇門。

殤璃走了之後,翼飛一直看著那個鐵門,滿臉的無奈與悲傷……一個木門,又有什麼好看的?這個殤璃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邪,非要他盯著這個木門看,難不成看著看著還能發現什麼好玩的事情?

他翻著白眼,無奈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繼續坐在陽台的椅子上看著那西門一動不動。

原本他也不想看著這個木門發獃,但是有一件事兒翼飛還是很清楚的,殤璃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他從來不會讓他做一些沒有用的事情。只是現在他還沒有發現一直看著這個木門到底是為了什麼。

看著看著,他的眼神開始變得迷離起來。頭不停的點著在睡與不睡之間來回的遊離著……

「咣!」一聲響之後翼飛感覺到一陣疼。

他的手沒有拖好腦袋。腦袋一沉額頭撞在了桌面上。他整個人也跟著清醒了很多。

他伸伸手臂站了起來。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打了一個哈欠看著那木門笑了笑說道:「你這個木門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哎,我還以為能看出來什麼東西……」

說道這裡翼飛停住了,他看到了一個非常奇異的畫面。一個黑乎乎的小東西從門縫中一點點的爬了出來。

他眉頭擰著不知道這是什麼蟲子會這麼大。這個客棧距離皇宮的西門,最起碼也有百米以外。若不是因為他們禽類的視力在所有的精靈中是最厲害的,他可能根本就看不到。

他的眉頭擰著,眼睛聚精會神的朝著那門的方向看了過去。他大驚!

竟然是一個很小的人,從那門上爬了下來……

他立即跑了下去,在客棧的門口看著那小人不停的往這個客棧的方向跑。跑著跑著就被翼飛一把抓在了手中。

這都城內不可能有人還可以用靈力,但是不用靈力的話又怎麼可能將自己變得那麼小?這麼小的人怎麼可能?人類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點、。

他抓著那個小人笑嘻嘻的上了樓。原本以為特別無聊的時光,終於有了一個很好玩的小東西。

他講她放在了桌子上輕聲問道:「你快說你是什麼精靈?為什麼會在皇宮之中?怎麼又偷跑出來了?」

腕兒一身濕漉漉的,被一個陌生的男子抓這腰放在了桌子上。她整個人都不好了,怎麼也沒有想到出了門就被一個人抓住了。

「你管我是誰!快放了我!」

翼飛一把將她抓起來仍在了茶杯之中,笑著說道:「看你還凶!你就待在被子里好了。什麼時候你想告訴我你是誰了我再放了你!」

腕兒十分生氣的朝著翼飛的手指就是一口!翼飛猛然的鬆開了手,看著她張牙舞爪的亂抓,心想還好不過是個小人,若是這女子是個跟他一樣大的人的話,他還真的不一定能對付的了……

這個時候的殤璃一個人悄悄的來到了皇宮,敏太后的寢宮安安靜靜的一個人都沒有,腕兒青兒也不見了蹤影,他的眉頭緊緊擰著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襲來。

他剛想轉身離開的時候就聽到身後有個聲音響了起來:「就知道你會回來,早早的就在這裡等了,果真皇天不負有心人,青丘的王怎麼會偷偷的摸摸的來皇宮?朝中的大臣磕都在等著您呢!」

衛太后的聲音敲碎了周圍凝結成冰的空氣。殤璃轉身看到二十幾個侍衛對著他舉著長矛滿臉的緊張。

「來人!將這個大膽闖皇宮的刺客給我抓起來!」

那侍衛長顫顫巍巍的站在那裡,結結巴巴的說道:「太後娘娘……這……這不是大王嗎?我們不能下手!」

衛太后立即拿起旁邊一個士兵的長矛狠狠的刺了過去。那侍衛口吐鮮血當場斃命。周圍的周圍齊刷刷的往後退了一步。

衛太后的眉頭擰著說道:「這個人不過是跟我們的青丘之王長的很像而已!他怎麼可能是我們的王!我們的王若是回來又怎麼可能會偷偷摸摸的?你們是不是腦子進水了!給我抓起來!」

二十幾個人一擁而上的一瞬間,殤璃跳了起來,踩著那些侍衛高高舉起的長矛跳到了屋頂。他回頭狠狠的看了一眼衛太后,隨之消失在屋頂。

衛太后的拳頭攥著大聲吼道:「給我追!追不到的話全部都拉出去斬了!」那些侍衛誠惶誠恐的追了出去。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殤璃就算是不用靈力輕功也是這麼了得。那麼多人竟然沒有傷到他分毫!越想越生氣衛太后的眼睛里滿是血絲。

倚尚從小就是他的心頭大患。她很清楚皇上跟那個狐媚女子生下的這個怪胎肯定就是未來的皇帝,所以千方百計的要把他置於死地,結果卻是那個女人死了,但是這個倚尚卻活了下來。

不僅活下來了並且還跟那個敏妃串通一氣坐上了青丘王的寶座!自從他坐上皇帝的那天開始,衛太后每日就像是坐在了針墊子上一般,整個人千般難受。

現在好不容易設計的陷阱,卻被這個傢伙逃走了!她氣呼呼的將旁邊的花盆砸了一個稀巴爛。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幾巴掌扇在旁邊的丫鬟臉上,那些丫鬟紅腫著臉動都不敢動一下。

擺脫了那些侍衛之後殤璃回到了那個客棧,看到杯子中的腕兒大驚!

「殤璃大哥,你快來看我發現了什麼?你看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小的人?你說她是不是小精靈?」

殤璃的臉色十分難看,眉頭緊緊皺著將腕兒拿在了手裡,剛要開口說話腕兒猛然的變大了。她**裸的出現在了殤璃的面前。下一秒殤璃便將自己的外套裹在了她的身上。

變小之後她用布條給自己做了一個小衣服,但是她沒有想到自己會突然的變大,兩個時辰這麼快就過去了……但是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她的心總算是安定下來了。 她小心翼翼的裹著衣服行禮說道:「見過殿下!我是腕兒敏太后的貼身侍女。」

殤璃立即將她扶了起來說道:「你先起來,我知道。翼飛去街上買幾件女人的衣服過來。」

翼飛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孩笑著走開了。

殤璃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去說道:「你還是先去床上躺著吧。」

腕兒的臉紅到了耳朵根兒,她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哽咽著說道:「殿下,我想說完再起來。」

聽到噗通一聲的時候殤璃立即轉身,看著她半裸的身子嘆了口氣說道:「好了,你想說什麼說就行了,不要行禮了,你去床上躺著我在旁邊聽就是了。」

腕兒慢慢的走到床上躺下說道:「太後娘娘給我吃了一個藥丸,讓我來找殿下……」

說著說著她的淚水順著臉頰就流了出來。從小她就在太後娘娘的身邊,雖然是侍女但是卻從來沒有幹活什麼重活兒,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有粗使的丫鬟干。她只需要陪在太后的身邊就好。

從未自己出過皇宮,這一路走來,她遇到了很多的困難。從那窗戶跳下來之後她的腳就崴傷了,忍著疼痛一瘸一拐的爬出來,其中的艱辛是她從未遇到過的。出來之後就被翼飛百般折磨,放在一個杯中羞辱。想到這些她哽咽著說不出半個字來。

「太后……太後娘娘讓我……」一邊哽咽她一邊收拾自己的心情,不管是再委屈的事情她今天也要將太後娘娘交代給她的事情辦完。

殤璃看她一直哽咽便安慰說道:「你不要難過,等翼飛給你買衣服回來我會收拾他的。太后讓你說什麼?」

「太後娘娘讓我告訴您,衛太后要對您不利,讓您不要去皇宮找她。她現在在皇室的獄中,並且一切安好讓您切勿擔心。青兒陪著太后,太后還讓我……讓我嫁給你。」

其實從小殤璃就很清楚,腕兒是一隻血統很純正的紅狐狸。他也知道他必須要去紅狐狸做為自己的妻子,然後生下下一代的青丘之王。

但他想到妻子這個詞語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束杼,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他嘆了口氣接著問道:「太後娘娘現在在哪個牢房你可還清楚?」

腕兒點了點頭說道:「皇室貴族的一號房。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很好的,您也不要太擔心了。」

若是之前的之後殤璃肯定沒有那麼擔心但是現在這個衛氏如此暴怒,肯定會牽連敏太后!他安慰腕兒說道:「你在這裡等我,翼飛回來之後換上衣服,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腕兒立即起身從背後抱住了殤璃,那裹在她身上的衣服也滑落了下來。殤璃以為她依然披著衣物就轉過身子想要說點什麼,卻不想看到了腕兒一絲不掛的站在他的面前。

他的臉立即紅了起來,他轉過身子飛速的逃出了房間。第一次他看到一個女子的身體竟然不是束杼,而是她。

殤璃的心碎了一地,他用清水不停的洗臉,直到整個人都鎮定了下來,才深深的吸一口氣去了皇宮的西門。

翼飛回來的時候看到那個女孩裹在被子里嚶嚶的哭著。

他將衣服仍在了床上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跟殤璃認識,好了你趕緊穿上衣服吧,我出去了。」

就在殤璃讓他給這個女孩買衣服的時候,他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殤璃會讓他盯著那個西門。他好像猜什麼都能猜中。

翼飛站在門外臉色有些難看,裡面的這個姑娘哭的正傷心,肯定是因為剛才他講這個女孩放在了杯子里,並且還說了很多嚇唬她的話。原本他不過是覺得她肯定是一個小精靈,也沒有多想,誰曾想這個小姑娘竟然跟殤璃是認識的。

他來回的踱步,有些擔心的朝著房裡問道:「姑娘,你是不是因為我剛才欺負你你才哭的?我可真的不知道你跟殤璃是認識的,我不過是一時的好奇,這才對你有些粗魯了,你不要生氣了。」

他越是這麼說屋內的腕兒就哭的越是厲害,他只得無奈的在房間的外面來回的走動……盼望著殤璃能早點回來。

殤璃來到了皇宮的西門,整個皇宮雖然都在戒嚴的狀態下,但是他還是沿著那條秘密通道來到了監獄的外面。按照腕兒所說的位置這一號監獄現在就跟他隔了一道牆。他輕輕一躍通過那個小小的窗戶看到了監獄之中的敏太后。

這個時候的敏太后聽到響動正好扭過頭來,跟殤璃細目相對。兩個人都十分欣喜。他用他們獨有的暗號小聲的問道:「您可還好?」

敏太后輕聲說道:「還好,衛氏並未為難我,你速速離開好好照顧腕兒。」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可是……」

還不等殤璃繼續往下說,他就聽到監獄的門被打開的聲音……

「太後娘娘駕到,還不行禮?」一個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殤璃整個人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這些年敏太后處處為他著想,若不是她在宮中細心謀划他也不能登基為王。就算是一個沒有很多的實權,但是他卻看到了在這皇宮中生存的不易。

他逃走了,這個衛氏一肚子的怨氣看來是要發泄在敏太后的身上了,他想到這裡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若是強行的闖進去的話肯定會被抓住,如果真是這樣敏太后肯定會說他不顧大局。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安安靜靜的待在外面,聽著裡面的動靜。

衛太后的聲音響了起來,她有些生氣的說道:「怎麼樣?你沒有想到吧?你的乖兒子真的回來了。他在找你,他恐怕還不知道你已經被抓到了這裡。怎麼樣?要不要我告訴他你在這裡的消息?」

敏太后輕笑說道:「你不就是想除掉我們母子?我尚兒自小聰慧,輕重緩急他還是能分得清楚,斷然不會冒冒失失的前來救我,你想怎麼樣儘管來好了,他肯定是不會為了我犧牲掉自己的,這是我們很早已經就達成的共識。」

「哈!你們還是母子連心呢?」說完衛太后反手「啪!」一聲響亮的耳光打在了敏太后的臉上,五個清洗的掌印印在了她白皙的臉龐上紅腫了起來。

青兒擋在敏太后的身前有些微微顫抖的說道:「衛太后!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們娘娘可是青丘王的養母,他若是知道了你如此對待娘娘定然不會輕易放過你!」 不僅活下來了並且還跟那個敏妃串通一氣坐上了青丘王的寶座!自從他坐上皇帝的那天開始,衛太后每日就像是坐在了針墊子上一般,整個人千般難受。

現在好不容易設計的陷阱,卻被這個傢伙逃走了!她氣呼呼的將旁邊的花盆砸了一個稀巴爛。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幾巴掌扇在旁邊的丫鬟臉上,那些丫鬟紅腫著臉動都不敢動一下。

擺脫了那些侍衛之後殤璃回到了那個客棧,看到杯子中的腕兒大驚!

「殤璃大哥,你快來看我發現了什麼?你看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小的人?你說她是不是小精靈?」

殤璃的臉色十分難看,眉頭緊緊皺著將腕兒拿在了手裡,剛要開口說話腕兒猛然的變大了。她**裸的出現在了殤璃的面前。下一秒殤璃便將自己的外套裹在了她的身上。

變小之後她用布條給自己做了一個小衣服,但是她沒有想到自己會突然的變大,兩個時辰這麼快就過去了……但是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她的心總算是安定下來了。

她小心翼翼的裹著衣服行禮說道:「見過殿下!我是腕兒敏太后的貼身侍女。」

殤璃立即將她扶了起來說道:「你先起來,我知道。翼飛去街上買幾件女人的衣服過來。」

翼飛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孩笑著走開了。

殤璃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去說道:「你還是先去床上躺著吧。」

腕兒的臉紅到了耳朵根兒,她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哽咽著說道:「殿下,我想說完再起來。」

聽到噗通一聲的時候殤璃立即轉身,看著她半裸的身子嘆了口氣說道:「好了,你想說什麼說就行了,不要行禮了,你去床上躺著我在旁邊聽就是了。」

腕兒慢慢的走到床上躺下說道:「太後娘娘給我吃了一個藥丸,讓我來找殿下……」

說著說著她的淚水順著臉頰就流了出來。從小她就在太後娘娘的身邊,雖然是侍女但是卻從來沒有幹活什麼重活兒,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有粗使的丫鬟干。她只需要陪在太后的身邊就好。

從未自己出過皇宮,這一路走來,她遇到了很多的困難。從那窗戶跳下來之後她的腳就崴傷了,忍著疼痛一瘸一拐的爬出來,其中的艱辛是她從未遇到過的。出來之後就被翼飛百般折磨,放在一個杯中羞辱。想到這些她哽咽著說不出半個字來。

「太后……太後娘娘讓我……」一邊哽咽她一邊收拾自己的心情,不管是再委屈的事情她今天也要將太後娘娘交代給她的事情辦完。

殤璃看她一直哽咽便安慰說道:「你不要難過,等翼飛給你買衣服回來我會收拾他的。太后讓你說什麼?」

「太後娘娘讓我告訴您,衛太后要對您不利,讓您不要去皇宮找她。她現在在皇室的獄中,並且一切安好讓您切勿擔心。青兒陪著太后,太后還讓我……讓我嫁給你。」

其實從小殤璃就很清楚,腕兒是一隻血統很純正的紅狐狸。他也知道他必須要去紅狐狸做為自己的妻子,然後生下下一代的青丘之王。

但他想到妻子這個詞語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束杼,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他嘆了口氣接著問道:「太後娘娘現在在哪個牢房你可還清楚?」

腕兒點了點頭說道:「皇室貴族的一號房。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很好的,您也不要太擔心了。」

若是之前的之後殤璃肯定沒有那麼擔心但是現在這個衛氏如此暴怒,肯定會牽連敏太后!他安慰腕兒說道:「你在這裡等我,翼飛回來之後換上衣服,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腕兒立即起身從背後抱住了殤璃,那裹在她身上的衣服也滑落了下來。殤璃以為她依然披著衣物就轉過身子想要說點什麼,卻不想看到了腕兒一絲不掛的站在他的面前。

他的臉立即紅了起來,他轉過身子飛速的逃出了房間。第一次他看到一個女子的身體竟然不是束杼,而是她。

殤璃的心碎了一地,他用清水不停的洗臉,直到整個人都鎮定了下來,才深深的吸一口氣去了皇宮的西門。

翼飛回來的時候看到那個女孩裹在被子里嚶嚶的哭著。

他將衣服仍在了床上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跟殤璃認識,好了你趕緊穿上衣服吧,我出去了。」

就在殤璃讓他給這個女孩買衣服的時候,他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殤璃會讓他盯著那個西門。他好像猜什麼都能猜中。

翼飛站在門外臉色有些難看,裡面的這個姑娘哭的正傷心,肯定是因為剛才他講這個女孩放在了杯子里,並且還說了很多嚇唬她的話。原本他不過是覺得她肯定是一個小精靈,也沒有多想,誰曾想這個小姑娘竟然跟殤璃是認識的。

他來回的踱步,有些擔心的朝著房裡問道:「姑娘,你是不是因為我剛才欺負你你才哭的?我可真的不知道你跟殤璃是認識的,我不過是一時的好奇,這才對你有些粗魯了,你不要生氣了。」

他越是這麼說屋內的腕兒就哭的越是厲害,他只得無奈的在房間的外面來回的走動……盼望著殤璃能早點回來。

殤璃來到了皇宮的西門,整個皇宮雖然都在戒嚴的狀態下,但是他還是沿著那條秘密通道來到了監獄的外面。按照腕兒所說的位置這一號監獄現在就跟他隔了一道牆。他輕輕一躍通過那個小小的窗戶看到了監獄之中的敏太后。

這個時候的敏太后聽到響動正好扭過頭來,跟殤璃細目相對。兩個人都十分欣喜。他用他們獨有的暗號小聲的問道:「您可還好?」

敏太后輕聲說道:「還好,衛氏並未為難我,你速速離開好好照顧腕兒。」

「可是……」

還不等殤璃繼續往下說,他就聽到監獄的門被打開的聲音……

「太後娘娘駕到,還不行禮?」一個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殤璃整個人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這些年敏太后處處為他著想,若不是她在宮中細心謀划他也不能登基為王。就算是一個沒有很多的實權,但是他卻看到了在這皇宮中生存的不易。 他逃走了,這個衛氏一肚子的怨氣看來是要發泄在敏太后的身上了,他想到這裡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若是強行的闖進去的話肯定會被抓住,如果真是這樣敏太后肯定會說他不顧大局。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安安靜靜的待在外面,聽著裡面的動靜。

衛太后的聲音響了起來,她有些生氣的說道:「怎麼樣?你沒有想到吧?你的乖兒子真的回來了。他在找你,他恐怕還不知道你已經被抓到了這裡。怎麼樣?要不要我告訴他你在這裡的消息?」

敏太后輕笑說道:「你不就是想除掉我們母子?我尚兒自小聰慧,輕重緩急他還是能分得清楚,斷然不會冒冒失失的前來救我,你想怎麼樣儘管來好了,他肯定是不會為了我犧牲掉自己的,這是我們很早已經就達成的共識。」

「哈!你們還是母子連心呢?」說完衛太后反手「啪!」一聲響亮的耳光打在了敏太后的臉上,五個清洗的掌印印在了她白皙的臉龐上紅腫了起來。 縱寵將門毒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