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凡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去想了,趕緊給林詩雅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帶人過來處理一下!看能不能找出一絲蛛絲馬跡。 大概二十分鐘,林詩雅就帶着兩個同事來了,看到地上躺着的殺手,頓時就問道:“怎麼回事?”

“這個人應該就是昨晚想要殺我的殺手。”林凡簡單說道。

林詩雅頓時高度緊張,“那你沒必要殺了他啊?”

“不是我殺的他!”

“不是你?那是誰?”

“我也不知道,就在我要逼問他的時候,這傢伙卻被人暗中開槍給殺了!”林凡攤了攤手,一臉的無奈!

林詩雅看了看屍體,果然便見屍體眉心處有一個血洞,一時之間黛眉皺起。

兩個警察對視了一眼,他們和林凡不熟,不知道林凡說的是不是真的。

林詩雅卻是沒有懷疑林凡的話,因爲如果真是林凡開槍殺的人,沒必要直接報警等警察抓他。

兩個警察見林詩雅沒有什麼動作,也沒有動手去審問林凡。

“知道暗中開槍殺他的人是誰嗎?”林詩雅問道。

“既然是暗中開槍,我怎麼可能知道。”想到剛剛那人極快的速度,林凡心中也是十分凝重,那人的身手似乎更在林老之上。

一個林老就如此難對付,那個人若是對他動手……

林凡想一想也覺得亞歷山大。

“會不會有可能是同夥殺人滅口?”林詩雅又問道。

“可能性不大,因爲他們不是一同而來!”之前林凡也有過這樣的懷疑,但是很快就被他排除掉了。

就像他說的,如果是同夥,爲什麼不一同前來對付自己,那樣豈不是更容易成功?至於那人爲什麼要殺地上這人,林凡一時之間也想不明白,但鐵定是另有所圖,可能像要掩蓋什麼。

“對了,你的調查有眉目了嗎?”林凡對林詩雅問道。

“我已經將子彈交給鑑證科了,不過沒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林凡頓時一陣失望,如此一來,線索便直接斷了。

隨後,林詩雅和她的同事將殺手的屍體帶了回去,順便捎了林凡一程,林凡這才重新打車回家。

回到家裏,見小姨子夏青青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拿着手機不知道看着什麼。


林凡有點好奇的問道:“青青,你這是在看什麼呢?”

夏青青聽到聲音,這纔看到是林凡,頓時就揚了笑意的小臉。

敷用了林凡給她製作的藥膏,夏青青臉上的刮痕不僅已經消失不見,臉上的皮膚也更加的吹彈可破,於是這幾天又變得活力四射、元氣滿滿起來。

“姐夫,你一大早就去哪呢?剛纔我還找你呢?”

“找我?”林凡一臉疑惑的看着夏青青,不知道小姨子找自己做什麼。

自從上次林凡幫小姨子擋了硫酸之後,小姨子對他的態度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以前總是連同丈母孃一同訓斥怒罵他,現在卻是不會了,還不時地給林凡說好話。

對此,林蕭蕭十分不滿,感覺自己的兩個女兒都叛變了!

“是啊,我想讓你陪我去看演唱會!”夏青青一臉期盼的看着林凡。

“演唱會?什麼演唱會?”林凡問道。

“當然是戴夢妮的演唱會啊!她可是我的偶像!”

“戴夢妮?戴夢妮是誰?很有名嗎?”

夏青青一臉怪物似得看着林凡,表情很是古怪。“姐夫,你該不是從火星來的吧!連戴夢妮都不知道是誰?”

林凡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誰叫他上輩子從來不追星,自然是對於娛樂圈裏的明星不是很瞭解。

看到林凡似乎真的不知道戴夢妮是誰,夏青青頓時一副被打敗的樣子,白了一眼林凡,給林凡科普道:“戴夢妮呢,是華夏一流明星,最早是以歌手身份出道,可惜唱片銷量賣的不溫不火,於是公司給她轉型走時尚路線,很快就爆紅,響徹時尚廣告界,被譽爲時尚女王。”

“在國內和國外擁有多個代言,甚至國際上最奢侈的護膚品牌都是她代言的,可以說,在時尚廣告界沒有人比得過她,只要是戴夢妮代言的東西,那必定是爆款。”

夏青青說道最後越發的激動和興奮,林凡甚至能從她的眼睛中看到小星星,可見戴夢妮還真是她的偶像!夏青青有多麼喜歡她。

“你不是說她的唱片賣的不怎麼樣嗎?怎麼又跑去開演唱會?”林凡有點奇怪的問道。

“誰說唱片賣的不好就不能開演唱會的?姐夫你這是什麼認知?”夏青青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林凡。

得,被鄙視了,林凡欲哭無淚!

“其實,戴夢妮唱歌真的很好聽,只不過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唱歌紅不了!”夏青青有點可惜的說道,她是真的很喜歡戴夢妮,連同她的歌她也很喜歡。

這也許就是偶像的魅力,連同她的一切都會喜歡上。

“可能是那些音樂人給她寫的歌不怎麼樣吧!”林凡也沒有聽過戴夢妮唱的歌,不好隨便發表意見,而且他本身就不追星,不是很喜歡聊這些話題。

“也許吧!”夏青青搖了搖頭。

“演唱會我就不去了,你和你姐去吧!”林凡說道。

“不行,你必須得陪我去!”夏青青卻是不幹,語氣十分的堅決,非得讓林凡陪她一起去看演唱會。

對此,林凡很是無奈,最後只能答應小姨子,不過必須讓夏夢一同去,正好可以促進他和夏夢兩人之間的關係。

夏青青心裏有點不想姐姐一起去,不過見林凡一點都不退讓,只能不太情願的同意。

天宇大廈,藝術總監辦公室,一個漂亮不像話的女人不知道何時突然出現在了雷軍的眼前,還沒等雷軍站起來說話,女人就是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雷軍只覺得臉面一道勁風襲來,緊接着他的臉上就是一陣火辣辣的刺痛,浮出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堂堂的東海太子爺雷軍就這麼被人給打了,但是他卻沒有一絲不滿和生氣,眼中反而盡是敬畏和疑惑,完全不明白女人爲什麼突然打他。

“你怕是忘了回國前組織給你的交代了吧!”神祕女人的眼神中有着濃濃的殺意。 別看對方是個女的,雷軍卻是絲毫沒有看不起對方的想法,因爲他很清楚,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是什麼嬌嬌女,而是一個心狠手辣的魔女,而且對方身份十分尊貴,他雷軍在這個女人面前,連個屁都不是!

雷軍一時之間沒有明白女人的話,疑惑問道:“大小姐,我不明白!”

女人冷冷的看着雷軍,“你是不是請了殺手去殺段飛?”

雷軍頓時一驚,沒想到這事會被對方給曉得,眼中頓時露出畏懼,瞬間就明白了女人話中的意思,他有點後怕的身子往後縮了一下。

女人眼中露出一絲輕蔑,“組織讓你回國是讓你設法掌控夏氏傳媒的,不是讓你去和段飛爲敵的,段飛對於組織的重要性,不是你能明白的,他絕對不能發生一點意外!你明白嗎?”

女人眼眸射來寒光,雷軍瞬間就打了一個冷顫!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有點不甘心的問道:“大小姐,究竟段飛是什麼人?爲什麼組織一再警告不要對他出手?”

就這麼放過林凡,雷軍實在有點不甘心!

“不該你問的,不要去問!這不是你該知道的!”女人冷冷的道,一點解釋的心思都沒有。

“是!”雷軍低頭不語,心中滿是疑惑的同時只能是遵循女人的命令。

“你請去的殺手已經讓我給滅口了,差一點就讓段飛知道是你做的,還好我去的及時,以後不要去打段飛的主意了,趕緊設法收購夏氏集團纔是正事。”

“組織會幫你在夏氏傳媒內部安插一枚棋子的,若是這樣你都無法成功,那你就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了。沒有用處的人,對於組織來說就是垃圾,會有什麼下場,我不說,你應該明白!”

“是!”

雷家忙不迭的點頭,最後還是十分好奇的問道:“大小姐,我不明白,夏氏集團在東海只不過是是個二流公司而已,以組織的能力想要建多少個就建多少個,爲什麼非得要去收購呢?”

“這是組織的核心祕密,你的級別還太低,沒有資格知道,你只需按照組織的命令行事就行了!”

“是!”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雷家心裏有點失落,不過他並沒有灰心,因爲組織答應過他,只要他辦好這件事,組織就吸納他成爲核心成員,一想到以後可以屹立世界之巔,他就一陣激動!

晚上,林凡拿了夏青青的寶馬車鑰匙,一個人開車就前往了陳家,他可沒有忘記昨天答應陳書記的邀請。

很快,林凡就按照陳楚風給他的地址開車到了陳家。

陳家住的只是小區普通的複式樓層,開門的是陳倩,一看到門前的林凡顯得十分的高興。

自從林凡無意間在路上救了她爺爺,陳倩就對林凡十分的感激,之後又救了她母親,於是對林凡的感激便上升到了好感,很想多瞭解一些林凡的信息。

可惜,兩人在醫院見過最後一次之後,便再也沒有見過,沒想到今晚林凡會親自來她家,這讓她興奮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趕緊將林凡請進家裏。

將自己在路上隨意買的一些水果提了進去,林凡就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到了陳建州。


“嘿!段小兄弟,盼了這麼久,總算是把你給盼來了!”陳建州的身體看起來十分的健朗,看到林凡十分高興,立刻就從沙發起來,笑着迎了上來。

“老爺子,你還是叫我小飛吧!我可承受不住您這一句小兄弟的稱呼!”林凡有點受寵若驚,趕緊將帶來的水果隨手放在客廳的茶几上。

“哈哈,那就叫你小飛吧!瞧你,你人來就行了,還帶什麼東西!”陳建州有點埋怨的說道,卻是一點也不嫌棄林凡帶來的禮物。

林凡有點不好意思的開着玩笑,“就隨便買了一點,也不知道該買些什麼,還希望老爺子不要嫌棄我摳門啊!哈哈!”

頓時就引來了陳建州的一陣笑罵,“先坐吧!楚風等下就出來了!”

林凡應了一聲,轉身就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隨口問道:“老爺子,這幾天你的哮喘還有復發嗎?”

陳建州還沒回答,已經關好門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陳倩就一臉憂愁的道:“爺爺的哮喘還是時常復發,吃藥也不頂用!”

“這樣啊!”林凡摸了摸下巴,也不着急,接着就笑道:“那等下我給老爺子扎幾針,保證去根不再復發!”

陳建州驚喜莫名,沒人比他清楚,他這個**病給他帶了多大的痛苦,如今聽到林凡居然說可以幫他治好,瞬間就是一陣激動,見識過了林凡的兩次手段,陳建州一點也不懷疑林凡所說的話。

“小飛,你真的能夠幫我治好這個**病?”陳建州激動的看着林凡問道。

“自然是可以!”林凡一臉笑意的說着,也沒有什麼驕傲自滿的表情,這對於他來說確實只是小問題,特別是如今修爲大增,能夠更快的治好陳建州哮喘的毛病。

“那就真是太好了!”陳建州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就在這個時候,陳楚風終於是從自己的書房出來了,一看到林凡就直接說道:“咦,小飛來了!再和我爸說什麼呢?這麼熱鬧?”

“爸,你不知道,段飛說他可以治好爺爺的哮喘!”陳倩臉上一陣喜悅。

陳楚風也是一驚,有點吃驚的看着林凡道:“真的可以治好?”

“是的!”

見林凡點點頭,陳楚風這才平復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對林凡的感激簡直是無以復加!以他如今的身份,自然是不會去隨便許諾什麼,只能將感激默默的記在心裏。

“陳叔,今晚怕是要叨擾您了!”林凡一臉笑意的看着陳楚風,顯得不卑不亢!

“什麼叨擾不叨擾的,早就想請你過來好好感激一番,不過一直都沒有時間!說抱歉的反而是我!”陳書記沒有一般高官的傲慢,十分的平易近人。

幾人隨便聊了幾句,直到陳夫人做好了飯菜喊開飯,衆人才移到餐廳的飯桌上。 對於林凡的救命之恩,陳夫人親自向林凡表示了感謝,林凡自然是客氣一番。一頓飯吃到中途,陳楚風就放下了筷子一臉愁容的嘆了一口氣。


“陳叔這是有煩心事?”林凡看着陳楚風問道。

“是啊!”本來這種ZF機關的事不應該當着林凡的面說的,但是陳楚風對林凡信任有加,沒有將林凡當做外人,於是直接就吐露了心中的心思。

原來,最近香江富豪周世雄要來內地投資,由於十分看好東海的發展前景,於是便選中了東海這個地方,沒想到剛和兒子入住東海大酒店,就收到了一封來路不明的恐嚇信。

信中,綁匪十分囂張的揚言將在二十四小時之內綁架周世雄的兒子,並放出話來可以直接報警,絲毫不懼警察的威懾力。

周世雄頓時就氣笑了,還是第一次見到膽大包天的綁匪,居然明目張膽的要綁架他的兒子,還事先把消息透露給他,簡直是不把他的保鏢當一回事,更沒有將東海警方當一回事。

不過,他周世雄什麼三教九流的人沒有見過,豈會被這封小小的恐嚇信給嚇到,也沒有當做一回事,當然也就沒有去報警,因爲他本身就從香江那邊帶來了十幾個保鏢,這些保鏢各個都是退伍軍人,戰鬥力驚人,他相信憑這十幾個保鏢本事,即便是真有綁匪也無法帶走他的兒子。

但是結果卻讓他十分震驚,他的兒子居然真被綁走了,而且還是在十幾個保鏢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被綁走的,簡直讓周世雄氣的吐血,他還是小看了綁匪的本事,居然真有膽子和能力帶走他的兒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