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凡:“……”

很快,警察們便聞訊而來了。之前,林凡讓海倫報警,海倫可還沒有忘記。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誰是那個擾亂交通的兇手?”

警察下了車子,朝着林凡他們走了過來。

海倫連忙指着女孩,說道:“就是她,這個女孩在馬路上各種秀車技,還逆行。結果呢,導致很多無辜的人都撞了車子。她自己也因爲車子突然爆胎,險些死掉。”

警察在看到女孩的時候,那表情別提多精彩了。

“怎麼……怎麼又是你!”

這個又用得好啊,這就說明,女孩已經不是初犯了。既然她曾經也做過這種事情,那警察爲什麼會聽之任之呢?這似乎,不合常理啊。

“琳達,你還記得我嗎?”

被叫做琳達的女孩衝警察點點頭,“大龍警官。”

“琳達,我不是說了嗎,你已經不能開車了。你爸媽呢,他們難道不管你嗎?”

琳達回答道:“爸媽還有自己的事情處理,他們才懶得管我。”

大龍警官很無奈啊,這個女孩可是有着精神病這張免死金牌的。之前的時候,就已經發生過這種事情了,那時候出警的也是大龍警官。本來大龍警官是打算將琳達抓進來,好好地關上幾天,讓她反思一下。

可沒有想到,琳達的父母卻帶着精神病的鑑定證書來到了警察局。按照相關的規定,琳達在病發的時候,是沒有判斷是否的能力。所以,琳達可以免受大龍警官的指控。

雖然這種事情讓大龍警官很難接受,但他最終還是將琳達釋放了。不過,在放琳達走之前,大龍警官曾經告誡過琳達的父母。要他們好好的看管琳達,絕對不能讓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了。

可沒有想到,今天琳達還是出來闖禍了。

“看起來,你必須得跟我們走一趟了。我會聯繫你的爸媽,讓他們去賠償受害者的損失的。那麼,你願意跟我們走嗎?”

琳達點點頭,倒是很配合大龍警官。

就這樣,琳達被大龍警官給帶走了。看似這只是一個馬路上的小插曲,林凡卻沒有想到,日後會牽連出多少事情來。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出現,居然會給琳達帶來那樣大的轉變。

琳達的世界,總算是告一段落。林凡他們重新回到了車子裏,這一次海倫去了後排跟劉倩聊天去了。

一路上,大家都對琳達的事情議論紛紛。而林凡,也將車子開到了一個偏僻的小村莊。

這裏距離劉倩他們的故鄉已經很近了,只要再經過幾個小村子,就能夠到達。可沒有想到,新的事件再次發生了。

本來,林凡是正常行駛在道路上的。卻沒有想到,前面居然有幾個人拿着各種棍棒等武器,將林凡他們的車子強行筆停了下來。這是怎麼回事,攔路打劫?


車子外面,幾個年輕人正張牙舞爪的衝着林凡嚷嚷着。

“臭小子,趕緊給我從車上滾下來。快點的,沒聽到嗎?”

林凡很無語,自己今天怎麼這麼倒黴。先是遇到了車禍,差點沒被撞死。現在好了,居然又遇到了一羣無賴。看起來,自己今天就真的不應該出門啊。

下了車子,林凡向那幾個年輕人詢問道:“幾位老哥,有什麼事情嗎?”

其中一個年輕人說道,“少廢話,這路是俺們村自己花錢修的。你們外地人想從這裏走,那就得交錢。不交錢的話,就不能讓你們走。”

喲?原來是打劫啊。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還有人敢在這裏搶劫。

雖然這個年輕人說的有幾分道理,但是這並不能成爲林凡妥協的理由。

“如果,我要是不交呢?”

“不交?”年輕人冷哼了一聲,“不交的話,我不介意給你鬆鬆骨頭。小子,我勸你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我們攔住你的原因,只是想得到一點錢,來作爲馬路的修繕費用罷了。我想,你也不希望下次開車從這裏走的時候,看到的是一條泥濘的土路吧。”

不得不說,這個年輕人說話還是挺有道理的。本來,林凡都想着掏錢了。可就在這個時候,海倫也跟着下車來了。

“林凡,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平行世界吃著炸雞 。”

在看到海倫之後,這幾個年輕人突然眼前一亮。啊喲,這不是漂亮小姐姐嘛。嘖嘖,這麼漂亮的小姐姐怎麼就跟了林凡這個歪瓜裂棗呢。

林凡當然不是歪瓜裂棗,他現在還一直用着吳彥祖版的易容面具呢。只是,在這些年輕人的眼裏,別說是吳彥祖了,就是古天樂也沒有用啊。 “喲,這位小姐姐是外國人吧,還真的是別有一番風情呢。哥幾個,你們覺得呢?”

這幾個年輕人將自己的視線,全部轉移到了海倫的身上。

感受這幾個人猥瑣的目光,海倫有些慌了。

“你們,你們想幹嘛?”

“想幹嘛?”年輕人哈哈大笑道:“當然是想跟你好好玩玩了。小子,你這妞不錯啊,還是個外國貨。我看這樣吧,你開着你的車給我走人,把這個妞給我們兄弟們留下,怎麼樣?”

“你覺得可能嗎?”

林凡淡淡的說道。

“喲,大哥,看起來這小子是不服啊。呵呵,還真的是皮皮蝦的皮。在咱們柳園村,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我們說話呢。”

大哥,也就是最初跟林凡對話的那個年輕人,正一臉得意的看着林凡,輕蔑的說道:“小子,我勸你還是不要爲了一個女人,惹得自己抱憾終身啊。你走吧,我們也不爲難你。當然,前提是你得留下這個妞。”

“這妞還是個外國貨呢,不用說了,肯定是這小子從外頭買來的,也好給兄弟們開開葷。特麼的,老子這輩子還沒有玩過外國妞呢。”

老三嘴裏的污言穢語,別說是海倫了,就連林凡聽了也是直皺眉頭。

“你們這是在找死嗎?”

“找死?”一直盯着海倫胸口的老二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你說我們找死?小子,你膽子挺肥的啊。連咱們柳園三少的面子都不給,我看你是不打算活着離開了啊。”

“廢話那麼多幹嘛,想打架嗎?”

“打架?老子打你個死人頭!”

老三突然暴走,手中的棍子毫不留情的朝着林凡的腦袋砸去。這要是換做普通人,在對方突然發難的情況下,肯定是防不勝防了。這一棍子下去,即便不死,恐怕也得好好試試的躺在地上了。可林凡明顯不是普通人啊,老三出手的一瞬間林凡就已經察覺到了。

後發先至!

林凡直接扣住了老三的手腕,然後稍微一發力,老三的手腕便直接被林凡給擰斷了。沒錯,是擰斷了。這一次,林凡可沒有任何收手的意思。

這什麼柳園三少,看他們的德行,應該沒少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所以,林凡並沒有對他們客氣。在林凡看來,自己擰斷他的手,都是輕的了。

“啊,我的手,我艹你大爺的,你特麼……”

不等老三的話說完,林凡又是一腳,直接給他踹飛了出去。可憐的老三,直接丟落在了一旁的臭水溝裏,真的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看到自己兄弟被打,老大和老二怎麼可能還會無動於衷。這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一起朝着林凡攻擊了過來。

然而,這兩人也只是空有個花架子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才實學。三下五除二,林凡便將他們全部踢到了臭水溝裏了。這下好了,柳園三少一起變成了落水狗了。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嘛。

真的是,本來還以爲會是一場異常激烈的戰鬥,沒有想到纔不到三十秒就已經結束了。

可林凡也不想想,自己已經是築基三階的強者了。他的力量在普通人的眼裏,那真的就是大象一般。他們就算胳膊再粗,也擰不動林凡這條大腿啊。

臭水溝裏的柳園三少並不放棄,他們還瘋狂的大喊着,“臭小子,你敢動我們柳園三少,你等着瞧吧。總有一天,我們會讓你連本帶利的吐出來!”

林凡撇撇嘴,不再搭理這幾個蠢萌蠢萌的傢伙。明明屁本事都沒有,還在這裏大放厥詞。也不知道,當初那些被他們坑害的司機們,此時的心理陰影到底有多恐怖。

“神經病一樣,這些人都不知道他們哪裏來的自信,居然還在這裏學人家搶劫。”

繼續發動車子,林凡他們開始慢慢出發。可是, 陰間公寓 。天啊,這條路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都是一羣這樣的人。

這一次,攔路的不再是年輕人,而是幾個中年大媽。

我說,大媽您不去好好地跳廣場舞,跟着年輕人出來學搶劫。這樣真的好嗎?

很明顯,當然不好了。

幾個大媽撒潑似的坐在林凡的車子前,只要不給錢,他們就死活不離開。

這種場面,還真的是讓林凡又氣又笑。

下了車子,林凡還沒有開口,就已經被大媽給抱住了大腿。

“我說小兄弟啊,你這撞了我,可不能就這麼走掉啊。這樣好了,你就給我們兩千塊意思意思,我們保證讓你離開,你看怎麼樣?”

好嘛,這個柳園村的人,還真的是有意思啊。前面就是年輕人在攔路搶劫,這次變成了大媽碰瓷。天啊,現在林凡都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麼會選擇這條路了。

“我說大媽,咱們演戲也得分情況好不好?我這車子,可是安裝了行車記錄儀的,你這麼訛我,難道良心就不會痛嗎?”


大媽臉不紅氣不喘,就這麼躺在林凡的車子前面,不讓林凡走。

“我不管,我就是要躺在這裏,不服的話你也可以躺下來啊。”

林凡無奈,他可以出手直接將幾個年輕人丟到臭水溝裏,但是在面對中年大媽的時候,他就慫了。只要林凡敢出手,那就坐實了他打人的事實。到時候,就算是警局的人來了,吃虧的也還是林凡。

但是現在呢,情況就有些微妙了。林凡不想動手去搞這些大媽,可大媽就這麼躺在林凡的車子底下,林凡也不敢開車啊。看起來,又得打電話報警了。

其實,按理來說,林凡自己就是警察啊。他直接出示自己的證件,不就可以了嗎?可是,考慮到自己的身份還處於保密階段,林凡只能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一次,報警的還是海倫,來的警察,也還是那個警察。

“大龍警官,沒有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

大龍警官早就猜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所以他一直就沒有離開柳園村。果不其然,林凡他們又報警了。 大龍警官臉上有些汗顏的表情,“是啊,沒有想到,咱們可還真的是有緣啊。這一次,是碰瓷?”


林凡點點頭,“如你所見。這羣大媽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把我的車子逼退之後,就直接躺下了。不過沒有關係,我這可是有行車記錄儀的。我想只要你看過之後,就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不用看了。”大龍警官好像並不願意浪費這個時間,又或者,這個柳園村的事情,他是知道內情的。只看到大龍警官上前跟那些大媽交涉了幾句之後,這些大媽便匆匆忙忙起身離開了。

這是怎麼回事?林凡一肚子的疑問,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大龍警官衝林凡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啊,實在是給你添麻煩了。不過,林先生,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走這條路了。省的之後,再發生一些同樣的事情。”

怎麼回事?難道說,這整個村子都是一羣流氓嗎?不然的話,怎麼會接二連三的出現這種事情呢。

林凡想要問些什麼,可是大龍警官卻急匆匆的離開了。看樣子,大龍警官似乎是不想跟林凡討論更多關於這個村子的事情。

看這樣子,大龍警官應該早就知道這裏的情況了。不然的話,剛纔那些大媽也不會這麼聽話了。

看起來,這個村子情況不簡單啊。

不過,即便如此,林凡也沒有改變行程路線的打算。他就不相信,還真的有人能夠攔住他不成。

情陷豪門,老婆你最大 ,出乎林凡意料的事情,再次發生了。這一次,已經不單單是大媽或者混混了,而是全村的老少爺們都堵在了那裏,甚至還有人工製造的路障。

臥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難道說,在華夏還有這種暴力村子的存在?

“停車!”

看到林凡的車子之後,幾個壯漢已經手拿鐵鍬站在了路中央。這特麼什麼意思,全面打劫啊?

海倫看到這一幕之後,也是被嚇了一跳。


“要不,林凡咱們還是繞路走吧?”

林凡搖搖頭,“不必了,你看看後面再說吧。”

海倫通過後視鏡看了看後面,怪不得林凡說不必了呢。原來,後面也已經被村民給包圍了。可是,海倫還是不明白,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按理來說,咱們跟他們無冤無仇的,他們犯不着攔車啊。

林凡停下了車子,囑咐海倫和劉倩千萬不要下車。

“怎麼回事,這裏不讓走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