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劍軒無奈,說的輕鬆。以簡繁的性格,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哄是哄不來的,根本就是無從哄起。索性不哄了,我想要什麼就直接去索取,讓她真實地感受到我的存在。即使到最後,簡繁對我無可奈何也好過她對我視而不見。 林劍軒眉間一絲躊躇,隨即拭目以待的篤定,箭在弦上、勢在必得。

穆森心中不安,劍軒將自己徹底拋了出去,可是會有結果嗎?劍軒能否接受事與願違的結果,如果不能,是否又要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劍軒,認真了?」

「哈哈。你說呢?」林劍軒笑了笑,眼底的光彩已經給出確定的答案

穆森本想勸林劍軒不要太投入,可是面對林劍軒的決然,只能放棄,搭著林劍軒的肩膀走回餐桌。

歐陽紫嵐正在饒有興緻地向簡繁介紹穆森煎制牛排的步驟。

「簡繁,你如果想學還是找阿森,歐陽這個好吃懶做的人敘述的再生動,也不一定準確。」林劍軒坐下后,看了一眼簡繁的餐盤,看來穆森做的牛排很對簡繁的胃口。

歐陽紫嵐不服氣,「我敘述的怎麼不準確了,肉還是我選的呢?簡繁,菲利牛排就要用牛裡脊肉,厚一些才好。」

「很準確。哈哈,歐陽,那下次你來做好了。」林劍軒和歐陽紫嵐又要分個高下。

「嗤,做也不給你吃。」 重生福晉求和離 歐陽紫嵐嘟著嘴。

「哈哈,我吃簡繁做的。」林劍軒將手很自然地撫在簡繁後背上。

簡繁無奈地笑笑,轉身將林劍軒手臂拿下來,「我會做十分生的牛排。」

「沒錯,就給他吃生的。」歐陽紫嵐與簡繁默契地相視而笑。

「哈哈,生的我也吃。」林劍軒又將手放在簡繁後背上,不喜歡?我非要。

又要找打,簡繁借故伸手拿調味料站起來,用力踩在林劍軒的腳上。

林劍軒咬牙忍著疼,保持微笑。

簡繁挑著嘴角,瞥了一眼林劍軒,不疼是嗎?坐下時順勢一腳踢在林劍軒的小腿上。

「哎呦。」林劍軒疼的咧嘴。

歐陽紫嵐和穆森睜大眼睛看過來,簡繁也故作驚訝。

「哦,空調太涼了,腿突然抽筋了。」林劍軒伸手揉著痛處,簡繁這個丫頭,真是什麼都敢做,明目張胆打我。

「涼嗎?」穆森詫異。

「不涼吧,小軒體質太弱了,要不然就是歲數大了,大叔體質。」簡繁優雅地切著盤中的食物,淡淡地說。

「哈哈,大叔體質。」歐陽紫嵐笑得前仰後合。穆森也是忍俊不禁。

林劍軒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這屋裡有大叔嗎?大叔在哪裡。還有哪道菜沒上,快上,餐廳溫度太低了,我要儘快吃完離開。」

穆森站起來去取冰箱中的冰淇淋,偷偷向簡繁豎大拇指,這個魔頭終於遇到對手了。

每人一份冰淇淋,林劍軒想通過美味冰爽的冰淇淋疏解一下心中的不快,剛拿起小勺,面前的冰淇淋即被簡繁拿走,「這個你不能吃吧。」

林劍軒以為簡繁擔心他吃涼的食物會胃疼,畢竟曾經在簡繁面前胃疼過一次。看來簡繁很細心,總算可以為我著想,心中小有感動。

沒想到簡繁緊接著說,「大叔體質的人一定要少吃這些生冷的東西。」

林劍軒氣結,「阿森,再給我來兩份。」

穆森暗自好笑,簡繁吃兩份,你也要吃兩份。這是在跟簡繁賭氣呀,看來真是被氣到了。「兩份?你可以嗎?」

林劍軒目光犀利,「當然,快給我拿來。」

「不要逞強呀。」簡繁小聲說。

林劍軒裝作沒聽見,在大家的注視下,將兩份冰淇淋風捲殘雲般一掃而盡。「不錯,我吃好了。」

林劍軒大步邁出餐廳。

餐廳中的三個人相視一下,突然笑起來,「哈哈,劍軒不是吃好了,是氣飽了。」

林劍軒突然走回餐廳,「簡繁,快吃。吃完,我們先走。」

「嗨,劍軒,簡繁還要請我們看電影呢?」歐陽紫嵐看到林劍軒一臉的孩子氣就想笑,卻還要拚命忍著。

「你和穆森自己看吧。我和簡繁還有其它事情。」

穆森聳了聳肩,劍軒想幹什麼沒人能阻止,「你們去哪裡,我開車送你們。」穆森想起早晨接林劍軒過來,林劍軒的車留在家裡了。

「我打車回去。」

「哦。」穆森看到歐陽紫嵐在向他擠眼睛,明白過來。劍軒想與簡繁單獨相處,識趣地不再堅持。

簡繁吃完,向穆森和歐陽紫嵐表達感謝,林劍軒等在一邊,明顯不耐煩。

林劍軒牽過簡繁,「閨蜜之間不需要客氣了,如果喜歡,我們再來。」

「當然,隨時歡迎。」穆森拍了拍簡繁的肩膀,劍軒就拜託給你了,真希望你不要無視他。可是,所有想說的話,都無法開口。簡繁看著穆森,無法理解穆森眼中那些令人費解的表達。

告別儀式后,簡繁跟隨林劍軒走出穆森的家,「小軒,我回宿舍了。」

「去看電影。」林劍軒說得很強硬,不容反駁。

「我原來要請歐陽紫嵐和穆森看的,他們不看了,我也不想看。」

「我要看。你把的腳踩碎了,腿也踢壞了,不該陪我看電影嗎?算是補償吧。」林劍軒又開始了自己的耍賴邏輯。

「你自找的。」

「就因為這樣。」林劍軒將手撫在簡繁的後背上。

「明知顧問。」簡繁向前快走兩步,甩掉林劍軒的手。

「簡繁,你手機借我一下。我手機沒電了。」

簡繁沒有懷疑,將手機遞給林劍軒。

林劍軒拿在手裡,調出蔣帥的手機號,迅速記住,「我知道蔣帥的手機號了,要不要求證一下。」

「你,」簡繁奪過手機,「無聊。蔣帥從來不會做我不喜歡的事。」

「哈哈,我又不是蔣帥。我們之間只是要保持你和蔣帥那種關係而已。」

林劍軒的神邏輯令簡繁憤恨,「隨你。我走了,不要跟著我。」

林劍軒不急著追趕,掏出手機,開始背誦蔣帥的手機號碼。

簡繁拿林劍軒沒有辦法,站在原地。林劍軒微微一笑,走上前來,「我想想,看什麼電影好呢?」

林劍軒攔了一輛計程車,拉著簡繁坐進車裡,「北五環。」

計程車沿著筆直的學院路一路向北。

「我們去哪裡,北邊有電影院嗎?」簡繁看著窗外的景物莫名。

「到了就知道了。」林劍軒不再理簡繁,指點著司機左轉右轉。

很快,計程車進入一片別墅區,停在一座別墅前。

「下車吧。」

「這是哪裡?」簡繁環顧四周,環境優美,清靜怡人。

「我家。今天就不該去穆森那裡。」

「我不去你家。」簡繁向正在調頭的計程車招手,這個人給人感覺怪怪的,總是喜歡控制別人。有時像孩子一樣頑劣任性,有時又像君主一樣霸道無理,與他相處充滿了挑戰。現在又執著於要求我對他要像對待蔣帥那樣親密,無論如何,這種無理取鬧應該被儘快制止。

「我家沒有狼,沒人會吃了你。再說了,你那麼暴力,誰吃得動呀。」林劍軒開心地牽著簡繁的手走進別墅。 錦細商貿公司會議室中,韓聰針對甲方對系統開發中的種種問題給出了合理、準確的回答。甲方代表頻頻點頭表示贊同,對韓聰提交的需求解決方案也予以了肯定。

「韓總,方案沒有問題,報價也在我們的預算內。今天辛苦你們了,周末請你們過來,實在迫不得已。目前的信息系統實在太落後了,已經影響到公司的發展,所以大家都比較著急。」

「我理解。我等你的消息,希望我們可以進一步合作。」

「沒問題,我下周三前給你答覆。」

閆敏將資料整理好,裝入資料袋,微笑著跟甲方人員一一握手,然後跟隨韓聰走出會議室。

「韓聰,你講的太精彩了。你感覺,這個項目我們能不能拿下來?」閆敏愛慕地看著韓聰,穩健挺拔、驚才風逸,如同一顆明珠令人愛不釋手。

「目前看,希望很大。等他們消息吧。」韓聰從甲方的神情和言語上判斷,應該十拿九穩。

「嗯。開發周期和報價很符合他們的要求,需求解決方案專業精細。韓聰,你太棒了。」

韓聰笑了笑,欣然接受閆敏的讚許。

「沒想到談了這麼長時間,早知道先吃中午飯了。你餓了吧,我們去吃飯。」

「哦。我先聯繫一下簡繁,今天她生日。」韓聰拿出手機。簡繁在幹什麼?吸引她的東西越來越多了。簡繁說她今天安排了事情,不知道是什麼?

又是簡繁,閆敏心中酸酸的,如何才能徹底將簡繁從韓聰的心裡去除呢。前一段時間,簡繁一直在項目上還好些。現在回公司了,韓聰又要每天去看她、去陪她了。真是心有不甘。

「韓聰,我們還要去人才市場挑一些簡歷,如果這個項目接下來,除了兼職人員,怎麼也要招聘幾個正式員工,現場實施的時候也需要人手。這些事情辦完,你再聯繫簡繁吧。否則,又讓她等你,白白失望。」

韓聰將手機重新放回兜里,「好吧。先去吃飯,然後去人才市場看看。」

閆敏挽住韓聰的手臂,「我餓得沒力氣了,借你手臂用一下。」

面對即將到來的成功,韓聰和閆敏心中喜悅,彷彿從戰場上共同浴血、凱旋而歸,惺惺相惜的情愫油然而生。

韓聰沒有拒絕閆敏的親近之舉,「好,我也餓了。」

簡繁此時正坐在林劍軒家裡的沙發上,看著林劍軒擺弄著水果刀,將各種水果切成小塊放到盤子里。想起上次小軒準確無誤地敲擊鍵盤,睡過的毯子、床單也整理的一絲不苟,簡繁不禁微微一笑,這個男人很精緻。

「笑什麼?吃水果。」林劍軒將水果盤拿到簡繁面前。

「這些水果削皮后咬著吃就可以了,為什麼非要切成大小均勻的塊呢?看著好麻煩。」簡繁用手捏了一塊梨子放進嘴裡。

「這種多汁的水果,切成小塊吃可以避免將果汁濺得到處都是。我這是在擺脫慣性思維。」

「擺脫慣性思維?」簡繁好奇。

林劍軒拿過一個水果叉選了一塊水果遞給簡繁。「你為什麼不用叉子呢?」

「哦。」簡繁有些尷尬。

「因為你覺得方便,這就是一種慣性思維。」林劍軒溫柔的看著簡繁,並沒有嘲笑和責備的意思,然後接著說,「但是,慣性思維未必是最優的。我們不應該從一件事看問題,而應該從一系列事看問題。用手拿水果吃,很方便,但是沒有考慮細菌入口的危險。如果你有打破慣性思維的意識,從全局出發,你會主動發現,或者主動尋找更好的途徑將水果放進嘴裡。」

「哈哈,我明白了。你將水果切成小快吃看似很麻煩,但是卻保證了你不會花費精力去解決衣服、地毯被污染的問題。從你的全部生活考慮,是最優的做法。」簡繁的眼中閃爍著光芒,再一次為林劍軒的智慧所折服。

林劍軒將一塊水果放入口中,感受著簡繁崇拜的目光,口感更加美味。

「走吧,上樓看電影。把水果盤端著吧。」林劍軒拍了拍簡繁的肩膀。

簡繁端著果盤跟隨林劍軒走至二樓,二樓滿是書籍的書房引起了簡繁的注意。

獵心 定個煳塗老婆 「如果感興趣,進去看看吧。」林劍軒接過簡繁手中的果盤,放置在書房門外的置物柜上。

簡繁發現每個書架上都嚴格的貼著標籤,書籍分門別類進行擺放。但是,每一個類目下的書籍擺放與通常的由高到低的書籍擺放習慣不同,高高低低參差不齊。按照這個精緻男人的習慣來說,不應該呀。

忽然,簡繁看明白了,原來這些書是完全按照書名拼音字母或英文字母順序擺放的,而不考慮高矮的問題。

簡繁回頭看了一眼林劍軒,這應該不是強迫症在作怪,而是為了找書方便而制定並且嚴格遵循的規則,完全符合他為一系列事件整體效率考慮問題的邏輯。

突然,簡繁注意到,在窗前的桌案上,整齊的碼放著一摞書籍。走過去,從側面看了一下書名。這些書籍竟然涵蓋了卓經理任務書附錄中技術要求的全部內容。

林劍軒走過來,「這些書都是為你準備的,不過還沒有想好如何交給你。」

簡繁轉身面對林劍軒,眉毛揚起,興奮而感激,「謝謝。」

「哈哈,如何謝我,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林劍軒嘴角微微上挑,透著神秘。

「你還是現在告訴我吧,我從其它途徑也可以得到這些書。」簡繁可不想再給林劍軒無理取鬧的機會。

「哈哈,學聰明了?今天的晚飯由你來做,算是對我的感謝吧。」

「好吧,但是不一定好吃,只能保證做熟。」簡繁有些不好意思。

林劍軒看著簡繁紅潤的小臉,這丫頭心思太簡單。接收一條信息后,就將其它想法像堆棧一樣擠壓出去了。提到做飯,就不再提早回宿舍的事了。

從書房出來,林劍軒將簡繁領到隔壁房間,「你挑一張碟片吧。或者我來推薦。」

「你選吧。」簡繁本來就不想看電影,所以沒有什麼興緻。

林劍軒想了一下,選了一張碟片放進放映機中,幕布和遮光的百葉窗自動落下。

簡繁坐在寬闊舒服的沙發上,一手托腮,好奇的等待著片頭。

林劍軒將水果盤拿進來放在簡繁身邊的茶几上,隨後坐在簡繁身邊。

電影《雲中漫步》鏡頭在幕布上滾動,訴說著一段朦朦朧朧、浪漫溫馨、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房間內充斥著金色的懷舊色調,簡繁的心被影片中葡萄園宛如仙境般的薄霧所迷醉,沉浸在美麗如夢的景色和詩一般的感受中。隨著情節的深入,簡繁陷入影片中現實與理想相互碰撞的跌宕起伏中,不禁對覆於她手背上的林劍軒的手有了回應,輕輕地回握回去。

林劍軒的心悸動了一下,從影片的情節中走出來,仔細地辨別簡繁的感受。簡繁崇尚真愛與責任,與影片所表達的思想產生了極大的共鳴。

林劍軒不禁有些擔心,簡繁是不會輕易放下已有的愛和責任的。

影片結束,簡繁還沒有從電影中走出來。

「哭了?太容易感動了。這是一部輕喜劇呀,你竟然看哭了,還握著我的手不放。」林劍軒調侃簡繁。

「我只是捨不得那一大片葡萄園。我以為真的沒有希望了,幸好,最後保羅從廢墟中找到一株存活的根。太令人擔心了。」簡繁顧左右而言他。

簡繁的躲避令林劍軒情不自禁,將手撫在簡繁的後背上,如同哄一個孩子,「放心吧,如果你的葡萄園毀了,我會為你找到那最後一株根的。」

簡繁想起小軒曾經說過是她的阿拉丁神燈,莞爾一笑,「我相信。」 林劍軒聽到『我相信』三個字從簡繁的粉唇中說出,如遠方清亮的晨鐘撩撥心弦,浸潤心脾。剛想回應,簡繁己將目光移開。正如晨鐘過後只留下空寂和無處可尋的難耐。

林劍軒苦笑,這丫頭每次的無心之舉太折磨人了。把球隨意拋過來,待我回球,她卻不負責任地離場了,一個回合的機會也不給我。

「我去做晚飯了」,簡繁站起身。

林劍軒看了看錶,「哈哈,好的。我先去回幾封郵件再去幫你。」

簡繁來到廚房,不停的給自己打氣,又不是沒做過飯,雖然每次味道都一般,還是可以吃的。

簡繁打開冰箱看了看,蔬菜們彷彿在向簡繁挑釁,盯著我們幹什麼?你會做嗎?你應該先考慮好主食吃什麼然後再配萊吧。

簡繁贊同,先想想主食吃什麼。哦,太好了,有挂面,就吃西紅柿雞蛋面吧。這個簡單。

突然,簡繁手機鈴聲驟然響起。

簡繁怕干擾到林劍軒,立即跑過去接聽。

手機中傳來韓聰喜悅的聲音,「簡繁,我忙完了,剛把東西放回宿舍。你在哪裡?我去找你。」

簡?吐了下舌頭,「哦,我在同事家,吃了晚飯回去。」

「你能不能現在就回來呀?今天你生日,我還沒見到你呢。」韓聰有些著急。

簡繁抿著嘴,「我也想回去,可是我已經答應給我同事做晚飯了,我不想食言。」

「做晚飯?為什麼?哪個同事?」韓聰有些不滿,「我想好好陪陪你,你卻要給別人做晚飯。」

簡繁不想令韓聰難過,「韓聰,你不要生氣好嗎?求你了。」

韓聰聽著簡繁懇求的聲音,眉頭緊鎖。簡繁從來沒有求過我,我不想這樣的。我只是想陪著你,不想讓你離開我的視線,可是我不想給你壓力的,你的懇求令我心疼。

簡繁聽到手機中傳來蔣帥的聲音,「走了,韓聰,一起去食堂吃飯。我正好有事跟你說。」簡繁知道蔣帥一定是不想韓聰再埋怨她,不想她左右為難才打岔的。

「好吧。回來時注意安全,到宿舍后給我電話。」韓聰很無奈,將電話掛斷。

「擔心簡繁了?今天不需要和閆敏討論問題嗎?」蔣帥揶揄韓聰。

「帥子,別挖苦我了。簡繁又不會做飯,怎麼會去同事家做晚飯呢?」每當遇到費解的問題,韓聰總是習慣於跟蔣帥討論,何況是簡繁的事,他不相信蔣帥會不擔心。

「簡繁也有自己的朋友圈,你擔心什麼?怕簡繁喜歡上別人呀。」蔣帥將宿舍門打開,催促韓聰一起去食堂。

「我不去食堂了,你幫我把飯帶回來吧。」韓聰沒有食慾,心神不寧。簡繁說她被房子外面的風景吸引,幸好所指的是蔣帥。可是,我不知道下一道吸引她的風景是誰?我能不擔心嗎?不是所有人都像蔣帥一樣甘願守護不為索取。簡繁的心又軟,在她眼裡所有人都值得理解和同情,遇到別有用心的人她能分辨出來嗎?唉,簡繁時時在我身邊才好,可她現在就像一隻獨立的小貓,對外界充滿了好奇,已經不再安於靜靜地等待了。

「好吧。」蔣帥獨自走出宿舍。剛才在韓聰面前硬撐著,我怎麼會不但心簡繁呢?

蔣帥立即給簡繁打電話,「在哪裡?把韓聰搞的緊張兮兮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