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夢瑤的臉色也是微微的有些不安甚至是緊張,但是她卻是從那個男子的衣服上看出了一些端倪,因爲他的衣領口上,繡着一個黑色的盔甲標誌。林夢瑤頓時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戲。”青年淡淡的說道,然後將自己的腳掌鬆開,看了一眼身後,隨即過來幾個服務生將那幾個重傷在地的記者就那麼蠻橫的拖了出去,與此同時,衆人還聽到那幾個服務生低沉的聲音。

“就你們那個報社,在我們眼裏,算個屁!你們今天能活着離開,一定是祖墳上冒了青煙了,但是你們自豪的報社,可就要倒大黴了!”

“帶着你的黑甲兄弟離開。這裏不需要你們出面的。”林夢瑤很是無奈的說道,讓戲淡淡的一笑,隨即點點頭,轉身離開。

看着戲轉身離開,林夢瑤不由的暗暗鬆口氣,但是卻又很快的擔心了起來,因爲剛纔那幾個人罵自己等人是**,這要是被喻晨知道了。。。。。。林夢瑤很是苦惱的看着玲瓏等人,卻見衆人也是一臉的無奈,很顯然是想到了一起去了。

“先把典禮舉辦完畢,我去找寒月和天怒大哥,希望他們可以把這件事情隱瞞下來。”林夢瑤最後很是無奈的說道,雖然自己很生氣,並且還被人罵成了是**,但是想到喻晨在乎自己幾個人的那種程度,林夢瑤真的很害怕他會爲了自己幾個人搞出什麼石破天驚的事情來。

“天怒大哥呢,你去把他叫過來一下可以麼。”林夢瑤招呼過來一個服務生,很是友好的說道,讓那個服務生卻是臉色微微一變,有些受寵若驚的急忙點點頭:“是,太子妃,我馬上去找老大。”

說完,那個服務生便是急急忙忙的轉身離開了。看的周遭的那羣人臉色大變。

天怒在這裏是什麼地位別人不知道,他們可是清楚的很。眼前的這個林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竟然能讓天怒親自到他的面前來?而且還說的這般的自然?老天爺,難道這個女孩是頂級會員嗎?可是就算是頂級會員,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權力的!!!

太子妃?太子妃!!!

衆人的冷汗紛紛滴落了下來,相互看了看,急忙掏出手機給自己的助理或者是屬下打了一個電話,過了不久一會兒,就在玲瓏等人很詫異的發現很多人突然變得無比熱情的前來捧場的時候,更多前來祝賀的陌生人陸陸續續的你追我趕一般潮水般涌來。 水滸任俠

但是隨即,玲瓏和慕容雪等人卻又很快的想明白了其中的奧義,隨即淡然的一笑。

“太子妃,您有什麼吩咐麼?”天怒在兩個服務生的跟隨下,急急忙忙的走了過來,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衆人紛紛假裝相互的交談着,但是眼神卻是依然鎖定在林夢瑤和天怒的身上。

“天怒大哥,剛纔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是吧?”

天怒苦笑着點點頭,繼而輕聲的嘆息一聲:“太子妃,您,您以後千萬不要這般的好脾氣可以麼?如果被少爺知道了,我們眼睜睜的看着你們被罵的話,整個四組以下可能都要遭殃的,而我也最輕會被髮配回歐洲去,一輩子也別想再回來。所以您以後,千萬不要在這樣了。”

林夢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繼而很是懇求的看着天怒:“那既然這樣,我們大家都隱瞞着不要告訴喻晨好不好?”

“恐怕不成。。。。。。”天怒很是無奈的說道,隨即解釋着:“我自然可以和您一起隱瞞少爺,雖然這樣做很不對,但是也是爲了少爺和您好,但是寒月,他是少爺的禁衛軍,少爺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靈一般的所在啊。”

“放心吧,我也不會說的。馬上過年了,我們不想讓王生氣。” 寒月冷漠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的笑意,讓林夢瑤和天怒紛紛都是一喜。

“不過,剛纔那幾個人和那些粉絲都是有人指使來的。”寒月目光淡淡的王者宴席那一邊,讓林夢瑤和天怒眉頭不由都輕輕的皺了起來。

“是誰?”

寒月沉默不語,隨即淡淡的笑了起來,看向林夢瑤。

“喂,喻,喻晨,你,你幹嘛進來呀?你,你出去啦。我,我試衣服,你,你進來幹嘛?”溫柔雪紅着俏臉將一件新衣服護在自己的胸前,很是羞澀難耐的說道。

“隨便看看。。。。。。”喻晨很是尷尬的說了一句,卻讓溫柔雪再一次的領略到了他的無恥,隨便看看?自己換衣服,你,你怎麼能隨便看看呢?

“你,你把我當什麼了,還,還隨便看看。。。。。。”溫柔雪有些委屈的看着喻晨,讓喻晨驀地一驚,隨即嘿嘿的笑着小聲的貼近溫柔雪,“怎麼了?我的小雪雪?身爲你的男人,不可以隨便看看的嗎?”

溫柔雪俏臉之上的紅暈更甚,卻又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拒絕喻晨,而喻晨則是得寸進尺的靠了上來,隨即摟住溫柔雪,“我幫你把衣服穿上好不好?”

溫柔雪一怔,繼而臉紅的點點頭,喻晨跑到試衣間裏來沒欺負自己,那就說明這傢伙還是知道場合的,只是這也未免有些太過分了一些吧?就算我是你的女朋友,你也不能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跑到更衣間裏來自己的女朋友試衣服呀,自己一會兒還怎麼出去見人啊。

溫柔雪小嘴微微的嘟了一下,隨即老老實實的讓喻晨把自己的上衣穿上,當然,這期間喻晨的手也不是那麼的老實,總是走神啊失控啊之類的,讓溫柔雪又羞又惱,卻又不願意去和喻晨生氣。

終於穿好了衣服,溫柔雪卻是已經**連連。喻晨從身後輕輕的抱緊溫柔雪,淡淡的笑着說道:“小雪,我在你的身邊,你怕不怕?”

溫柔雪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喻晨在這個時候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不由很是奇怪的問道:“爲什麼說這個呀?我,我當然不怕了,我和你可是經歷過生死哦。”

“那好,我們彼此抱着好不好?”喻晨柔柔的笑着,讓溫柔雪一陣緊張,似乎很是害怕喻晨會趁機把自己那樣了似的。但是溫柔雪卻又無法逃脫喻晨的柔情,最後還是俏臉紅紅的投入了喻晨的懷抱裏。

隨即——

轟的一聲巨響,震的整棟大樓都劇烈的搖晃了一下,溫柔雪頓時小臉一變,緊張的擡起頭,卻是看到喻晨那淡淡的笑意,隨即快速的恢復了平靜下來。

外面已經亂成了一團,各種各樣的尖叫聲此起彼伏。喻晨伸手拉住溫柔雪的小手,繼而推開更衣室的門閃深走了出去。


偌大的商場剛纔還是人山人海,但是現在隨着樓下的那聲震響,卻是依然變得空蕩蕩的沒有了任何人。

一個高挑的大漢帶着一副墨鏡站在喻晨的對面不遠處,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

“真是好情調呢?喻晨少爺。”

“歐陽家刑軍?”喻晨呵呵的笑着問道,臉上全然沒有任何擔憂的神色。

對方淡淡的點了一下頭,隨即將墨鏡摘掉,露出眼角上一個可怕的疤痕。

“歐陽家刑軍十二等甲龍!今天的任務是——將你送到天上去。”

喻晨呵呵的笑了起來,將溫柔雪拉到自己的身後,“這可是要各憑本事的,況且,你覺得你配和我交手?”

喻晨的話剛剛說完,溫柔雪驀地一驚,因爲她赫然發現在自己的身旁,竟然不知道何時站着兩個人!甲龍也是微微的一怔,隨即很是驚訝的看着鬼魅般出現的王爺和幽靈。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甲龍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我們來的比你早。刑軍?很厲害麼?”王爺不屑的說了一句,隨即扭頭對幽靈說道:“這傢伙交給我,你留在王的身邊。”

幽靈對王爺的這個分配很是不滿,但是卻又不好當着喻晨的面說出來,只能是悶悶的嗯了一聲之後,心裏暗暗的畫着圈圈詛咒着王爺。

“呵呵,夜門的口氣蠻大的嘛?三組?”甲龍很顯然的是知道喻晨的一些資料的,於是很是得意洋洋的問道,並未對王爺的輕視而感到生氣。

“抱歉,本人名叫王爺,黑甲軍團亡靈小隊隊長兼一席。”王爺冷笑着把自己自豪的封號說了出來,但是喻晨卻是很是好笑的發現身邊的幽靈竟然恨恨的盯着王爺的後腦勺,不知道在嘟囔着什麼。

“媽的,一席是一席,毛時候出了隊長了!”

“黑甲軍團?”甲龍很是奇怪的看着王爺,很顯然的是沒有接到這方面的情報,繼而又呵呵的笑着說道:“那是一個什麼組織?黑幫麼?還是一羣僕人?”

“黑甲兵團名氣雖然不大,但是也絕對的沒至於到達被人輕視到這樣地步的時候,你的廢話太多了,還是趕緊的動手吧。難道你不害怕你的那些人提前把這棟大樓炸掉嗎?”王爺冷笑着說道,繼而邁開腳步向着甲龍一步一步的走去。


甲龍不由一愣,隨即眉頭緊緊的皺起:“你知道我們的計劃?!”

“那只是小兒科的遊戲,要不是你們的人笨,不小心提前引爆了一個,我們可以讓你們死都聽不到一點動靜!少廢話!解決了你,本隊長還有事情要做!”王爺一邊說着,一邊從腰間提出一把唐刀。甲龍也毫不示弱,從手臂上抽出一柄短刀,冷冷的一笑:“我倒要看看,如此口氣的黑甲軍團,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如你所願,寶貝兒!”王爺咧開大嘴詭異的一笑,隨即刀鋒翻轉,猛然劈了出去!。。?。。。。。。。。。。。。。。

這個月和上個月沒有稿費了 哎 苦逼的學生我是 。。。。。。??。。。。。。。。。 喻晨緊緊的摟着小臉慘白的溫柔雪,臉上依舊帶着輕鬆的笑意,身前幽靈大步遊走着帶路,雙眼犀利的望着前方。

“喻晨,你,你就不害怕嗎?他們說,她們說埋了**的。”

溫柔雪小聲的說道,柔嫩的小手緊緊的反握着喻晨,似乎是在告訴喻晨,其實她有多麼的害怕。

“當然害怕啊,但是我仔細的想了想,萬一我們被炸死了,我依然還有你陪着你,到了那邊,你依然還是我那害羞的小雪雪,誰也奪不走。”

喻晨哈哈的笑着說道,繼而掌心一閃,身影疾速的橫在溫柔雪的身前,噹噹兩聲,兵器鎖發出的脆響刺耳雷鳴,讓溫柔雪不由的驚呼一聲,繼而捂住自己的耳朵。

幽靈高舉着自己的手臂,冷眼看着眼前的大漢,兩個人的兵器碰撞在一起,死死的壓制着對方。幽靈用餘光看了一眼另外的一個大漢,此時那大漢的刀被自己的國王駕着,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不由微微的鬆了口氣。

“真下血本啊,一直躲着不出來,這一出來,就派出了刑軍,歐陽家真是瘋了啊!”喻晨笑呵呵的說道,讓眼前的那個大漢冷哼一聲,收回自己的長刀繼而又犀利的攻了過來。

幽靈見狀,當即也不再和自己的對手纏繞,快速的出手,想要儘可能的點殺自己眼前的這個大漢,好去保護國王。

乒乒乓乓的一陣響聲,讓溫柔雪傻傻的站在喻晨的身後,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溫柔雪嚇得都想要尖叫求助,但是整個商場裏,根本就沒有了別人,自己就算是叫喊着,也不會有人來幫助自己,況且,自己如果大喊大叫的話,喻晨會不會很討厭自己這樣?

溫柔雪小臉蒼白的後退了幾步,柔軟的小性子忽然之間爆出一股狠勁來,左右看了看之後,微微的猶豫了一下,從貨架上拿過一根棒球棍,緊緊的握在手裏,有些焦急的說道:“喻晨,喻晨,我,我想幫你打他。。。。。。”

“哈?”喻晨頓時笑了出來,掌心刀光閃爍一個飄轉過後,逼退了自己的對手,喻晨回到了溫柔雪的身邊,笑嘻嘻的看着此時此刻突然變得好像很強大一樣的溫柔雪,親暱的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繼而說道:“傻瓜,我是你的男人嘛,遇到這樣的事情,當然是要保護你了,你就乖乖的站在這裏被我保護好不好?”

“那,那好吧,可是,可是,你不能受傷,你,你要是受傷了,我,我就和他拼了。。。。。。”傻傻的溫柔雪笨呼呼的煞是可愛,讓喻晨聽了她的話之後,恨不得上前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但是這個時候很顯然的自己沒有心思去這樣做,喻晨給了溫柔雪一個邪魅的笑容,便是快速的轉身,手心裏長匕翻轉,就如被他的手掌吸住了一般,不斷閃爍着晃動着,卻是無法掏出他的手心。

最强泡面系統 ,誰也沒有佔到誰的便宜。

“戰鬥的時候,你不應該把心神一般放在那個女人的身上,你不死,我沒可能去殺她!”喻晨的對手沉聲的說道,繼而揮刀再上。喻晨也是呵呵的笑了一下,毫不猶豫的迎接着大漢的新一輪進攻,“我和你可不一樣,我的女人,可是我的命,誰能保證你們沒有在暗處留下人,尋找時機對付我的女人?不過,既然你這樣說了那麼我就姑且相信你一回,接下來,我可動真格的了!!!”

喻晨面色一冷,隨着他的話說完,氣勢陡然一變,殺機頓顯,那冰冷的殺氣讓那個大漢不由微微一驚,當心暗暗謹慎起來。雙眼犀利的盯着喻晨所做出的每一個動作,生怕忽略了其中的任何一個細節,都會成爲自己的致命傷。

高手對決,極爲可能就傷在這一招之下。

“既然你這樣說了,反正你都是要死,那我就大發一下善心,讓她在黃泉路上,提前等你!”忽然一個突兀的聲音傳來,讓喻晨頓時大驚,因爲這個聲音過於清晰,就好像響徹在耳邊一般,這讓喻晨的心頓時一沉,猛然轉身看去,卻發現溫柔雪身後的貨架上,不知道何時坐着一個陰笑着的男人。男人的手裏捂着一把長刀,眼神陰冷的看着喻晨,隨即猛然躍下,向着溫柔雪撲去!

“他媽的!”喻晨頓時勃然大怒,感受着身後那冰冷的殺機就要到達了自己的身上,卻也全然不顧,身影快速的向着溫柔雪撲去。


“晚了!”那大漢冷笑着大喝一聲,刀上使足了力氣,猛然對着溫柔雪的頭劈去。喻晨的雙眼頓時極爲寒冷的盯着那個大漢,但是隨即卻是猛然一怔,陡然收勢一個轉身,長匕狠狠的刺入了緊跟在自己身後的那個大漢的胸膛裏。

那個大漢雙眼猛然收緊,難以置信的看着突然拋棄了溫柔雪,繼而轉過頭來殺了一個回馬槍的喻晨。而喻晨的身後,眼看着那個大漢的刀就要砍在溫柔雪的小腦袋上,卻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嘎然停止了下來。

那大漢猛然一驚,隨即難以置信的擡起頭,頓時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這個龐然大物!溫柔雪嚇的小臉蒼白的看着自己頭頂上的這個大漢,繼而艱難的轉過頭,赫然發現不知道何時自己的身邊站着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

這個男人的身體十分的強壯,而且的確是稱得上是龐然大物一般的所在,因爲他足足的比溫柔雪高了五十多公分!而且那強壯到就如金剛一樣的身體,冷不丁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座小山一樣,讓自己感到無比的壓抑!

而更爲滑稽的是,那個從貨架上猛然躍下的大漢,此時此刻,就被他單手提在手裏,而他的刀具,則是更加讓人感到目瞪口呆的被小山一樣的男人握在另一隻手的手心裏!

就如插在岩石之中,無法動彈半分!

“黑甲軍團金剛小隊一席——痞子!!!” 幽靈手裏的兵器像是雕花一般的快速舞動着,最後猛然畜力劈出,將自己的對手擊退,長長的餓鬆口氣,對着痞子說道:“大哥,金剛趕路,也沒有你這麼慢的,你要是再晚一點,老大一定砍死我們。”

痞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幽靈,眼神裏盡是不友好的神色,讓幽靈訕訕的一笑,隨即回過神去,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接下來,我們可以痛快的打一場了,刑軍?狗屁!”

說完,幽靈的身影疾速閃爍着,撲向自己的對手,讓他的對手猛然一驚,帶着點難以置信的神色看着突然之間就好像實力暴漲一般的幽靈,不知道這傢伙爲何突然之間像是有了使不完的力氣一般,攻勢變得十分猛烈起來。

喻晨抽回自己的長匕,繼而在那個大漢的身上將血跡擦乾淨,這才轉過身來,將溫柔雪拉到自己的懷裏,柔聲的問道:“害怕了吧?”

溫柔雪俏臉依舊蒼白,微微的點點頭之後,卻是忽然發現喻晨的臉上也是一片慘白,不由心裏升起一股濃濃的甜蜜,學着喻晨的口氣,繼而反問道:“你,你也害怕了?”

“當然,看到你受到傷害的話,我會瘋掉的。”喻晨毫不避諱的點頭承認了自己剛纔的確是被嚇了一跳。但是隨即喻晨卻又拉着溫柔雪的小手,無比豪氣的說道:“我們走吧,我倒要看看,哪一個王八蛋還想再傷我的女人半分!!!”

“王,樓下已經安全。”那個痞子冷聲的對着喻晨說了一句,那種感覺就好像他是一個機器一般,對誰都無法溫和起來。

喻晨點點頭,拉着溫柔雪轉身離開,但是在離開之前,卻是下達了一個讓溫柔雪有些害怕的命令。

“你手裏的那個人,給我揉碎掉!!!”

溫柔雪知道,喻晨是在生那個人的氣,因爲他觸及到了喻晨的逆鱗,而喻晨的逆鱗有很多,自己無疑就是其中的一個。想到這裏,溫柔雪欲言又止的小嘴最終還是緊緊的閉上了,她很想要讓喻晨放過那個人,但是仔細一想,如果自己說出來這樣的話,喻晨一定會生氣,因爲自己不懂他,浪費了他的心。但是,但是畢竟是要殺人,溫柔雪和林夢瑤的想法一樣,都不想要喻晨再添殺孽。

“是。”痞子冷聲的迴應了喻晨的話,隨即冰冷的目光望向自己手裏小猴子一樣的大漢,那大漢的臉上頓時冷汗滴落,猛然鬆開自己握住長刀的手,便是向着痞子的咽喉擊去。這是一招致命的方法,如果換在別人,這樣的速度和反應,恐怕早就着了他的道,但是此時此刻抓着他的是金剛一般的痞子。

只見痞子只是簡單的伸直了提着大漢的手臂,那大漢的拳頭,便是無比尷尬的落在了離着痞子咽喉不遠處的地方。再也無法前進半分。

“知道爲什麼我們叫他痞子麼?”幽靈笑呵呵的從自己的對手脖子中抽回自己的兵器,然後在對手身上的衣服上擦了擦血水,這才走了過來,有些戲謔的看着那個大漢。“因爲這傢伙是純粹的力量高手,根本就不用任何的招式!他就像是真的金剛一樣,微微用力就能捏碎你任何的招式,所以,和他對戰過的人,都將他稱爲痞子!不是他這個人很痞,而是他沒有弱點。”

咔嚓——

一聲脆響,連帶着一程悶哼,那大漢的手臂被痞子竟是硬生生的凝了下來,場面異常的恐怖血腥,那不斷奔涌而出的血水,噴濺在乾淨光滑的地板上,讓人格外的刺眼。

“王要捏碎他,不是讓你把他拆了。”幽靈看看痞子手裏鮮血淋淋的手臂,有些無奈的提醒着說道。

“拆了之後再揉碎。”痞子冷漠的說道,隨即伸出自己宛如普通人大腿一般的手臂,狠狠的砸在那大漢的頭上,讓那個大漢幾乎都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便是已然死去。

幽靈噁心的看着那四濺的**,轉身便是追喻晨去了。

喻晨帶着溫柔雪緩緩的走下樓,大廳裏此時只有幾個人站立在那裏,門口處雖然堆積了很多的人,但是卻被警察封鎖在門口。根本無法進來,更有甚,裏面的情況他們甚至都無法看清楚。

“王。”三個人很是恭敬的齊聲低頭叫道,在他們的腳下,分別倒着各自的對手。

喻晨輕輕的點點頭,剛要開口,忽然看到從裏面一個房間裏走出來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女孩,女孩帶着可愛的一副眼睛,手裏提着幾個很怪異的東西,哼着小曲走了過來。待她發現喻晨和溫柔雪的時候,不由微微的一愣,隨即很是尷尬的小聲問道:“您,您是王?”

喻晨看了一下那女孩衣領口上那黑色的盔甲標誌,繼而笑着點點頭,“寒月沒有告訴你們我長的什麼樣子麼?”

“老大略微的提到過,但是我們很少被派出來執行任務。因爲老大說,我們太能亂來了。”女孩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繼而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將手裏的幾個東西丟在自己的同伴腳下,“搞定了。”


那幾個同伴頓時嚇的跳開,紛紛跑到喻晨的身邊來,聽到叮叮噹噹的響聲之後,這才深深的鬆了口氣。喻晨同樣的也是臉色微微變了一下,繼而訕訕的向着女孩一笑:“剛纔你丟的,是刑軍放在這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