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峰一轉身,走到身受重傷坐在地上的宋玉珍面前,拿出一枚丹藥給她服下,又用極至木勁氣幫她將丹藥化開,直到情況無大礙,這才將她扶起,向山洞方向走去。

而小蘭則是將宋玉珍被擊飛的天器撿起,然後又將幾個黑衣戰衛身上有用的東西搜出,這才一路小跑的追上林峰他們。

由於宋玉珍受傷,林峰三人以後幾天沒有再出去,宋玉珍養傷帶修鍊,小蘭繼續修鍊她的劍法,而文昊將得到的材料煉製成五行雷火珠后,也坐在山洞拿出元石,使用五行噬靈決吞噬起來。

「啊……」

山洞外,突然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緊接著,一陣嘲雜的人聲傳來。

「小心,這裡有暗弓……」

「啊……」

聲音還未完全落下,接著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緊接著,又有一個聲音響起:「大家小心,有陷阱。」

沒一會兒,外面嘲雜的聲音便變得憤怒起來。

「該死的,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有這麼多的暗弓、陷阱。」

「該死的,這都是誰弄的,被我抓住,我非生撕了他不可。」

山洞中修鍊的三人一聽到外面的聲音,全都爬出了山洞,輕輕扒開洞口的雜草,看向外面,洞口的這些雜草可是林峰他們特意為了掩飾洞口而弄來的,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發現不了裡面藏有一個山洞。

山洞外,此時有著六名黑衣戰衛正一邊憤怒的怒罵著,一邊小心的將那些藏在草叢中的暗弓破壞掉,除了這六名黑衣戰衛外,旁邊還躺著兩人,一人仰面平躺在地,胸口插著兩隻箭矢,而另一人半坐在地,大腿以下全都鮮血淋漓,很顯然,這兩人是一死一重傷。

而這些黑衣人,林峰他們看了一眼,便立即看出,全都是劍士顛峰,沒有劍師,但是即便如此,六名劍士顛峰,林峰他們對付起來也難。

「哥哥,我們怎麼辦?」小蘭一臉寒霜,小手緊握天器,冷聲向文昊問道。

「先不著急,咱們就在這裡看著,如果沒有被他們發現,我們便不出去,如果被他們發現,我先用暗器趁他們不注意解決兩個,留下四個也好對付一些。」林峰輕輕的按住小蘭的肩,說道。

隨後,林峰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外面的黑衣戰衛將他們費盡心力才布置好的暗弓、陷阱一個個破壞掉,到最後是一個不留,氣得三人是牙齒緊咬,嘴唇發白,全身顫抖,恨不得衝上去將他們全都撕了,不過眾人好在沒有被憤怒淹沒理智,否則還真要壞大事。

等黑衣戰衛將所有暗弓和陷阱破壞掉后,已經半個多小時后,而此時,那名受傷的黑衣戰衛早已被暗器上的毒奪走了生命,這樣的結果讓得那些黑衣戰衛更是憤怒。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原本,林峰他們還望著這些黑衣戰衛破壞掉暗弓陷阱后就趕緊走掉,可是這些黑衣戰衛似乎經驗都無比的豐富,他們判斷出這裡既然有這麼多的暗弓和陷阱周圍肯定有人,否則誰會做這些,而他們更是一副不將此人找出絕不擺休的架式。

看著那些黑衣戰衛不斷的向著山洞逼近,林峰三人都有些緊張,小蘭和宋玉珍兩女已經死死的握住了天器,一副拚命的架式,而林峰更是一手握著暗器,一手緊握天器,隨時給對方致命一擊。

二十米,林峰他們沒有動。

十米,林峰他們仍然沒有動,

當那些黑衣戰衛走到五米時,林峰終於動了,只見他手腕一轉,兩枚暗器無聲射出,一聲輕響,兩名正在搜索著的黑衣戰衛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脖子一涼,便失去了知覺。

兩名黑衣戰衛轟然倒地,一下子引起了其它黑衣衛的警覺,一個個全都一臉警惕的從四處圍了過來,而這時林峰他們仍然沒有出現。

四名黑衣戰衛在周圍查找一翻,並沒有發現什麼后,這才走到那兩名倒下的黑衣戰衛身前,一名黑衣衛躬身檢查,而其它三名黑衣戰衛在一邊警戒,直到此時林峰手中暗器再次射了出來。

而這次,不但射出了暗器,林峰三人也跟著射了出來,那鋒利的劍尖更是直指三名黑衣戰衛的胸膛。

「不好。」躬身檢查兩名黑衣戰衛屍體的黑衣戰衛將兩人的身體翻過來,看到兩人脖子上的那抹血痕后,頓時臉色一變。大叫一聲,整個人也一下子急迅退開。

只是他的反應還是慢了一點。結果剛伸直腰,一道無聲的寒茫便划向了他的脖子。在其上留下一道薄薄的痕迹。

再次擊殺一名黑衣戰衛,使得黑衣戰衛的數量只有三人,而文昊他們也是三人,三對三,林峰他們並不怕。

三道劍光一閃,一下子就到了三名黑衣戰衛的身上,而那三名一直警戒的黑衣戰衛在林峰他們暴射而出時就發現了他們,當看到三人利劍刺來,三人連忙身體一閃。躲過利劍,然後身體一轉,手中利劍一揮,又反襲向了林峰他們。

對於襲來的三人,林峰他們並不怕,自己手中武器更加厲害,近戰,對自己等人來說絕對有著天大的優勢。

手臂一震,林峰雙腿一蹬地面。整個人猶如一把利劍,對著那襲來的黑衣人逆襲而去。

兩人相交,林峰手中天器一格,生生將黑衣人的利劍格開。然後再是一劈,狠狠的劈在黑衣戰衛利劍上,讓對方的利劍當場碎斷。

沒有劍。黑衣戰衛的實力大跌,林峰一邊持劍而追。另一隻手卻悄悄的伸入懷中,摸出一枚暗器。手腕一轉,便射向了對方的脖子。

此時的黑衣戰衛因為沒劍,已被林峰逼得只能躲避,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林峰的劍上,哪曉得對方居然還會放暗器,結果一個沒注意,脖子上便出現一條血痕。

看著暗器劃破對方咽嚨,雖然對方身體還因慣性在向後退,但是林峰知道,對方死定了,當即也不再管他,身體一轉,手中利劍脫手而出,化為一道寒茫,射向正和宋玉珍拚鬥的那名黑衣戰衛。

那名黑衣戰衛哪知道林峰會突然對他出手,結果等他發現,劍已到了背後,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結果,「撲哧」一聲,利劍從背後穿體而入,直到從胸前射出,這才算完事。

身體一閃,林峰來到那黑衣戰衛身前,手一揮,一把將那射出的劍抓在手上,身體再次一閃,殺向和小蘭拚鬥的那名黑衣戰衛,隨後宋玉珍也揮劍前來,結果瞬間,便成了三對一。

同伴瞬間便死光,那僅剩的一名黑衣戰衛已嚇得是肝膽俱裂,結果在三人圍攻之下,沒走出兩個回合,便被小蘭一劍給削掉了腦袋。

將所有黑衣戰衛都幹掉,林峰三人商量了一下,都覺得這裡已被對方發現,再呆下去也危險,還不如離開。

三人連休息都沒來得及,便進洞收拾了一下,將兩女用獸皮做的衣服全都收起來,還有那用極風火鳥羽毛做成的大披風也被收了起來,離開山洞,以後再想找這樣一個山洞就不容易了,而且這裡一到晚上海風呼嘯,寒冷無比,林峰他們不得不多準備一點東西。

收拾好東西,三人沒有停留,立即離開,至於林峰辛辛苦苦挖出來用於逃命的山洞,也白挖了。

漆黑的夜晚寒冷無比,就算林峰他們三人早做了準備,在那冰冷海風肆虐下,三人仍然冷得死死的擠在一堆,不時還打個寒顫。

寒冷三人還算能夠堅持,但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海風如鬼哭神嚎一般呼嘯,不時還傳來陣陣恐怖的獸吼聲,這一切每秒都在考驗著林峰三人心底的承受能力。

小蘭最是害怕,嬌小的身體不斷的往林峰懷裡擠,直到擠無可擠這才停下,但是對黑夜那未知的恐懼仍然沒有消失一點,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恐懼更甚。

宋玉珍雖然也是女孩,但很明顯,她的承受能力要比小蘭好些,雖然蒼白的臉仍然表現出她此時心中對黑夜的恐懼,但是總算還能堅持。

而三人中唯一的男性林峰,對於黑夜他同樣恐懼,只是此地只有他這麼唯一一個男性,只能咬牙堅持著,一但他堅持不下去,恐怕到時就是三人崩潰之時,當然,林峰還多一個依靠,那就是自己實在堅持不了時,他便死死的抱住小蘭,身邊有人,恐懼也自然會消退幾分。

「哥哥,要不我們挖個洞吧?」小蘭實在受不了,可憐兮兮的對著林峰道。

「這個……」林峰想了一下,黑夜漫長,三人這樣總不是個辦法,而且現在離開了山洞,就算熬過這一夜,明天晚上呢?

「好,玉珍,你來抱著小蘭,我去挖洞。」反正有兩品天器在手,挖個三人藏山的山洞也要不了多久。

宋玉珍微微一笑,將身體向小蘭身邊挪了挪,然後將其抱在懷中,而林峰則起身,向旁邊走了幾步,便拿出天器,像只老鼠一般挖了起來。

兩女就這麼看著林峰走去的方向,雖然看不到林峰身影,但林峰挖洞的聲音還是清晰可聞,只要聽到這聲音,兩女便知道林峰在她們身邊,她們心中的恐懼也會減少幾分。

就這樣,半個小時后,聲音停了,很快林峰又回到她們身邊,咧嘴一笑,對兩女道:「洞已經挖好,我們完全可以在這裡住幾天。」

兩女跟隨林峰,高一腳,低一腳的向前走了近十米,然後來到一個山洞,低頭一看,並能看到裡面有微弱的亮光,山洞不大,外面只夠一個人爬進去,林峰爬在最前面,其次是小蘭,最後才是宋玉珍。

兩女跟著林峰爬了三四米遠,來到一個石室,石室不大,只有五六個平方,高也僅有一米五左右,需要三人彎著腰才能住下。


雖然這個山洞又小又矮,但對於三人來說,能有這麼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已著實不錯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將手鐲中的獸皮拿出遞給兩女,林峰則向洞外爬去,出了洞,林峰憑著感覺,找來一些雜草將洞口給堵得個嚴嚴實實,以免裡面夜光珠發出的光亮被人發現,這才又退了回去。


當林峰再次回到山洞時,裡面早已變了個樣,地面被兩女用獸皮完全的鋪了起來,就連四壁也掛了一些獸皮,看起來倒有些像獵人的家。

洞里再也聽不到那些恐怖的獸吼,風也吹不進來,再加上又有三人和夜光珠照明,恐懼總算從三人心中消失。

沒了恐懼,三人又習慣性的想到了修鍊,這一年多來,每到夜裡,三人都是在修鍊中度過,而這段時間,宋玉珍和小蘭兩女已經將修鍊完全放在了修鍊劍法上,但是這個山洞太小,連腰都直不起來,自然不可能再修鍊劍法,所以三人便盤腿而坐,修鍊起了勁氣。

一夜無事,每二天一大早,三人吃了點東西,便早早收拾東西離開了山洞。

只是林峰他們比較幸運的是,就在昨天晚上,蠍子便帶著數十人到了他們以前住的那個山洞,看到山洞外那些被林峰三人殺掉的黑衣戰衛,蠍子氣得臉青面黑。

原本以為林峰他們三人還在山洞中,想捉住林峰好好出出這口惡氣,但是當他連續的派出三位黑衣戰衛從洞口爬進去,結果得到的只是一聲慘叫,這更讓蠍子確信林峰他們在裡面。

後來實在沒法,蠍子命人將山洞強行挖開,結果才發現。裡面根本就沒人,而之前派進去那三人兩人均是被裡面的暗弓射死的。還有一人是掉進了裡面的陷阱,這個結果差點氣得蠍子吐血。

他堂堂劍王高手。半夜三更,在這裡吹了半天的海風,就得到這麼一個結果,換成任何人也要氣得吐血。

很快,又有黑衣人發現了林峰挖的那個山洞,這讓蠍子猜想林峰他們可能剛才就是從這裡逃走的,畢竟自己前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根本就不可能提前跑了。

當即。蠍子便派了一名黑衣戰衛爬進了山洞,結果裡面的人半天都沒出來,但偶爾還傳出聲音,證明沒有死,只是洞太深了。

隨後,蠍子又連續派了十幾名黑衣戰衛進了山洞,只是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山洞居然在這個時候塌了,爬進去的十幾個黑衣戰衛無一活著出來。這個結果,直接讓蠍子氣極攻心,當即就噴了一口鮮血。

林峰他們在樹林中不斷穿梭,到處獵殺黑衣戰衛和火屬性奇獸。住地也是幾天換一個,這樣不僅可以防備黑衣戰衛找到他們的蹤跡,還可以便於獵殺。

就這樣。林峰他們每天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轉眼就是五個月過去。而這五個月里,在高強度的壓迫下。三人的實力都突飛猛進,宋玉珍現在不但突破到了劍師,還在兩天前達到了劍師中階。

小蘭也到了劍士顛峰,差一點就可以達到劍師,而林峰的實力還是最差,但進步去是最大的,現在也是劍士顛峰,只是為了這個劍士顛峰,林峰足足用五行噬靈決吸收了二十顆中品元石才達到,想到這裡,林峰的心都在顫,二十顆中品元石,夠數人從劍者修鍊到劍皇了,可是自己才僅僅從劍士初階達到劍士顛峰,如果換做以後,不知道要多少能量。

對於這個問題,無良的五行劍輝讓林峰自己去解決,不要來問他,他是師父,不是管家,這樣的答案讓林峰是欲哭無淚。

樹林中,三道神色慌張的人影一閃而過,接著,又是一道人影急掠而來,緊跟著前面三人追去。

「該死的,那混蛋又追上來……。」前面三道人影中,一個身高一米六左右,身材中等,長得眉清目秀,身上穿著一身獸皮,看起來就像是野人的少年邊跑邊罵道。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眼前突然一道暗茫無聲射來,讓他的話一下子吞了下去。

瞳孔一縮,眼前這種無聲的暗茫他太熟悉了,那是射來的暗器。

也正因為對暗器太了解,所以面前這枚暗器對他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威脅,只見他手中利劍一揮,「鏘」的一聲,便生生將那枚暗器給擊落。

在擊落暗器的瞬間,三人面前突然出現一道人影,此人身高不到一米七,身材削瘦,臉形狹長,給人一種很陰森的感覺,而此時,他雙手入懷,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眼前三人。

疾馳中的三人看到眼前出現之人,臉色一變,腿步驟然停了下來,一副仇深似海似的盯著前方之人。

此人正是剛出大營時挑釁林峰不成反而被林峰教訓的削瘦男,而削瘦男面前的三人自然也就是林峰三人了。

這幾個月來,幾乎每天都有黑衣戰衛死在林峰他們手上,五個月下來,少說也有兩百,這種損失簡直把惡魔給氣瘋了。

要不是有笑面虎幾人幫蠍子求情,要不是惡魔看在蠍子是他的四大將的份上,蠍子恐怕早被他殺死了。

可即便如此,蠍子仍然受到了極重的處罰,同時,惡魔更是將整個大營裡面整整七百黑衣戰衛都派了出來尋找林峰他們,而且這些黑衣戰衛中,有四大將這四位劍王,還有二十位劍狂,以及八十位劍師,甚至還有惡魔這個劍皇親自出馬,這種陣容簡直將林峰他們追得猶如山上的野雞一般滿樹林飛。

除了這些黑衣戰衛外,惡魔還向正在島上接受訓練的所有少年發布了命令,誰活捉到林峰,不但可以領取懸賞,還可以立即離開海島,如此一來,林峰三人在島上簡直就成了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而原本和林峰有仇的削瘦男自然不會放過這麼一個報仇的好機會,每每遇到有強敵追擊時,他總會出來將逃跑的林峰三人擋住,給後面的追兵爭取時間,好幾次將林峰他們逼入死地。

最可恨的是,削瘦男這個傢伙,為了能抵擋住林峰他們,居然特意去煉了暗器,幾個月下來,他在投暗器方面一點也不比林峰遜色,就連林峰也不敢大意,所以一看到他出現,林峰他們明知道不能停,但也不得不停下來,要不然這傢伙扔兩枚暗器來,到時一個不小心就要吃大虧。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未完待續。。) 「該死的混蛋,你到底想怎麼樣?」小蘭看著削瘦男,咬牙切齒的喝罵道。

「我想怎麼樣?」削瘦男一陣怪笑,說道:「我就想要你們死,只有你們全都死了,才能洗清我的恥辱!」


「這個混蛋,那都是你自找的。」小蘭俏臉通紅,手中天器被她緊緊的握住,看那樣子,如果可以,她肯定會衝上前捅對方几劍。

「別理那混蛋,總有一天我要親手宰了他。」林峰沉著臉,拍了拍小蘭的肩膀說道,但是他的目光卻看向了身後。

兩個呼吸不到,一道黑影疾馳而來,幾閃便到了林峰他們前方二十米處停了下來,此人身材較高,有一米九幾的樣子,不胖不瘦,全身緊身黑衣,劍眉鷹眼,脖子上還有一條長長的傷痕,而實力卻是劍狂中階,難怪林峰他們會不要命的逃。

鷹眼男看了林峰三人一眼,又看了前方攔路的削瘦男一眼,才冷冷的對林峰說道:「是乖乖跟我走,還是要我出手?」

「跟你走?」林峰看著鷹眼男,冷笑道:「和送死有什麼分別。」

頓了一下,林峰繼續說道:「我現在還不到十四歲呢?可不想這麼早死,所以想讓我跟你走,還得看你實力。」

說完,林峰雙手手腕突然抬起,「咻咻咻……」數枚暗器射向了鷹眼男,而且這次林峰用了不同的投擲方法,讓原本應該無聲的暗器,居然發出尖銳的破空聲。

一波投擲出去。也不管是否能擊中對方,林峰雙手立即入懷。再次拿出暗器投了過去,如此反覆。林峰的暗器就像不要錢一般,也不知投出了多少枚。



剛開始,鷹眼男看到林峰投暗器來,還一臉恐懼的躲避,這幾個月過下來,林峰有五行雷火珠的事情早被他們知道了,也都知道五行雷火珠的威力,所以一看到林峰扔東西過來,立即就條件反射的往旁邊躲。

不過幾波過後。看林峰全都扔些垃圾過來,他不但鬆了口氣,表情也變得不屑起來,甚至連躲都懶得躲,心中更是想著,恐怕這小子的雷火珠用完了吧,要知道,就光最近三個月,林峰就使用了十幾次五行雷火珠。甚至連兩個月前才煉製成功的三級五行雷火珠都用上了,還炸死了一名劍狂初階,所以這些劍狂才對雷火珠如此恐懼。

看著自己投出的那些暗器擊在鷹眼男身上,然後無聲的掉在地上。林峰臉上沒有一點沮喪,甚至還浮現了笑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