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隕哥,不是我說你,你才苦海境呢!就算你要找目標,也不該直接找魏賢這種傢伙吧?你要知道,那傢伙雖然看上去很討厭,而且還臭烘烘的,但他終究是一位隨時都有可能會踏入仙府境的強者啊!”

聽到這話後,席曉芸再次做出了老氣橫秋的模樣,教訓道:“你不能這麼好高騖遠,應該先從神橋境的武者找目標纔對啊!就算你心再大點,也可以找我這個玄臺境的當目標啊!”

“說的有道理。”

林隕也不反駁她,而是似笑非笑地順着她的話說下去。

席曉芸又怎麼可能知道,明明只有苦海境修爲的林隕,如今卻是已經將那些到達逆命境的絕頂天才們當成了自己的目標!

這份野心之大,當真是令人震驚。

可是在這個世界真正想要出人頭地的話,從來就不怕你有野心,而是怕你沒有野心。 從席曉芸的房間回來後,林隕發現田志長老看向自己的目光一直非常地古怪,他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終於忍不住問道:“田老,你爲什麼要這麼看着我?”

“姑爺,千萬不要怪老夫多事。”

田志輕嘆一聲,道:“老夫也是從你這個年紀過來的,有些事情該不該做,希望姑爺你心裏要有一把衡量的尺子才行。宗主對你情深義重,特地派我過來保護你,你可莫要辜負了宗主的這番情誼啊!”

“而且我看剛纔那個女娃娃,也未必比宗主強上多少吧……”

田志的這一番話忽然砸了過來,林隕頓時覺得有些懵逼。

好一會兒,他才終於反應過來,眼神狐疑道:“田老,你該不會是想說我跟曉芸那丫頭有什麼關係吧?”

極品都市紈褲兵王 姑爺,有些話說得這麼直白,對你我都不太好。”

誰知田志居然正色道。

“我……”

“姑爺你不必狡辯了,今日之事老夫就沒有看見,還望姑爺你自重!下不爲例!”

田志大義凜然地道,根本就沒有給林隕解釋的機會。

旋即他便是摔門而出,至於他之前想要將那些六品丹藥還給林隕的想法,早就被他拋在腦後了。或許在他看來,那些東西就當是姑爺給自己的封口費了。

“臥槽!”

林隕愣了小半天,終於忍不住爆了個粗口,露出一臉苦笑之色。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敢情秦雨瞳派田志長老來北關府城,明面上是爲了保護自己,實際上卻是爲了讓後者監視自己,讓自己沒有機會去偷腥?

“這是她的作風嗎?”

林隕想了想,總覺得這不太符合秦雨瞳的性格。

事情已經很明朗了,這八成是田志這個老頭子自己瞎想,糟老頭子果然都是壞得很!他可是正人君子啊!而且就算他再怎麼飢不擇食,也不至於會找一個未成年的小丫頭吧?

這也只是一個小鬧劇,林隕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公子。”

令人意外的是,店小二再次敲響了房門,有些爲難道:“門外有一位年輕的公子說是要入住我們客棧,可這客棧早就被公子您給包下來了。我一再解釋,可對方卻說只要一間上房就夠了。不知公子您的意見如何?如果您不願意的話,我這就去回絕他。”

“樓上的朋友,在下只是想要一間房而已。如今北關府城的客棧皆是客滿,還望閣下通融一二。”

與此同時,一個蘊含着渾然大氣的清亮聲音在樓下響起,響徹了整個客棧。

此人中氣十足,甚至就連真元之力都沒有用上,就能讓自己的聲音傳遍各處。林隕有些詫異,雖然還沒見面,但他卻能斷定此人的修爲必定不凡!

好奇之下,林隕便是下樓一看。

只見來人是一名年約十八九歲的少年人,他一襲青衫,手執紙扇,如同翩翩公子。他的臉上始終帶着一抹溫和笑意,那俊美的臉龐足以令任何一位懷春少女動心。

最讓林隕在意的是,這人散發出的氣息之強竟是絲毫不比當初的姚華宸遜色!

居然又是一位道臺境強者!

“難道這道臺境強者如今都不值錢了嗎?”

林隕不禁暗自想道。

但他心裏也很清楚,若非是荒域入口開啓,偏遠的北關府城內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如此之多的道臺境強者?

“在下林楓,還望閣下行個方便。”

這名青衫少年一眼便是看向了林隕,笑道。

他的笑容看上去幹淨爽朗,猶如一位謙謙君子。可林隕卻知道,像他這種年紀的道臺境強者,十有八九就是來自於頂尖勢力的。

而但凡是這種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會有一些自傲,而他們也確實有這份自傲的資本。然而,眼前這名自稱“林楓”的少年,卻是根本看不出半點的傲氣。

不得不說,這有些出乎林隕的意料之外。

“我叫林隕。”

林隕笑了笑,道:“我有些好奇,北關府城內有這麼多家客棧,閣下爲什麼偏偏選中了這一家呢?”

“非要回答嗎?”

“不,隨閣下的意願。”

“那我還是回答一下吧,不然也無法消除林兄的顧慮。”

林楓輕笑一聲,目光驀然看向了樓上的某間客房,道:“因爲這家客棧裏有我的一位故人在。”

“故人?”

林隕一怔,他循着林楓的視線看過去,那間客房不正是席曉芸那丫頭的房間嗎?

難道,林楓認識席曉芸不成?

一念至此,他眉頭不禁有些皺了起來,莫非又是來找麻煩的不成?先是一個道臺境巔峯的魏賢,現在居然又來了一個?這丫頭也太會給他找麻煩了吧!

“林楓,誰是你故人了?臭不要臉!”

下一刻,從席曉芸的房間裏頓時傳出來了那丫頭的輕哼聲:“你直接跟林隕哥說我是你親戚不就行了嗎?總是把話說得這麼文縐縐的,你不嫌煩我都嫌煩。”

話音剛落,林楓頓時面露苦笑之死。

“親戚?”

林隕心中一動,有些困惑。

我的雙面老公 ,那我也就不隱瞞了。”

林楓解釋道:“曉芸她娘是我的姑姑,我們兩家世代交好,小時候我們都是一起長大的。也正是因爲察覺到了她的氣息,我纔會來到這裏的。”

“林楓你少來,你分明就是代替我哥來看着我的!”

席曉芸突然推開房門,露出了一張氣鼓鼓的小臉,怒道:“回去告訴席子渝那個笨蛋,我都已經長大了,別整天都想要管着我!”

砰。

話剛說完,她便是猛然將房門關上。

林楓臉上的苦笑之色愈漸濃郁起來,他輕嘆道:“林兄,你也聽到了。其實我是受曉芸他哥哥所託,特地來保護她的。”

“明白,都明白。”

林隕笑了笑,道:“反正都不是外人,那就一起住下吧。”


之後,林隕和林楓二人便是交談了片刻,林楓這才得知林隕跟席家兄妹認識的經過。而林隕也得知了對方的身份,讓他有些意外的是,這林楓居然是十大閥門世家之一的林閥之人!

不過他也只是詫異了一下而已,想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能跟席閥攀上親戚的世家,十有八九也就只能是同爲閥門世家的人了。

兩人相談甚歡,在談到林隕替席曉芸解毒之時,林楓忍不住問道:“林兄,難道你還是一位靈藥師?敢問是幾品?”

“六品。”


系統駕到 ,直接道。

他是六品靈藥師的身份,本來也不打算隱瞞。倒不如說,他更希望讓整個北關府城的人都知道他是六品靈藥師的事情,如此一來,有些人若是想要動他的話,還得稍微忌憚一下他背後的靈藥總盟。

“六品?!”

林楓一臉震驚,不可思議地驚呼道:“這怎麼可能?”

也難怪林楓會如此震驚了,不到二十歲的六品靈藥師,縱使是放在整個大秦天朝,都是令人驚愕的存在。至少,在林楓的印象中,如此年輕便擁有這番成就的人,也就只有那寥寥數人而已。

“這世上,沒什麼是不可能的。”

林隕輕笑道。

他一路斂財積攢積分,升級系統,倒是沒覺得晉級靈藥師有多麼困難。當然,如果是正常的靈藥師想要晉級的話,恐怕都得經歷成百上千次的煉丹過程方纔能做到。

“林兄前途無量,日後必定會成就靈藥天師之位!”

林楓有些感慨道。

他這話真不是在客套,而是真心實意的。畢竟,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年輕的六品靈藥師,可以想象,如果讓靈藥總盟的人知道了林隕的存在,他們該會有多麼地瘋狂。

“謬讚了。”

“林兄,此次曉芸那丫頭顯然是鐵了心要進荒域,可是一入荒域,生死難料。而且還有天魔門的魏賢隨時都有可能會對她下手,說來也慚愧,我未必是魏賢的對手。”

林楓輕嘆道:“如果只是我一人對上魏賢的話,我倒是還能周旋一二。可要是帶上她的話,我恐怕就自顧不暇了……”

“你不想讓她進荒域是嗎?”


林隕眉頭一挑,立刻點明瞭林楓的意思。

“希望林兄你能多幫我勸一下。”

林楓正色道。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林隕苦笑一聲,道:“我可不是那丫頭的對手,十個我加在一起都攔不住她。”

如果席曉芸鐵了心要進荒域的話,他林隕一個苦海境又怎麼可能攔得住,恐怕也就只有林楓親自出手才能制住這丫頭了。然而,林楓此次其實也是要進入荒域尋求機緣的。

如此一來,就更沒有人能夠攔住席曉芸了。

“說的也是。”

林楓想了想,嘆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只能在荒域裏仔細盯着她了,希望她能給我省點心吧!”

聽到這裏,林隕不禁一笑,他忽然發現自己所遇見的這些個閥門世家的年輕天才,心性看上去好像都是挺不錯的。無論是席子渝還是林楓,他們在自己面前表現地都是如此地平易近人,跟他想象中的頂尖勢力天才形象完全不同。

當然了,他也不會天真到認爲所有閥門世家出來的人都是這麼好說話的。

最多隻是因爲他的運氣比較好,剛好碰上這幾個性格不錯的。 次日。

林隕修煉了一晚,身上的氣息發生了變化,竟是比之前要強上許多。

“苦海境巔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