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雲又不是傻子,看到了李泉都已經這麼明白的拒絕了,自己也不好再說什麼了,不過平常的時候李泉確實是很厲害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等著去整一個開業典禮吧,到時候會有各方各業的人都過來,也許會被你這個設計所吸引。」

因為李泉的公司的設計是完全不一樣的,過來的時候另一個人還特地去考察了一下。

雖然說自己也並沒有那麼的專業,只是從外觀看來就已經非常不一樣了,聽說李泉所處的第1屆是不太好的。

可是看了之後,林雲心裏面也是偏向於李泉的一些決定的。

只不過是想要跟他說一下,到底胡氏集團是多麼的好。

到時候可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激動就去拒絕了一個比較好的機會,畢竟李泉都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工作了。

「好啦,我的好姐姐,你趕緊先回去吧,你現在在還懷著孕呢,就不要老是到處跑了,別聽胡敏兒給你說,如果要是真的想她和她合作,我們兩個人會談的。」

這個時候的李泉還特地專門弄了一輛車把李雲給送了回去,畢竟這孩子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他自己可沒有辦法承擔起。

李泉在做自己的事情的時候,還是應該要多想一下,這些事都不能夠讓人家替自己太過於擔憂了,有的時候自己也應該多上點心。

「這個胡敏兒還真的是厲害了,竟然把林雲都找過來了,越是這樣我越不去你們公司。」

李泉這個時候好像有一些賭氣的說道,本來就不願意去他們公司。

現在這個時候更不願意去了,難道就不能用一些正常的方式談嗎?談不成也不能這個樣子吧。

。 「珏哥!」

「哥!」

在浮出水面的瞬間,乾珏和寧榮榮等人就各自發現了對方。重逢的喜悅,讓他們興奮地叫喊出了聲。

「榮榮,小舞。我回來了。」

乾珏落到寧榮榮和小舞的身旁,摟住了撲過來的寧榮榮同時,也伸手後面摸了摸小舞的腦袋。

「珏哥,剛才下面發生什麼事了?那生命結界你們不是已經去過好多次了么,為什麼忽然就出事了?」

緊緊抱了乾珏一會後,寧榮榮並沒有像一般的女生那樣去責怪乾珏讓他們擔心了。因為她知道,這肯定也不是乾珏自己願意見到的事情。所以她只是抬起頭,向著乾珏問起了事情的原委來。

「嗯…就是一個意外吧。你們還記得二明哥他們說過,在那生命結界的下方,還有一個神秘結界?在小三他們一家人在生命結界中團聚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地,忽然就被一股力量拖進了神秘結界裏面去了,所以小三他們後來才失去了我的蹤跡。」

「吸進神秘結界裏去了…?那後來呢,你是怎麼出來的?還有大明哥和小三他們怎麼沒上來?他們不會又?出什麼事情了吧?」

「對啊哥,小三他們呢?剛才下面的那道震響又是怎麼回事?」

兩人又繼續追問著下面的情況。

「嗯…我在那神秘結界中遇到了一些事,但是按照約定,我不能將裏面發生的情況告訴別人,所以抱歉榮榮,小舞,關於結界中的事我只能說到這裏了。至與小三,那神秘結界具有反彈攻擊的能力,小三找不到我,只能對着那結界發動攻擊,剛才你們聽到的那聲震響,就是這麼來的。

不過小三實在是太拼了,攻擊幾乎沒有留手,所以結界反彈的攻擊,讓他受了一些傷。不過你們放心,在生命結界裏面,那點傷勢根本不算什麼事。他很快就會恢復的。大明哥現在也在下面陪着小三,我們在上面耐心等待就好了,放心吧小舞,我保證,小三很快就會上來的。」

乾珏說着,再次摸了摸小舞的腦袋。

「好」

見到乾珏都沒有什麼擔心的樣子,小舞和寧榮榮也就放下了心。

畢竟如果唐三真出什麼事情的話,乾珏肯定是坐不住的。就像之前的唐三,雖然嘴上說着沒什麼,但上來和他們說了兩句后,不就趕緊火急火燎地下去了么。

「走吧,我們去裏面等。」

乾珏說着,帶着寧榮榮和小舞就來到了唐昊和藍銀皇阿銀的身旁。

「昊叔,恢復得怎麼樣?銀阿姨呢,她恢復到萬年的年限了么。」

「放心,我很好。在斷肢被補齊的瞬間,我就在兩塊魂骨的加持下,恢復到了魂斗羅級別的魂力。而你銀阿姨,也是成功進化到了萬年級別…」

唐昊說到這裏,沉默了一下后,才繼續沉聲開口到:

「小珏,這些年..,謝謝你照顧小三了。我這個父親不稱職,若是沒有你,我真不知道小三還能不能走到現在的地步。別的就不多說了,你昊叔我應該很快就能恢復到封號斗羅的實力的,應該也還算有些用處,到時候,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儘快通知我就行,我一定幫你辦到。」

唐昊說着,重重地拍了拍乾珏的肩膀。

「昊叔您嚴重了,我和小三從小一起長大,說是親兄弟都沒有任何問題,相互扶持那是應該的事。更何況當初我被邪魂師擄走的時候,您不也是拼了命地來救我么。那時候您身上的暗傷還很嚴重吧?這份恩情我一直都是記在心中的。哦對了,銀阿姨既然已經突破到萬年級別了,那應該可以和我們正常溝通了吧。」

乾珏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聊,很快就將目光轉移到了藍銀皇身上。

「可以了,只要和她有接觸就行,快試試吧,你銀阿姨也很想對你表達自己的感謝。」

藍銀皇的一根枝條一直都是纏在唐昊的手腕上的,此刻他應該是收到了藍銀皇的話,才催促了乾珏一句。

「好!」

笑着答應了一句,乾珏伸出手,藍銀皇的枝條立刻就輕輕纏了上來。

「小珏,你聽得到么?」

清靈的聲音傳來,溫柔而慈祥,讓乾珏都不由想起了自己前世的母親。

「聽得到,銀阿姨。恭喜您,你們一家人分開這麼久,現在終於可以團聚了。」

「是呀…自從我恢復意識和記憶一來,就一直盼望着這一天。不過,這都要感謝你呀,我聽昊哥說了,這些年,都是你在照顧著小三,才讓他有了如今的成就的。」

「我們互相扶持罷了。小三本來就是一個堅強的人,而且天賦異稟,說不定沒有我,他會比現在更強也說不定。」

「怎麼可能,沒有人成長是不需要陪伴的。小三一出生我就不在了,昊哥又是一個大男人,肯定不會照顧小三的,我相信,如果要讓小三從你們這群夥伴中選出最感謝和信任的人,肯定就是你和小舞了。」

「…嘿嘿。」

這乾珏還能說什麼,只能笑一笑了。

「對了銀阿姨,有了這生命結界后,您什麼時候才能恢復自己十萬年化形魂獸的實力呢?後續您還需要一直呆在這生命結界中么。」

「很快,我們藍銀皇本就是極致生命力的代名詞,有那生命結界中龐大的生命能量,應該只用十年左右的時間,我就能再次恢復到巔峰的狀態了。而且這十年裏,我也不需要一直呆在那結界中,只需要每年來這裏吸收一次生命力就行了。」

「這樣么,明白了…。」

乾珏點了點頭。如果藍銀皇需要一直呆在這裏,那還真有些麻煩。因為那樣一來,就必須有人在這裏保護她,要不就是唐昊,要不,就是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兩獸。但那樣一來,他們之前的計劃就需要改變了。畢竟唐三現在的昊天錘武魂已經恢復,所以這一次,乾珏已經可以幫唐三和大明二明施展魂靈契約了,要是藍銀皇需要一直呆在這裏,那恐怕它們進行魂靈契約的時間又要推遲了。至少,也要等到唐昊恢復封號斗羅的實力來接班才是。

「小珏,大恩不言謝,阿姨我現在也沒辦法幫你什麼,只能讓昊哥盡量替我代勞了,你有什麼需要,儘管和他說就行了,千萬不要客氣,他一定會盡全力幫助你們。當然,如果你有什麼心事想要向別人吐露,又找不到人時,也可以和阿姨說,阿姨保證不會傳出去。」

藍銀皇語氣溫柔地對着乾珏說到,她已經向唐昊問過了,知道乾珏甚至比唐三更慘,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和母親,不由讓他心生憐憫。

其實藍銀皇很想和乾珏說,說他可以和小三一樣,將他當做母親的,她也肯定會向對待小三一樣對待他,給他所有的母愛。但真要這麼說,又顯得太刻意了,而且對方這麼優秀,她這樣也有占乾珏便宜的嫌疑。所以她只能委婉地暗示一下。

「哈哈,那就謝謝銀阿姨了。」

乾珏倒沒多想,笑着就答應了下來。

「嘿嘿,銀阿姨,那我就不和你多說了。昊叔實力不是恢復到了魂斗羅了么,正好我也是魂斗羅,所以我就想着和昊叔切磋一下,領教一下他老人家的昊天錘,您不會介意吧?」

「當然不會,切磋沒問題,不過切記要點到為止,不要傷了你們之間的和氣才是。」

「放心吧銀阿姨,我們肯定會注意的!」

答應了一句,乾珏意識轉移到現實,抬頭看向了唐昊,對上了對方的目光。顯然,藍銀皇已經將他的話轉移給了唐昊。

「我聽阿銀說了,你想和我切磋是吧。可以,我也想看看,你和小三如今的實力究竟到了什麼地步了。」

唐昊沒有拒絕,或者說,他也沒有拒絕的里有,不論是因為剛才自己還承諾了會盡量幫助對方,更是因為他也想看看,自己如今這副沒有傷病困擾的身體,能發揮出來自己當年的幾層實力了。

「哈哈,昊叔您當年可是大陸最年輕的封號斗羅,昊天宗的雙子星,一定要手下留情哦。」

乾珏說着,逐漸和唐昊拉開了距離。寧榮榮等人在乾珏的身旁,也是聽到了兩人的交談的。所以隨着乾珏後退,條和小舞兩人也連忙帶着藍銀皇退到了遠處,最後更是在二明的示意下,被接到了它的肩頭,有了一個最好的觀戰角度。

「別謙虛,你和小三距離封號斗羅都不遠了,最年輕封號斗羅這個名頭,早晚是你們的。而且我也知道,你們的實力,恐怕早已經是達到了封號斗羅的級別,所以這次切磋,我只能說是讓你體驗一下昊天錘的攻擊,讓你有個了解而已。」

「行…那我們就打打看再說。昊叔,釋放出您的武魂吧!」

「嗯…」

唐昊沉吟著,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漆黑的昊天錘,帶着強烈的沉重之感。唐昊的魂力湧入其中,立刻就變到了成人大小,上面黑色的光芒如雷霆般閃爍,兩黃,兩紫,四黑,還有一個帶着點點淡紅的虛幻魂環在唐昊腳下緩緩旋轉,閃耀。

「呼…」

這熟悉的沉重感覺,讓唐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五年了,從當初他截斷自己的雙肢,取出魂骨還給宗門后,已經過了五年多的時間了。現在,他終於是又可以再次全力戰鬥了嗎?

白色的光芒閃現,千珏之弓在乾珏的手中浮現而出。看着在自己對面站立,氣勢開始緩緩提升的唐昊,乾珏沒有催促,而是就這麼站在原地靜靜等待着對方的攻擊。

唐昊這才是剛修復身體上的傷勢,實力也才恢到八十級魂斗羅,總要給對方一些適應的時間的。畢竟,這只是一場友好的切磋,又不是生死戰,武德還是可以講一下的。

「小珏,注意了!」

終於,在唐昊的氣勢終於積累到頂峰的時候,他抬起了自己手中的昊天錘,指向了乾珏,對着他遠遠地招呼了一句后,便猛地向著這邊沖了過來,巨大的昊天錘懸於身側,在靠近之後,逐漸被唐昊舉過頭頂,重重地向著乾珏砸來。

因為唐昊的實力沒有恢復到封號斗羅的級別,無法做到他們之前那樣短暫在天空中懸浮,所以兩人的戰鬥是在地上進行的。而奔跑的速度,終究是沒有飛行來得快的,因此按理來說,唐昊的這一擊,乾珏並不應該難躲的才是。

但…

實際的情況,卻和理論恰恰相反。

當唐昊攜帶着那強大的氣勢衝來的時候,乾珏居然隱隱有一種被鎖定的感覺,似乎不論自己往哪邊閃避,都躲不過對方這一擊,讓他不由猶豫了起來。

而時間,就這麼在他的猶豫中溜走,一直到昊天錘臨身,乾珏才終於是反應了過來,風雷雙翼自他的身後張開,震動間帶着他消失在了原地。唐昊巨大的昊天錘重重地落在地面上,發出了一聲巨大震響,無數的草皮泥土被掀飛,一個兩三米的大坑,頓時就出現在了乾珏剛才站立的原地。

「這種感覺…」

乾珏看着再度提起昊天錘的唐昊,面容上露出了一絲思索之色。

就像剛才發生的一樣,唐昊的攻擊看似勢大力沉,速度並不快。但卻是帶着一種鎖敵之感,讓人不禁覺得難以躲避,最終只能選擇和唐昊的昊天錘硬拼。

顯然,這是唐昊自己的東西,因為唐三使用的昊天錘,從來沒有給乾珏這種感覺。

「是氣勢和精神力的運用么?」

思索了好一會,乾珏才想到了這個答案。

唐昊現在的實力並沒有恢復到封號斗羅,但剛才卻是讓乾珏在最後關頭,才靠着風雷雙翼的躲了過去。唯一的解釋,就是唐昊有一種將自身的氣勢和精神力相結合的技巧,用來幫助他的昊天錘鎖定敵人,逼敵人在他最擅長的領域和他戰鬥。

顯然,唐昊的魂力雖然因為氣血的缺失而下降了,但他的精神力並沒有。否則以乾珏的精神力,不會到最後才躲過去的。

「這應該就是昊叔曾經使用的戰鬥技巧吧,果然強勢,怪不得當初被稱作昊天宗的雙子星。」

乾珏呢喃著,不在猶豫,抬起自己手中千珏之弓,便向著唐昊射出了一道光矢,開始了自己的進攻。

而唐昊面對乾珏的這道攻擊,也沒有絲毫的動容,巨大的昊天錘往身前一放,立刻就將其擋了下來,光矢在昊天錘上炸響,但卻已經對唐昊造不成絲毫的傷害了。

不過…顯然,乾珏的那道光矢只是開頭。就在唐昊將格擋住了光矢的昊天錘從身前移開之後,原本站在不遠處的乾珏卻是已經消失不見。下一刻再次出現在唐昊感應中時,卻是已經來到了他的頭頂,手持着千珏之弓重重地向著他劈了下來,千珏之弓上閃著濃濃的黑光,一看就不簡單。

砰!

唐昊巨錘格擋,千珏之弓重重地劈在昊天錘上,猛烈的力道,讓唐昊眉毛立刻就是一挑。

「這小子,力道不輕啊。」

砰砰砰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