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風,聽聞此話肯定暴怒,憤怒勢必會影響他的判斷,周聰接下來對角斗場實力的解釋聽在他耳中便成了理所當然,而在腦中也自然的將角斗場和角斗令腦補在了一起。

而後周聰又對自己實力和對角斗場的貢獻齊口說出,這時,不僅林風,就連林風的那兩位師兄肯定也會有所顧慮。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周聰變現出來的那份淡定平靜,讓人不由得心有疑惑,所以角斗場便被他們理所當然的認成了周聰的後盾,這才有了顧慮。

至此,林風三人已經失掉了先機。

果然,林風不敢輕舉妄動,就連林風的那兩個幫手,都不想涉險。尤其是當他們心中認定這裡面存在雲葉宗兩位長老的爭鬥時,更是提不起半分的要跟林風冒險的勇氣。

此事本來就與他們無關,他們只是來幫林風一個小忙罷了,哪裡肯冒著生命危險去做這不理智之事,兩人退意萌生,自然也怕林風輕率,誤了他們,所以便有人開口,想要退走了。

林風也是十分煎熬,哪裡想到,一隻本應被他踩在腳底的螻蟻,現在卻突然有了可以和他抗衡的力量,雖然這力量是外在的,卻依然讓他不敢妄動。等到有人說要退走的時候,他就明白了,今天這仇是報不了了。

不過,林風依然是一肚子邪火,本以為很簡單的一件事,沒想到卻牽扯到了這麼多,以後再想要對付周聰怕是要難上加難!心念至此,怒上心頭,林風憤憤出手,將周家的大門直接掀掉,這才好受了許多!

幸虧就這樣糊弄過去了,若不是林風他們對角斗場不了解,今天周家估計就麻煩了,不過,以後的日子呢?

周聰看著遠去的林風三人,心中充滿了濃濃的擔憂,雲葉宗,穆家,他們肯定會繼續來找麻煩的!

「福伯,你沒事吧?」福伯被林風踹倒在地,差點站不起來,現在站起來了,也是一直用手捂著胸口。

「沒,沒事,就是胸口有點疼,老毛病了。」福伯勉強露出一抹微笑,又指著周宗健滿臉焦急地對周聰說:「老爺,老爺傷的不輕啊!」

周宗健在看到林風走了后,便暈了過去,若不是周聰眼疾手快,忙過去攙扶著,不然怕是要直接倒在地上了。

「剛才我探查過了,父親並沒有受什麼大傷,還是先扶父親回去休息吧。」周聰對著福伯微微一笑,緩緩說道。

福伯聽聞,臉上的焦急這才少了幾分。周家的其他人,也都鬆了一口氣。

而周聰的眼睛深處,卻是帶著濃濃地擔憂,扶著周宗健的手也是在微微的顫抖,周宗健受的傷一點也不輕!五臟六腑都受到了重創,體內淤血堵塞,直接把他的臉脹的通紅。但周聰明白,周宗健可是周家的頂樑柱,一旦周宗健倒下了,周家,也就亂了。

所以,父親受的只是輕傷!

周聰心中一嘆,就要扶父親回屋。

「哈哈,周聰少爺果然智勇雙全啊!」可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喊叫。

周家眾人立刻緊張了起來,一臉擔憂地看著門外,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嗎?

周聰也是眉頭緊皺,難道是穆家來人了?

漸漸地,在眾人是視線中,周家大門處出現了兩道身影。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紅裝少女,少女手持一把翠綠摺扇,走起路來,蹦蹦跳跳的,活躍異常。

後面的是一位臉色蒼老的老者,蒼白的臉上布滿了皺紋,深邃的眸子就如同這漆黑的夜色,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你們是?」周聰一隻手緊緊地握了起來,臉上帶著戒備。

「聽說,你們好像遇到危機了?」少女輕佻開口,走到近前打量了兩眼暈倒的周宗健。

老者默默站在原地,一聲不出。

「怎麼?閣下是來看笑話的?」周聰面露慍怒,那少女這般作態,明顯是來落井下石的,一時間周聰已經明白了他們的意圖。

「看什麼笑話?」少女一愣,搖了搖手裡的玉扇,接著又吃吃地笑道,「你想多了,我們是來幫你的。」

「我們不需要你幫,你們走吧!」周聰冷冷地回道,對方明顯來著不善。

「哎,你先聽我說完!」少女毫不在意,自顧自說道:「首先呢,穆家我可以幫你們擋住,那林風更是可以幫你們除掉,並且,雲葉宗還不敢找你們的麻煩。你覺得這個忙怎麼樣?」

周家眾人一聽,忍不住露出了希冀之色,都很心動。哪怕他們不相信這少女說的話,但是少女提出的條件,對他們可是有重大誘惑。

「閣下莫非當我是傻子不成?你隨隨便便說兩句話就讓我相信你!」周聰冷笑一聲,不客氣回道。

「你覺得我在騙你?」少女停下了腳步,眼睛微微一眯,接著微微一笑,身體突然動了,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一把玉扇忽然浮現,柢在周聰的脖子上。一抹寒芒傳來,周聰站在原地,背後一陣冷汗,下意識的就想後退,卻被他忍住了。他竟然毫無察覺到!

扇子出現的毫無預兆,彷彿本來就在那一般!

旁邊的眾人也都嘴巴大開,一臉震驚,看著周聰身前,嘴角帶笑的少女,一股寒氣,不可抑制地自心底升起,這得多塊的速度!

「現在覺得我有這個實力了嗎?」少女臉上帶著笑,問周聰。 「你實力強又如何,雲葉宗高手如雲,你一個人算不了什麼!」雖然震驚,但周聰卻是面不改色,此時一旦露怯,對周家可是萬分的不利,因此他強行將心中的震驚壓了下去。好在,筋脈斷裂帶給了他超強的忍受能力,周聰這才能將各種負面情緒及時壓下。

「你覺得我身後的勢力會弱嗎?」少女話語意味深長,拿掉了玉扇。

周圍眾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顯然相信了少女的話。

「閣下來自哪裡?」此時周聰心中一動,出口問道。

「哪裡?以後你會知道的。」少女呵呵一笑,「怎麼樣?需不需要我的幫助?」

「不用!不好意思,在下已經和角斗場達成了協議,現在用不著藉助你們的力量了。」周聰眼睛一縮,又搬出角斗場來,他要看看這少女和角斗場,哪個更厲害。

其實,周聰對這突如其來的幫助,十分心動。周家已經到了如履薄冰的地步了,周聰除了那角斗令,根本沒有其他可以拯救周家的方法。

他看明白了對方明顯是沖著他來的,所以,舉出角斗場正是讓自己不那麼被動。

「角斗場?哈!就憑你手中的那枚角斗令嗎?不好意思,我手裡有七八枚,你還嚇不倒我,況且,你有那麼大的財力嗎?」少女頗有深意的看著周聰,讓周聰心裡一陣發麻。

「嘶!」

周圍的人聽到,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少爺口中威力非凡的角斗令,她竟然有七八枚!!

她知道!周聰心中一寒,角斗場如此機密的事情她都知道!看來她的實力,定然非凡。

「好了,大家先各自去忙吧,這裡已經沒有事了。我周聰向各位保證,以後,絕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再也沒有人能騎在我們周家頭上拉屎!!各位放心,我說到,就一定做到!!」一驚過後,周聰卻是急忙反應過來,對著其他人吩咐道。角斗令的秘密不能被他們知道,現在他們的希望就在這枚角斗令上,不能讓他們的希望破滅。

而周聰的這一番話,卻也是周聰對他們做出的承諾,周家,絕不容許別人再來侵犯,即使他付出再大的代價!

「姑娘,我們進屋再談。」周聰對少女發出邀請,既然對方找他有事,他也只能見機行事了。

「好!」少女輕鬆答應,腳步輕移,率先朝屋內走了過去。

後面老者,面無表情,緩緩跟上。

周聰看著,如入無人之境的二人,心中微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將父親在房上安頓好,並讓福伯照顧好父親后,周聰來到了大廳。

少女歪坐在正座的太師椅上,一手托住腮,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周圍的物件。老者坐在一旁,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不知姑娘如何稱呼?」周聰走到大廳,在另一張太師椅上坐定。

「本小姐名叫孔青青,你可以叫我青青殿下。」少女扭頭對著周聰輕輕一笑,明亮的眸子中帶著些許威懾的意味。

「青青姑娘,現在可以說了吧,你們有什麼目的?」周聰淡然一笑,神色如常,像是沒有察覺到孔青青的挑釁。

「公子智勇雙全,剛才的一番表演可是令小女子佩服的很啊。不如公子猜一猜我們有什麼目的?」孔青青的眼光大有深意,讓周聰心中發毛。

「青青姑娘見笑了,在下的這點把戲還入不了您的法眼。還請青青小姐直說吧,在下一時間哪裡能夠猜得到!」從知道孔青青身上有角斗令之後,周聰就明白自己的把戲已經全被她看清了,當下卻也坦然回應。

「哦?猜不到嗎?那我告訴你個秘密。」孔青青眼睛眯了起來,用手輕捂住嘴角,強忍著笑意:「我身上根本沒有角斗令!哈哈哈!」當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她終於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到孔青青的話,周聰拿起杯子的手在空中一停,抖了抖,險些灑出些茶水。周聰的臉色更是變的難看了起來,自己一開始被她的實力所震懾,竟沒有懷疑她說的話的正確性。

「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現在說正事,我來這確實有個忙需要你幫,作為報酬呢,周家我替你看好了,保證不出事。」孔青青見周聰臉色變了,輕咳了一聲,身子一正,收起了笑容,臉色也正經起來。

「什麼忙?」說道正事,周聰也認真起來,顧不得孔青青的調戲了。

「你知道武者堂嗎?」孔青青看著周聰,緩緩說道。

「武者堂?不知道。」周聰搖頭,著實是沒聽過。

「武者堂,匯聚天下精英,是強者的天堂,屹立在天下武學頂端,但凡知道武者堂的,就沒有不想加入的!」少女語氣傲然。

聽著孔青青自豪的語氣,周聰心中一動,猜測道:「難不成姑娘便是這武者堂中之人?那麼青青姑娘所屬的勢力也是武者堂了。」

「沒錯,我是武者堂的一員,但我背後的勢力卻不是武者堂。」孔青青語氣一變,感慨起來:「武者堂哪能是常人想進便能進的呢?我也只是我們家族唯一一個進入武者堂的人,這也是舉我們全族之力助我,不然……」

說到這,孔青青噤聲了,眼中露出一抹追憶之色,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憂傷,不濃,卻惹人心酸。

雖然孔青青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周聰卻是聽出來了,這武者堂基本上就相當於一個超然物外的龐然大物,只搜集天下絕頂天才,因此進入武者堂的代價身份龐大,龐大到哪怕進入武者堂都不能撫平孔青青受到的傷害。

「嗯,所以呢,武者堂網羅天下奇才,一旦被武者堂選中,都會有豐厚的獎勵,獎勵多到無數人眼紅!」孔青青眼中精光一閃,一掃剛才的哀傷之感。

「所以青青姑娘想讓我加入武者堂,獲得那豐厚的獎勵?」周聰瞬間明白了,原來他們是看重了這武者堂的獎勵。

「周少爺果然才智過人,沒錯,我看重的就是那武者堂的獎勵。」孔青青眼中露出一抹讚賞之色。

「不過,也並非全部,只要你能進入武者堂,我只需要其中的一件東西。」

周聰有點頭大:「青青姑娘就對在下這麼有自信?」 他需要孔青青的幫助,但同時卻沒把握完成孔青青交代的事情。

「怎麼?號稱『百年第一』的周聰周少爺,竟然對自己沒有信心嗎?」孔青青張嘴輕笑。

連孔青青這種高手都需要廢好大的代價才能進,更何況是他這個一窮二白的小子呢!

周聰暗自菲薄了一番,不由得說道:「青青姑娘說笑了,那武者堂可是高手如雲,我這點資質在天下奇才面前又算得了什麼?」

孔青青轉了轉身子,將手托在下巴上,接著說:「也很簡單,如果你沒通過,我只要幾枚丹藥。」

丹藥?周聰心中一驚,他身上總共也不過一枚丹藥,還是珍品房的柳茜賣他人情給他的,哪裡會有什麼丹藥!!

「青青姑娘,不妨告訴你,我身上總共也只有一枚丹藥,還是機緣巧合的情況下得到的,以我們周家的財力,可買不起什麼丹藥的。」周聰如實回答。

孔青青眼珠一轉,若有所思:「騙誰呢,大少爺!你可不要告訴我,你的筋脈是它自己長好的,要不是齊藥師幫你,哪還會有現在的周大少爺啊。」

忽然,周聰好像明白了什麼!

以孔青青的勢力,肯定對自己的經歷了如指掌,那麼自己筋脈斷裂的事情肯定瞞不過她,而之前孔青青沒有異樣導致周聰也沒有往這方面想,現在想來,周聰背後儘是冷汗。

為何孔青青會這麼有耐心的跟自己談條件,他還天真的以為這世界上有什麼公平交易,原來,孔青青只是懾於一個假象的齊藥師。

這齊藥師,肯定也是位叱吒風雲的絕世高手,最起碼能夠震懾住孔青青!

「哦?齊藥師?在下並不認識什麼齊藥師啊?」周聰故作驚訝。

時間緊迫,他也之得將計就計了,既然她認為有,那便是有了。

「齊藥師可是你們這一靈域天賦最強的煉藥師,除了他,小女子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夠逆天改命。難不成周少爺要用什麼隱士高人來唬弄我嗎?」孔青青目光狡潔,顯然不信。

一旁的老者自始至終安然坐定,閉目養神。

周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接著轉移話題:「不知,青青姑娘,你所需的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青青姑娘如此挂念的,想必定非凡物了。」

「當然非凡品了,那可是……」孔青青撇撇嘴,止住了,又接著說「當然,是殘缺的,一部殘缺的功法。」

「功法?」周聰來了興趣,能讓孔青青欲言又止的,並且還是她口中那個修鍊聖地發放的功法,必然非凡品!

「嗯,挺有名的一部功法,《混沌》功法。」孔青青淡然說道。

什麼?周聰心臟卻是猛的一跳,《混沌》功法?難道她看出了什麼?猜到自己的筋脈是《混沌》功法修好的,如此這般是在試探我?

不對,如果她發現了什麼端倪,不會提齊藥師的!

未等周聰靜下心來,旁邊閉目養神的老者突然睜開了雙眼,收斂的氣息節節攀升,猶如猛虎般,攝人心魄。

一道精光自眼中射出,目光猶如實質,與之對視下,嗡的一下,周聰腦袋一轟,周身壓力倍增!

不好!生死危機,就在一瞬!

「你知道《混沌》功法?」老者開口了,眼睛緊盯著周聰,如同金屬交接的聲音,聽在心中,直教人心中發寒。同時,帶來的壓迫越來越強。

對視之下,周聰周身凝固,恍如被禁錮一般,渾身動彈不得。他明白,這時候要是說錯話,必死無疑!

「什麼功法?《混沌》功法?很有名嗎?」周聰竭力張嘴,吐出一句話。

「你不會真不知道《混沌》功法吧?要問這世上最有名的,恐怕這《混沌》功法也能排到前三之列,你到底是有多孤陋寡聞……」孔青青在旁皺皺眉頭忍不住出口,周聰的表現讓她不是很滿意。

「也對,《混沌》功法,這名字…一聽便知道…不凡,而又是能讓…青青小姐看中的功法,自己是…讓我這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小子心動了。」周聰磕磕絆絆的從嘴裡嘣了出來一句話,臉也因為壓迫而漲的通紅。他的危機並沒有解除,此時只能找個借口自保。

貪心,正是周聰最好的借口。

果然,聽到周聰的話,老者眼中的戾芒少了幾分,對周聰的禁錮也是有所鬆動。

「怎麼?我勸你少打那功法的主意,不要說那只是一部殘缺的功法,就算是完整的功法,你修鍊下去也是死路一條。」孔青青冷哼一聲,臉色冷了下來,如此小子竟然也敢打這功法的注意,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到此,老者收回了眼神,周身氣勢收斂,又恢復了那普通無奇的狀態,看來老者是相信了周聰的說辭。

周身一松,周聰恢復了自由。

「呼!」輕咳了幾聲,周聰鬆了口氣,剛才的壓抑著實難受,只是一個眼神,他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這老者開始平淡無奇,沒想到一出手竟然如此厲害,周聰看向老者的眼神帶著深深地戒備與忌憚,心中對孔青青的勢力認知更上了一層樓。

「青青姑娘,那《混沌》功法,有什麼缺陷不成?」周聰緩了緩后,這才又出口問道。

「有什麼缺陷也與你無關,你拿到功法后把它給我就行。」孔青青語氣冷淡,不想過多的談論這個話題。

「倘若拿不到,只需要讓齊藥師幫我練幾枚丹藥便可,齊藥師本就有傷在身,又冒著反噬的危險為你逆天改命,可見對你是重視非凡,想必這點要求,還是會答應的。」

「青青姑娘,我早就說過了,我可不認識什麼齊藥師啊。」周聰再次推辭,同時心中也嘆了口氣。到時候自己若是沒拿到功法,丹藥也拿不出來,恐怕整個周家都完了吧。

「怎麼?你想反悔?」孔青青臉色一寒,有點嗔怒。

「怎麼會?只是不知道那是什麼丹藥,我也不敢妄下海口不是?」周聰才不會那麼傻,能與《混沌》功法媲美的丹藥,那得什麼層次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