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香茹一直都是緊閉眼眸,也不知道危險有多大。

微微擡起腦袋,有點緊張的看着楚雨馨,說:“沒有事兒了麼?”

看着一副並不是吃驚的林香茹,楚雨馨臉色有點蒼白,早知道就不敢了,和香茹姐一樣,緊閉眼眸。不過她卻做不到,對陌生的事物有極大的好奇心。

“香茹姐,剛剛好刺激哦,不過好嚇人的。現在我們已經安全了哦、”楚雨馨抱住林香茹的肩膀,繼續說:“香茹姐,不怕,小馨會保護你滴。嘿嘿。”

看着一副開玩笑的楚雨馨,林香茹掩嘴微微一笑,說:“瞧你臉色這麼白皙,被嚇得吧?”

楚雨馨摸了摸臉頰,笑眯眯的說:“呀,我皮膚一直這樣,很白皙的。”

葉晨淡淡的搖了搖頭,她們的心態確實很好。

很快到了別墅,葉晨給她們做了中午飯飯後,就準備去見然姐了。

“香茹,雨馨,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一趟,你們就趕緊吃吧。我先走了。”葉晨拿起外衣,看着她們,笑眯眯的說道。


“葉晨哥,你不吃飯在去麼?”楚雨馨看着要出去的葉晨,覺得有點過意不去,葉晨給她們做了飯菜,就出去了。

“是呀,葉晨,你也吃點再出去吧。”林香茹放下手中的碗,雙眸有神,語氣極度溫和的說道。充滿了無盡的溫馨。

葉晨淡淡的一笑,有點享受這樣的感覺,不過,葉晨明白,自己只是她們的保鏢,四年後,自己的保鏢生涯就應該結束了。畢竟,那時候,林香茹也無須自己保護了。 “不用了,你們趕緊吃吧,有事兒的話,就電話聯繫我。”說完,葉晨就走出了房間。呼吸着格外的空氣,感覺到一股淡淡的自然芳香。

林香茹見葉晨匆忙的離去,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心中也是有點擔心葉晨的安慰。隨即搖了搖頭,心道:自己怎麼了?怎麼會擔心他呢?

“香茹姐,你怎麼了?”楚雨馨看着表情有點怪異的林香茹,手中的筷子有點停歇的說道。林香茹看上去十分的憂鬱。

“小馨,趕緊吃飯吧,等下我們去逛街。”林香茹很快的平復心情,露出嘴角的微笑,然後心中有點恍惚的吃了起了。

見得林香茹如此,楚雨馨也不在問。

葉晨並沒有駕駛楚雨馨鐵盒子出去,而是直接到小區的外面,攔截了一輛出租車,直奔乾元花都。

乾元花都並沒有在市區,而偏於郊區,這裏也算得個人的私人領地。

司機載着葉晨來到這裏,感覺到這裏有一股很**的氣息,即便是普通人,也感覺到這裏非同凡響,而自己的客人,不是達官貴人就是一個實行潛規則的人。

“小兄弟,你來這裏做什麼呢?”司機實在好奇的問道,這裏也是才新建的一處大型別墅,裏面有獨立的花園和水池,整個花都的面積,可達三千平方米。期內,有一座主型的建築,看上去十分的輝煌霸氣。隱隱約約之間,透露出古樸的氣息。緊接着,旁邊坐落着七八棟六層的公寓。與此同時,還有幾棟別墅。

能擁有如此花都的人,顯然是很強大。

“來看看。”葉晨無所謂的迴應道,車子已經來到乾元花都。

“小兄弟,我感覺這裏不凡,你要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就不要在這裏逗留吧。”司機看着一臉平靜的葉晨,然後再看看花都裏面,許些的人員在走動,那裏的人,看上去,表情十分的冷漠,一股子的殺氣。

“就到這裏吧,我去找朋友。”付完車錢。葉晨就下車。往花都前去。

司機並沒有着急的離開,而是停留片刻,他的意思,或許葉晨看了幾眼後,就會離開,到時自己又可以賺一筆了。他自然不認爲葉晨能進去。這裏一看,就是那種有權有勢的地方。自然不會輕易的放人進去。

葉晨看着這裏,也是微微吃驚,竟然有這樣的一個地方,看上去十分的完美。估計能住下幾千人吧,看着十幾棟高層公寓,葉晨笑了笑,也不知道然姐是怎麼找到如此完美的地方,這樣一來,一千人的住宿,瞬間就不是什麼難事了。即便在入駐幾千人,也沒有什麼問題。看來這裏就是以後的基地了。

站在大門口的是狼族的成員,這裏幾乎都是核心的成員,守衛之類的事項,一般都是自己人完成。每一個人的身手,十分的凌厲,魂狼和水狼算起來,也就是那種實力最差的了。

而站在門口的這些狼族成員,身手和魂狼和水狼不相上下。

狼族成員,都識得葉晨,看着葉晨來了,兩人興奮的急忙迎上去,說:“老大,你來了。”

葉晨淡淡的點了點,說:“兩位兄弟,你們辛苦了。”


得到葉晨的肯定,兩名狼族成員傻傻的一笑,說:“老大,一點都不辛苦。”

“然姐在麼?”葉晨拍了拍他們的肩膀,淡淡說道。

“然姐在的,就在一號別墅。”其中一名狼族成員說道。他們在這裏都是輪班看守。在狼族內,身份都是平等的。他們都是兄弟。

“恩,那我先進去了。對了,小雅在這裏麼?”葉晨突然想起小雅這嫵媚的火辣妞了,準備讓她陪着自己前去。

“小雅在二號別墅,估計在計劃近日的工作呢。”狼族成員說道。

葉晨點了點,然後就走了進去,直奔二號別墅。

司機有點不敢相信的看着這一幕,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和這裏有什麼關係呢?或許是這裏老闆的貴公子吧,但是怎麼還坐出租車呢?司機一連串的問題冒了出來。對於葉晨這樣的有錢人,也是有點欣慰,至少不像其他的公子哥那樣的紈絝。

看着走進去的葉晨,司機微微搖了搖頭,也發動車子離開這裏。

葉晨來到二號別墅,悄然的潛伏進去。並沒有引起小雅的注意力。

小雅集中精神的思考着最近的計劃。並沒有發現葉晨已經潛入別墅,而且已經站在自己的身後。雖然小雅的警覺性很好,但是面對葉晨這樣的存在,也無辦法,何況小雅在沉思中。

她並不認爲這裏能有任何的陌生人能潛入進來,所以警惕性也消散。

“啊!”小雅驚呼道,一雙溫暖的大手抱着自己的***,緊接着,讓她不能動彈,全身也是微微一顫。

她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危險氣息,有點氣惱的轉頭,想要看看是哪個傢伙這麼大膽,竟然看這樣抱着自己,同時竟然能無聲無息的潛伏在自己的身邊。

緊緊皺在一起的柳眉,嘟起小嘴,隨後就看到了葉晨。

葉晨正一副笑眯眯的笑容看着自己,小雅一看是葉晨,這傢伙正色迷迷的看着自己。

“小雅,你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嚇到你了麼?”葉晨鬆開小雅,然後悠哉的坐在沙發上。端起茶桌上的一杯水喝了起來。

“呀,人家在怎麼說也是女孩子嘛,而且老大你這鬼魅的傢伙,任誰都沒有想到你會無聲息的出現在背後。”小雅俏皮的說道,看着葉晨端起自己喝過的水,急忙說:“老大,那是我喝過的。”

“嘿嘿,我就喜歡你喝過的,過來,讓我捏一把。”葉晨壞壞的看着小雅,和小雅的關係雖然很曖昧,但始終沒有突破最後的防線。

小雅俏臉微微紅暈,有點羞澀的低下頭,說:“你個小壞蛋,又佔我的便宜。”小雅妖嬈的坐在葉晨的雙腿上,雙手攬在葉晨的頸脖。


鼻嗅着小雅身上那淡淡的幽香,竟有一絲讓葉晨着迷,將腦袋埋在起伏不斷的雙峯,那感覺十分的特殊。

“小雅,對了,等下你陪我去見然姐。”葉晨擡起頭看着小雅,笑眯眯的說道。 重重的搖了搖腦袋,葉晨神色迷離的看着小雅,說:“小雅,你在這裏思考什麼?”

“老大,小雅在對春江市的勢力進行分析,春江市最近頻繁的有幫派爭鬥,許多幫派之間爆發了空前絕後的戰爭,幾乎整個黑勢力都活動了起來。”小雅離開葉晨的雙腿,手指輕輕的觸碰着下巴,一抹略有所思的模樣,繼續說:“我和然姐在計劃,吞併春江市的黑勢力,將春江市重新洗牌。”

葉晨拖着下巴,說:“目前進展如何?”

“目前一直在暗中操作,不過春江市最大的黑幫已經妥協了。”小雅雙眸微微一眯,有點自豪的說道。

“什麼?影魂社已經妥協,那他們的老大呢?”葉晨聽了小雅的話,一頓大驚,春江市最有勢力就是影魂社了,而影魂社的老大就是影子,他對影子的映像很好。幾乎已經是兄弟的關係了。

“只是讓他們加入我們,不過卻是外圍勢力。”小雅說道。

葉晨有點疑惑了,影子的性格應該不會輕易的誠服於其他的勢力,小雅是如何讓影子加入進來的?

“小雅,你是如何讓他們老大加入的?”葉晨心中有點疑惑。

“嘿嘿,是這樣的,因爲影子是我的哥哥,我們是親兄妹。”小雅此刻神采奕奕的說道。

聞言,葉晨大吃一驚,沒有想到,小雅在天朝竟然還有一個哥哥,不過以前的時候聽聞小雅說過,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小雅的哥哥竟然是影子,這簡直有點難以讓人相信。

“影子就是你的哥哥?”葉晨感覺聽錯一般的說道。

“老大,你知道他叫影子?你認識我哥哥?”自始至終,小雅也沒有說起自己哥哥的名字,這時聽葉晨說出來,確實有點震驚,自己的老大竟然認識自己的哥哥。

“恩,不過也是才認識不久,還不到一個星期。”葉晨也沒有隱瞞,畢竟也沒有什麼隱瞞的。

“老大,其實我也是才知道,哥哥就是春江市最有勢力的黑勢力。”小雅說道。

“那他知道你現在的身份麼?”葉晨到也不怕影子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畢竟知道這個組織的人,也是很多的,在國際上的地位也是第一。幾乎沒有任何勢力可以阻擾。

“老大,我告訴他了,你不會責怪我吧?”小雅一雙眸子一眨一眨的看着葉晨。

“我怎麼會怪你呢,說起來,你哥哥也算是我的兄弟吧,爲人不錯。我還準備找一個適當的時機讓他加入我們,不過被你給搶先了。暫時不要告訴他,我的身份是什麼。”葉晨摟住小雅,鼻尖靠近小雅,嗅了嗅小雅的長髮。

“真滴麼?”小雅有點激動,雙眸緊緊的看着葉晨。

“我有說過假話麼?”葉晨在小雅的小屁屁上捏了一把,緊接着說:“走吧,陪我去找然姐。”

確實,葉晨並沒有說過假話,對於葉晨的話,小雅是絕對的相信,也沒有半點的猜忌。

“老大,然姐剛到這裏的時候,就準備見你了,不過,你老人家似乎很忙,現在纔去見她,估計她有點不樂意了呢。”小雅想起然姐的威勢,就壞笑的看着葉晨。

葉晨的臉頰上的笑容,顯然有點僵硬。想起然姐的威勢,葉晨就有點後怕,然姐可是拿幾個老頭子的叫來協助自己的,不過,葉晨更懼怕然姐的嚴肅。

然姐是幾個老頭子的第一個弟子,而自己則是他們的第二個弟子,也是最後一個。

看着葉晨那僵硬的笑容,小雅掩嘴一笑,說:“老大,走唄,我帶你去見然姐。”

葉晨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然姐的心情怎麼樣?”

說實話,葉晨確實很怕然姐,不過想到然姐那嫵媚的身材,和自己那曖昧的動作,葉晨也是微微一笑,雖然是同門子弟,不過,很多時候,他們看起來比較像一對嬉鬧的情侶。

“然姐的心情很好哦。”小雅俏皮的眨眨眼,微微一挺胸脯。

“你幹嘛?在挺也是平胸。”看着小雅的表情,葉晨也是模棱兩可,也不知道這妞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嫵媚的眨一眨眼睛,一雙大大的秋水眸子有點怒意的看着葉晨,小雅嬌滴的說:“老大,要不,你幫我?”

說完的同時,他們也在走向一號別墅。

“我怎麼幫你?”葉晨有點疑惑的看着小雅,這小妞不會是想要自己給她按摩按摩吧?

“很簡單哦,你有時間的時候,幫我留意一下可以豐胸的東西。”小雅看着葉晨那壞壞的眼神,就知道葉晨給想歪了。

葉晨聽聞,心中一把冷汗,小雅這虎妞也夠戲弄人的。

“就這樣麼?我還以爲給你撫摸一下呢,聽說這個方式可以豐胸,效果不錯。”葉晨臉皮比較厚,和小雅說話也不會顧忌什麼,畢竟和小雅也是經常的開玩笑。

“真滴麼?”小雅說完,看了看自己的胸脯,繼續說:“不對呀,老大,我的咪咪也不小了吧?比然姐的還大呢。 三國之蓋世雄兵 。”

“瞧不見啊。”葉晨道,不過小雅的這對白兔,確實比然姐的大多了。小雅的年紀也就十九歲,和葉晨同歲,而然姐已經二十四,看起來十分的覺有女人的魅力。

然姐最大的特點,就是嫵媚無形中給人的心理壓力是最大的。對於這一點,葉晨也是十分的後怕。

有一種女人,看起來十分的嫵媚,但是無形中卻有被抹殺的感覺。

“哈,老大,你想瞧,我還不給你瞧呢。”小雅風輕雲淡的說道。

這時,來到了一號別墅,一號別墅的安全都是由虎族負責的,而狼族則由小雅負責。不過,很多時候,許多的決策都是由然姐和葉晨拿主意的。葉晨不在的時候,一切都是由然姐負責進行。

“老大。小雅。”虎族成員看着葉晨和小雅走來,非常的恭敬的打了一聲招呼,隨即就打開了門。

葉晨淡淡的點了點頭,拍了拍他們的肩膀,這些都是自己的兄弟,一直陪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 “嘿嘿,可以,但不是現在呢。”葉晨淡淡的說道,隨後一改常態,嚴肅的說:“然姐,春江市目前的動盪已經拉開,我們不方便出手管理,還需要在背後操控,洗牌後的黑勢力,就找一個春江市的黑道人物吧。”

看着嚴肅起來的葉晨,小雅也言歸正傳,一臉認真的聽着。然姐點了點頭,說:“弟弟,你說的很正確,我們組織也不方便露面,不過人手,可以投入一部分,其他的就呆在這裏,集體特訓。”

“恩,春江市最大的黑勢力,已經屬於我們,以後春江市的黑道就交給影子吧,畢竟他的威望也存在。”葉晨託着下巴,略思一刻。

“我們現在已經開始行動了,準備將春江市的黑幫化爲一個整體。”然姐放下手中的資料,臉頰沒有半點的表情。

葉晨點了點頭,這些事兒,其實自己都管不着,只要有然姐和小雅就行了,偌大的一個組織,其實很多時候都是由兩個女人掌控了,不過成員都沒有任何的異議,對然姐是十分的敬愛,然姐就像他們的大姐。

“然姐,這件事兒,就交給你辦了。”葉晨握住然姐的玉手,感受着然姐那成熟女性的魅力。


“弟弟,什麼時候把弟妹帶來見姐姐呢?”然姐眯起眼眸,嘴角流出微笑。

“很快的,你們還沒有吃飯吧?”葉晨說。


“恩,已經準備好了,走吧,一起,咱們很久沒有一起吃飯了。”然姐輕嘆道,自從葉晨來到天朝後,然姐就很少見到葉晨,即便是在國外,也很難一起好好的吃上一頓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