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柯小薰向四周看了看,沒有看到人在周圍,也沒有看到周圍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她拍了拍頭,就抬腳向藏書閣走去。可她,剛一抬腳,就又聽到了那道聲音,他還是那樣的淡淡的說著,「上來。」

那聲音輕飄飄的,卻又是那麼的堅定,彷彿即刻就要隨風飄散,可卻又是那麼的頑強,不肯散去。

「是誰?出來?」柯小薰對著四周張望的喊道。

那道聲音沒有理會柯小薰,而是固執的繼續說著,「上來。」

柯小薰再次看了一下四周,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人或東西,於是,她生氣了。

不帶這麼玩兒人的,這不是嚇人呢嗎?!

她生氣的後果就是,她不在理會心底的那道聲音,反而兀自走到藏書閣的書架旁,從中挑選了一本魔界歷史看了起來。

那道聲音在柯小薰的心底不斷的叫著,用的還是那個語調,還是那種語氣,那種一聲接著一聲不清不癢的聲音,弄得柯小薰內心煩躁異常。

聲音再次的響起,讓柯小薰再也看不下去了,她一把把書放回原來的地方,然後朝著二樓走去。

她倒要看看上面有什麼,能讓那道聲音的主人,那麼執著。 「上來,上來。。。」

特么的,急什麼急啊,這不是走著的嗎?!

柯小薰邊警惕的看向四周,邊在內心無限的吐槽。

一步一個腳印的輕輕來到了二樓,只聽那道聲音還在淡淡的說著,「上來。」

柯小薰只能慢慢的走向三樓。

站在三樓,柯小薰戒備的看了一下四周。

在三樓,只有幾個稀稀鬆松的書架,擺放在空蕩蕩的空間內。

她聽殘冥說過,珍寶閣的三樓放著一些珍貴的古籍和一些稀有的神獸。

而有的神獸,在蛋殼內的時候,就會有自己的意識。


所以,「那道聲音,該不會是三樓的某個神獸吧?」柯小薰看著書架上擺放的幾顆神獸蛋,不自覺的嘀咕出聲。

「上來,上來。。。」

那道聲音在柯小薰的心底再次響起,不過是,一次比一比堅定,一次比一次更清晰。

「還上去?」柯小薰聽著心底的聲音,看著面前不遠處的樓梯,猶豫了。

在她來珍寶閣的路上,殘冥讓她沒事兒別往四樓去,至於為什麼,殘冥並沒有告訴她。

殘冥讓她不去四樓,肯定有他的用意,可。。。

聽著心底的聲音,柯小薰真的拿不定主意了。

那道聲音的主人,彷彿知道了柯小薰的猶豫似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誘惑,隨著聲音的轉變,柯小薰那流轉著赤紅色的瞳孔,居然一點一點的變得空洞,雙腳開始機械的向四樓走去。

「上來,上來。。。」柯小薰跟著聲音,一步一步的朝著四樓走去。

在她走出四樓樓梯的瞬間,忽然猛地颳起了一陣大風,而被控制的柯小薰也恢復了神智。

看著望不到邊際的沙灘戈壁,柯小薰頓時蒙了。

她不是在魔宮的珍寶閣嗎?!怎麼一轉眼跑到沙漠這來了。

突然,一個亮閃閃的光芒,鑽進了柯小薰的眼眸。

她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撿起來一看,居然是一塊兒不小的黃金。

「這,怎麼會有黃金?」柯小薰分外不解的看著手中閃爍著金色光芒的小東西。

想不通為什麼,柯小薰只能把目光轉移到四周,只見在她四周不遠處零零星星的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跑到光芒前,一看,只見數十顆大小不一的珍珠和五顏六色的寶石靜靜地躺在那散發著自身的光芒。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難道。。。

為了證實自己的某種想法,柯小薰快速的跑到四周看了看。

果然,無數的寶石,黃金,珍珠在閃爍著光芒。

「這,難道是哪兒個人的墳墓嗎?可是,她不是在珍寶閣嗎?她是怎麼來到這的?」柯小薰迷茫了。

「咳咳。」從喉嚨處發出的干癢讓柯小薰不舒服的咳嗽出聲。

不能再想為什麼回來到這了,現在最主要的要先找到水源,否則自己還沒想出為什麼,她就會被渴死了。

可是,這所望之處都是沙漠,哪兒有水源啊?!

「不管了,先去找水源。」柯小薰看著一地的稀奇珍寶喃喃低語。

說干就乾的柯小薰,就不在管地上的珍寶,向前走去。 柯小薰一直在不停地走,走到她渴的嗓子都快冒煙了,身體內的水分都快要被蒸發了,還是沒有看到一點水源的蹤跡。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會死的。」柯小薰對著茫茫無邊際的沙漠苦澀一笑,自嘲的說道,「原來,吸血鬼也不是萬能的,他們也會因為身體缺少水分而死啊?!」

越想越覺得再這樣走下去是不可行的,於是,她決定賭一把,她把所有的力量都聚集都雙腳上,然後不分晝夜的跑。但,她必須要在所有的力量都耗盡之前找到水源,否則,她就會因體內水分消耗殆盡而死。

柯小薰想來想去都只想到這麼一個辦法,「看來,必須賭一把了。冥,你一定要保佑我!」看著遠方,嘴裡輕輕地嘀喃。

盤腿坐下,用自己全部的精神力小心翼翼的引導全身的靈力,一點一點向雙腿匯聚,深綠色的靈力在柯小薰刻意引導下,漸漸地從丹田內全部匯聚到了雙腳處,並在那來回的流動。

感覺到身體內所有的靈力都匯聚到雙腳的地方后,站了起來。

長至腰間的酒紅色秀髮無風舞動,巴掌大小的臉上,一雙流轉著赤色光芒的眸子堅定地看向遠方,原本潤澤富有彈性的粉色櫻唇,早已失去了自身的光澤,此刻更是被柯小薰抿的緊緊的,一身紅色連衣裙無風自舞,颯颯直響。

此時的柯小薰就像欲戰待發的戰神,是那麼的霸氣,那麼的肅穆。

突然,她動了,就像流星劃破天際般轉瞬即逝。

保持著這樣的速度,柯小薰因為不知道她跑了幾天,或許半個月,又或許一個月,她只知道,她就要堅持不下去了,她的力量,她的靈力在不斷地奔跑中正在快速的消失,水分也在快速的消耗著。

就這樣,速度逐漸慢了下來,到最後她只能一點一點的向前爬著移動,她知道,如果她停在那裡不動的話,最後肯定會被太陽暴晒,直至不甘不願的死去。

但,不久的之後,柯小薰再也爬不動了,她已經在死亡的邊緣了,清晰的意識正在逐漸的失去,就那麼一點一點的陷入昏迷。

在她就要昏迷過去的時候,在她的腦中忽然響起了一道威嚴十足卻十分稚嫩的聲音。

「以汝之血,定下生死契約,生命共享,終生相隨,汝之可願?」

「我。。。願意。」柯小薰在艱難的吐出這句話后,終於失去了意識陷入了沉睡。

「契約,成。吾是你的本命契約獸,九尾。」

隨著聲音的落下,柯小薰的身體瞬間被注入一道龐大的能量,那道能量在她的身體內一邊破壞,一邊修復,原本十分狹窄的經脈,此時在那道能量肆意的狂虐后,已經變得十分寬闊,如果說之前的經脈好似一條小溪的話,此時的經脈那就是匯聚了所有江河的大海。

而她的精神力也在發生著劇烈的變化,之前像大海似的寬闊龐大的精神海,此刻竟像天空般浩瀚無邊際。

柯小薰的身體再次發生著驚人的變化,如果說之前只是洗髓筋骨的話,那此刻就是對身體的再次改造,經過這次改造,以後她在跟別人對打的時候,她的身體就會像穿了堅硬的盔甲似的堅不可摧。

「唔。。。」伴隨著能量漸漸被身體吸收消化完畢,柯小薰也隨之轉醒。 「好痛,好痛。。。」柯小薰在睜開雙眼的同時,感到身體像是被一輛大卡車碾過一樣劇烈酸痛。

身體怎麼會酸痛,難道在自己沉睡的時候遭到什麼魔獸的偷襲了嗎?

等等,她貌似忘記了什麼,是什麼呢?

就在柯小薰努力回想她忘記什麼的時候,突然在她腦海中響起一道稚嫩的嗓音,「你怎麼這麼笨呢?早知道就不跟你契約了,哎,真是失策啊失策!」

「誰?出來?」柯小薰被突然冒出來的聲音下來一大跳,連忙做出戰鬥的狀態,警惕的看向四周。

「出來什麼出來啊!」那道稚嫩的聲音對著柯小薰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怎麼這麼笨啊,你的修鍊天賦極高,但沒想到你的智商怎麼這麼令人捉急啊!」

「你到底是誰?」他為什麼會知道她的修鍊天賦極高?這件事除了她和冥,就只有小肉球知道了,他是怎麼知道的?哎,來的時候太匆忙,忘記把肉球帶過來了,也不知道它怎麼樣了?柯小薰一想起在地球上收養的那隻小肉球,就不禁陷入了沉思。

「我不叫小肉球,我叫九尾!我叫九尾!!!」就在柯小薰沉思的時候,那道稚嫩的聲音在她腦海中氣急敗壞的辯解道。

「哎?」柯小薰忽然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似的,一直打結的腦袋,此刻突然間想通了,對著那道聲音震驚的叫道,「你就是那隻小肉球?!」

「我不叫小肉球,我叫九尾!我叫九尾!!我叫九尾!!!」

柯小薰的腦海中回蕩著肉球氣憤的吼聲。

「好好好,九尾九尾。」柯小薰扶著腦袋好聲好氣的對著肉球說道,「你在哪兒呢?我怎麼看不見你啊?還有,你什麼時候會說話了啊?你是怎麼過來的啊?你又是怎麼找到我的啊?」柯小薰張望著四周,好奇的問道。

「我在魔獸空間,你用肉眼肯定看不到了,要用精神力,還有我們已經契約了,你當然聽得見我了,至於我是怎麼來到這的,又是怎麼找到你的,這些以後再說。你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鞏固我們契約時,我傳給你的那些靈力,至於為什麼會有這件事,等你出去后,好好看看《魔獸至》就知道了。鞏固好之後,你就趕緊出發去找水源,知道沒?!」九尾稚嫩的嗓音在柯小薰的腦海中滔滔不絕的響起。


柯小薰乖乖的盤腿坐下鞏固靈力,嘴上沒有說什麼,但心裡早已把《魔獸志》這本書記在了心裡。

在柯小薰引導著靈力四處遊走的時候,發現了靜脈的變化,她知道這可能是小肉球在她身體內灌注力量時,所發生的,但,現在明顯不是詢問的最好時機,她把注意力快速的轉回了運轉靈力的上面。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從天際降落一道銀色的巨大光束,在逐漸靠近柯小薰時,忽然分成了兩道,並前後不一的射進柯小薰的體內,隨著光束的散去,一個巨大的銀色契約者緩緩浮現在柯小薰的身下,只見契約陣中那座代表大靈師的小山峰上,墨綠色的小星星正在慢慢顯現,等到大靈師的小山峰填滿后,忽然在三座小山峰的旁邊猛然又增加了一個小山峰,頓時形成了一個四角,而剛剛出現的小山峰上,此時正在慢慢的增添著淺藍色的小星星,一顆,兩顆。。。等到增加到第五顆的時候,才漸漸停下。

柯小薰皺著眉頭看著身下的契約陣,不滿的嘀咕,「怎麼才晉級了這麼點兒啊?」

隨後,站起身,再次把靈力運轉到腳上,朝著遠方飛快的跑去。

在晝夜不停的奔跑中,不知過了多久,她突然間在遠方看到了一點綠意。

柯小薰瞬間激動了,把極致的速度又硬生生的提升了一個層次。 看見了!

看見了!!

看見了!!!

奔波了這麼長時間,終於看到水源了!

柯小薰滿懷激動興奮之情飛快的跑到那片綠色的地方。

忐忑的站在黃與綠交接的地方,死死地盯著就離自己幾步遠的那湍急的河水。

那是一條約有幾百米寬,長約看不到盡頭的河流,河內清澈見底的河水正在急速的朝著遠方不知名的地方飛奔而去。

一步一步艱難的移到河水的邊沿,雙手顫抖的捧起一捧清澈乾淨的河水緩緩的送到乾涸的嘴邊,一股甘甜清爽中帶有絲絲涼意的河水順著喉嚨的管道,慢慢的流進體內。

真舒服!!!


柯小薰迫不及待的又捧著河水喝了好幾口。

她覺得這應該是她喝過最好喝的水了。

喝完水,解完渴,柯小薰看著面前的江河又皺起了眉頭。

她該怎麼過去呢?

也不知道河流內有沒有什麼可怕的魔獸,就算是在地球上,這麼寬的河流內肯定會有一些不知名的物體,就算裡面有鯊魚,柯小薰也絕對相信,更不用說在這處處充滿危險的魔界了。


「肉球,肉球?」柯小薰想不到任何辦法,只能向身處魔獸空間的小肉球求救。

「怎麼了?」過了好一會,才聽見肉球稚嫩帶著一絲困意的聲音。

柯小薰聽著肉球的聲音,好奇的問道,「你困啦?」

「之前,你晉級傳遞給我的一些靈力,我正在吸收,消化掉。你找我有什麼事兒?」肉球喃喃的聲音清晰的回蕩在柯小薰的腦海里。

「這樣啊!」柯小薰思考了一會兒,隨後繼續說道,「肉球,我碰到一條非常寬的河流,我怕裡面有什麼,我不知道的魔獸,所以就沒有貿然的游過去,而且,這周圍也沒有什麼能幫助我過去的地方,肉球,我該怎麼辦啊?」柯小薰懊惱的看著面前的河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