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柳素雲微微一怔,並沒有說什麼,直接便跪了下來,整個人低眉順眼看不出絲毫委屈。

蕭慕雨倒是有一瞬間想脫口而出說些什麼,卻被柳素雲淡淡的一眼看過去,抿唇低眉,也順從的跪下。

「老爺,是妾身的錯,是妾身沒有照顧好歌兒……」

「娘,太子殿下的生辰宴你都沒有去,怎麼是你的錯?都是女兒不好,是女兒帶著妹妹一起去的,卻沒有將妹妹照顧好,父親,要怪您就怪女兒吧,娘對歌兒的寵愛,這麼多年您是看在眼裡的,這次跟娘沒有關係……」

慕歌默默的看著這母女倆的表現,自己替人擋劍遇刺是意外,母女倆卻沒有一個推脫,只道是她們的錯,這樣以退為進的招式雖然很常見,卻不得不說很實用。

擱著正常人都不會忍心再出言責怪什麼。

慕歌自己都以為爹爹會心軟!

卻不料,蕭連城眼中沒有因為這對母女的乖順而有任何心軟,一雙厲眸中甚至還一閃而過一絲厭惡?

「你們該知道,之所以能容你們母女入府,便是因為你們待歌兒好!我若沒看在眼裡,此刻你們還能有機會在這裡下跪?你們兩個說的都沒錯,我把歌兒放心的交於你們照顧,而今歌兒受傷,就是你們的錯!」

「從現在起,到歌兒傷好之前,你們母女自去府內佛堂為歌兒誦經祈福,什麼時候歌兒徹底傷好,你們什麼時候出來!」

慕歌在一邊看著,差點沒激動的叫出聲來,老爹威武啊!


她還在想著傷沒好之前,這對母女再趁著爹爹不在,給自己多來幾次類似忘記叫大夫的事情,自己還不得被折騰死?

沒想到老爹一句話,把她們先打發走,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柳素雲母女聽了蕭連城的話,卻並未哭求留下,「老爺放心,妾身一定與雨兒在佛前為歌兒認真祈福!」

蕭慕雨點頭認同母親的話,卻在起身要離開前,沖著慕歌寵溺的一笑,「歌兒放心,你快快好起來,到時候姐姐和娘親就可以來看你了,好好聽父親的話,不要頑皮哦……」

這話一說完,母女倆都露出淡淡的笑意來,彷彿都知道,接下來慕歌必回哭鬧著讓她們留下。

「嗯,歌兒最聽話了!」慕歌臉色很白,卻沖著蕭慕雨傻樂。

蕭慕雨帶著淡笑的臉上微微一怔,臉色有一瞬間的不對勁,這詞不對啊? 第004章蛇蠍母女太能忍

「嗯,那姐姐就放心了,歌兒乖,我們去佛堂了……」蕭慕雨不死心,又說了一句。


「姐姐快去吧!」 我的冷豔總裁老婆


你以為我會像以前那樣聽聞你們要走,就死活哭鬧著讓你們留下來嗎?

那還真不好意思,要讓你失望了,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傻慕歌了!

想到這裡,慕歌不禁感嘆,以前的慕歌是真傻啊,這對母女別有用心,卻認為她們是親人,分明爹爹是真的疼惜自己,偏偏,在這對母女的挑撥下,認為爹爹太凶,不與爹爹親近。

如今看來,爹爹雖說是沙場征戰的大將軍,但是心思卻十分細膩,這個時候讓這對母女去佛堂遠離自己,不就是怕她們對自己別有用心嗎?

誰說男子心大不管內院的?

那些如此說的男子,不是不管,而是懶得管,並不把內院那些受欺負的子女放在心上罷了,真正用心的,做為一家之主豈能庇佑不到?

單看自己便知,自小沒娘,還因噬魂釘而變得智力退化,若非有爹爹護著,萬萬不可能活到這麼大的!

想到這裡,慕歌就忍不住的沖著這個為了自己操碎了心的男人甜甜的叫一聲,「爹爹,歌兒餓了……」

「好好好,寶貝且等等,爹爹這就讓下人們把吃食端上來!」

蕭連城聽著女兒糯糯的一聲爹爹,心都化了,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他,天知道以前女兒有多怕自己,從不肯讓自己接近,今日竟一連叫了自己兩次爹爹,在戰場上流血都不曾眨眼的大將軍,這一刻竟有些忍不住想熱淚盈眶。

而此時,柳素雲母女還沒有離開,就這麼看著對自己橫眉冷眼的蕭連城,對著慕歌時候竟是那般的柔軟慈祥。

縱使再能隱忍,眼底的嫉恨委屈也有一瞬間流露而出。

若非慕歌一直盯著,還真難以發現!

只不過她們真的很隱忍,不過一下下就又恢復低眉順眼的溫婉柔和。

「你們怎麼還在這?」轉身要去吩咐人給寶貝女兒拿吃食的蕭連城看到這對母女還在,臉上剛還化不去的慈祥柔情卻在一瞬間散去變為冷硬。

「妾身告退!」

「女兒告退!」

母女倆低著頭十分有禮恭謹的退了出去。

一路出了慕歌的院子,蕭慕雨再也忍受不住,溫婉秀氣的臉上因為委屈嫉恨而顯得有些扭曲,「娘,為什麼爹爹那麼寵愛那個傻子?我也是他的女兒啊?為什麼他卻這麼討厭我?我哪裡不比那個傻子好?」

柳素雲死死的攥著拳頭,指甲扣入肉里都不覺得疼痛,柔美的眸中同樣恨意十足,「我的雨兒比那傻子好千百倍,怪只怪娘在你爹的心中不及那傻子的賤人娘半分!」


「她都死了那麼多年了,為這府上操持的一直是娘你啊,爹爹怎麼可以看不見?」蕭慕雨也替自己娘親委屈。

柳素雲慘然一笑,「就是操持一輩子又如何?你爹一直覺得那賤人早死,是因為我的出現積鬱成疾,你爹恨我趁他醉酒上了他的床,更恨我懷了你后找上門來,若非是那賤人說留下我們母女,你爹可能會狠心到當場殺了我們……」

「所以娘你就這麼認命了嗎?甘願為那搶了爹爹所有愛的女人去養女兒?」蕭慕雨看自己娘親一臉低迷之色,皺眉說道。

柳素雲臉上神色一變,一抹狠厲不甘襲上,「認命?憑什麼!她為你父親生了個傻子,我卻生了你這樣國色天香的女兒,她早早撒手人寰,我卻操持管理一整個府邸,我憑什麼要認命?」

「可不論我們做什麼,爹爹都不會看在眼中的,爹爹眼裡只有那傻子……」蕭慕雨越想越氣。

柳素雲卻一聲冷笑,「那又如何?那傻子眼裡只有咱們!你父親如何對她好,最後不都到了咱們這裡?」

「可是娘,剛剛傻子竟沒為我們說話?」蕭慕雨皺眉。

「怕是受傷太重,嚇壞了,不用在意,待我們出來對她說點好聽的,就又對我們聽之任之了……」柳素雲眼底閃過鄙夷。

蕭慕雨卻依舊皺著眉,「這女兒不擔心,可那傻子竟然知道跟爹爹親近,萬一……」

「沒有萬一!傻子若不知好歹,找機會毀了便是!雨兒你記住,你才是將軍府正兒八經的大小姐!傻子嫡出又如何,畢竟是個傻子!你爹再厭惡我,但你是他女兒,他還能真的不管你?」

「娘親說的是,若是沒有那傻子,爹爹眼裡便只有我了,真可惜,流了那麼多血,她還能撐到爹爹帶著徐太醫回來,可真是命大!」蕭慕雨想到這裡就有些慪的慌。

「命大又如何?有時候死了可比活著好!她既然想活著,就讓她替她那賤人娘好好嘗嘗活著的滋味!我們母女這麼多年因那賤人而受的委屈,總要有人償還才是!」

柳素雲想到那個女人,心裡就猶如貓爪一般恨的心發慌。

「娘說的是,那麼容易讓她死了,真的是便宜她了,女兒到有些希望她快點好起來……」

……

又過了三日,慕歌身上的傷口已經結痂感覺不到疼痛。

不得不再次感嘆春發枝粉驚人藥效的同時,慕歌心中更多的卻是狐疑!

族中古醫書上記載春發枝對外傷有奇效,但這僅僅六天的時間,那幾乎要穿透的傷口,已經好的不甚明顯了,是不是太神奇了點?

只不過這幾日爹爹休沐一直陪在身邊,慕歌想仔細研究下也沒找著機會。

「小姐,小姐!太子殿下來了!」丫鬟翠翠興沖沖的進來。

看到蕭連城在,翠翠嚇得趕緊跪下,「老爺恕罪!」

「起來吧,以後別這麼毛毛躁躁的。」蕭連城隨意擺擺手,目光卻有些緊張的瞟向慕歌,一雙大手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正好按住背角,不讓慕歌因為高興一蹦而起。

慕歌看自己老爹這防賊似得模樣,心裡忍不住哀嘆。

自己的那個傻原身當初要死要活的看上太子了,甚至不知天高地厚的曾在皇帝壽宴之時嚷著要皇帝賜婚。

也不知道皇帝是喝多了,還是哪根筋不對勁,居然還同意了? 第005章這就十分尷尬了

是個人都知道太子不願意娶自己,硬著頭皮接旨只是因為自己老爹是大將軍!

偏偏自己傻原身不知道啊,整天喜滋滋的跟在太子屁股後面,讓太子覺得丟盡了臉面不說,自己將軍府的臉面才是真正的丟盡了啊,為此爹爹怕是沒少受同僚的笑話!

也就是爹爹寵愛,要是擱著別人家的閨女這樣,絕對家規處置了去!

想到這裡慕歌對這個老爹越發的孺慕了。

「爹爹,吃……」

「啊?」吃?是要繼續吃?不急著要出去見人?蕭連城懷疑自己聽錯了,鐵血錚錚的大將軍居然一臉懵。

配著那張英武不凡的俊臉,簡直反差萌到爆啊有木有!

慕歌瞬間變爹爹的小迷妹,星星眼都露出來了。


「爹爹?」慕歌歪著小腦袋學著爹爹的模樣也一臉懵的看著他。

蕭連城回過神來,卻還是忍不住狐疑,「歌兒不想見太子嗎?」雖然自己不怎麼喜歡太子,但是女兒喜歡啊,當爹的還能如何?只能選擇幫女兒啊!

慕歌有些苦惱的皺眉想了下,「歌兒為太子哥哥受了傷,不該是太子哥哥想見歌兒嗎?」

在外面等了一下下沒見人迎出來的太子,又豈會一直在那裡等? 慕少的千億狂妻 ,正好就聽見慕歌這句話!

已經邁進來的一條腿瞬間覺得無比尷尬,是進去不合適,退出去更不合適啊!

慕歌看到他,眼睛一亮,笑道,「看吧爹爹,太子哥哥果然來見我了,雖然有點晚,但是歌兒不介意呀……」

蕭連城同樣也看到了太子,心裡是有不滿的,自己女兒心思單純不介意,但是你身為太子,且不說自家寶貝女兒是你未過門的妻,單說替你擋了一劍的恩情之下,是不是理應當天就送人回來且帶太醫日夜照看直到確定生命無礙才算妥當啊?

這都過去整整六日了才登門,是幾個意思?

「太子殿下百忙之中能抽出點空閑過來看小女,微臣不勝感激!」蕭連城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

面前之人雖是太子,但他蕭連城為大將軍,更為手握兵權為東聖的安定常年操勞奔波,就是皇帝也對他禮讓三分,雖說他不是那種恃功而傲的臣子,但是卻也並不懼太子。

甚至包括太子在內的所有皇子,都對他有禮遇有加,畢竟手握兵權的蕭連城一旦確立站在誰的隊伍中,那麼離那至高之位便又近了一大步呢!

太子之所以那麼討厭蕭慕歌,但還是同意賜婚,便是因為如此。

而此時蕭連城明顯表現出不滿,太子心中又怒又尷尬,本想著蕭慕歌那傻子定會吵嚷著叫自己進去,也能緩解一下尷尬,卻不料等了片刻,蕭慕歌並不說話,然後場面一度更加尷尬了!

「咳咳,蕭將軍誤會了,本宮並非因忙碌不來,而是去遍尋神醫,找來外傷良藥,才耽誤了一些時日……」太子心裡罵了蕭慕歌一句,面上卻是自說自話的進來,順便拿出一瓶自太醫院要來的傷葯。

蕭連城自然也知道太子這話只是隨口一說,自己隨耳一聽便行了,不需要計較,再怎麼說也是太子不是?

正準備接一句原來如此了事,不料慕歌突然伸手接過太子給的藥瓶,從善如流的打開聞了下,眨巴著眼睛一聲輕咦,「哎?這葯跟歌兒用的味道一樣哎!」

太子臉色微微有些難看,卻礙著蕭連城在,只得耐著性子笑著哄道,「歌兒,葯都是一個味道的,裡面的東西可是不一樣的……」

「呀,爹爹快看,不止味道一樣,連瓶子都一樣呢!」慕歌順便摸出自己枕頭下放著的幾瓶徐太醫留下的傷葯出來,跟太子的那瓶一起攤在手上。

真的是一模一樣!

太子頓時尷尬的都想轉身而去了!

就是蕭連城都替太子彆扭的慌!

卻是忍著笑飛快的看了自己女兒一眼,居然也不開口替太子化解下尷尬,就這麼跟自己女兒一樣,看著太子,彷彿在坐等太子的解釋。

太子彆扭尷尬到爆炸,很想說裡面東西真的不一樣,但真的怕蕭慕歌這個不懂人情世故的傻子再去叫來大夫一通分析,到時候自己的臉還要不要了?

所以這話不能再說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岔開話題!

「歌兒那日替太子哥哥擋劍,定然疼壞了吧……」

「嗯,疼是正經疼,但歌兒沒要替你擋劍啊,是有人推我出去的……」慕歌天真無邪的打斷太子的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