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梁羽接收完信息,激動無比,「多謝玄真先生。」

楊玄真說,「功夫練到上乘境界后,就需要感悟天地之勢,你自己去參悟吧。」

「勢?」梁羽無法理解,論修為,他比曹進還差一些。

楊玄真傳完功夫后,站起來,「好了,你和我父親,還有舅舅聊吧。」

楊北岸看著自己的兒子離開,心裡越發疑惑,『這些年,兒子到底做了什麼?難道,是因為兒子的師傅?』

楊玄真走出家門后,對楊千尋說,「千尋姐姐,我們去鄉下玩玩吧。」

「好啊!」楊千尋非常開心。

當然了,楊千尋也有很多疑惑,『為什麼梁羽對他如此恭敬?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不過,楊千尋沒有多問。

楊玄真和楊千尋都有功夫在身,體力非常好,就這麼沿著山路步行,沿途欣賞山區風光。

「咔嚓!」

楊玄真感覺一道枷鎖被打開了!

「命運?」在這一瞬間,楊玄真知道自己的命運法則終於入門了,前面說過,參悟法則,有兩大難關,一個是入門,一個是突破,只要入門了,就可以慢慢的參悟,即使過程有些艱難,也能慢慢的悟透。

「或許,和父親有關!」楊玄真心裡琢磨著。

以前,楊玄真非常在意自己的家人,他不敢影響家人的命運,害怕蝴蝶效應,害怕自己失去掌控,更害怕自己失去親人。

今天,楊玄真把梁羽介紹給自己的父親,讓父親慢慢的接觸他的世界,等於從根本上改變家人的命運,也讓楊玄真感悟到了命運的玄奧,命運法則入門了。

「命運法則?」楊玄真一邊走,一邊參悟,「命運法則和其他法則一樣,也有六種玄奧,預言算是一種,我剛得到大預言術的時候,已經有所領悟,剛才領悟的應該是宿命玄奧。」

目前,楊玄真只領悟了命運法則的兩種玄奧,一個是預言玄奧,一個是宿命玄奧,兩種玄奧都非常玄妙,擁有不可思議的威力。

「預言玄奧,是靈魂攻擊,宿命玄奧,有靈魂攻擊,也有物理攻擊。」

轉眼間,國慶結束,楊千尋返回學校,楊玄真也返回學校,不過,楊玄真回到學校后,就再次進入盤龍世界,他準備在盤龍世界參悟一下命運法則的宿命玄奧。

時間如流水,轉眼間,又過去一個月,這天,楊玄真收到一封信簡,當他打開信簡時,臉上露出笑容,「太好了,終於有消息了。」 楊玄真收起信簡,身形一閃,出現在小龍女身邊,「姐姐,我們去看看虎紋戰士。」

這一次,的確讓楊玄真感到意外,他沒想到,玉蘭大陸真的還有虎紋戰士的後裔,真正說起來,連林雷都沒有見過虎紋戰士,楊玄真還以為虎紋戰士家族已經滅族了。

對於四大終極戰士的來歷,楊玄真也知道真相,四大終極戰士只是貝魯特的實驗品。

小半天後,楊玄真和小龍女來到光明教廷的新聖城,虎紋戰士就是光明教廷找到的,被關押在聖城的光明神殿中。

楊玄真沒有反出光明教廷,也沒有與光明教廷為敵,所以,他仍然是光明教廷的大執事,這一點,和德斯黎有些類似。

原本,德斯黎也是光明教廷的高層,後來,他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為了成神,退出了光明教廷,過起了隱居的生活,光明教廷不敢打擾德斯黎。

楊玄真的實力僅次於德斯黎,真正打起來,誰輸誰贏,要打過才知道,正因為楊玄真的實力強大,所以,光明教廷也不敢得罪楊玄真,反而籠絡楊玄真。

楊玄真和小龍女走進光明神殿後,周圍的人紛紛向他們行禮。

「參見大執事!」

「拜見大執事。」

楊玄真和小龍女拉著手,一邊走,一邊問,「虎紋戰士在哪?」

一個紅衣大教主向楊玄真躬了躬身,又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大執事,他們在神殿的地下一層。」

「帶路!」

楊玄真、小龍女隨紅衣大教主來到神殿的地下一層后,看到了大量的囚犯,有男有女。

「嗯?」楊玄真向其中一個女孩掃了一下,眼睛一亮,感嘆道,「好純凈的眼睛。」

「她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像寶石一樣。」小龍女讚歎了一句,眼睛看著旁邊的女孩。

紅衣大教主用手虛引了一下,「大執事,這邊請,虎紋戰士在這邊。」

楊玄真往前走了幾步,來到一間囚牢旁邊,看著兩個壯漢,問,「這就是虎紋戰士嗎?」他沒有感應到四大終極戰士的特殊本源。

紅衣大教主說,「正是,不過,他們的血脈已經非常稀薄。」

楊玄真抬手一揮,一道風刃化破其中一個壯漢的手臂,取了一團血液,又用特殊的煉金手法提煉了一下,終於提煉出一絲風之本源,他能從血液中提煉出風之本源,也是因為他有小冊子。

楊玄真提煉出風本源后,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不錯,他們的確是虎紋戰士家族的後裔。」他說到這裡,又揮出兩道風刃,囚牢的黑鐵鎖應聲而斷,楊玄真淡淡的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出來吧。」

「哈特!」

「蒙德!」

兩個壯漢回了一句,心裡震撼無比,『這人是誰,實力竟然如此強大,揮手間就能斬破黑鐵。』

黑鐵,是用來關押戰士的,以黑鐵的強度,就是九級戰士,也無法破開。

正因為此,楊玄真問話時,哈特和蒙德不敢不回,當然,這也是對強者的尊敬。

楊玄真又問,「你們是波雷家族的人?」

「沒錯!」蒙德應了一聲,臉上帶著一絲傲然,他們和其他終極戰士一樣,非常的驕傲,既使成為了監下囚,仍然驕傲,就因為他們的祖先是四大終極戰士,曾經縱橫玉蘭大陸,可以徒手戰勝聖域魔龍。

楊玄真說,「看你們的年齡,也有三十多了,卻只是五級戰士,太差,太差了。」

兩個虎紋戰士臉色黯然,卻不敢反駁,想當年,他們的祖先何等強大,如今,他們不但成了監下囚,還失去了家族的傳承秘典。

楊玄真說,「把這兩個人放了!」

「是!」紅衣大教主應了一聲。

楊玄真說,「你們跟著我!」

楊玄真說了一句,轉身離開,路過剛才那個女孩身邊時,又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

女孩怯生生的回了一句,「雪姬!」她的眼睛非常純凈,非常漂亮,也非常有神。

楊玄真猜測,這個女孩的靈魂應該非常純凈,也是教廷剛剛抓來的人吧?

至於其他人,楊玄真沒有多看一眼,光明教廷明面上非常光鮮,像救世主一般,實際上,凡是與光明教廷為敵的人,都會被光明教廷抓起來。

楊玄真知道光明教廷的齷齪事,不過,他也不是救世主,他沒那麼偉大,去求助天下人。

紅衣大教主站在楊玄真身邊,知道楊玄真可能要帶走這個靈魂純潔的女孩,卻不敢多說。

楊玄真抬手一揮,一道風刃斬開黑鐵鎖,對雪姬說,「你願意跟我離開這裡嗎?」

「嗯?」雪姬有些糾結,當看看到小龍女時,又怯生生的點了一下頭,卻沒有說話。

楊玄真說,「走,先離開這裡。」

一會兒后,楊玄真來到一座莊園中,這座莊園也是光明教廷為他準備的,環境非常好。

雪姬隨楊玄真,小龍女,還有兩個虎紋戰士進入客廳后,打量著寬敞的客廳,臉上帶著幾分好奇,幾分忐忑。

雪姬又看了楊玄真和小龍女一眼,心裡琢磨著,『他們到底是誰?連紅衣大教主都要向他們行禮。』

楊玄真隨口一問,「雪姬,你還有其他的親人嗎?」

這話一出,雪姬臉色黯然,嬌嫩的小手緊緊的握著,臉上露出一絲憤怒,一絲仇恨,一絲無奈。

楊玄真隨意的坐在椅子上,小龍女坐在他旁邊。

過了好一會,雪姬才幽幽一嘆,搖搖頭,「我沒有親人了,我的親人都被光明教廷的人殺了。」

哈特緊握著拳頭,暗自咬牙,心裡充滿了怒火,卻不敢發作,他能看出來,眼前的兩個人在光明教廷的身份非常高,而他,只是光明教廷抓來的囚犯。

楊玄真想,『按理說,至少要六級肉身,才能讓天使降臨。』

當然了,肉身越強大,降臨的天使就能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六級肉身,只能發揮九級力量,七級肉身,能發揮出聖域力量。

光明教廷把這兩個虎紋戰士交給楊玄真,應該是這兩個虎紋戰士沒什麼用。

楊玄真思考了一下,心想,『或許,光明教廷已經找到了其他不死戰士,還有虎紋戰士,只是,沒有告訴我。』 楊玄真思考了一下,平靜的說,「哈特,蒙德,雪姬,你們可以住在這裡,也可以隨時離開。」

總裁逼婚:愛妻束手就擒 楊玄真又想,『玉蘭大陸的虎紋戰士雖然不強,地獄位面的虎紋戰士卻非常強大,好像還有七星惡魔這個等級的虎紋戰士,就當結個善緣吧。』

楊玄真心念一動,釋放出精神力,把自己剛剛感悟的風本源傳給哈特、蒙德,又說,「以你們的元素親和力,可以修練魔法了,不過,能達到什麼程度,要看你們自己。」

哈特,蒙德感受到一股玄奧的氣息,隱約間,他們能感覺到周圍的元素波動。

片刻后,蒙德有些激動的道,「大人,我們真的能修練魔法嗎?」

「沒錯!」楊玄真說,「我幫你們激活了一絲血脈之力,你們的元素親和力應該是超等了,如果努力一些,應該可以成為聖域魔導師。」

「太好了!」哈特激動無比。

雪姬眨了一下明亮的大眼睛,有些羨慕的看著哈特和蒙德。

小龍女輕聲說,「雪姬,你願意拜我為師嗎?」

「嗯?」楊玄真有些驚訝,他沒想到,小龍女竟然會收徙,小龍女的性格非常冷漠,只有面對楊玄真的時候,才會露出笑容,像一個大姐姐一般。

雪姬有些激動,又有些忐忑,她知道,是光明教廷毀了她的家,殺了她的父母,還有哥哥姐姐們。

小龍女的性格冷漠,心靈卻非常聰慧,僅僅一眼,她就能看出雪姬的心思,她平靜的道,「光明教廷非常龐大,勢力遍布整個玉蘭大陸,所以,光明教廷中的人也有好壞之分。」

「哼!」雪姬輕哼一聲,心裡有些怒火,不過,她的怒火來的快,也去的快,待她的怒火散了之後,又在心裡說,『哎呀,我不應該發怒的,她是光明教廷的大人物,如果她殺了我,我怎麼報仇啊?』

雪姬想了想,輕咬了一下嘴唇,弱弱的道,「我真的能拜你為師嗎?」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對小龍女說,「姐姐,這個小女孩,到是有趣。」

小龍女幽幽一嘆,那古井無波的臉上露出一絲憐憫的神色,「小弟,這孩子的心靈非常純潔,也非常善良,只是命運不好。」她說到這裡,又想到了自己,至今,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父母在哪,是生還是死。

眼睛是心靈的窗口,楊玄真也能看出來,這個叫雪姬的女孩心思非常的單純,也非常善良。

雪姬看了看小龍女,又看了一眼楊玄真,心想,『這兩個人好奇怪啊!』不過,她不敢多說話,剛才,連紅衣大教主都要向楊玄真和小龍女行禮,還要幫他們帶路,顯然,楊玄真和小龍女的身份非常高貴,而且,實力也非常強大。

小龍女看著雪姬,微微點頭,「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弟子了,我叫龍女。」

「龍女?」雪姬心神一震,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師傅是龍族嗎?」隨即,又想,『不對,能化形的魔獸,都是神級魔獸,玉蘭大陸只有兩個神級強者。』

在普通人眼中,玉蘭大陸只有兩個神靈,一個是武神,一個是大祭師,普通人不知道希塞,帝林,貝魯特這些神級強者。

不過,雪姬非常好奇,「師傅,你是龍族嗎?」

「不是!」小龍女回了一句,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有些寵溺的向雪姬招了招手,「你今天多大了?」

「十四!」女孩回了一句,怯生生的走到小龍女身邊,小龍女撫了一下雪姬的金色長發,「真漂亮,像天使一樣。」

楊玄真說,「如果不出意外,她會成為真正的天使。」

小龍女明白楊玄真的意思,如果教廷把雪姬的靈魂獻給光明主宰,雪姬就會成為一件人形兵器,也就是『天使』,同時,也會失去自我。

雪姬不明原由,小龍女用精神力傳音,把降臨天使和獻祭靈魂的事情告訴她。

雪姬聽完后,露出震驚的神色,她終於明白了,『原來如此,他們是為了我的靈魂,是我害了爸媽,還有哥哥姐姐們。』

雪姬呆愣了一下,心裡越發疑惑,『師傅為什麼告訴我這些?難道,是因為她想收我為徙?』

小龍女說,「雪姬,我們雖然是光明教廷的大執事,卻不歸教廷管。」

楊玄真剛剛晉級聖域的時候,還會幫教廷做一些事情,現在,隨著實力的提升,楊玄真已經不再幫光明教廷做事,他只是掛個名字,幫光明教廷震懾敵人。

對不起,愛情不美麗 光明神殿,教皇海廷斯站在窗口,望著大海,吉爾默站在教皇身後,彙報事情,「教皇,玄真大執事帶走了一個非常純凈的靈魂,之後,龍女執事收她為徙。」

教皇沒有說話,吉爾默彙報完之後,靜靜的站在一旁。

過了好一會,教皇才說,「只要他不與教廷為敵,由他去吧。」

真正說起來,教皇也非常無奈,以楊玄真和小龍女現在的實力,要殺他們,需要龐大的人力和物力,而且,成功率還非常低,一旦失敗,還會結下兩個強大的仇敵。

「唔!」吉爾默低下頭。

一道影子進入大殿,站在教皇身邊,這道影子完全顯現后,吉爾默連忙行禮,「拜見裁判長大人。」

裁判長根本沒有理會吉爾默,他向教皇拱了拱手,「教皇,玄真放走了林雷,又收教廷仇敵為弟子,此人不除,將是教廷的大患。」

「哼!」教皇怒哼一聲,轉過頭,盯著裁判長,「你能殺他?」

裁判長化成一個影子,消失不見,彷彿間,他從沒來過光明神殿。

裁判長剛走不久,楊玄真走進大殿,「見過教皇。」

「是玄真先生!」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教皇溫和的道,「玄真先生請坐。」隨即,又問,「不知玄真先生找我有何事?」

楊玄真沒有坐,他站在吉爾默身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也沒什麼大事,我這次來,只是想借聖經看一下,然後,希望教皇幫我找幾個人。」

教皇的臉皮跳動了一下,壓抑著心中的怒火,『此人越來越過分了!』然而,楊玄真的實力也越來越強,他不想得罪,也不敢得罪,於是,說,「玄真先生,聖經是教廷的聖物,乃是光明主神傳下來的,只有教皇才能觀看。」

楊玄真沒有說話,他心念一動,施展出自己剛剛參悟的預言玄奧。

這段時間,楊玄真一直在參悟命運法則,命運法則和其他法則一樣,也是六種玄奧,不過,楊玄真只知道兩種,一個是預言,一個是宿命,其他四種,他還不知道。

因此,楊玄真想借聖經看一下,然後,再讓教皇幫他尋找不死戰士和其他虎紋戰士。 「大預言術!」乃是命運至高神傳下來的魔法,知曉魔法咒語,擁有強大的精神力,就能施展大預言術,同時,還能發揮強大的威能。

楊玄真參悟透大預言術之後,領悟出命運法則中的預言玄奧,他施展預言術,已經不需要魔法咒語。

「虛弱!」

楊玄真輕輕的吐出兩個字,剎那間,教皇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極為虛弱,不由自主的搖晃了一下,幾乎倒地。

「這?」教皇用震驚的目光看著楊玄真,他沒想到,一段時間不見,楊玄真的實力又增強了,竟然可以瞬發大預言術。

大預言術有多麼可怕,學習過大預言術的海廷斯非常清楚,正因為清楚,他也更為震驚。

楊玄真施展了一次大預言術,臉色平靜的道,「海廷斯,我只是想看看聖經,了解一下命運法則的玄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