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楊嘯說道:

「我平時跟您老不是都一樣嗎?我還是沾了您老的光,你平時的食物標準已經是學院食堂最高標準了。」

「一樣?你看看現在這些菜品,深海飛鯊,九天火烈鳥,深淵雪蟒,飛翅熊貓……如果不是你這次打敗了天龍學院的學生,我估計老頭子我一輩子都吃不到。」

葉老一邊說著,一邊大口吃著。

肖玲則笑道:

「葉老,那有您說的那麼誇張,天龍學院的院長等人過來參加交流賽,這豐富的宴席應該是招待客人的,只不楊嘯今天打敗了對方,給星海院長出了一口惡氣,所以他才順便獎賞給楊嘯的。」

「哼,總之星海小兒偏心,良心大大的壞,要打屁股。」

老頭一邊生氣的樣子,吃東西的速度卻不慢,眨眼功夫吃掉了三盤肉食。

楊嘯和肖玲只是吃身前桌子上的幾盤菜,遠處的菜兩人都懶得去夾。

葉老樂道:

「這幾盤菜你們不吃?」

「這都吃不完,您老喜歡就多吃點吧。」

「嗯,也是,小娃娃不要吃太多了,長胖了就不好看了,現在這臭小子成了紅人,以後大把的女孩子往他身上撲,你要是變胖了,分分鐘被甩的命嘍,」

楊嘯:「……」

尼瑪,這麼多食物都塞不住你的嘴啊,我這是分分鐘躺槍了。

肖玲扭頭瞥了楊嘯一眼,意味深長地冷哼了兩聲。

楊嘯趕緊討好道:

「別聽葉老胡說,我的心裡只有你。」

「我老頭子剛吃兩口好菜,你們要秀恩愛遠一點。」

葉老做了一個要嘔的動作。

「哈哈….」

楊嘯和肖玲大笑。

半個小時左右,三人基本上將所有食物都吃光了,大部分都是葉老吃掉的。

吃完了還不忘記舔下盤子,回味一下,活像一個小孩一樣。

……

院長星海中午設宴招待天龍學院的師生。

星海是興高采烈,滿面紅光。

龍魁則是一臉黑線,面對滿桌的佳肴,難得的皇級妖獸的食材,只是簡單吃了幾口,便匆匆離席,帶著導師學生回去招待所休息,準備下午的復活挑戰賽。

看著龍魁離去的身影,副院長鄧楠對星海說道:

「老大,你說,下午的復活賽,楊嘯有把握贏那個龍靜嗎?」

星海沒有回答,猶豫了一下,說道:

「走,我們去看看楊嘯。」

兩人離開宴席,匆匆來到了圖書館後面的小院。

看到院長和副院長進來,葉老依然躺在睡椅上休息。

星海兩人先是恭敬地對葉老鞠躬,喊了一聲:

「葉老!」

葉老「嗯」了一聲,算是回答了。

兩人也習慣了和葉老相處的方式,並不介意。

楊嘯和肖玲趕緊迎了過來。

星海院長見到楊嘯,一把地握著楊嘯的手,笑道:

「好,好,好,楊嘯,你這次真是為我們飛豹學院揚眉吐氣了,我很高興。」

「這都是院長教導有方,哦,還有葉老對我的幫助很大。」

霸少蜜寵小萌妻 楊嘯趕緊拍了一個馬屁。

星海哈哈大笑道:

「馬屁就別拍了,我們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來就想跟你說說下午比賽的事情,別人倒沒什麼,那個龍靜你要小心點。」

楊嘯點點頭,

「嗯,我也看出了,那個龍靜的戰力很高。」

「你不懂,她不僅僅是戰力高,根據我了解的情況,她是大龍帝國王族的人,她的天龍劍法非同尋常,遠超過普通的功法技能,

這還不是我最擔心的,」

「啊,那您最擔心的是什麼?」

「我最擔心的是她的獸魂。」

「?」

楊嘯看著星海院長。

星海看了一眼趟在睡椅上的葉老,說道:

「龍靜屬於大龍帝國王族,她能夠成功使用天龍劍法,幻化出龍影,就證明她一定擁有龍魂。」

「龍魂?」

「是的,大龍王族子弟眾多,卻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龍魂,能夠擁有龍魂的人不過3成左右,而且,龍魂也分為三等,人龍魂,地龍魂和天龍魂,人龍魂的威力是最低的,天龍魂的威力是最高的,

現在的大龍帝國大王子龍傲天甚至連龍魂都還沒有出現。」

「龍魂有什麼特別嗎?」

楊嘯第一次聽說龍魂,腦海中不由得想起了在地球上遇到的龍香,她本身就是龍,還有龍香的父親哥哥被抓到了大龍帝國基因進化研究室。

星海說道:

「基因進化第一重要的事情不是努力,也不是資源,而是天賦,

什麼是天賦?

高貴的血統,獸魂就是天賦,

龍魂在目前已知的獸魂之中,那是絕對排名前幾位的,可以鎮壓絕大多數的獸魂,即便你比他的基因進化等級高一些,她也可以憑藉龍魂來鎮壓你,

有一句老話:

龍魂一出,百魂俯首!」

楊嘯一愣,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說,獸魂之間還有鎮壓關係。

楊嘯這段時間在圖書館看書,也接觸到了類似方面的信息,因為這些信息並不重要,他也只是隨便翻翻,並沒有深入研究。

「這麼說來,龍靜一定是有龍魂了,您可知道她的龍魂屬於哪個級別?」

星海沉默了一下,說道:

「龍魁敢拿天龍神劍和我打賭,那個龍靜就是他的底牌,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個龍靜至少是地龍魂,她當時使出了天龍劍,一招就擊敗了龔宇,足見她獸魂威力的強大。」

「哪,可有什麼辦法壓制她的龍魂?」

楊嘯問道。

星海院長看了楊嘯一眼,突然很調皮地眨眨眼,扭頭望向躺在睡椅上的葉老。

楊嘯一愣,

尼瑪的,什麼意思?難道說,葉老知道怎樣壓制龍魂?

鄧楠也望向葉老。

葉老翻了個身,將背對著三人,自言自語道:

「別問我,我不知道,龍魂是那麼輕易能夠被壓制的?除非你比她足足高一個境界,我說的高一個境界,不是一個小級別,而是大級別。」

星海望了一眼楊嘯,對葉老恭敬地說道:

「葉老,您就幫幫楊嘯吧,我們飛豹學院十多年來一直敗給天龍學院,這次機會難得啊。」

「那是你們教導無方,怨不得誰?就算楊嘯僥倖贏了,難道飛豹學院的整體實力就超過了天龍學院?」

星海兩人臉色一陣尷尬。

鄧楠說道:

「葉老,我們這次和天龍學院打了個賭,賭的是飛豹雷電錘呢,萬一輸了?」

「你還有臉說,你們兩個院長帶頭賭博,引得全院師生都跟著賭博,這都什麼修鍊風氣?」

星海兩人當即低著頭,一臉尷尬,可是面對葉老,倆人卻很恭敬,不敢反駁。

葉老又說道:

「星海,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姦猾了?那飛豹雷電錘,沒有了雷電功法秘籍,還不就是個破鎚子?

你居然那這個賭人家的天龍神劍,龍魁要是知道了真相,還不氣得罵娘啊!」

星海一臉的無辜:「……」

「行了,你們倆回去吧,還有肖玲也回去,讓楊嘯休息一下,下午還有一場惡戰,你們都不知道楊嘯的獸魂是什麼,怎麼就斷定楊嘯不是龍魂的對手?盡瞎操心!」

星海三人聽到葉老這句話,都是眼神一亮,按捺住內心的興奮,說道:

「是,葉老,我們立即走,

楊嘯,你好好休息,我派了人在門外把守,不會有人再來干擾你休息的。」

肖玲也是知道輕重的人,和楊嘯點點頭,也離去了。 飛豹學院招待所,

院長龍魁和袁導師一起,來到了龍靜的房間。

兩人的神情都顯得很沮喪。

楊嘯的對他們的衝擊實在太大了。

林賢和葉隨也來了。

龍魁看了一眼龍靜,問道:

「龍靜,你看楊嘯和林賢對戰的過程,打敗他是否有把握?」

龍靜想了一下,說道:

「他的戰力地區很高,不過,如果他沒有其它殺手鐧的話,我使用龍魂應該可以打敗他。」

陸少蜜寵:前妻在上 龍魁聽了,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望向袁導師,

「袁導師,您怎麼看?」

袁導師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的看法並不樂觀,楊嘯這小子上次只用了一招就擊敗了林賢,的確是太恐怖了,而且他非常自信地給了林賢兩次機會,第二次也是用同樣的一招,仍然粗暴地擊敗了林賢,

你們想想,他明知道還有下午的復活挑戰賽,怎麼可能一下把最厲害的手段拿出來呢?

依我看,此人一定還藏有後手。」

袁導師這樣一說,大家都覺得有理。

龍靜沒有出聲,她不想跟大家說,她認識楊嘯。

龍魁又詢問林賢,

「林賢,你和楊嘯交手,什麼感覺?」

林賢簡單回想了一下,說道:

「就一點,他的戰力異常強大,攻擊傷害超越了我能承受的極限,按照我的直覺,楊嘯的攻擊傷害至少是帝級中級境界,完全不是帝級初級階段這個範疇的。」

「可是,他只是使用了金蜂劍法啊,這個劍法很普通,屬於基礎劍法,能有多大的威力?」

葉隨說道。

龍魁沉思了一下,說道:

「按照林賢的說法,楊嘯的戰力超越了帝級初級的範疇,這樣說來,這小子一定使用了某種神秘的功法,可以提升戰力,

還有,他激發出的劍氣,非同小可,也不知道屬於什麼功法,

唉,難怪星海敢和我打賭,還要賭我們的天龍神劍,我這是一不下心著了他的道啊!」

龍魁內心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他覺得龍靜很可能不適合楊嘯的對手。

他現在擔心的是一旦真輸了,天龍神劍啊!

三星神兵天龍神劍要是輸給了飛豹學院,這簡直就是要了他的老命,那可是鎮院神器。

可是,如果輸了,不給也不行啊。

他好歹是巫星四大書院的院長,如果耍賴的話,以後還如何在別人面前立足?

龍靜淡淡一笑,說道:

「院長,您先別擔憂,我不一定會輸給他的。」

「好,我就等你這句話了,龍靜,只要你打敗楊嘯,我給你記頭功一件。」

龍靜微微一笑,

「全力以赴原本就是我的本分,既然我代表了天龍學院,自然就應該為天龍學院的名譽拚死一戰,我們天龍學院十多年來一直都是壓飛豹學院一頭,這一次也不會例外的。」

「好,龍靜,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傲氣,今天下午就看你了,你好好休息。」

龍魁帶著眾人散去。

龍靜也就回房間休息。

可是,她怎樣都無法安睡,腦海中全身楊嘯的影子,以及中疑問。

楊嘯是怎麼來到巫星的?

有是怎麼進入飛豹學院修鍊的?

他的基因進化等級為何進化的如此之快?

他的獸魂是什麼?

還有,

他還記得我嗎?

他如果知道我給他生了一個兒子,會是什麼反應?

我該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