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皓根本就不廢話,擡手一刀就朝着忍者首領劈了過去,那燃燒的火焰帶着逼人的熱力衝向了忍者。忍者首領舉刀來架,就在兩刀相交的一瞬間,火焰如一條靈巧的火蛇,順着忍者刀就漫延到了他的手上。

“啊!好燙!”忍者首領忍不住呼叫着,手一鬆刀直接就掉落在了地上。

一招得手,楚皓轉手接着又是一刀,忍者首領狼狽地就地一滾剁了過去。第三刀……第四刀……楚皓一招快似一刀,追着忍者首領就殺了過去,把忍者首領殺得就像是發了情的母狗滿地亂竄。

楚皓好久沒有殺得那麼興起了,自從來到了R國,幾乎就是一直被人逼着跑,現在總算是揚眉吐氣了。

楚皓是越殺越起勁,越殺越興奮,越殺越激昂,如果不是忍者首領還在狼狽的逃竄,楚皓幾乎就要仰天長嘯一舒心中的鬱悶了。

“啊——”這時忍者首領發出一聲慘叫。在楚皓的追殺下,他能逃過性命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哪裏還注意什麼方向。一不留神他就滾進了火堆,那些高溫的灰燼把他身上的皮膚燙得哧哧直冒煙。

忍者首領還來不及在燙焦的皮膚上吹幾口涼氣,楚皓的刀又一次殺到了他的眼前,忍者首領不得不再一次東逃西竄。

一個是越殺越勇猛,一個是越逃越氣餒,此消彼長之下,綜合實力佔優的忍者首領居然被楚皓殺得毫無還手之力。

楚皓終於找到一個機會,一腳踢中他的胸口,忍者首領噔噔噔的一連退了好幾步,一個站立不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馬上,他捂着自己的屁股跳了起來,屁股下面剛好是一個火堆,一根尚未燒盡的木條斜斜地朝上翹着,而忍者首領的褲子都被火燒得只剩下布條了,於是他悲劇了。

“他媽的,老子跟你拼了!”忍者首領終於爆發了,他實在不想再這樣逃避下去,他彷彿失去了理智,就這樣張開雙臂朝着楚皓衝了過來,企圖和楚皓來一個同歸於盡。

楚皓一側身,冷靜地將手中的刀刺入忍者首領的胸膛,火系能量在他的身體內部迸發,火焰從內而外地噴薄而出,將忍者首領燒成了一個火人。

楚皓手中的刀輕輕一抖,火人頓時化成了灰燼飄散在風裏。此時,橫刀站立的楚皓站在熊熊的烈火中,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威風凜凜的戰神。

就在這時,遠遠站在戰圈外的一箇中年男人才敢戰戰兢兢地走到楚皓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低着頭道:“上師能光臨鄙人的小店,真是令鄙店蓬蓽生輝啊。鄙人不知上師大駕光臨,招待不週,實在是抱歉,還請上師多多海涵。”

楚皓對火系能量免疫,所以他身上的那身忍者衣服還是完整的,這家溫泉度假村的老闆把楚皓當成了忍者,而把真正的忍者首領當成了敵人。

聽了度假村老闆的話,楚皓不禁啞然失笑。說是蓬蓽生輝還真是貼切,這一排別墅的牆全部都是肆虐的火苗,果真是熠熠生輝。

這把火一放,幾乎要讓整個度假村都陷入一片火海了,那沖天的火光幾乎照亮了整整半個天空。

上師是R國人對忍者的尊稱,忍者組織是R國最神祕也是最有力量的一個組織,一旦得罪了忍者組織,下場就是整個家族雞犬不留,所以對忍者R國人是又敬又畏。

別說一把火燒了這個溫泉度假村,就是楚皓現在一刀把老闆殺了,也沒人敢說什麼。

“嗯,我幫你把火滅了吧。”楚皓點點頭,雙手一張,運行起火系功法對所有的火能量發出了召喚。剛纔自己把所有的火系能量送進了忍者首領的身體裏,自己體內已經是一貧如洗。

火系粒子感受到楚皓的召喚,紛紛投入到楚皓的身上,失去了火系能量,周圍的火勢迅速的小了下去,到最後只剩下縷縷青煙在一大片的殘垣斷壁上升騰。

此時的楚皓躊躇滿志,他擡起頭看了看天空,暗道:“來而不往非禮也,山口組這羣王八蛋,現在該到了跟你們算賬的時候了。” “請上師移步貴賓樓休息,讓鄙人盡一盡地主之誼。”度假村老闆恭敬地發出了邀請。

“嗯,這我就不客氣了。給我準備一部手機,我需要打一個電話,跟那些龜孫子打了一架,東西全毀了。”楚皓大大咧咧的點點頭。

“沒問題沒問題。”度假村老闆點着頭哈着腰。等楚皓趾高氣揚的走到了前面,他回頭看了看身後的一片廢墟,暗暗抹了一頭冷汗,緊走幾步追了上去。

在度假村老闆的眼裏,楚皓簡直就是神明一樣的存在,舉手投足之間火就自然的熄滅,這比傳說中呼風喚雨的神仙還牛啊。

楚皓剛剛走進房間,度假村老闆就親自將最新發布的愛瘋六手機送了過來。楚皓撥了一個號碼,直截了當地道:“你,還有蕭海和安德烈來R國,馬上,有活幹了。”

“哇!老大!你失蹤了這麼久,原來在R國逍遙啊!”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無比驚訝的聲音。“這R國的娘們技術好,又開放,什麼都肯做,怪不得老大你樂不思蜀了。老大,你這樣就太不仗義了,把我們這些兄弟丟在狗不拉屎的非洲,自己一個人跑到R國享受,我……”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楚皓感到無比的親切。“好了,少囉嗦吧你,我不是叫你過來了嗎?到時候你想怎麼爽就怎麼爽,還不快點來?”



“行行,老大發話了,我們做小弟的當然照辦,來回的飛機票你全給報銷了啊,還有,全程吃的喝的玩的所有的消費你也必須全包了。最近小弟窮得要死,連一條內褲都買不起,只好偷了葉鴻的內褲穿……”

“少廢話,我掛了啊。”對於這個喋喋不休的曹景輝,楚皓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整天就像是一隻蒼蠅在你的耳邊嗡嗡嗡的直叫喚。

有一次他看了大話西遊,對裏面囉哩囉嗦的唐僧大爲佩服,立志要拜裏面的唐僧爲師。“用槍把敵人打死不算本事,用嘴巴把敵人說得立刻去自.殺這纔算本事。”這就是他掛在嘴邊的座右銘。

要讓他不說話,只有等他睡着的時候。有時候楚皓恨不得一槍崩了他的腦袋,讓他永遠的安靜下來。

“別啊老大,我還沒說完呢,老大你說那些R國妞是不是和電影裏的一樣,提供全方位的服務啊?我喜歡空姐,護士也不錯……”

楚皓氣得掐掉了電話,還沒把手機扔掉,電話鈴卻響了起來。看着來電顯示,楚皓嘆了口氣接起了電話。“我說曹景輝啊,你還有完沒完啊?再廢話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我自己一個人解決。”

“別呀老大,不要拋棄我,你讓我說最後一句話。”曹景輝哀鳴了一聲,道:“老大,我說這件事讓葉鴻也參加吧,他這個色中餓鬼如果知道我們撇下他來了R國,一定會暴跳如雷的。他一暴跳如雷,就會把我偷內褲的事情說出去;我偷內褲的事情說出去了,就會大大的丟面子;我大大的丟面子,就等於是大大的丟老大你的面子;老大你大大的丟面子,就會大大的丟咱們血豹的面子……”

楚皓後悔把電話打給這個囉嗦的曹景輝了,他默默地把手機從耳邊邊拿開,狠狠的按下了關機鍵,這個世界終於清靜了。

雖然曹景輝太囉嗦,但楚皓知道他們會以最短的速度趕到R國和自己會合,現在自己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靜靜地等他們的到來。


“師傅,我已經把火系功法的第一層練成了,現在你應該教我土系功法了吧?”楚皓心裏暗暗呼叫武老。

“沒錯,火生土,接下來確實要修煉土系功法。土系功法的修煉需要吸收大量的土系能量,所以我們需要找一個土系能量充足的地方。”武老一現身就捋着鬍子直笑,楚皓和忍者的戰鬥過程他全部看在了眼裏,對楚皓這個徒弟非常的滿意。

“土系能量?師傅,您看這山如此之高,這石如此之硬,這土又如此之厚,難道土系能量還不夠充足?”楚皓不解地問:“只要我們腳踩大地,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土系能量補充自身,難道不是嗎?”

“對,你說的沒錯,確實如此。”武老點點頭,道:“但是,爲什麼同樣是人,有的聰明絕頂,有的卻愚不可及?爲什麼同樣是手指,伸出來卻長短不一?雖然土系能量分佈於大地,但是不同的地方能量的多少必然有所區別。”

“比如,當年中古時期五行大神大戰,撞斷天柱不周山,天界天河之水傾倒下凡世間引發滔天洪災。”

“五行大神中的土神女媧採集五彩石,五行大神合力運行五行大法把五彩石煉成五彩金剛神石。女媧補天時,一塊五彩金剛神石遺落在東勝神洲東海之濱花果山上。”

“五彩石本身就是土中之精英,經五行大神用五行大法煉成的五彩金剛神石,更是成了土中的極品。這塊五彩金剛神石在花果山上吸收了億萬年日月之精華、天地之靈氣。如果你得到了它,只要吸收其中哪怕是一丁點兒的能量,就可以將土系功法練到頂階。”

“師傅,這些都只是傳說,神仙的玩意兒誰見過用過?師傅您真會開玩笑。”楚皓不由地笑道。

“雖然傳說中的石頭可聞而不可見,但是我們可以找一些類似的靈石,它們高聳在高山之巔,取天地之靈氣,吸日月之精華,有些有靈性的石頭內部還孕育着靈胎。如果你能找到這些靈石,修煉土系功法自然是一日千里。”

“我看這裏,石頭泥土雖然多,卻全是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貨色,如果你就在這裏修煉,光是突破土系第一層就需要三個月,突破土系的第二層則需要三年,傷不起啊傷不起。”武老撇了撇嘴,顯然對這裏的土系能量不屑一顧。

“不過,這裏的火系能量還算充足,等我們回了華夏,就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修煉火系武技的地方了。所以我建議你把我教你的火連擊先練好,如果你早把火連擊練熟了,對付這個中忍不至於像今天這麼費勁。”

說完,武老又拋出一個誘人的誘餌。“等你把火連擊練完,我就教你第二個火系技能——星火燎原。” 在等候曹景輝的這七天裏,楚皓一直待在火山口附近苦練武技。R國畢竟是山口組的大本營,兵強馬壯而且耳目衆多,而自己勢單力孤並且沒有任何情報來源,搞不好自己的小命真會丟在了這裏。

練功之餘楚皓會眺望山腰處的度假村,看上去風平浪靜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山口組是知難而退,還是在醞釀更大的陰謀,楚皓無從得知。

接到曹景輝到達的電話,楚皓就迅速動身下了山。這七天收穫頗豐,火連擊已經非常的熟練,星火燎原也能夠勉強施展。

天黑以後,楚皓偷偷地下了山。在距離度假村五百米的距離上隱蔽觀察,楚皓還是發現了一些異樣。

通往度假村的山路上停着一輛黑色的轎車,雖然看不清裏面的情景,但是楚皓知道里面一定有人不斷的掃視着進出度假村的人員和車輛。

度假村裏面也不安全,也許山口組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就等着楚皓自投羅網。

楚皓繞了一個大圈,從後方悄悄靠近了那輛黑色的轎車。

楚皓輕輕叩響了駕駛室的車窗,車窗搖下了一條細縫,裏面露出一雙警惕的眼睛。

“兄弟,借個火。”楚皓手裏拿着一支菸,對着車裏人晃了晃。

天色昏暗,車裏人也看不起楚皓的面貌。他把車窗放低了一些,拿出打火機“啪”的一聲打着。楚皓叼着煙靠近了火苗,那晃動的火焰把楚皓的臉照得一亮一暗。

這時,車裏的人才看清楚皓的樣子,他的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剛說了一個字“你……”楚皓的拳頭就砸在了他的太陽穴上,車裏人頭一歪頓時暈了過去。

楚皓將他拖了出來扔進了車後面的行李箱,自己坐進駕駛室,發動了汽車往山下開去,那雪亮的兩道車大燈光束劃破了寂靜的夜空。

到了山腳下,楚皓將車開進了一個樹林,然後豎起衣領,將大沿帽壓得低低的,低頭走到公路邊,準備搭車前往福田縣。

福田是福清幫蔣文龍的根據地,楚皓要對付山口組,就不得不尋求福清幫的支持,武器、情報的來源以及以後的撤退行動都離不開他們。

山口組的核心人員就有幾十萬,那些外圍的人員更是數不勝數,既然這裏受到了監視,那麼所有的車站和機場一定也有他們的人在日夜的巡視,無論坐飛機火車還是汽車,都不是**全。思來想去,楚皓還是決定搭車。

不久,遠遠的兩束燈光射了過來。楚皓對着車招了招手,車緩緩地停在了楚皓的身邊。

這是一輛火紅的豐田車,車窗搖下,露出一個女孩精緻的臉蛋。“咦,怎麼這麼巧?你怎麼在這裏?”女孩露出驚訝的神色。

“是啊,山田小姐,我們華夏有句古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看來我們倆還真是有緣人。”楚皓笑着打着招呼,在這裏遇上飛機上的鄰居山田雅美,這讓楚皓有些意外。“我有急事要去一趟福田,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一輛順路的車,山田小姐這是要去哪裏啊?”

“上車吧我送你去,我去長島,剛好路過福田。”山田雅美笑了笑。

“那太不好意思了,謝謝啊。”楚皓繞過車頭,坐進了副駕駛室。繫上了安全帶,楚皓轉頭問:“山田小姐去長島是去度假嗎?”

長島位於R國的南部,是由60多個島嶼組成的一個羣島,從地圖上看,就像是灑在大海中的一串珍珠。那裏海水特別清,水下生長着大量珊瑚礁,從水面望下去,可以看到海水呈現深淺不一的色彩。有時候海面如翡翠一般碧綠,有時如藍天一樣湛藍,色彩變幻如同水彩畫一般渲染開來,美得離奇,是世界上最令人嚮往的度假勝地之一。

長島不僅環境優美,水上運動也是品種繁多。既可以潛水和水下的魚羣一起嬉戲,也可以潛泳參觀美麗的珊瑚礁,還可以劃獨木舟,划水,甚至可以揚帆出海去無人的小島盡情的享受陽光和沙灘。

“是啊,這半年多來一直住在華夏,走遍了華夏的山山水水,回家了就好好的放鬆一下。楚先生來這裏是爲了泡溫泉的吧?”山田雅美知道這裏是R國最負盛名的火山溫泉度假區。

“是啊,R國的溫泉可是全世界著名的,如果來你們國家不去泡溫泉,那豈不是太遺憾?”楚皓隨口回答道。

“接下來楚先生打算去福田玩嗎?”山田雅美問

“我去福田見我的幾個朋友。”

“福田離長島可是很近的,也就兩個小時的車程。楚先生可以帶你的朋友去長島玩一玩。”

“長島嗎?也許會去的吧。”楚皓有口無心的回答道。和曹景輝他們會合以後,找個機會幹掉山口組的老大,作爲暗殺自己的報復,反正幹掉山口組老大又不是第一次。

等行動得手,自己就必須馬上離開R國。多停留一秒鐘就會多十分的危險。

“來我們R國旅遊,長島是必須要去的,就像去了華夏就一定要去爬長城,不去會抱憾終身的。”山田雅美轉頭對楚皓建議道。

“哦,如果我去長島,不知道山田小姐願不願意做我的導遊呢?”楚皓的嘴角揚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想起那碧藍的海水,金黃的沙灘,還有身穿比基尼的美女,這樣的生活還真是令人期待。

“非常願意爲您效勞。”山田雅美嬌笑着回答道。

楚皓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提出了一個建議。“山田小姐,這條環島公路彎道很多,外側就是懸崖大海,現在夜已經深了,晚上開車非常的不安全。我看見一路上有幾家汽車旅館,我們就去前面的一家旅館住一晚,等天亮了再出發,山田小姐你看怎麼樣?”

楚皓這話不說倒也罷了,一說山田雅美的睡意就上來了。她打了一個哈欠,道:“好吧,我還真的有些困了。”

往前開了不到十分鐘,前方路邊有一家酒店,五顏六色的霓虹燈閃爍着溫情的光芒。山田雅美把車開進了酒店的停車場,對楚皓道:“就在這裏休息吧。”

“公主酒店?”楚皓擡頭看了那花裏花俏的招牌,嘴角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一看酒店的名字,楚皓就知道這是一家情趣酒店。看山田雅美的樣子,她似乎不知道這種特色的酒店。

走進大堂,迎面是一面巨大的牆壁。牆上貼着幾十張房間的圖片,每張圖片都有兩張A4紙那麼大,圖片旁還註明了文字說明。

“這……這些都是一些什麼啊?”山田雅美看着那些房間的照片瞠目結舌。

“什麼東西?我看看。”楚皓走到牆壁前,對着照片仔細的欣賞起來。這樣的情趣酒店國外也有,但很少見,楚皓沒有去過。

但是,在R國這個性文化異常發達的國度,這樣的酒店可謂比比皆是。據說整個R國這樣的酒店有好幾萬家,楚皓上次來R國執行任務的時候,蔣文龍曾經帶楚皓去過一次。

這種酒店裝修極具特色,而且也非常的乾淨,價格比星級酒店便宜不少,很受許多情侶或者是臨時情侶的歡迎。

楚皓沿着牆走了一圈,這個是地鐵的車廂,這個是動漫房,這個是教室,這個是醫院的診療室,這裏是鳥籠,我勒個去,鳥籠也有?

這裏有手銬腳鐐,是監獄;這個是旋轉木馬,難道R國人喜歡在遊樂場圈圈叉叉?這個房間佈置成了什麼,我靠,居然是潛水艇?

楚皓一邊看,一邊暗歎R國人的想象力真是豐富。


“這……這個房間怎麼住人?”山田雅美頓時凌亂了。以前要不住四星級以上的大酒店,要不就住簡單幹淨的農家樂,什麼時候住過這麼有情調的酒店。

楚皓笑着道:“這些房間都是爲那些尋求刺激的情侶們準備的,酒店裏面也有正常的房間,你跟我來吧。”

楚皓往前走了兩步,發現山田雅美並沒有跟上來,於是回過頭問:“怎麼了山田小姐?”

山田雅美指着楚皓,結結巴巴地問:“你……是不是……經常住這……樣的酒店,不然對這裏怎麼會這樣的熟……熟悉?”

楚皓啞然失笑,道:“進了門的牆上不是有房間的說明嗎?你只要仔細閱讀一下就全部知道了。我還沒有女朋友,這樣的酒店也是第一次進來。如果你覺得這家酒店不能接受,那我們再另外去找一家正規點的酒店住。”

山田雅美低頭想了一想,道:“算了,我實在是太困了,就住這裏吧。但是,我們兩個必須開兩個房間,一人睡一間。”

這樣的房間山田雅美也是第一次碰到,好奇心令她鬼使神差的答應住下。

跟着楚皓來到服務檯,服務小姐非常有禮貌地對着楚皓鞠了一躬,道:“歡迎光臨,請問兩位客人住哪一間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