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長老說道:「你怎麼搞成這副模樣?」

韓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長老,我從很遠的小鎮前來,在路上已經花完了所有的金幣,我已經三天沒吃飯了。」

楚長老一愣,隨即拿出一顆遞給了韓風,道:「這是辟穀丹,一粒可抵上一天的食物,你吃了吧。」


韓風躬身接過辟穀丹,走到了一邊才服了下去。

楚長老看著韓風,微笑著點了點頭,韓風不驕不躁,雖然只有淬體八重的修為,但有此心性和雙系體質,他日必成大器。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廣場中的人越來越少,端木浩天和慕容瑤雪也越來越靠近前面。

這其中,又有二三十人被選上,瓊家的瓊風和瓊正,顏家的顏鳴良都成功被選上。

又過了兩個時辰,終於接近了尾聲,整個廣場中只剩下端木浩天和慕容瑤雪沒有測試了,兩人站在石桌前異常顯眼。

青年看著端木浩天,道:「將真氣輸入水晶球就可以了。」

端木浩天點了點頭,手掌靠近水晶球,心念一動,一道金屬性真氣和一道火屬性真氣再丹田之內產生,流出丹田朝手心彙集,兩道真氣由手心注入水晶球,頓時水晶球光滿大振,一道金色光芒和一道紅色的光滿瞬間鋪滿整個水晶球。

青年面色大變,隨即道:「天啊,又是雙系體質,還帶有火屬性!」

楚長老一看之下,大笑:「好,好,好,沒想到居然出現兩個雙系體質,我凌霄宗大興啊!」

端木浩天收回手掌,故意輕道:「我合格了嗎?」

楚長老笑道:「當然,必須合格啊!」

「你叫什麼名字?」隨即楚長老又問道。

「端木浩天。」端木浩天回答道。

楚長老點了點頭,摸著鬍鬚,臉上滿是笑意,這一次他居然收到了兩個雙系體質,想必宗主一定有重賞。

端木浩天轉過身對慕容瑤雪說道:「瑤雪,到你了!」

慕容瑤雪微微點了點頭,伸出纖細的手臂,輕輕的安在水晶球上,一道真氣注入水晶球中,頓時水晶球中藍色之光大盛,最後卻是變成了白色。

「這是怎麼回事?」端木浩天一驚,水晶球怎麼就突然變成了白色呢?

旁邊的人也是一臉的疑惑,都搞不懂是什麼原因。

此時,站在一旁的楚長老也愣住了,眼睛直挺挺的看著水晶球,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慕容瑤雪收回手掌,站在了端木浩天身邊。

楚長老回過神來,胸膛明顯的有些起伏,吞了一口唾沫,道:「天啊,真氣如此精純,怎麼可能?」

半晌,楚長老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尷尬之色一閃而過,道:「你叫什麼名字?現在什麼修為?」

端木浩天頓時疑惑,難道楚長老看不出來瑤雪的修為?這不可能啊,瑤雪的修為也就練氣三四重而已,怎麼會看不穿呢?

「慕容瑤雪,練氣四重。」慕容瑤雪淡淡回答道。

楚長老看著蒙面的慕容瑤雪也沒有要求她取下面紗,而是點了點頭道:「好,你雖然不是雙系體質,但真氣精純無比,絕不下於雙系體質,修鍊起來暢行無阻,我凌霄宗大興啊!」

慕容瑤雪已是最後一個,整個廣場中的人已經檢測完畢,最後留下來的也是合格的不過一百一十三人而已。

「恭喜楚長老,為凌霄宗收穫兩個雙系體質的弟子啊!」

此時,一旁的雲華親王朝楚長老恭賀道。

「呵呵,放心,這是在西嵐皇朝招收的弟子,自然有西嵐皇朝的功勞,待我稟報宗主,一定厚賞西嵐皇朝。」楚長老呵呵一笑,說道。

「那就多謝楚長老了。」雲華親王施禮道。

楚長老微微一笑,隨後說道:「本次招收弟子已經結束,我們回宗門!」

就在此時,那三頭黑羽妖雕從遠處飛來,緩緩的降落在廣場上,龐大的體型,將整個廣場都遮蓋在下方。

隨後開始分組,端木浩天、慕容瑤雪、韓風和王琪被楚長老叫在了身邊,又叫來了三十人,其他的人則是被分成了兩組。

「出發!」

楚長老朗聲說道,隨即率先躍上了中間的一隻黑羽妖雕。

隨後端木浩天和慕容瑤雪也準備躍上黑羽妖雕,端木浩天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妖獸,更別說乘坐了。

就在端木浩天靠近的時候,沒想到的是,那黑羽妖雕竟然發出一聲低鳴,身體都在微微顫抖,不斷的後退。

端木浩天一愣,他知道這一定是小龍的原因。

楚長老微微驚訝的看了端木浩天一眼,不過也沒說什麼,他一手安撫著黑羽妖雕,一邊示意端木浩天上去。

端木浩天沒有猶豫,縱身一躍就到了黑羽妖雕的後背,厚厚的黑羽,非常舒服。

端木浩天和慕容瑤雪在一邊盤坐了下來。

黑羽妖雕振翅之間,頓時廣場掀起一陣狂風。

三十多人都在黑羽妖雕背上,一點也不顯得擁擠,甚至每個人都間隔很遠。

畢竟大家都不認識,而且都是心高氣傲之輩,沒有那麼容易相處。

每個人在黑羽妖雕背上都能很平穩的坐著,沒有掉下出的危險,那是因為黑羽妖雕身上溢出雄渾的妖元力,將每個人都縛在其中。

黑羽妖雕的速度很快,振翅之間,向前移動足足數百米,眨眼之間,千羽城就消失在眼前。

端木浩天回頭看了一眼成了黑點的千羽城,那是母親所在的地方,他日,一定返回千羽城,接母親回族。

端木浩天收回目光,就在此時,楚長老說道:「從這裡到宗門以黑羽妖雕的速度至少要半個月,這些辟穀丹你們拿著吧。」

楚長老拿出一些辟穀丹,給了眾人,端木浩天也將辟穀丹收了起來,辟穀丹除了抵禦飢餓外,沒有其他的作用。

誘夫入局 ,就開始修鍊起來,反正也沒什麼事,還不如修鍊提升實力,其他的人同樣也開始修鍊起來。

端木浩天也給過慕容瑤雪真氣丹,只是慕容瑤雪說她不需要,她的實力被一股特殊的能量封印了一部分,真氣丹等級太低,對他沒有任何作用,至少要達到玄階的丹藥才會對她有作用,對此,端木浩天也沒什麼可以幫到她的。

黑羽妖雕在空中猶如一道黑色閃電,朝凌霄宗賓士而去。

… 凌霄宗,穹天大陸三宗兩門一派之一,絕對是屹立在穹天大陸上的頂級勢力了,三宗兩門一派,也都是傳承了無數年的大門大派,要說門中強者入雲,那絕對不是誇張的說法。

三宗兩門一派,也是公認的實力最強的六個山門,沒有任何人敢招惹。

凌霄宗的地盤上,有著不少的大城,人口嚴格來算的話,根本就算不出來,但至少是超過百億以上。

雖然凌霄宗的地盤寬闊無比,但是凌霄宗的山門卻是屹立在凌霄山脈內,並不在城中,不過凌霄宗的弟子眾多,就算是單獨的在凌霄宗的弟子,加起來的話,也是好幾萬,所以在凌霄山脈中,光是凌霄宗的弟子,就已經是形成一個小城了。

凌霄宗山腳,也有著不少建築和街道,在山腳下,則是凌霄宗一些新來的普通弟子居住生活的地方。

山腳下,熱鬧的街道中,有著不少人流,這凌霄宗下,反而是有點像是小鎮一般的感覺。

半月之後,端木浩天停止了修鍊,一片連綿的山脈出現眼前。

這山脈連綿巨大,雄偉的群山之下,有著一片巍峨的雲峰,峭壁生輝,滿山蒼翠,掩映著雕檐玲瓏的一片宮殿建築群。

密密麻麻的山峰連為一體,宛如一條蜿蜒盤旋的巨龍,環繞著整片遼闊的山脈,總體來說,山脈內奇山兀立,群山連亘,蒼翠峭拔,從上向下望,一片雲遮霧繞。

「終於到了。」端木浩天呼出一口濁氣,堅毅的臉龐上,露出了一絲笑意,總算是到了凌霄宗,自己將從這裡崛起,這就是自己強者之路的起點。


黑羽妖雕微微振翅,降落在一處巨大的峽谷之中,峽谷之中還有二十幾隻黑羽妖雕。

這些黑羽妖雕個個身體巨大,但在這山谷中,一點也不顯得擁擠。

而且這山谷中已經差不多有上萬人了,都是凌霄宗從各地招收來的弟子。

眾人躍下黑羽妖雕,落在山谷之中的草坪上,黑羽妖雕振翅之間便飛走了。

端木浩天目光一掃,便發現不少的練氣境強者,氣息強悍無比。

「你們就在此等候,等會有人來接待你們」,楚長老看著眾人,說道。隨後又看向端木浩天、慕容瑤雪、韓風和王琪道:「你們四人隨我來。」

四人跟在楚長老身後,一路向著山脈深處走去,半個時辰后,一座巨大的宮殿建築出現在了端木浩天的眼前,這宮殿建築,坐立在山頂之上,面積足足有著數千米,左右有山體相靠,龐大的宮殿之上,似乎是被鍍上了一片黃金一般,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一片金碧輝煌。

宮殿之前,還有著一塊面積不小的廣場,廣場之上光滑如鏡,都是由一種不知名的玉石所鋪蓋。

「好大的宮殿,不愧是三宗兩門一派的凌霄宗。」端木浩天在心中暗道,在這山頂之上修建這麼龐大的一座宮殿,難度可不是一般,人力財力的消耗可想而知,絕對不是少數目。

四人到了一個大殿前方的廣場上,廣場上還站著二三十個少年少女。

「你們在此等候。」楚長老吩咐一聲,便朝大殿走去。

端木浩天淡淡掃視了一眼對面的少年少女,其中一個少年引起了他的注意,此人頭戴金色頭冠,身穿紫色錦袍,身體修長,刀削般的臉龐帶著厲色。

目光在少年身上停頓了一下,端木浩天對慕容瑤雪問道:「這些人怎麼樣?」

慕容瑤雪低聲回答道:「還不錯,有一個風屬性體質和一個三系體質,還有兩個雙系體質,其他的都是火屬性體質。」

端木浩天點了點頭,他沒想到居然會出現一個風屬性體質,看來就是那個少年了,還真是天才彙集啊。

隨即端木浩天問道:「瑤雪,楚長老怎麼看不出你的修為?」

「他不過金丹七重的修為,怎麼能看穿我的修為,我雖然實力被封印,但沒有通天境巔峰的修為根本看不出我的修為。」慕容瑤雪回答道。

端木浩天點了點頭,慕容瑤雪當初的修為他也知道。

大約過了半刻鐘,一個中年修士來到廣場中,淡淡看了一眼光場中的眾人,最終將王琪等人帶走了,廣場之中只剩下端木浩天、慕容瑤雪、韓風和對面的四個人。

就在這時,楚長老從大殿走了出來,對幾人說道:「你們進來吧!」

聞言,幾人都朝大殿走去。


身穿紫色錦袍的少年率先進入了大殿,端木浩天、慕容瑤雪和韓風三人最後進入大殿。

入目之處,一間足足是可以容納三百人-大的大殿出現在了端木浩天的眼中,大殿四周,有著不少凌霄宗弟子嚴陣以待一般的站立這,氣息都強悍無比。

此刻,這大殿之中上首,已經是坐著一道身影,此人約莫四旬年紀,最多四旬多一點,雙眼清澈明亮,帶著一絲深邃,讓人無法看透,挺直的鼻樑、五官刀刻一般,透著稜角分明的冷俊,一襲淡金色的長袍,黑色長發披肩,整個人顯得狂野不拘,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霸者之氣。

「這就是凌霄宗的宗主么?」端木浩天驚嘆,對方的實力是自己仰望的存在,就是對方的眼神,他都不敢直視。

大殿的下方有著兩排座椅,都是坐著一些氣息強悍的強者。

除了慕容瑤雪,在場的幾人都處於震撼之中,這些都是一方強者,凌霄宗的實權人物。

「拜見宗主、各位長老!」

幾人頓時雙膝跪地,恭敬的行禮,只是慕容瑤雪只是微微欠了欠身,並沒有跪地行禮,對此,端木浩天也不好說什麼。

「大膽!」一位長老見慕容瑤雪不跪地行禮,頓時大喝,聲威之下,端木浩天身體都在打顫。

就在這時,坐在上首的宗主擺了擺手,示意那位長老坐下,隨即一道氣勁將跪在地上的幾人託了起來,道:「你們都是此次招收的新弟子之中天賦出眾之人,按照規矩,只要有長老願意收你們為徒,你們便是我凌霄宗的親傳弟子。」

聲音低沉,似乎是能夠穿金破玉一般有穿透力。

「親傳弟子?」端木浩天一驚,沒想到還有這待遇,當初展示兩種屬性也只是為了不在宗門的最底層,沒想到一下就要成為親傳弟子了。

「諸位長老,我就簡單的為你們介紹一下這幾位弟子」,宗主說道:「這七人中,有一個風屬性體質,一個三系體質,除了這名白衣少女,其他都是雙系體質,諸位長老,自己看上哪位了,只要他願意,就可以當場拜師。」

「宗主,這名女子……」一位長老說道。

話還沒說完,就被凌霄宗主打斷,向長老傳出一道傳音,長老才坐了下來。

隨後,眾長老開始打量起眾人來,都希望收個好弟子。


就在這時,一個女長老朝慕容瑤雪走了過來,對慕容瑤雪說道:「你可願拜我為師?」

慕容瑤雪考都沒考慮,就搖了搖頭,輕道:「我不能拜你為師。」

「為何?」女長老一愣,居然還有人不願拜她為師,而且還是一個新弟子。


「他到哪我就到哪。」慕容瑤雪往端木浩天身邊挪了挪,意思很明顯,自己跟著端木浩天。

「而且,你也教不了我,你不過剛到神道境而已。」隨即,慕容瑤雪又說道。

「什麼?你居然能看穿我的修為?」女長老頓時一驚,這個新弟子居然一眼就看出自己的修為,簡直不可思議。

「不僅是你的,在場的每一個人我都知道。」慕容瑤雪淡淡的說道。

「什麼?」

這一下輪到其他的長老和凌霄宗主震驚了,難道一個新弟子這麼強?

女長老猶如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座位上,這次對她的打擊不小。

之後,各位長老開始了解情況來,從他們的談話中,端木浩天也知道了四人的身份。

風系體質的少年是烏於晨,三系體質體質的少年是江雪松,另外兩個雙系體質是荊耀和魯雲州。

烏於晨是一個皇朝的皇子,修為達到了練氣三重,江雪松是世家子弟,修為也達到了練氣三重,而荊耀和魯雲州,也是世家子弟,修為都達到了練氣二重。在場的幾人,除了韓風,就只有端木浩天的修為最低了。

經過商議后,眾長老開始收徒,雖然都想收弟子,但也得看本人的意見,但就在這時,凌霄宗主輕咳了一聲,道:「各位長老,剛才有兩位太上長老傳來信息,他們要收烏於晨和江雪松為徒,這個事,我也沒有辦法啊。」

「這……」眾位長老一驚,他們可不敢和太上長老爭徒弟,看著烏於晨和江雪松,一臉的不舍,最後將目光放在了剩下的幾人身上。

「荊耀,你可願意拜我為師?」一個身穿藍色衣袍的長老走到荊耀的面前,對荊耀說道。

「拜見師尊!」

荊耀立即跪地行了三拜之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