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風臉色凝重,戰神妃被綁架,下手的人可謂果斷狠辣,算準了時機要至戰神於死地。

“等!”

葉寧冷漠道,如今只能等天機堂的消息。

此時,陳海年坐不住了,焦頭爛額,上面的電話接二連三打來,都在詢問戰神妃的事情,甚至對林笑被殺的事情都沒過問,這無疑暗中下手的人捅了馬蜂窩。

“叮—”

突然,葉寧電話響了,是青龍的電話。

“戰神找到了,在西河廢棄工廠。”

“通知所有人包圍工廠,一隻蒼蠅都別放進去!”

葉寧殺氣沖天,掛斷電話。

“戰神我去吧,殺光這幫孫子。” 楚風臉色凝重說道。

“不必,你去清水河畔,保護我岳父岳母。”葉寧坐到駕駛位,一腳油門踩到底。

嗡。


寶馬車咆哮,猶如一頭掙脫牢籠的猛獸消失在盡頭。

葉寧和楚風離開沒多久,一輛黑色商務車到了執法局,從車上下來幾個黑色西裝的中年人。

馬句正好出來,看到陌生幾人,心頭猛跳,頓時瞳孔一縮,道;“你們……是什麼人?”

“安全句,調查葉寧的事。”

爲首的青年開口,亮出了一個工作證。

嘶!


“安全句……”

馬句震驚,倒吸口涼氣,這個組織的人都被驚動了。

彼時。

葉寧一路疾馳,很快就到了西河廢棄工廠的位置。

方圓百米草叢內都是人影,粗略看去能有一百多號人,把廢棄工廠團團圍住了。

“戰神,戰神妃就在裏面。”白風走了過來,指了指前面靠着河流的廢棄工廠。

“都在這等着,我自己進去。”

葉寧一眼看去,這廢棄工廠不大,荒廢很久了,四面環山,只是位置比較偏僻,他快步走進了工廠。

此刻在廢棄工廠的天台上,一間小屋裏林淺雪被捆住手腳,嘴巴里塞了抹布,眼神無盡恐懼。

天台外面邊緣,站立着一排黑衣大漢,能有四五十人,都是金家培養的頂尖高手,各個都透着不凡的氣息。

“嗚嗚!”

小屋內林淺雪掙扎,看向面前的金羽眼神有哀求之意。

“哼。”

“淺雪不要怪我,葉寧必須死,只有他死了你纔是我的女人,我得不到的女人她也別想得到!”

金羽轉過身,冷笑的看着林淺雪,伸手拿掉了她嘴巴里的抹布,大手滑過她的鈕釦,

“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女人……”外面傳來兩個身穿軍服的金家高手聲音。

“金羽……你要幹什麼?”

林淺雪神色驚恐,眼淚滑落,嬌軀都在微微顫抖,儘管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寧可咬舌自盡也不會讓金羽玷污自己的身體。



“當然是乾點男女該做的事,難道你和葉寧還沒同過牀麼,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你別過來……”

“還真被我猜到了,原來你還是個雛,哈哈哈。”

“淺雪何必呢,葉寧殺了你大伯,大羅金仙都救不了他,你可能還不知道吧,不僅我想讓他死,整個八大家族的人都想他死,連林峯都恨不得把葉寧千刀萬剮!”

金羽大笑,極爲滿意,他夢寐以求的女人終於要成爲自己的了。

“反正到了這一步,有件事也該告訴你了,知道林宇是怎麼死的麼?”

“你知道真相……?”

“當然,林宇是被毒死的,是你爺爺的主意。”

“不可能……怎麼會是爺爺?”

林淺雪搖頭,極度震驚,這個真相對她來說太殘忍,無論如何都不相信哥哥的死居然是爺爺親手安排的。 砰!

突然,天台口生鏽的鐵門被踹飛,葉寧走了上來。

“是你?居然找到了這裏!”

金家的一個高手皺眉,眼神閃過寒光。


“攔住他,別讓他影響金少。”

另一個金家高手大喝,頓時周圍幾十個黑衣大漢衝了過來。

“你們都要死!”

葉寧喝道,剎那間動了,如同一道龍捲風呼嘯。

砰砰砰……

伴着慘叫聲,衝過來的人都橫飛出去,口鼻竄血,葉寧一拳一個,宛如人形暴龍橫衝直撞,所向披靡,這些人根本擋不住!

“啊!”

葉寧一拳橫空,噗一個人的腦袋爆裂,鮮血腦漿四濺。

“啊、我的手!”

像是擰麻花一樣,瞬間葉寧扣住一個人的手臂,猛然一拽噗的那人手臂斷了,鮮血四濺,淒厲的慘叫回蕩,令人不寒而慄。

轟隆。

葉寧龍精虎猛,雙拳出擊,摧枯拉朽,無敵!

“快殺了他!”

金羽瞳孔緊縮,踉蹌着衝了出來,臉色蒼白,雙手捂着褲襠,疼的齜牙咧嘴。

他被林淺雪踢中襠部,站都站不起來了。

“不知死活!”

葉寧邁步,轟的一拳砸出,砰的一聲金家的一個高手橫飛,腦袋爆碎。

嘶!

剩下的這個高手變色,大呼道,“金少快走,他是個高手!”

“什麼?高手!”

金羽驚恐,亡魂皆冒,想到一些事情,轉身就要逃。

“葉寧怎麼成了高手,難道他以前一直故意深藏不露,還是說他本來就是個高手?”

金羽有些不寒而慄,忍不住頭皮發麻。

“想走?”

葉寧比閃電還快,剎那追上了金羽,砰的一腳把他踹翻在地。

“啊!”

金羽慘叫,滾下樓梯,滿臉都是血跡,搖晃的站了起來。

“去死!”

最後一個金家高手上前,一拳砸向葉寧後背。

唰。

葉寧轉身同樣揮拳。

砰。

咔嚓!

那人手臂折斷,如同打在鐵上,指骨都在淌血、斷裂。

接着葉寧向前邁步,轟的一腳將其踢飛,接着從天而降踏在這個高手的胸膛,噗的此人狂噴鮮血,瞳孔漸漸暗淡,氣絕身亡。

“哈哈哈,葉寧你終究是來了,嘿嘿!”金羽猙獰的冷笑,牙槽裏都是鮮血,有種陰險的樣子。

葉寧邁步走下臺階,如一尊魔王降臨,眸子冰冷,道;“你成功讓我對你起了殺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我的怒火,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呢?”

“哼!”

“雖然你救下了林淺雪,可惜她父母現在已經變成了冰涼的屍體!”

金羽眼神瘋狂,冷不丁的說道。

“這算是你的遺言嗎?如果是的話可以去死了!”

唰。

葉寧瞬間消失,如風似電,大手掐住金羽的喉嚨,都不給金羽解釋的機會,五指猛然用力咔嚓響起骨裂聲,擰斷了他的喉嚨骨,金羽瞳孔漸漸暗淡,嘴角向外淌血,徹底沒了氣息。

砰。

葉寧甩掉屍體,轉身走向小屋。

“不要過來……嗚嗚嗚……葉寧你在哪……我好害怕。”

小屋裏林淺雪被嚇壞了,上衣都被撕扯爛掉,精神受了刺激,秀髮凌亂,嘴脣發乾,一陣胡言亂語。

“淺雪,是我不要怕。”

葉寧走了進來,溫柔的抱着她,十分心疼。

“葉寧!”

林淺雪死死的抱着他,眼睛通紅,淚水滾落,張嘴咬住了葉寧的肩膀,滿腹的委屈、恐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