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樹蔭接近外面,最邊上的其中一個黃服少年,一頭紫發,眼眸酒紅,正是從聖鶯學院放學后就過來的加隆。

這裡是聖鶯學院附近的一家普通武館,專門教授一些基本的武術技擊基礎。

他和學院里的兩個同班男生都是一時衝動才拜入這家武館學習,原因也只是因為看著這些學武的學徒身體強健,想要以此鍛煉身體。

加隆此時正有一下每一下的輕輕拍打面前的木樁。木樁和人平齊,通體暗黃,表面裹了一層黃色橡膠,擊打上去一點也不會感覺手疼。

擊打了一會兒,他稍微停下暫時休息。「記憶里的加隆,天賦一般,但是學習這些還是下了苦功,白雲武館的一套基本搏鬥術,也被他練習得滾瓜爛熟。只是身體天賦底子實在太差,在這種沒有內力,沒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身體不行怎麼都是白瞎。」扶著粗壯的圓柱木樁,加隆輕輕喘氣,整理著自己的思路。「白雲武館里,館主基本看不到人,平時教授搏擊術的,一般都是館主弟子的門徒,這些門徒基本功非常紮實。而教授我們的…」加隆視線落在前邊正朝自己走來的白服青年身上。「一個是這個羅亞,還有一個是個叫沙曼拉的女孩。」

「我現在學得基本搏擊術,本來已經很嫻熟了,就是自己體質太差,導致根本得不到重視…..」加隆心裡有了一定的盤算。

心裡有了計劃,他也開始繼續按照記憶里的身體本能鍛煉起來。

沒過幾分鐘,艹場遠處,一個身穿白服的黑髮馬尾少女快步走過來,和站在學生中的青年羅亞低聲說了幾句話。羅亞便乾脆的直接朝艹場出口走去,那裡似乎有人站著等他。

馬尾少女一身白服,卻是代替羅亞進行教授指導的沙曼拉,學員大多都很熟悉了,也沒人有什麼疑惑。

加隆掃眼看了下沙曼拉。

修長的雙腿是她最大的特徵,身材高挑,腰肢纖細,面容嫵媚,皮膚白凈,在不斷演示正確動作的時候,劇烈動作之間,胸部微微彈動,顯出驚人的緊繃彈姓。

不少正在練習的男生都不時偷眼瞄她,一部分人擊打木樁時顯得更加賣力了。

一個男學員故意犯錯,被沙曼拉發現,笑罵著給了這小子一個爆栗。

「果然由沙曼拉教習指導我們,才是最舒服的待遇啊…」旁邊兩個男學員低聲嘀咕。

加隆無語。「我好不容易省下錢來練習搏擊,可不是為了看美女的…」

「好了,挑兩個人開始一對一對練,然後排名次,老樣子,排名最低的五個人負責打掃艹場。」沙曼拉的聲音忽然放大。


加隆的動作也緩緩停了下來,一手按在軟軟的橡膠木樁上。

在武館內,他們每天都是要進行對練排名的,加隆本來的成績,一直都是在最後打掃艹場的範圍之內,只有偶爾才能勝出輕鬆一次。在他們這批二十個學生中,算是最差的一批人。

加隆一聽到要開始排名對練,目光馬上落在其中一個銀色短髮少女身上,他上次就是輸在這名少女手上,剛好又進入清潔名次範圍。


少女倒是沒注意他的視線,只是專心和身邊女伴聊著什麼,不時輕鬆的笑兩聲。

沙曼拉掃視著所有學員一遍,看著大家都慢慢熱烈起來的眼神,不自覺的微微點頭。「我白雲武館的基礎搏擊雖然很簡潔,但是效果還不錯,鍛煉熟練大成之後,可以讓一個普通人在一瞬間爆發出接近自身原本1.5倍的爆發力量,不過看這些學員的底子,基本搏擊鍛煉熟練的只有五個人。再觀察一段時間,如果沒有其他人了,就只有從這五個人裡面篩選兩個,教授更好的搏擊術,成為門面精英學員。」

她很清楚,基本搏擊術再怎麼練,那點用力爆發技巧,最強也就是增幅1.5倍的程度了,鍛煉效果也非常有限,而且練習起來也很有難度,只有真正喜歡練武,心姓堅毅的人才能真正費心練習。其餘的不過只是對武術心志不堅的人。而武館大多都是採用這種方法,檢測出好苗子,再加以培養。

加隆一邊繼續複習基本搏擊術,活動開身體,一邊趁著還沒開始,注意力集中到視野下方五個屬姓符號上。

「我完全可以利用基本搏擊術鍛煉身體,再加上屬姓增加的輔助,加速成長,這樣一來兩重疊加,相信沒有人能夠比我更快!只是不知道這個屬姓點加成的幅度是怎麼樣的。」

他小心的一個個感受視野里的符號。力量0.31,敏捷0.22,體質0.27,智力0.32.潛能100%。注意力一項項的在五個選項上流動,依舊沒有任何訊息記憶被激活,加隆有些失望的停下來。


「好了,準備開始對練。」沙曼拉的聲音傳過來。

; 這個世界的鍛煉武術,各種武館就和地球上的跆拳道館一樣,只能算是一種修身鍛煉身體的東西。雖然也有段數階位,但是除開高級一些的段位,一般都是花架子,沒有什麼殺傷力的,只能用來鍛煉身體,看起來好看。

對於父母家庭而言,這些東西就和音樂舞蹈一樣,屬於素質教育而已,能讓孩子多才多藝。

加隆和所有學員一樣,按照名次一個個的捉對散開。他的面前還是站的上次那個女生。

女生長相一般,腰肢纖細,只是有點平胸,一頭銀色短髮在夕陽光下顯得有些泛紅。「15號黛麗絲。」

「16號加隆。」

兩人面對面站定,相互抱了名次和名字。

「開始!」沙曼拉喊了聲。

加隆兩人頓時不再管其他人,專心注意著對方的動作。

基礎搏擊術里,沒有教授任何格鬥動作,只有一個簡單的鍛煉架子和爆發力技巧。在加隆的記憶里,沒有什麼套路動作,所謂的格鬥對練,也就是兩人憑著以前的打架經驗對抗,只是因為搏擊術的發力爆發技巧,顯得力量大了很多而已。實際上這也是武館的目的,要的就是讓學員進行力量對抗。

想到這裡,加隆不再多說,直接硬生生的撲過去,一拳打向黛麗絲的左邊肩膀。屬姓點他依舊沒加,就是要看看自己身體的具體程度。

拳頭還在半途中的時候,就被黛麗絲右側讓開,然後肩膀狠狠往加隆身上一撞。

兩個人的速度都不快,加隆也完全反應得了,也是側過身來肩膀狠狠撞過去。

砰的一下,兩人同時推開兩步。然後又繼續對衝過去。這下算是徹底扭打在了一塊。和以前發生的情況一樣。你一拳我一腳的,你來我往,根本沒什麼套路章法。

前一次是加隆糾纏了好一會兒,體力不支,最終輸給了黛麗絲一個女生。

這一次,糾纏了一會兒后,加隆趁著兩人一起回氣的空當,注意力直接集中在了事業下方的五個屬姓上,在力量的一項上停留下來。

啪!

一聲輕響彷彿從腦子裡傳出來,加隆只感覺渾身肌肉猛地的一鼓,一時間居然感覺自己音樂大了一圈。

再看力量屬姓上,數字從原來的0.31,直接加到了0.41.

「只是0.1的增加?居然會有這麼明顯的身體感覺變化?」加隆心裡微微一驚。再看向對面大口喘氣的黛麗絲。

二話不說他再次衝過去,這一次腳蹬在地上,一使力的瞬間,加隆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速度也變快了一些。

因為力量轉化為爆發力,增強了速度,這一下來得異常突然。

黛麗絲也沒料到加隆會突然速度加快,她還按照先前的節奏準備側身讓開,沒想到來不及了,直接重心移動的時候被加隆狠狠撞在肩膀上。

啪!

黛麗絲轉了半圈,直接坐在地上沒起得來。她面色愕然的大口大口喘著氣,盯著加隆的眼神滿是驚訝。

「你居然…呼…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加隆此時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心裡喜悅的同時,也生出了一些疑惑。倒是沒時間注意黛麗絲的情況,直接轉身走到沙曼拉面前回報成績。

沙曼拉也注意加隆的突然爆發,加隆雖然底子差,但是也是她注意到的五個人之一。記錄下號碼后,她朝加隆微微笑了下,點點頭。「先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沙曼拉指導。」加隆用袖子擦了擦汗,走到一邊坐在地上休息,等著其他輸的人再比出名次。和他一樣的還有接近一半的人。

看著樹蔭下剩餘學員相互對練,加隆此時細細感受著自己的力量變化。

他抬起自己瘦弱的手臂,赫然發現上邊居然隱隱有了一絲肌肉輪廓,而不是只有皮包骨頭。

「只是力量就有這麼大的變化,我的力氣起碼增加了三分之一,在學員裡面也能穩在15名,至於以上的估計還是不行。不過比起以前要強上太多了。只是力量增加就有這麼大的變化,那麼其他的幾項呢?敏捷,體質,智力….如果其他幾項也有這麼大的增加…」

加隆心裡頓時泛起陣陣期待。「看來得仔細找找潛能增加的原因了….加入力量體質速度都能不斷增強的話,怕是肯定能夠達到武館真正收人的標準。這樣一來,在武館也能多一份可觀的收入。」

*******************

力量的增加,沒有給加隆的學校生活帶來什麼大的變化,只是吃的飯比以前多了些。學習方面,他徹底沒什麼注意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研究屬姓符號上。

為了繼續收集潛能百分比,他開始注意女生們身上佩戴的珠寶首飾之類的東西,而一放學,有空就去市裡的珠寶店假裝挑選購買珠寶。

逛遍了整個市區的珠寶店,加隆只在一家二手珠寶轉賣店裡發現了可以增加潛能的東西,一個是一顆藍寶石,一個是紅鑽耳釘上的丁點紅鑽。

這兩個東西加隆只是接觸,就給他的潛能百分比提升到了89%。

遺憾的是之後就再也沒有遇到這種特殊的珠寶。

加隆也發現了一點點相關的規律。居然必須要那種年代久遠的珠寶才有可以吸收的潛能。

*********************

「加隆,周末去碧波湖玩么?」

樓頂上,幾個男男女女學生站在一起,靠著欄杆往下俯瞰,隨意閑聊著。

清晨的陽光清冷蒼白,照在身上沒什麼溫度。

加隆站在男生里,一樣靠著欄杆,和他一起的是卡列多和另外才認識的費恩,捷克雷里斯兩個男生,另外女生還有艾菲和另外兩個費恩的朋友。

七個人都是在這個周才熟稔起來的。

「碧波湖?在哪?」加隆看著卡列多問。

「市郊的造紙廠附近,以前去過一次,那兒的白天鵝不是一般的多。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鳥類。另外你知道的…」卡列多往後面正聊天聊得開心的女生方向使了個眼色,臉上泛起一絲殲笑。

「重點是那兒夠偏僻吧….」一邊的捷克冷不丁插一句。這傢伙看上去挺成熟,一頭紅色短髮,皮膚黑黑的很老實。但實際上最喜歡用這幅外表欺騙小女生感情。

「好方便下手…」加隆加了句。兩人同時嘿嘿笑起來。

卡列多衝費恩使了個眼色。「別怪兄弟不招呼你們,到時候可不只是我們這幾個女生要去,費恩還有他上次的女生朋友也都去。」

加隆搖搖頭,他見過費恩的另外幾個女生朋友。

費恩的家世不錯,結交的那些女生確實也夠漂亮,但是上次一起出去玩的時候,那幾個女生自顧自的聊著天玩樂,和他們這邊的窮學生根本就是兩個圈子。人家完全看不上眼他們。

就算是費恩中間調和,也沒什麼改觀。

「如果還是上次那樣就算了吧。」他隨口說了句。「而且我也沒什麼余錢,不想去湊這個熱鬧。你們自己去玩吧。」這陣子他身上有了點肌肉,看起來也不是以前那樣病怏怏了,反而顯得帥氣了一些。

「沒事,你的份我給你墊著,那才多點錢?」卡列多隨口說著,一手拍在加隆肩膀上。「大家一起去才熱鬧好玩,你一個人有什麼好玩的?不一起行動,過不了多久就會慢慢疏遠,你不會是不想和我們一起廝混吧?」

「又是你墊著….」加隆無語,「上次就是你幫我墊…」

「說這些做什麼,就這麼說好了,明天在學校門口集合,早上九點,我們一起出發,怎麼樣?」卡列多直接定了個時間。

「行。」「我沒問題。」

其餘兩人都沒意見。加隆直接給卡列多強拖著應下,儘管他確實不想去,但是經不住卡列多的熱情,大有不去就絕交的意思,只能無奈應下。

幾人定下時間后,又和女生們商量,幾個女生都各自有事,都沒答應。

艾菲一頭紅色馬尾,站在樓頂上,右手按著黑紫色的超短裙,她站的位置正好風比較大,裙擺邊緣不斷被吹得往上揚,艾菲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按著裙子,生怕被風吹翻徹底走光。儘管穿著連褲襪,但裙子被翻轉起來還是一個女生無法忍受的事。

聽到碧波湖邀請,艾菲第一時間看了眼加隆,自從上次羊奶事件后,兩人意外的有些相互視為同類的味道。

「加隆你也去?」她不自覺的問出聲。

「沒辦法…」加隆苦笑了下,「費恩答應我了,如果我去,就讓我看看他家收藏的珠寶….你知道我的愛好的。」


艾菲點點頭,微微皺眉。這段時間她一直聽關注加隆,這個男生和其他人不一樣,感覺要成熟穩重很多,和她的家庭情況又有些類似。「那不是說你妹妹一個人在家?」

「她要在弓術部練習,說是要參加什麼比賽,學習不行,其他方面倒是不錯。」加隆解釋說。他這次是不得不去,他知道費恩家裡是有一個外面絕對買不到的古老珠寶,年代非常久遠,和他第一次吸收的那顆黑珍珠類似。

為了進一步提升屬姓,他是不得不答應。

上一次力量的提升,讓他現在在白雲武館穩穩的停在了14名,而又在深入研究能吸收潛能的珠寶后,加隆隱隱發現這個世界可能不是像先前想象的那樣簡單….

; 碧波湖

藍水,綠山,黃石,幾隻零散的白鳥在湖水上緩緩游弋。一陣涼風吹過來,淡藍色的湖面頓時泛起無數漣漪,倒影的連綿山巒都微微模糊起來。

幾個男生順著黃色碎石河灘,很快就找了一個好位置定下來,開始從包里取出工具材料之類的東西。

加隆往女生那邊看了下,菲妮斯汀那幾個女生正站在樹蔭下,這個耀眼美少女潔白束腰的連衣裙隨著微風微微揚起,淡金色的長發綁到左側垂下來,看上去可以和歌劇里的公主相提並論了。她皮膚潔白晶瑩看上去像是泛著一層微光,眼眸清冷中帶著一絲傲然,如同最純凈的藍寶石。

回過頭來,加隆再看看自己這邊,自己、卡列多、費恩、捷克全部都是不會打扮的人,身上都很混亂的搭配,土黃色,灰色,白色,黑色,加上不會搭配式樣,衣服檔次也不高,一伙人就和雜牌軍差不多。和那邊的人比起來,自己這邊的打扮原本感覺沒什麼,這時一對比就明顯出差距了。

「那個女生叫菲妮斯汀,是費恩的朋友邀請過來一起散心的。看上去氣質好好…」卡列多在一邊蹲著搭篝火架子,一邊小聲說著。

「嘖嘖…就是在學校也沒見過這麼有氣場的。」捷克壓低聲音在一邊補充,「要是有個這樣的女朋友就無敵了。」

「那傢伙是我表妹的朋友,我也不認識,你們自己悠著點。」費恩在一邊補充說明。「我也沒想到我表妹會把她拉過來,本來我只是讓她自己和朋友過來的。」他聳聳肩。

加隆笑了笑,也跟著蹲下,開始整理髒兮兮的柴火。和那邊純潔乾淨一塵不染的菲妮斯汀比起來,他們這邊正在和髒亂的石頭木柴打交道,看上去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來打紙牌不?」卡列多從一邊湊過來。他說的紙牌,其實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小時候最喜歡的一種遊戲。用紙張折成一張張的長方形紙牌,上邊打上不同數量大小的眼。然後就和撲克牌差不多的規則。

加隆和捷克費恩看到他拿出一副有些破舊的黃色紙牌,頓時來了興趣。「來來,輸什麼?」「輸烤肉烤魚!一次一塊。」

幾個人蹲在地上圍成一圈,就在一塊白石頭上開始散牌起來。不一會兒就玩得入神。

菲妮斯汀站在樹蔭下,遠遠看著河灘上幾個男生在髒兮兮的泥巴石頭裡玩起簡易紙牌。寶石般的眼睛里雖然沒有歧視之類的東西,但不自然的卻將自己處於一個更高的層次俯瞰。她和這個小城市裡的學生根本就是兩個圈子。

她原本也只是路過這座城市,在同學加好朋友的邀請下,才一起出來散散心。

邊上的一個紅短髮女生走過來,和她站在一起看著男生們忙碌。「那個費恩是我表哥,很遠的關係。他們這裡的學生最喜歡的就是搭一個大篝火在晚上弄燒烤。你有興趣沒,一會兒我去讓他們加你一個。」

「不要了,好臟…」菲妮斯汀微微皺眉。「只是隨便過來散心,讓我一個人安靜待會兒就可以了。」

加隆和他們打了一會兒牌,都注意到這群人的視線都不自覺的往女生那邊游,頓時感覺有點好笑。他動作很輕很隱蔽的在摸牌的時候多模了一張,然後重疊在一張牌上。掃眼看了下其餘三人,居然沒人發覺。

這樣重複了幾次,忽然他手裡的牌一甩。「不好意思,我贏了。」

「啊..?」幾個人頓時愣了下,都露出疑惑驚訝的表情。

加隆面帶微笑,動作舒緩的將紙牌整理收起來。看著三個朋友無語的樣子,他倒是莫名的想起以前的加隆。

在他沒有穿越過來前,加隆以前一旦和妹妹發生爭執,從來都是被妹妹幾下徹底擊垮在地,毫無還手之力的被狠揍。弓術武術加運動神經都很強悍的妹妹瑛兒,可不是看上去那麼柔弱,拳拳到肉。從父母結婚起,三歲,他就被兩歲的妹妹欺負到大。

而打紙牌,或者是做其他什麼,以前的加隆都是毫無信心,也不知道變通,所以處處失敗,越來越沒自信,精神也越來越弱。而主動去鍛煉身體練習搏擊,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打不過妹妹….

一想起記憶里,就算在上高中前的初中,他有一次還被妹妹打哭過,加隆微笑的臉上也不自覺的抽搐一下。

「十多歲了居然被自己妹妹打哭,不是一般的丟臉啊…而且還是一個人躲在房間偷偷的哭。難怪兄妹關係那麼淡…」加隆忽然有點後悔穿越到這具身體里來了…..

*********

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