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欣欣相信有自己爸爸的關係,周文軒是肯定會推銷自己的。只要是周文軒出馬了,自己成爲大明星就不遠了,她在家裏一圈圈的走來走去睡不着覺。好像是下一秒,自己就在萬衆矚目的紅毯上,大家都爲自己而歡呼,而鼓掌。

再一次哈哈大笑,她明天就要去光影!見見自己未來的經紀人! “大家都打起精神來,今天書記的女兒要來我們公司考察工作,雖然呢我們是獨立的公司,可是和文化局還是息息相關的,文化局的某些要求和通知,我們還是應該想好應該怎麼辦,所以,這次呢,我們就應該繼續保持我們公司的形象,這樣的話對我們以後的發展也是很有用的!”


周文軒在光影講出來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大家都驚呆了,一直以來周文軒都是最不聽話的一個,這些不聽話其實一直都是在業內大家都很清楚的,可是今天看上去真的是好乖的樣子真的十分的奇怪哦,周文軒說完了,自己拍拍屁股回辦公室了,他就是想讓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女人不是什麼所謂的明星,其實是一個官員的女兒罷了。

周文軒繼續說到“不過還是不用太緊張,就平時的樣子就好了,不要太做作啊,因爲很有可能書記的女兒會故意問你們一些問題,不過這些都很有可能就是陷阱,既然是陷阱的話,還是不要聽了,我們就保持沉默,其實就可以了。”

大家都點點頭,周文軒奸笑着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九點準時,書記的女兒王麗娜來了。她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戴着黑色的墨鏡,一身都是黑色的,這黑色的衣服讓王麗娜覺得自己現在好像是把握着全世界似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可是走進去這光影,巨大的造星公司以後,居然,沒有人迎接自己??


不是吧,自己可是王麗娜啊,從小到大就沒有人這麼對過自己,這實在是太奇怪了,也太不公平了!周文軒故意安排的這些,王麗娜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自己到了三十六樓,打開電梯門,她以爲自己這次可以看到迎接的隊伍了,可是沒想到的是,居然還是一個人都沒有,太讓人生氣了!這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沒有一個人來關心關心,看看自己呢。王麗娜真的是要氣死了。

不過這些其實都是小事情,王麗娜看到這是光影,國內最厲害的經紀人就坐在那裏,她頓時就覺得自己好像是擁有了全世界似的,沒有什麼可以阻擋自己了,這些就已經足夠了!

想到要真的成爲大明星了,她的心裏就覺得特別的幸福加愉快,走進去,辦公室的人沒有一個人擡頭,沒有人理她,無所謂,她可以主動和他們說話嘛!


“大家好,我是王麗娜!”

安靜,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大家都努力讓自己沒有聲音,實際上這些都是周文軒安排的。就是不想讓王麗娜覺得在這裏有存在感,王麗娜有點尷尬。

“很高興認識你們!”

沒有人說話,大家都有條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好像是都看不到王麗娜這個人似的,她覺得好奇怪,於是繼續說到“那你們?我給你們帶禮物了,好多好吃的和好喝的,你們要不要看一看?”

他們都沒有答覆,王麗娜什麼都沒有帶,可是本來想拿那些東西誘惑誘惑他的,居然都沒有,實在是太奇怪了。

看到周文軒的辦公室亮着燈,王麗娜敲敲門走進去了,心裏還挺興奮的,因爲覺得馬上就要看到周文軒了,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興奮,這種興奮讓周文軒覺得自己打擊王麗娜應該不是很會容易了,可是如果現在不和王麗娜說清楚的話,問題會越來越嚴重的。

王麗娜看着周文軒,大聲的說到“你好,周老師你好,我是王麗娜。”

周文軒擡起頭,說到“啊,你好,請坐吧。”王麗娜特別開心的坐下了,周文軒低下頭就不說話了,王麗娜等了一會,希望周文軒可以說些什麼,或者是做些什麼,可是過了好長的時間,周文軒都什麼話沒有說,什麼事情也沒有做,王麗娜有點坐立不安,對周文軒主動說到“周老師,我應該做點什麼呢,我有點不知道,我今天是來……”

王麗娜剛說完,周文軒就擡起頭,看着王麗娜,笑了,說到“好好好,我知道你要來幹什麼的,陳局長和我說了,我也十分的歡迎你,可是我就是不知道你的資質到底怎麼樣,其實我告訴你把,我們公司的員工其實都不太想帶你,因爲他們不需要沒有什麼能力的人,而我呢其實你也知道,我是統籌這個公司的,我也沒有時間像別人那麼帶你。”

王麗娜的臉色一下子就冷下來了,說到“所以周老師你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就是說,你不打算帶我了是嗎?”周文軒笑了,腦筋在飛速的旋轉,王麗娜雖然現在是在責怪的意思,可是卻沒有任何的害怕,那意思好像就是在說,我看你也不敢不帶我的,怎麼樣,現在你還和我厲害嗎?

好像就是這個意思似的,可是周文軒現在是一點這個事情都不在乎,而且覺得這事情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現在就當這個王麗娜是不存在的吧,不然的話,以後這個事情就沒有解決的餘地了。

周文軒說到“王小姐啊,我們的公司也是有規章制度的,肯定不能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也不能我說要求他們選擇誰作爲藝人,他們就會選擇誰作爲藝人的啊,這些都是不可能的,真正重要的事情在於,你到底有沒有那個能力讓大家選擇你作爲藝人,如果沒有的話,我覺得你應該也不會用您的特殊身份強迫我手下們吧!”

王麗娜馬上站起來,她雖然一直某都在享受着特權,可是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有人說她一直都在使用特權在走後門,這個纔是真的最讓人討厭的事情,王麗娜不開心的站起來說到“這個事情不是我的錯,再說了我是有能力的人,我不需要走後門的,那就這樣了!我告訴你,我每次看電視劇的時候都很輕鬆的能背下來臺詞,而且我爸爸還說我演的是特別的像的。怎麼樣,是不是很厲害??”

周文軒不耐煩地咂咂嘴,說到“就是這樣的能力你還和我顯擺!有什麼可以顯擺的啊,我覺得這都是最基本的,而且這個其實暫時和演技也沒有什麼關係,主要看的是你到底記憶力如何,說點有用的。”

王麗娜明顯覺得有點尷尬,因爲沒有想到他居然會這樣說自己,雖然都是實話,可是有點未免太直白了,直白的讓人有點沒有辦法接受,王麗娜不說話了,周文軒聽到酷兒在自己的腦海裏用小小的聲音說到“這就是你的表演時間了,周文軒,加油!”

“雖然我不是演員,可是我也知道,這演戲看的其實就是聲臺形表這四個方面,你這個形還算可以,雖然沒有現在的明星那麼的好看,可是還算湊合吧,畢竟我們也是可以整形的,也可以減肥增肥什麼的,這些都不是問題,來說句話,我聽聽聲音。”

王麗娜感覺很狐疑,可是還是說了幾句,周文軒接下來對王麗娜說到“聲音不是很好聽,到時候演戲的時候需要配音,可是如果是用配音的話就很有可能會有不好的新聞了,這個也不是很好,可是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確實也有點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弄你,對了,其實演員唱歌好聽還是不好聽也是很重要的,來,唱個歌!”

她雖然覺得自己現在正在被耍,可是還是接受了,聽話的開始唱歌了,雖然唱的也不是很好,周文軒而且也沒有仔細聽,就這樣,王麗娜唱了好久的歌,周文軒也沒有喊停,可是現在的王麗娜真的已經唱不動了,看着周文軒冷漠的樣子,有點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說點什麼。“周老師,我已經唱了很久了,你怎麼還是什麼意見和建議都不給我呢。”

她有點想發飆,可是又不知道到底應該從何生氣,這一切好像是順理成章的,或者也全是命中註定的。周文軒現在是肯定不想帶自己的,可是越不想帶自己,自己就越要鼓起勇氣去做一件事情,因爲只有這樣的話,自己的夢想纔可以實現啊。

周文軒看着古麗娜,說到“其實我覺得你的條件不算差,可是也不是很好,在某些問題上確實不是十分的出色,這樣吧,作爲一個演員,最重要的其實還是演戲,現在讓我來看看你演戲怎麼樣吧,是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好。”

一聽到自己要演戲了,王麗娜再一次的興奮起來了,這就真的很不錯了,和自己想的差不多,一名真正的演員就是應該爲了演戲而奮鬥的啊,這是肯定的,不然的話,就不是一個演員了,古麗娜心裏很開心,還有點說不出來的小興奮,周文軒看着她,這算是一個有夢想的人吧,可是總是拿自己的特殊身份胡壓榨別人,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是真的會讓人感覺心裏不是很舒服的。

周文軒點點頭,“好,那來看看你的演技怎麼樣吧!” 周文軒看着王麗娜的躊躇滿志,特意找來了一個在演技上可以說是王者的陸祿過來,正好他最近在京城做活動,各方面的還是挺方便的,找他過來的話可以看看王麗娜到底怎麼樣,他的演技不止好,而且是真的出了名的嚴厲,一般來說,只要是演戲有一點瑕疵的,他都不容忍的。

正是因爲這樣的態度,周文軒覺得也只有陸祿才能管好她,就在這個時候,陸祿敲門,走進來了。

“周老師,好久不見啊,你最近在忙什麼呢?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喝茶呢?”

周文軒站起來拍拍陸祿,說到“叫你喝茶就好天經地義的事情啊,你來京城做活動,我都應該去接你的,我倆的關係誰跟誰啊,你還不清楚嗎?”

兩個人的寒暄讓王麗娜覺得特別的羨慕,因爲周文軒也是她十分喜歡的一個演員,一直都是,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偶像居然可以這麼快就來到自己的身邊,而且還是這麼熟悉的樣子,真的是讓人心裏覺得特別開心和興奮,王麗娜一直都在等待着周文軒介紹自己,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周文軒和陸祿聊天倒是挺開心的,但是王麗娜覺得有點尷尬,可是也不好說到底要說些什麼?

過了一會,在王麗娜馬上就要睡着的時候,周文軒對陸祿說到“今天還有個事情要麻煩你,就是你知道的我這有個新人。想進我們公司,想求你給看看演技,我這不就是想到你了嗎。”

陸祿穿着白襯衫,戴着眼鏡文質彬彬的,看上去就有種老師的感覺,他點點頭,說到“想演戲啊,好事情。那你就先來演個大猩猩吧,我看看怎麼樣。”

王麗娜聽了差點沒跳起來,大聲地說到“爲什麼讓我演大猩猩啊,我是想演人的,也不是來演動物的,不要這樣對我!”

陸祿笑了,說到“你沒有接受過正規的表演訓練嗎,我們最開始的時候都是學動物的,不是直接上來就演人的,要是一上來就演人的話,你就算是學會了也是沒有靈魂的,其實你要知道,讓你演大猩猩其實就是想告訴你生活是需要觀察的,你肯定沒有機會去學習一個大猩猩是什麼樣子的,但是呢我覺得你要知道你平時到底是怎麼觀察他們的,其實是最重要的。”

王麗娜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陸祿繼續說到,“現在你是一個女強人,你要和我分手,我是你交往了七年的男朋友。因爲我胸無大志,所以你要和我分手。”

王麗娜看着陸祿,周文軒走到了後面,好像是讓出來舞臺的意思。王麗娜心裏是越來越興奮了,簡直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如此的興奮,她看着陸祿,就開始自己的表演了,看上去還不錯,是一個挺好的表演的,周文軒也覺得挺好的,可是陸祿的眉頭就一直都沒有分開過,心裏特別的鬱悶,王麗娜演完以後看着陸祿,陸祿搖搖頭,說到“算了,你沒有什麼表演的天分,還是放棄或者算了吧,剛纔那個表演簡直就是零分!”

周文軒聽了也覺得挺吃驚的,居然陸祿會這麼說,和自己想的還不怎麼一樣呢,就在這個時候酷兒在自己的思想裏說到“陸祿的演技真的是太好了,在我的這個排名裏面就是第一名,實在是太好了,我有這樣的一個法寶,我就贏了啊!”

聽見酷兒的話,周文軒覺得奇怪,用思想小聲的問道“什麼你贏了。你在說什麼!”

酷兒笑了,說到“沒事沒事,你別想太多了!就這樣了!”

王麗娜明顯還是很不服氣,對陸祿說到“爲什麼說我沒有任何的演技,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怎麼就沒有演技了!”

周文軒想笑,可是爲了不製造矛盾沒有笑,陸祿說到“我給你的所有要求都不是開玩笑的,每個字其實都是很有用的。我希望你知道,我說你是女強人,你就應該表現出來你們是女強人,不然的話我給你的人設是不是也沒有什麼必要了,這個是一定的,還有就是我已經用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表現我是一個弱者了,可是你還是沒有你完全強勢的感覺,明明你應該強勢一點的,可是你都沒有,這所有的一切和我想的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你這個表現的一點都不好!”

王麗娜完全呆住了,可能是真的沒有想到居然有這麼多的講究,他本來以爲這些事情可以很簡單的,沒有想到還是很複雜,陸祿繼續說到“現在有很多人,一直都以爲這些事情很簡單,覺得自己有一點所謂的姿色就什麼事情都可以了,其實這些都是錯誤的,我們不應該是那個樣子的,演戲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其實一直都特別的複雜,而且不是說你長得好看就可以的,這些都是錯的,如果你覺得演技一點都不重要的話,也沒有演員這個職業了,只要是找到長得好看的人就可以了啊,我覺得你還是不太適合做演員,還是想想別的事情吧!”

陸祿說完了,看看時間,帶上墨鏡就要走了。周文軒出去送了送她,回來的時候王麗娜還坐在那裏,周文軒看着,說到“王小姐,演員確實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事情,其實需要付出很多東西的,長相其實都不是很重要,演技好不好纔是最關鍵的,所以,你要不要重新考慮下你自己的選擇,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王麗娜說到“可是我爸說,你是最厲害的明星經紀人,你可以點石成金,可以讓我成爲大明星,我真的很想成爲大明星,我不想就這樣默默無聞的過一輩子!我不想總是在我爸爸的名聲之下。



王麗娜說完這句話,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了,周文軒瞬間就明白王麗娜其實也沒有周文軒想象的那個樣子的,其實在她的心裏的某一個地方還是真的存在點不開心的感覺的,其實她也知道她從小到大得到的好多東西,其實都是自己的爸爸給自己的,一直都是這樣。周文軒給王麗娜拿了手紙,對她說到“別哭了,我們沒有辦法選擇我們的父母是誰,可是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可以讓自己的生活美好起來,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

王麗娜說到“我從小就有好多的東西,可是這些東西都不是屬於我的,我得到的所有其實都是因爲我有一個爸爸,一個很好的很厲害的爸爸,可是我卻從來都不覺得這些事情是我的幸運,反而我覺得是我的痛苦,我永遠可以得到我想要的所有,但是我根本就不是因爲我自己的能力,而是因爲我的爸爸,現在我想成爲萬衆矚目,可是我好像也沒有機會了,你說對嗎?”

周文軒笑了,說到“成爲萬衆矚目其實和當演員也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演員可能很多,可是真正能成功的人實在是太少了,我們總是在一些時候失去一些東西,在我們擁有的時候也在失去着!可是現在卻不是再如此,我只希望你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別的都不要在乎,因爲這是你自己的人生,和別人沒有任何的關係。”

原來每個人都是不容易的,哪怕是真的從小到大都是天之驕子的王麗娜,哪怕是一個特別有實力的爸爸,哪怕她可以什麼能力都沒有也可以衣食無憂的一輩子,這些不容易可是又有誰能夠知道的?

周文軒現在真的開始感覺,太多的事情和自己想的都不一樣了,原來他以爲王麗娜是一個千金大小姐,可是現在感覺她的心裏也有很多別人都不知道的苦衷,這些苦衷也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理解,家家可能都有一本難唸的經吧,周文軒拍了拍王麗娜的肩膀,安慰她。慢慢的她也不哭了,就這樣一個人呆呆的坐在那裏,好像在想什麼事情,周文軒沒有打擾她,就讓她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待着了,什麼話都沒有說。

走出辦公室,周文軒鬆了一口氣,好像是解決了什麼,可是好像也有事情沒有解決似的,他的心情其實也不是很好,可是酷兒還出來祝賀自己,說到“怎麼樣,我的計謀很不錯吧,現在你都已經讓她離開光影了,而且也不會再纏着你了,你快點感謝我,多給我簽約幾個藝人過來!”

周文軒說到“還不如不用你的辦法呢,你的辦法其實也不是很好。你不覺得王麗娜其實真的很可憐嗎,有太多的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她想做的事情永遠都做不了,只能讓自己的爸爸控制着自己,沒有自由,所以我突然覺得我真的是一個好殘忍的人啊,你覺得呢,你是這麼想的嗎?”

酷兒繼續用思想說到“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殘忍,我不懂,不過我就是知道我們不能讓這個沒有任何一點點演技的人來我們這裏,這樣的話我的靈魂契約書就有了瑕疵了!”


周文軒聽了,說到“你可真的是一個冷血的人啊!” 深夜,周文軒已經睡着了,酷兒沒有睡,他再一次出來,看看自己的系統辨識度。

這是一個神奇的過度,酷兒第一次想去這個人類的世界溜達溜達,體驗體驗周文軒一直都是在怎樣的世界生活的,好好的看看。

它其實一直都是在系統裏面的精靈,只是當初的時候還沒有人形,現在有了人形,成爲了一個可以隨處去走動的人,他也在看看這個世界。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他到了周文軒的身上。

可能是一次夢境吧,酷兒有了意識,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是自己都不認識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那個時候自己身邊有個人對自己說到:“你是一個機器人。”

酷兒不懂什麼叫做機器人,可是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在受着管制,他學習了很多的東西,那些東西都是對自己有用的,對自己好的,他知道自己學習的所有東西都是爲了娛樂兩個字,雖然他其實真的不懂。

沉睡了很久的酷兒,在周文軒不斷的給自己刷機以後甦醒了,現在他不再是一個普通的機器人了,他可以選擇,可以判斷可以評估。周文軒在系統沒有成爲真人的時候簽約了很多的靈魂契約書,也做了很多特別棒的項目,正是因爲這個原因,酷兒才希望周文軒給自己簽約的靈魂契約書都是特別好的,特別到位的。

只有這樣,只有這樣他纔可以得到自己最想要的東西,那就是自由。

記得那個時候,製造他的人說了這樣的一句話:“如果你想得到你的自由的話,你要用你最大的努力幫助你的主人刷滿級別,這纔是你要做的事情,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想去哪裏就去哪裏了。”

這也就是爲什麼,酷兒如此的排斥王麗娜,這也是爲什麼,酷兒希望陸祿可以和自己簽約靈魂契約書,這也是爲什麼,在很多的事情上酷兒對周文軒的要求很高,實際上是希望自己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獲得自己想要的自由,那個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酷兒晚上一直都在人間閒逛,他不需要睡覺,每次周文軒在睡覺的時候他都特別的無聊,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所以他就出來溜達,有時候會順便看看有沒有演技天賦的人。

在靈魂契約書裏面有三個級別,第一個級別是白金,是最高的級別,現在在周文軒的系統裏,應該級別最高的就是穎兒了,素素也差不多。白銀就是陸涵,白敬亭等,而古銅可以有那些不是演員,但是除了演技之外有特殊貢獻的那些人。

酷兒開始慢慢發現,其實演技好纔是真的最重要的事情,只有演技好了,才能在級別上高起來,這纔是最重要的事情,他想讓自己可以獲得自由。

過了一會,酷兒自己靠自己的意識回去了,周文軒在睡覺,酷兒也回到了系統裏。

新的一天,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來的時候,周文軒就被自己的電話叫醒了,是陳局長的電話,“喂?陳局長,今天週末誒,怎麼還不多睡會?”

陳毅聽了周文軒的話,着急地說到“還和我說什麼週末啊,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回去了以後,王麗娜就說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再當演員了,說的是那麼的痛心疾首啊,我都覺得這和我想的不太一樣了,我一直以爲王麗娜會一直纏着你呢,沒想到你三言兩語的,就把這個千金大小姐給說通了。”

周文軒配合着說了幾句話,然後就打算睡覺了,陳局長掛斷了電話就開始不停的讚歎周文軒,周文軒這實在是真的太厲害了,居然能這麼厲害,能把那麼一個非主流小女孩給說通了。

今天是週末,忙碌了快一個一個月了,周文軒現在終於是可以輕鬆輕鬆了,穎兒出國拍電影去了,短時間是不會回來的。他起牀一個人在房間裏面瞎逛,也沒有那麼的困了,突然想和酷兒說說話了。

“嘿,你幹什麼呢?”周文軒說到。雖然並沒有出聲音,在外人看來其實就是在那邊發呆,可是周文軒覺得只要自己心裏開心就好了。酷兒百無聊賴的說到“我什麼事情都沒做啊,我就待着來的!不然你以爲呢!你怎麼睡醒了。要我說你們人類就是太麻煩了居然還一直都要睡覺,真夠煩的!”

周文軒聽了氣的想打人,對酷兒說到“我們人類怎麼了啊你說你一天不吃飯也不睡覺,你不覺得你的生活實在是真的太無趣了嗎,總之我覺得你的生活真的太無趣了,你也不要對我說三道四的啊,你今天怎麼了,平時都是叫我起來的,你怎麼沒有精神頭了!”

酷兒無精打采的說到“你是不是很久都沒有簽約新人了啊,你知道嗎,只要是你在一段時間內沒有給我簽約靈魂契約書的話,我就會特別的不舒服,然後身體也不是很舒服,我的智力和讀心能力也會下降的,所以你最好還是找幾個新人吧!”

周文軒說到“你這什麼鬼啊你這是,怎麼感覺你好像是你做了什麼讓人心虛的事情呢,真的是太奇怪了。再說了靈魂契約書那個東西也不是我能夠控制的啊,因爲這些事情和我想的也是不一樣的。還有啊,我怎麼覺得你最近這個功利心特別的重呢,你快說,你是不是有事情瞞着我。”

酷兒搖搖頭,大大咧咧的說到“你想什麼呢你,我有什麼瞞着你的啊,我都聽你的,無論你選擇什麼我都聽你的,我只是提醒你一個事情,靈魂契約書的不止是你,而且還有藝人嗎,你要加油啦!”

周文軒十分的不理解,而且覺得酷兒肯定是有話沒有說出來,有事情瞞着自己的,既然如此,當初自己真的還不如不要選擇這個真人版本呢,這實在是太複雜了,這麼複雜的一個東西,好像是自己養着的一個寵物似的,時不時的還要帶出來溜溜什麼的,這實在是太奇怪了,周文軒感覺,酷兒肯定有什麼祕密沒有告訴自己,他搖了搖頭,不說話了。

轉眼,楊楊和古麗娜的事情過去了小半年,逸俊也離開了小半年了,本來周文軒還總是記得每週都要和逸俊說說話,聊聊天,怕他想不開,可是後來的工作實在是太忙了,也就這樣漸漸的忘記了,不過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擔心逸俊,一直如此。畢竟那些事情對他的打擊太大了。

好像是夢中註定似的,周文軒曾經是特別的希望自己可以有自己的一個公司的,而且一直都在爲這樣的一個夢想而努力,可是最近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他也不是很在乎這個事情了,但是現在穎兒的爺爺突然告訴自己一個事情,就是現在光影這個公司可以完全給周文軒了,也就是說, 現在光影已經完全獨立了,而就是周文軒的公司了。

得到這個消息的周文軒其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的高興,如果是在之前的話,他心裏肯定很開心,因爲這樣的話他就向自己的最終目標,創建一個娛樂帝國邁近了一步。可是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周文軒突然覺得那個夢想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重要了。

可能人總是會變的吧,會變好,也會變壞,周文軒覺得現在什麼都不如身邊的人在自己的身邊要重要,無論發生什麼,真正重要的事情在於身邊的人是不是都幸福的在自己的身邊,想來這纔是真的比較重要的事情。

業界的很多人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都來祝福周文軒,誰都知道他的野心,也知道光影現在能起死回生其實都是因爲周文軒在默默的付出,這些努力誰都可以看的見,現在這樣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衆望所歸,是大家都期待的一個結果,穎兒當時在國外拍戲,也給周文軒打電話祝賀周文軒,一天的喧鬧結束了,公司的重開張的剪裁也進行了,一瞬間也到了大家關注的榜首,可是周文軒覺得這些現在都是浮雲,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不是很在乎這些事情了。

晚上回到空無一人的家裏酷兒突然出現,要祝賀周文軒,可是看着周文軒悶悶不樂地樣子,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說點什麼好了,看着周文軒,無奈地說道:“怎麼了,你心情不好?”

周文軒搖搖頭,又點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好像是心裏有什麼事情似的,也好像是沒有什麼事情,總之你說我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到底是對還是錯呢,如果是對的,還好,可是我爲什麼一點都不快樂呢?”

酷兒苦笑了一下,說道:“我甚至都不是人類,也沒有人的情感,你現在居然和我探討快樂還是不快樂的問題,你不覺得你自己實在是真的很殘忍嗎?”

他消失了,周文軒也安靜了。默默的看着窗外,思緒萬千。 “周老師,這個是最新的資料了,你想要的都在這裏了,可是我還是不太確定你到底想要的是什麼風格的,您能不能再具體的和我說一下,這樣的話我也好給你找人啊?”上午九點,周文軒在辦公室裏, 自己的助手小芳正在自己的身邊絮絮叨叨,說着找副總監的事情。

他其實一直都不是很想找人,因爲他知道逸俊是早晚會回來的,等到他回來的時候要是發現自己的位置被頂替了,心裏一定是不會很舒服的,那還不如就先自己死撐着,雖然沒有助手的時候是真心挺累的,可是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了,誰讓他想要的還是逸俊呢。

但是這也沒有辦法了,小芳其實已經和自己說了很多次了,周文軒也感覺自己不是很吃得消了,這所有的原因都放到一起去之後,周文軒就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還是應該找人,不招人的話實在是太累了,這樣自己真的吃不消了。小芳當然是希望周文軒招人的,這樣她確實也可以輕鬆許多,今天是面試的日子,小芳想問問周文軒的意見,可是他總是沒精打采的。

突然,想到了第一次見到逸俊的時候,他也是一個笨手笨腳的孩子,什麼事情都不是很會做,什麼都需要別人幫助他,教他,這確實讓人很窩火,可是時間真的會改變很多的事情,也會改變很多的人,就是這樣逸俊成長起來了,變成了一個很厲害的人,周文軒想到這裏就覺得唏噓不已,原來默默的,已經過去了如此多的時日。

周文軒看着小芳,說道:“你自己去選擇吧,找一個手腳麻利會來事的就行了,別的事情我也不強求了,要是真的有什麼問題的話,也不是很好,那就先這樣吧!我要工作了。”

小芳聽了周文軒的話,覺得也挺無奈的,他知道現在周文軒心裏一直都念念不忘的還是之前的那個人,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還是有所耳聞,不過現在這些事情都過去了以後,確實很難再重新開始了,總是需要向前看的吧,小芳是這麼覺得的,也希望周文軒不要再等待曾經的那個副總監了。

今天來面試的人真的很多啊,誰都知道在業內到底在周文軒的手下工作意味着什麼,可是就算是大家都知道又能如何呢。其實還是有很多自己想想都做不到的事情,小芳沒有什麼面試的經驗, 也不知道周文軒要找的人是什麼樣的,他還不聞不問,只好用最常規的辦法,看簡歷了。

外面的人山人海都是來面試的, 她叫苦不迭,一個一個按照來的順序進來,小芳模仿着平時周文軒對藝人說話的方式,希望從中可以找到他說話的真諦,可是現在看來好像是不能的。看了幾個人小芳都覺得沒有什麼靈氣,就在這個時候,她感覺到面前面試的人們突然聲音變的嘈雜了起來。

“快看,那個就是周文軒啊,怎麼比電視上還要帥一些呢?”

“對啊對啊,我覺得他就算是自己出道都沒有問題的,你看那眼神多憂鬱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