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正好,周漁和他的師父李空蟬也暫居在這天霜城之中,幾次接觸下來,周漁就入了陳大泉的眼。

首先,周漁首先有個好師傅,不像韓當,現在是個沒爹沒娘的苦孩子。

在陳大泉看來,周漁的師父李空蟬是個奇人,李空蟬看起來是個七老八十的老頭,但卻有著不弱的身手,同時身具築基的修為,更神奇的是李空蟬的輕功,簡直高妙。現在這李空蟬帶著兩個徒弟暫居在天霜城之中,擔任府中西席,教導陳飄瑤修行。所以算起來,周漁算是陳飄瑤的師兄。

然後,周漁本身算是個修行天才,兩年時間便達到鍊氣六層,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一邊是新出爐不久的少年廢柴,一邊是少年天才;一邊是沒爹沒娘的苦孩子,一邊是有著築基高手做師父。

這還有什麼好想的,陳大泉本就是個很現實的人,他果斷悔了婚約,準備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周漁。

周漁本不知道這些操蛋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陳飄瑤那小妞竟然還有個未婚夫,明白了整個過程之後,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並且深深惶恐。

周漁並非是普通人,他是個穿越者,他的靈魂來自另一個藍星之上的種花帝國。從他在世界之中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他的不凡,他堅信著這一點。

我的穿越應該是有著什麼意義的吧,我周漁並非是普通人,這是註定的,因為我生來不凡。說不定,我就是主角?

是的,雖然很羞恥,無法說出口,但周漁的心中就是這麼想的。

會有這種思想和周漁的前世有關,周漁上輩子在種花帝國之中也不是普通人。

在中學二年級的青年時期,他深刻的思考過許多哲學問題,諸如「活著是為了什麼,有什麼意義?」「賺錢到底有什麼用?為什麼整個世界都被利益驅動著?」「政治課到底在說些什麼?為何結合現實之後會越學越迷糊?」

然後周漁就開始學習哲學了。

在這段時期的周漁還是一個有著低級趣味的人,學習哲學的主要原因是周漁覺得,那些帶著哲學意義的深刻話語說出口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妹子們應該會喜歡的。

為了吸引妹子們的視線,那時候的周漁強迫自己學習了大量的哲學心裡書籍,從資本論到卡繆,從弗洛伊德到亞里斯多德,為了裝b他還沒事在妹子面前用深沉的音調引用這些哲人充滿智慧的話語,結果當然不言而喻,在妹子們驚駭的眼神之中,周漁距離妹子們更遠了。


這次失敗給周漁造成了沉重的打擊,他之後經過了深刻的思考,最後明白了,這些妹子都是膚淺低俗的人而已,她們完全不懂哲學,而自己唯一的錯誤,就是太超凡。在尼採的世界之中,周漁得到了不少安慰。

之後,周漁中二畢業了,將過去的自己埋葬在歷史之中,但這段歷史還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迹。

然後他遇到了網路,在網路之上,他遇到了許許多多與他有著共同語言的人,他們享受思想碰撞的火花,用冷靜哲學的觀察去看這個世界,利用馬哲等武器撕下事物虛偽的表面,看到內在的真實。

就這樣,他成為了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他有著鋼鐵一般的意志,能夠一周七天不出門,生活在自己的小房間之中,恍如老僧入定一般,坐在同一個位置一整天都不挪動;他能已經無視了普通意義上的享樂和低級的身體上的愉悅,彷彿是苦行僧一般,僅僅去追求更高的精神層次上的滿足——只需要通過一條網線和電腦,他就能做到這一切;他有著深深的城府,托那些無良媒體和追求眼球的新聞記者,以及那些腦洞大開的段子手的福,他見過各種千奇百怪的事情,這個世界幾乎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驚訝了。他還看過大量的新番,小說,各種劇集,批判過無數島國的愛情動作片。

是的,周漁不再中二了,他變成了一個死宅。

之後周漁雖然成功脫宅,走上了社會,成為芸芸眾生之中的一個普通人,但這段生活經歷還是在他的生命之中留下了印記。

因為有著這樣特殊的坎坷經歷,周漁看待世界的方式自然就和普通人有著一些差異,如果是個智商正常的普通人,在目前的狀況下,恐怕不會有半分的驚恐,並且還會有些小得意。

毫無疑問的,現在在大堂之上咆哮的不過是是一隻人生的敗犬而已,憤怒少年韓當,這個可憐人當然有資格去憤怒,他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失去了一切,災難打擊接踵而來,關愛並且保護他的父母死了,自身的才能也突然消失了,就連未婚妻都要跟別的男人走了。在這種連續的打擊之下,他的憤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於是他做出了最為失誤的事情,他失去了冷靜,一個勁的在大堂之上咆哮著,說著一些讓陳大泉尷尬的話語。

這是極為失策的,因為韓當忘記了一點,那就是他並非是世界軸心,世界會圍繞著世界軸心轉動,卻不會圍繞著韓當去轉動。韓當是很可憐,在這件事情上,陳大泉違背了諾言,韓當很是委屈,但,誰在乎啊?

沒人在乎。

這世界上,除開韓當的父母,沒人會寵著他的。這是個很樸素的真理,但從小生活在優越環境之中,從未受到過挫折的年輕人卻從來不懂這一點。

韓當現如今就是一隻敗犬,而周漁,作為勝利者,可以毫無顧忌的踏上一腳,並且哈哈大笑。

正常人或許會這麼想,但周漁卻只覺得惶恐,可怕。(小說《雲鼎九州》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趙紅在產房待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在下午的三點十五分左右,平安生下個皺巴巴的帶把小紅猴。

從待產房出來,趙紅和孩子就被衛生所安排了病房住院。

雖然趙紅剛生完產不宜大動,但住院的病房和產房只有一房之隔,移動起來也甚是方便,再且有樊立福這個大男人在,沒一會的時間趙紅和孩子就被穩妥的安排到了病房。

雖然前頭趙紅大出血是挺觸目驚心的,但好歹算是母子平安,大家別提有多高興了。

隔代親隔代親,這句話是沒錯的!


樊富貴自從看見小孫子出來,那眼神是瞬間都不能移開的——小孫子看著小小個,想碰一下吧,但自己手糙,孩子皮膚嫩得很,要是劃破了咋辦?

他猶猶豫豫。

陳紅榴已經樂呵呵的輕撫著孩子的額頭:「你們夫妻倆取名字沒有?我看小孫孫秀氣得很,小名就叫紅喜咋樣?」

也就只有她這個當阿婆的覺得孩子秀氣。

剛出生的孩子哪個不是皺巴巴像小老頭老太似的?紅彤彤的,哪裡能看出來秀氣了?

不過家裡添丁,陳紅榴歡喜也是正常。

趙紅抿著嘴笑:「大名是取了的。我和孩子他爸商量過,要是女娃就喚秋梨,要是男娃就叫秋書。小名還沒取,紅喜聽著喜慶得很,怪好聽的,立福,你說呢?」

「紅喜?」樊立福念叨了兩遍,也高興道,「我看成,小傢伙小名就叫紅喜了!」

於是,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傢伙大名小名都配齊了。

趙紅虛弱的靠躺在床上,看著大家都擠在旁邊空床上逗著小兒子,熱熱鬧鬧的,唯獨沒有見到小姑子梨花。

忙道,「我出來有一會了,咋沒見著梨花呢?」

眾人都被孩子出生的事情給驚喜壞了,要不是趙紅提,估計好一會都沒人想起要跟她提梨花回家的事情。

陳紅榴拍著腦袋恍然道,「差點就忘記和你說了。梨花從病房出來就家去了,她說你估計得住幾天衛生所,所以跑家去給你燉雞湯了。」

說著她抬頭看了一眼窗戶外的天色,遠處繽紛紅霞,連白雲都被染紅了,「嘿,時間也不早了。趙紅啊,你們母子平安我就放心了,家裡也缺不了人,我讓立福在衛生所陪你,我和你爸帶幾個孩子回去,他們明兒可還要上學,今晚可不能在這裡待了。你放心,晚點我準備齊全東西了再跑一趟。」

呼啦啦的一下,陳紅榴幾個人都走了。

等樊立福送人下樓回來,看到趙紅連眼睛都是紅的,嘆了口氣上前將人擁入懷裡,「沒事的,別想那麼多,小妹不會在意的。」

「立福,你說我是不是太小性了?」趙紅忍不住哽咽,「今兒要不是有小妹在,我和紅喜……」

趙紅一想到母子倆那個下場,身子都忍不住顫抖。

還好……還好有梨花在……

其實對於樊立福來說,趙紅這個小性他是能理解的。

畢竟再好性子的女人,自己的男人連商量都沒有就直接將商品糧的工作辭職不幹了,趙紅馬上要生第三個,養孩子本來就花錢,好好的一個穩定工作不幹,還要干危險性質的投機倒賣生意,設身處地的想,樊立福要是趙紅知道后也得生氣。

本來他是打算等趙紅生產以後才說的,畢竟趙紅馬上生產了,要是給她太大壓力,到時候出啥事咋辦?

可誰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剛家來二叔公一大群人就來了。

飯桌上一人敬一碗酒水,輪流下來樊立福能不喝醉?喝醉的人喜歡胡言亂語,他是個俗人,也不能免俗啊!

於是就這麼的,趙紅提前知道了事情,她還打算找梨花算賬呢!畢竟要不是因為梨花,樊立福也不能把吃著的商品糧送出去不是?

當時趙紅正是氣血上腦的時候,也聽不進去家裡人的勸,大腹便便的踩著重步出門,連院子都沒走到就在台階上狠狠的摔了一跤,那當下鮮血直流,趙紅嚇得直接就暈了。

好在,事情雖然驚險,到底是母子平安。

「你性子很好,我就樂意你這個性子。」樊立福輕拍著她的後背道,「這事也是我不對,要是我早些和你商量,今兒也不會出這樣的事情,你不怪小妹就好。」

趙紅當然不會再怪梨花了。

現在想想她也覺得自己很是無理取鬧。

投機倒賣的頭或許是小姑子起的,可家裡不也是獲利不少?

更何況從嫁過來的第一天她就知道樊立福把小姑子當成了責任,一向小姑子說話男人就只有點頭沒反駁的份,現在做出這樣的決定,這不也很正常嗎?

與其去怪梨花,其實更應該怪沒和她商量的樊立福。

趙紅想想都忍不住噓唏,要是沒有梨花,迎接她的應該是血崩而死和孩子腹中而亡吧?

小姑子還自己大老遠跑家給她燉雞湯,趙紅只要一想到這個暖心的舉動,越發覺得自己之前的造作是不可理喻。

「我不會怪梨花的,立福,這次事情是我不對。要是沒有小妹,我和紅喜不能好好的,以後你要加倍對小妹好…….不,是我們要加倍的對小妹好。」

……

梨花還不知道趙紅到底是個什麼想法。

不過從病房出來她就一直在想,想來想去,覺得趙紅為什麼因為她而出事,估計少不了和樊立福辭掉城裡的工作有關。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的梨花真是真相了。

確實也是這麼個原因。

梨花剛將燉好的雞湯收火,樊富貴趕著牛車將一大家子也送回來了。

樊秋武看到梨花后目光有些訕訕的。

梨花也不在意,孩子而已,還是親侄子,他關心自己的母親是正常的,只不過隨便說兩句,要是這樣梨花就記恨在心,這難道不會顯得她太小家子氣?

梨花笑眯眯的和大家打招呼。

等從陳紅榴和樊富貴的口中知道趙紅平安產子的消息,梨花也忍不住為趙紅高興。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嫂子剛生產完,肯定正虛著,我剛燉好老母雞薑湯,這就給她送去讓她下奶給我小侄兒吃。」

陳紅榴忙拉住梨花,「還去啥去?家裡的孩子不用看了?豬崽就不用餵食了?你把雞湯放著,一會我收拾幾件你嫂子的換洗衣物,煮幾個雞蛋一起,我和你爸去就成。你在家和幾個孩子做飯吃了,天色也不早了,這一天下來也怪累的,你身體受不受得住?」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雲鼎九州》更多支持!

即視感是在太強了,周漁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在自己面前上演的不就是悔婚流的套路嗎?

少年父母雙亡,被無恥悔婚,然後發憤圖強,練成絕世神功,回頭打臉。這一套網文都寫爛了吧!

不錯,周漁上輩子很喜歡看網文,而在網路小說之中,則充斥了這樣的劇情。

自己竟然見到真的啦?

起初,是奇妙的感覺。

但恐懼緊接著到來,因為這個苦逼少年竟然不是自己!雖然自己的身世也很慘就是了,但現在過的卻是輕鬆愉快,而且自己是站在這位韓當——簡直是在腦門上刻著「疑是主角甲:高危」的字跡,的對立面,韓當曾經的婚約者,陳飄瑤準備要嫁給自己……

周漁疑惑了,難道我不是主角?而是要被主角打臉的反派?

大堂之上,韓當依然還如同白痴一般的在大放厥詞,周漁就算不是正常人,也明白這樣做毫無好處,韓當你到底圖什麼呢?你都已經一無所有了,唯一還能幫的上你的就是坐在大堂之上的陳大泉了吧,陳大泉不但是一名築基高手,同時也是天霜城的城主,他既有實力又有權勢,怎麼看都是大人物了!

現在陳大泉悔婚了,這事情他做的不地道,他也明白。陳大泉心中明顯對韓當還是有著愧疚的,否則也不會讓韓當在大堂之上如此口無遮攔的說話,這種時候你就應該利用這種愧疚的感情,為自己謀取更多的利益啊。

結果韓當是怎麼做的呢?他竟然當著眾多人的面,對著陳大泉毫無目的的開噴,只是為了發泄心中怒火,貪圖一時爽快,就什麼都不顧的撕破臉皮。

這簡直就是作大死,要知道,陳大泉抬抬手就能輕鬆拍死韓當,還不會有半個人為這嫩頭青說好話。

果然,陳大泉心中的一絲愧疚也很快的耗盡了,城主大人臉色鐵青,陡然一拍椅子,站起身來大喝道:「夠了!你現在算個什麼東西,怎麼配的起我家的飄瑤!?」

韓當氣的舌頭都不利索了,「我,我算個什麼東西?」

「嗤,」陳大泉譏笑了一聲,說道:「你還以為你是從前的大天才呢?論修為,你不過鍊氣四層,而且還要往下掉,你已經是個廢物了;論家世,你父母都去世了,你家裡只有你一個人,恐怕再過段時間,你要體面的生活都難了吧!你這種廢物,還想娶我家陳飄瑤?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韓當氣得臉色通紅,整個人都如同打擺子一般的顫抖了起來,同時,一邊看戲的周漁的心也懸了起來。

好一會兒,韓當才深吸了一口氣,冷聲說道:「莫欺少年窮!」

晴天霹靂!

卧槽卧槽卧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