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正如鮮卑士兵所想的很快箭矢便密密麻麻的shè由於鮮卑士兵有盾牌的所以他們沒有什麼大的就在他們來到距離城牆三十米的突然一些鮮卑士兵放下了手中的人隱藏在後邊不知道幹什麼。

就在張龍疑惑鮮卑士兵想要幹什麼的隱藏在盾牌後邊的鮮卑士兵趁著漢軍換箭矢的功夫突然冒出頭來向著城牆上發shè箭矢。

張龍一看鮮卑大軍竟然也有連忙指揮盾牌兵雖然盾牌兵保護的速度足但是依然有不少漢軍被鮮卑的箭矢shè中。

這樣的陣勢徹底地震懾了攻城的鮮卑他們舉著自己的武器遲遲不敢向前發動攻擊。 張龍看到鮮卑大軍竟然也有弓弩心中要知道這可是自己的一大秘密沒有了弓弩的優勢自己這邊得增加不少可是現在的情況也容不得張龍猜想鮮卑的弓弩是哪裡來的。

只見鮮卑大軍趁著漢軍盾牌抵擋的迅速地來到城下開始架設天梯往城牆上攀爬。張龍並沒有他讓盾牌手將盾牌頂在而其他人則在盾牌後面開始向城下潑熱水和砸頓時城下不時的傳來咔咔的還有敵人的慘叫聲。

不過這些都沒有阻擋住鮮卑士兵的他們在付出慘重的代終於登上了可是他們的噩夢卻剛剛開始。

張龍看到鮮卑士兵登上馬上命令一部分士兵將投石機移到城門的地方以防敵人來撞開而他則帶著典韋、關羽等猛將殺向了登上城牆的鮮卑士兵。

三人每人守住一個兵器不停地揮每一次揮舞都會帶走一條鮮活的很快他們的四周就躺滿了鮮卑士兵的鮮卑士兵開始繞過他們幾人向其他漢軍發動可是令他們想不到其他的漢軍更加的瘋狂。

他們竟然只知道進攻不知道甚至有一些漢軍被鮮卑士兵的武器他在臨死前都奮力的劈死自己的鮮卑人被漢軍這種瘋狂的陣勢徹底地震他們舉著自己的武器遲遲不敢向前發動攻擊。

張龍看到鮮卑士兵竟然遲遲不敢於是率先發動畢竟現在城頭上的鮮卑士兵還不是他們必須趁此時機將鮮卑士兵打大量的士兵隨著張龍沖向鮮卑很快城上的鮮卑士兵就被張龍等人打了下去。

城下的柯比能看到自己的士兵竟然被張龍於是他狠狠地一再次派遣三萬大軍前去大戰持續了整整四個鮮卑大軍五次衝上城牆可是全都被張龍打城下的屍體都快要堆到城牆的半腰了。

鮮卑士兵再次退了柯比能抬頭看了看對著身後的將領說道:「鳴金我們明天再來攻擊。」得到命令的將軍馬上敲響了收兵的攻城的鮮卑大軍迅速地從城牆地下退了回來。

柯比能看著驚恐的眾知道今天的戰爭給他們帶來不少的心中暗嘆一聲便帶著大軍緩緩地離開了。

等鮮卑大軍消失在張龍的眼張龍一屁股坐倒在地城連續四個小時的攻擊使得他的體力消耗張龍讓剛剛上來的戲志才帶人打掃而他則帶著守城的五萬大軍返回大營休息去了。

張龍一覺醒來已是晚他看到典韋和關羽都沒在自己的大於是掀開被子自己穿好就來到吃飯的地方好好地填了填自己的五等他吃他就來到戲志才的大此時典韋、關羽等將領都在。

眾人一見張龍進來連忙起身張龍擺擺手示意大家不要他坐下后對著戲志才說道:「我們今天的損失大不大?」

戲志才沉聲說道:「我們今天損失了近兩而對方更是損失了近四萬人。」

我的兩萬士兵就這樣犧一定要將犧牲士兵的名字統計我們絕不能寒了戰士們的心。」張龍沉痛的說道。

「放心這些我都會做只是不知道我們的援軍什麼時候能到?」戲志才擔心的問道。

「志才不用他們現在已經到了幽州我估計他們明天中午就能趕到。」張龍說道。

「那我就放我看我們明天可以使用那些霹靂這樣不但可以減少我方的同時還能給對方帶來後天我們就出城攻擊鮮卑大軍。」戲志才對著張龍說道。

要是明天鮮卑大軍我們就用霹靂球給他們來頓大餐。」張龍聽到戲志才說可以使用霹靂球馬上興奮地說道。緊接著張龍又對關羽說道:「你要做好士兵們的思想不要讓大家產生厭戰的情緒。」

「放心大家對於戰友的犧牲雖然十分但是我們的士氣卻非我相信士兵們絕對不會出現厭戰的情緒。」關羽聽到張龍的話冷靜地說道。

眾人又商議了一下明天什麼時候使用霹靂球便各自回去休明天還有眾人都必須養足jīng神。

就在張龍等人商議的柯比能也召集眾人商議明天的攻柯比能說道:「今天一戰我們損失了近四可謂是損失而且士兵們的眼中都帶有士氣不知大家有什麼想法?」

狼賁站起來說道:「漢軍的實力確實是十分可是他們的人數絕對不如而且此次守城的是如果我們能夠斬殺那這隻漢軍就完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攻城。」

「只要我們能夠斬殺那麼這隻漢軍就不足為而且我們可以用仇恨刺激我們的讓他們暫時忘記心中的恐懼。」郁築鍵也站起來說道。其他的將領則都點點頭表示希望繼續攻擊。

柯比能看到大家都支持繼續便說道:「大家回去做好士兵們的思想就用仇恨刺激明天我們繼續攻城。」說完便讓大家前去刺激士兵了。

第柯比能來到大軍果然看到士兵們已經恢復了他馬上率領大軍向著獷平城進發。柯比能來到獷平城下的張龍等人已經在城牆上等待他們多時了。

柯比能對著城牆上的張龍喊道:「張我想你們的士兵肯定是不如果你能投降我保證會放你一條生路。」

「哈哈柯比能你還是死了這條我張龍身為華夏子民是不會投降任何人的。」張龍笑著說道。

「既然你這麼不識那就不要怪我了。」說完柯比能大手他身後的三萬士兵便嗷嗷叫的向著城牆衝去。 在張龍得知柯比能率領大軍撤往鮮卑王庭的他馬上飛鴿傳書讓上谷和遼西的黑甲鐵騎到大漢邊境等待而他將駐守在獷平城的三萬步卒分到上谷和遼西后帶著六萬多黑甲鐵騎向著大漢邊境進發。

經過半天的張龍來到了大漢此時上谷和遼西的黑甲鐵騎已經等在了張龍對著眾人說道:「現在鮮卑大軍士氣我們必須趁機給予他們現在大家隨我殺向鮮卑的王庭。」


張龍原本以為眾人聽到要殺向鮮卑王庭會感到可是沒想到他話剛身後的十萬大軍就開始吶喊了起來:「殺向鮮卑殺向鮮卑王庭。」

張龍看著興奮異常的眾心中十分按說自己現在殺向鮮卑王庭有點以少擊眾的為什麼大家還如此興不過張龍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東漢末年朝廷的戰力北方的少數民族開始他們在北地燒殺掠奪、無惡大漢的百姓對他們可謂是恨之但是朝廷卻那他們沒有現在自己要帶著他們殺向鮮卑這些士兵們終於了有報仇的他們能不興奮嗎。

張龍沒有再說騎著自己的白龍馬向著鮮卑王庭數萬騎兵在典韋和關羽的帶領下緊緊地追在張龍的身後。

柯比能他們雖然比張龍等人早走可是他們沒有行軍速度相當的在張龍他們距離鮮卑王庭三百里的他們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鮮卑王庭。

回到鮮卑的柯比能並沒有馬上而是派出所有的斥候前往大漢邊境嚴密監視張龍的然後他才吃了點飯睡下了。可是就在他睡得正香的有人將他叫柯比能剛想就聽到來人說:「大漢的軍隊正向著王庭預計他們在三個小時後到達王庭。」

柯比能頓時驚他沒想到張龍竟然真的殺向了自己的很快柯比能反應他連忙召集眾將領商議對策。

狼賁聽到張龍率領大軍快要殺到站起來大聲地說道:「我們跟他們我就不信我們二十萬大軍還打不過他們區區的十萬上一次要不是他們偷襲我們根本就不會敗。」

鮮卑眾將領聽到狼賁的話紛紛他們上一次確是是輸的很他們都憋著一股勁想要張龍好看。

可是柯比能卻對著躍躍yù試的眾人搖了他無奈的說道:「雖然我也很想和張龍決一但是我們現在絕對不能這樣做。我們和他決一死戰不管輸贏我們的損失都會周邊的其他民族則會趁機吞併我們。」

眾將領聽後腦門上突然冒出他們一心想一血恥辱卻沒有想到這樣做的瑣奴擦了擦冷汗站起來說道:「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

「我們先向北等張龍大軍退我們再回來。」柯比能一臉痛苦的他知道這是一件很丟臉的可是為了民族的發展他不得不這樣做。

眾將領聽到柯比能全都臉sè他們好不容易佔據了這塊如今竟然被張龍逼得要向北方突然狼賁站起來大聲地說道:「我和你勢不早晚有一天我要親手割下你的以報今rì之恥。」等狼賁喊完眾將領也都大聲地發著誓言。

等眾人發泄柯比能便吩咐眾人集合大軍和百姓向著北方當然他也派出人馬通知其他的小部落向著北方撤退。

就在柯比能撤走兩個多小張龍領著十萬黑甲鐵騎來到了鮮卑可是此時的鮮卑王庭已經人去就連一粒糧食都沒有留下。

張龍看著空曠的鮮卑冷笑瞭然后便吩咐士兵今天晚上在鮮卑王庭同時派出斥候四處搜索鮮卑大軍的斥候們向四面八方整整跑了一個多小時都沒有發現鮮卑人的張龍這才確信柯比能撤退了。


當天張龍、典韋、關羽等人坐在王庭中典韋說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能怎我們只能返柯比能也算個為了生存竟然連王庭都可以捨棄。」張龍感慨的說道。

「地盤什麼的都不現在這亂世最重要的是只要有士兵那裡都可以打難道我們就這樣放過那些可惡的鮮卑人?」關羽不死心的說道。

「不放過又能怎我們根本不知道對方去我們總不能滿草原的這樣我們的糧食也不夠啊。」張龍有氣無力地說道。

本來興沖沖的來想要和鮮卑大軍決一結果現在連敵人的人因都沒有張龍現在可是鬱悶的要死。

「鮮卑王庭的士兵都撤可是他們那些不在王庭的士兵總不能也撤走更何況還有那些游牧的鮮當初他們可是也沒少去劫掠我們的邊境。」關羽看張龍興緻連忙說道。

張龍聽到關羽眼睛頓時然後兩手一拍說道:「我怎麼沒有想我們找不到他們的王庭但是卻可以去找其它部落的士即使遇到鮮卑牧民我們也可以把他們捉回去給我們當苦力啊。」張龍說完連忙吩咐眾人趕緊回去睡覺。

第二天大軍吃過飯張龍便領著他們開始在草原上四處搜索鮮卑當然在他們離開鮮卑王庭的張龍讓人把鮮卑王庭給燒了。

經過半個多月的搜索張龍他們一共碰到了五個鮮卑小每個鮮卑部落差不多都有一萬張龍本想將他們全部可是沒想到他們竟然寧死無奈之下張龍只能命令大軍將他們全部斬殺。

經過三天的長途張龍率領十萬黑甲鐵騎終於回到了幽州他們首先在獷平城內好好地吃了頓熱飯、睡了個然後張龍便讓部隊各回各的又過了兩天張龍眾人回到了冀州。 張龍回到冀州的第魯肅拿著一封信件急匆匆地來到刺他喘著粗氣對張龍說道:「緊急現在曹cāo已經攻佔了劉備正帶領著他的二萬士兵向荊州逃亡。」


「曹cāo打下了徐州!」張龍吃驚的盯著魯肅點點頭將手中的信件交給了張龍。

張龍看玩將信緩緩地放到桌然後喃喃地說道:「想不到曹cāo的虎豹騎竟然如此正面硬碰硬的幹掉了劉備的白耳jīng兵。」

魯肅沒有聽到張龍的喃喃他焦急地對著張龍說道:「現在曹cāo馬上就要去攻打我們應該怎麼辦啊?」

張龍聽到魯肅的連忙回過神來說道:「這你先在這我馬上讓人將志才、公與他們我們商議看看有什麼好的方法。」說完張龍便讓門外的士兵去找戲志才等人了。

過了戲志才等人便相繼來到了張龍的張龍將情況告訴大家后就坐在椅子上等待著眾人的意見。

眾人沉思了全都抬起頭互相望了最後辛評站起來說道:「既然曹cāo去攻打那我們為什麼不派遣青州的大軍去攻打徐我想曹cāo肯定不會在徐州留下多少兵馬。」

戲志才站起來說道:「辛評說的現在曹cāo剛剛佔據徐州很多士族和百姓都不只要我們的大軍我想這些人一定會支持我們完全可以以的速度將徐州打下來。」

張龍看到大家都贊同辛評的馬上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命令朱雀軍團從青州殺向同時令青龍軍團的黑甲鐵騎火速增援朱雀讓他們帶上投石機和霹務必以的速度將徐州給我攻下來。大家都去准」

「是。」說完眾人便離屋子中只留下張龍自己在那怔怔的出神。不知道過了蔡文姬端著一碗熱湯走了她看著出神的張龍眼中流露出疼惜的神sè。

她來到張龍的用手在他眼前晃張龍才回過神來。張龍看到蔡文姬在自己連忙溫柔地說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就在你剛剛才出神的你剛才在想什麼啊?」蔡文姬柔聲地說道。

「我剛才在想什麼時候戰爭才能結我好跟我的親親琰兒和我的兒子出去遊覽這大好的山河。」張龍調笑著說道。

「你又戲弄過幾天我想帶著兒子回父親那去你說好不好啊?」蔡文姬一邊給張龍捏著後背一邊說道。

「當然不過我不能陪你明天大軍要去攻打雖然不需要我親自但是我必須坐鎮冀州進行調度。」張龍看著一臉希冀的蔡文姬說道。

蔡文姬聽完張龍臉sè頓時不過瞬間便又恢復了她說道:「沒你就好好地在這待有薛將軍陪我們去就行了。」

張龍看著強顏歡笑的蔡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歉意的說道:「真是對這些年都沒有好好地陪我發誓等我平定戰爭一定帶著你游遍全國各地。」


「琰兒知道你是個你有崇高的理想和只要能陪伴在你琰兒就很滿足了。」蔡文姬溫柔地說道。

張龍聽到蔡文姬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安靜蔡文姬緊緊地摟在兩人享受著這難得的清靜。

就在張龍想要派遣大軍進攻徐州的曹cāo率領著五萬大軍來到了函夏侯淵和曹仁將馬騰的情況詳細的告訴了曹cāo。

曹cāo聽皺著眉頭思考了一陣說道:「馬騰和韓遂等人聯合攻打我們有沒有可能分化這樣我們的壓力就會減少很多。」

夏侯淵聽到曹cāo的話馬上說道:「據我們查到的韓遂和馬騰是結拜他們的感情基本上沒有離間他們的可能。」

「這樣那我們就只能與他們開戰了。」曹cāo皺著眉頭說道。

第馬騰再次領著大軍前來這次還沒等馬騰擺好函谷關的大門就緩緩地打緊接著曹cāo率領著三萬虎豹騎來到了馬騰的對面。

馬騰看到曹cāo來到自己心中大吃但是他很快就掩飾了他平靜地說道:「趕快把皇上送出只要你放了我們馬上就撤兵。」

曹cāo一臉冷笑的對著馬騰說道:「你們這些亂臣賊子竟然敢假冒皇上的我看你們是活得不耐如果你們現在我會向皇上替你們求情的。」

「哈哈既然我們談那我們就手底下見真章!」說完馬騰派遣馬超上前挑戰。

曹cāo看到馬超來到連忙派遣許褚前去兩人很快就廝殺在雙方士兵一起吶喊為各自的將軍助威。

兩人拼殺三十招不分他們策馬而過拉開許褚調轉馬頭對著馬超說道:「你的實力下面我會用盡全力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說完手舉雙錘向著馬超而馬超亦不甘落後的催馬向著許褚攻去。

馬超的霸王槍和許褚的奪命錘再次譜出一首戰鬥很快兩人又交手兩人都開始露出疲憊的氣息也開始紊亂。可是他們的鬥志卻達到了最只見馬超手拿霸王槍再次向著許褚幾乎在同時許褚的雙錘也朝著馬超砸去。

雙方的士兵都被兩人的氣勢震懾他們忘記了只是獃獃的看著兩人這充滿煞氣和決絕的一擊。

馬超的霸王槍畢竟比許褚的雙就在許褚快要砸到馬超的霸王槍刺中了許褚的許褚吃痛下將左手中的大鎚扔向了大鎚正好砸中馬超的只聽馬超悶哼緊接著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馬騰和曹cāo看到兩人竟然來了個兩敗他們連忙派遣大將前去雙方的大將幾乎是在同時到達兩人緊接著他們一邊大戰一邊將兩人分別帶回各自的大營。 馬騰看到馬超嘴角的鮮血頓時馬上率領大軍殺向而曹cāo雖然帶領著jīng銳的虎但是他依然不敢和兵力是自己兩倍多的馬騰硬他迅速地命令士兵撤回城內。

馬騰等人追到城下看到城牆上守軍手中的弓箭便停止了他們可不想沒有追到曹cāo還白白犧牲數千士兵。

曹cāo回到馬上來到城牆上對著馬騰說道:「不要不知好跟我作對沒有什麼好現在劉備已經被我趕到出了我看你還是快快投降。」

當馬騰看到曹cāo出現的那一剎那就知道劉備肯定是被打所以他沒有什麼驚可是他手下的士兵卻不他們頓時發生了一陣小小的不過在馬騰等人的控制下sāo動很快就平息了。

馬騰看著平靜的曹cāo說道:「即使是沒有劉備這一次我們也要救出你就不要想著我們投降了。」

既然你想那我就等著你們來我們看看誰能耗得過誰。」說完便不再理會而是到城內休息了。

馬騰看到曹cāo的身影消失在城便帶著大軍返回了長安城。回到長馬騰讓人去請醫生來給馬超馬超對著馬騰說道:「不用請醫生了我沒有什麼只是被砸了一下而已。」

「我不還是請醫生來看看。」馬騰慈愛的說道。很快醫生就過經過檢查馬超的傷勢只要吃幾副休息幾天就好了。

馬騰在送走醫心中鬆了一皇上可以但是兒子卻不能有事。之後的幾天馬騰和韓遂都沒有再派人前往函谷關而曹cāo也沒有來打長安城。

這天馬騰和韓遂召集眾將商議以後的成公英站起來說道:「據探子張龍正調遣大軍準備攻打我們是不是要和他合作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