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正是李大洪,他上車安排好之後,就聽見銀行裏面有動靜,爲了以防萬一,他還是親自來了一趟。

蕭凡皺着眉頭,他不能確保李大洪會不會繼續傷害人。

爲了大家的安危,蕭凡決定主動去做人質。

“李大洪,錢已經轉給你了,我去做你的人質吧。”

蕭凡開口道。

“哈哈哈,不用你說老子也會綁了你,黑子過去把他綁了帶回車上!”李大洪猖狂至極。

蕭凡的錢已經到手,銀行的錢也到手,李大洪興奮的對着小弟喊道:“趕緊的把他們身上的錢都搞來!”

那個矮子劫匪立馬就跑到一箇中年男人身邊,對着他喝道:“把錢拿出來!”

中年男人顫抖着摸着包裏的鈔票。

“快一點兒,你他媽的磨蹭什麼呢!”矮子劫犯有些不耐煩的對中年男人喝道:“再磨磨唧唧的,我一槍打死你!”

“是……是……”男人的膽子不大,被劫犯一嚇唬,手更加發抖了,“啪”的一下子,一疊鈔票掉落在了地上,散了開來。

滿地都是。

這是他剛準備存進銀行的現金,再不捨也要拿出來。

畢竟命纔是最重要的。

鈔票散在地上,讓矮子劫犯震怒不已。

“我草你媽的!你是不是故意的想拖延時間啊?”矮子劫犯一瞪眼,“砰”的開了一槍,打中了中年男人的手臂,中年男人一聲慘叫,捂住了自己的胳膊。

全場寂靜!

此刻不論是職員還是顧客,都驚得捂住了嘴巴,對這些歹徒更加的畏懼,不敢有什麼異動。

他們再也不敢出聲,害怕劫犯一個不樂意就把自己崩了。

李大洪對自己手下的殺一儆百很是滿意,得意的掃視着銀行的全場。

不一會兒,所有顧客的錢都被李大洪得手。

就在這時,矮子劫犯,突然向櫃檯處走去。

因爲那裏有個美麗女人吸引了他的視線。


一個女孩大概十八九歲的樣子,她躲在桌子下抽泣。

她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已經被嚇得不輕!

矮子劫犯一把把她從桌子下拉扯出來,用手摸着她的下巴淫笑道:“小妞,有幾分姿色啊,看這樣子應該還是個雛吧。”

林小小已經面容慘白,不停地哭泣着,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碰到這種事。

“老大,這個女的我能不能帶走?”矮子劫犯摸了一把林小小的小臉,轉頭向李大洪問道。

李大洪不耐煩:“快點,準備走了!”

“好咧!謝謝老大!”

林小小被捆綁起雙手就被帶上了車。

此刻蕭凡,陸嫣然,沈秋燕,林小小,同在一輛麪包車上。

他們四人擠在最後一排。

旁邊坐着兩個劫犯,李大洪坐在副駕駛上,還有兩個劫犯坐在蕭凡的對面。

“小羅,祕密跟蹤搶劫犯的車!有消息隨時同意我!其他人收隊!”中年警察不甘的說出這句話。

“是,胡隊!”

此刻,麪包車上,沈秋燕嘴巴上的膠帶已經被揭開。


“嫣然,我害怕……”沈秋燕雖然平時表現的都氣勢洶洶的,但是到了現在這種關鍵時刻,卻是抓緊了陸嫣然的手臂,臉色也變得煞白。


同時她怨毒的看了蕭凡一眼。

如果不是劫犯之前開槍的舉動震懾住她,此刻估計已經把蕭凡罵的狗血淋頭了。

從劫犯的口中她已經得知都是蕭凡害了她們母女!

對蕭凡的怨恨更是加深許多!

“沒事兒,媽,放心吧,他們安全後,就會把我們放掉的。”陸嫣然其實自己也很害怕,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看到蕭凡,她就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你們兩個不用互相安慰了,我會保護你們的安全的。”蕭凡淡淡的說道。

雖然蕭凡完全有把握將這幾個劫匪全部生擒或者滅掉,但是之前沒有見到她們,反而保證不了人身安全。


現在在一起,反而讓蕭凡鬆了口氣。

沈秋燕動了動嘴脣,習慣性的想要挖苦嘲諷蕭凡兩句,但是看到前面大鬍子劫犯回過頭瞅了她一眼,她立馬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林小小從被綁上車一直在抽泣,此刻更是低下頭,不敢看那些劫犯。

她生怕劫犯頭腦一熱對她開槍!

陸嫣然見林小小止不住顫抖哭泣,忍不住安慰:“別怕!他們拿到錢了,等到他們安全了就會放了我們,沒事的……”

她自己心裏也有些發虛,不過看到蕭凡淡定從容的姿態,她突然相信事情一定會有轉機。

林小小大概是聽見陸嫣然的聲音有些溫暖,擡起頭看了她一眼。

這時她才注意到蕭凡坐在她的對面!

“老闆?你…你怎麼也被抓了!”林小小驚訝的小聲說道。

她從劫犯到華榮銀行實施搶劫時,就被嚇得頭昏腦漲。

期間發生的事情,她一點也不清楚,現在好不容易反應過來。

卻看見了蕭凡。

他可是記得蕭凡之前一個人單挑好幾個保安,身手不凡。

沒想到也被劫犯帶來了。

不過想想劫犯有槍,身手再好又有什麼用。

蕭凡眼睛一亮,纔想起來:“你是林逸的妹妹林小小!”

陸嫣然看着蕭凡盯着林小小不眨眼,氣的跺了跺小腳。

不過沒一會兒她就嘆了一口氣,轉過頭去。

他們已經離婚了。 “怎麼說?”

“自從上次我們抓包以後,夏凱就已經知道他的修煉路線被我們掌握了。因此,這一月他都藏在某個地方提升實力,等到他認爲時機允許的時候,便在今天佈下了一個陷阱。”

“你是說,白天鐵背刀螂的嚎叫聲確實是因爲他?”土風心中也悟出了大概。

“八*九不離十,他用將計就計的辦法,先把我們引到這裏,然後一直在暗中監視,當我們的防備最弱時,便出手把嚴兄殺死了。”衛明智準確的分析出了夏凱的計劃。

土風點了點頭,“這還只是一個開始,那小子深藏不露,恐怕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老大說得沒錯,以後我們要更嚴加防範了。”衛明智贊同的應承道。

一旁的施春卻不屑的白了一眼,老大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膽小如鼠了,對方只不過是一個靈師而已啊,嚴江被殺死,只能怪他自己太沒用,要是給老孃碰上,先讓那具年輕的身體給自己解解饞,再一刀把他的頭顱取下…

……

一叢茂盛的草叢之中,夏凱小心的收斂着自己的氣息,整整一個星期過去了,他沒有再出手,而是遠遠地跟着青石僱傭團的方向。

夏凱的精神力比土風還要弱一些,因此他不敢靠的太近,而是追蹤着大概的方位。好在,青石僱傭團還有七人,要發現這個目標並不算困難。

而對方也沒有試圖隱瞞自己的動向,相反他們甚至非常希望夏凱再次出現,這樣也就不用一直玩貓捉老鼠的遊戲了。

但夏凱很有耐心,他不會在自己沒有把握的時候出手,而是把這個漫長的復仇當做了修煉的調劑品。一個星期過去,夏凱靠着自身的修煉和回氣丹的幫助,四星靈師的等級已經變得非常穩固,對於火炎烈球法術的控制也更加得心應手。

他遲遲未出動的原因除了時機不成熟以外,讓仇人整天活在不安和焦慮當中,對夏凱來說更是一種享受。只要這種狀態持續,拉緊的神經自然會慢慢鬆懈下去,而那個時候就是夏凱一直在等待的時刻。

數公里外,一座密林深處,土風七人圍坐在一起,臉上有不同程度的焦躁表情。

距離嚴江的死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夏凱卻又銷聲匿跡了一般,不再出現了。在土風的要求下,青石僱傭團又不得不時刻保持警惕的狀態,這樣的日子確實比較難熬。

“老大,難道姓夏的小子不出現,我們就一直這樣等着?”一個相貌還算俊朗的青年說道。

土風此時是有口難言,他也不曾想一個簡單的任務會演變成現在的局面,區區一個靈師就把自己的隊伍搞得如此被動,還損失了一名實力不弱的成員,這要讓同行知道,可真的無法立足了。

衛明智見土風面有難色,便幫他解圍道,“現在夏凱的對象是我們而不是靈獸,所以以前的辦法不中用了,如果他一直藏身不出,我們確實也無法在如此大的淬鍊島上搜尋到他的蹤跡。但一路以來,我們故意留下的行跡想必他早已察覺,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唉!”俊朗青年重重嘆了口氣,“都快兩個月了,老子連女人的身體都忘了是什麼味道了。草,老子去瀉火了!”俊朗青年滿口的粗言穢語,叫罵着朝密林遮蔽處走去。

俊朗青年離開沒多久,施春也低聲說道,“我去方便一下。”便頭也不回的匆忙離開了。

其他人無言的相視一笑,已然看破了被稱爲浪*女的施春意圖。人家吵着要瀉火,你就二話不說的跟了上去,要做什麼不是明擺着嗎?

進入淬鍊島以來,最爲飢*渴的不是土風爲首的七名男士,而是這個僱傭團裏唯一的女性,施春。在傭兵界,施春便有一個非常響亮的名號,浪花,據說兩天沒有得到滿足,便要發瘋。那瘋起來的架勢可是不論長相,老少通吃的…

本來作爲青石僱傭團裏唯一的女性,要解決生理需求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怪她本身就姿色平平,後來又被夏凱的法術燒得頭皮焦黑,竟是連長時間未進女色的其他成員都喪失了性趣,這還不讓施春抓狂?

剛剛離開的青年本就是僱傭團中長相最好的,施春自然對他垂涎已久,如今好不容易熬到對方浴*火焚*身的時候,施春怎麼能不抓住這次機會呢?就算此時的樣子再難看,也比他自己解決要舒服一點吧…

施春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樹葉的遮蔽之中,青石僱傭團的其他五人腦海中都浮現出兩人正在做的事情…

突然,土風和衛明智的眼神交匯了一下,接着土風在其他四人面前打了一個迅疾的手勢,其他人的表情瞬間從淫*邪變得疑惑,因爲這個手勢的意思是,立即行動!

難道老大發現夏凱了?所有人都在心裏升起了一個巨大的問號,在他們的精神感知中,周圍都一切正常啊。

嗖的一下,土風的身體率先拔地而起,其他人也只能跟在土風的身後,將信將疑的朝前方奔去,只是越接近,其他人心裏越是不解,因爲土風帶領的方向竟然是施春和小白臉辦事的地方。


視線還未看到前方的情景,疾飛中的五人不約而同的聽到了一個熟悉的浪*叫聲音,竟是不由自主的下身一熱。

老大這是幹嘛?給我們無聊的狩獵生活一點福利,看兩個人的現場直播?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想到即將看到的場景,竟然覺得非常刺激。

忽然,一聲尖叫讓飛奔中的五人臉色一凝,雖然還是施春發出的,但經驗豐富的他們一下子就分辨出,爽快和吃驚的尖叫聲差別。

接着,連續數道砰砰的響聲不斷傳入耳裏,施春的叫聲就再也沒有出現,所有人心中一緊的同時,土風臉上卻露出了釋然的笑容,“上鉤了!”

一叢一人高的草叢旁,夏凱放下了舉起的雙臂,前方數米遠處,兩個赤*裸的身體緊緊擁抱在一起,因爲瘋狂的滾動,草地一片不小的範圍都被他們踏平了。夏凱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直到死前,他們身體的某一個部分都是連在一起的。

NND,便宜你們了,讓你們這對狗男女爽死在這裏… 車子行駛在城市的邊緣。

看樣子,李大洪一夥人打算帶着鉅款離開金陵。

蕭凡嘴角微微一笑,是時候了!

而沈秋燕還沉浸在林小小的那聲老闆中無法自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