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正當唐元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時候,獨孤雁氣道:「爺爺,你這是審問犯人呢?」

獨孤博打了哈哈,道:「爺爺也不是好奇嘛,好了好了,帶著你的小學弟,和玉小子去玩吧,我和你玉爺爺還有事情。」

唐元如釋重負,說實話,他剛才還真不好回答,畢竟牽涉到死靈山莊,若是回答了,恐怕武魂殿會查到他,若是不回答,又不好交待,畢竟獨孤博一見面就送自己這般大禮,自己若是欺騙他,唐元心裡也過不去這坎兒。

恭敬地告退一聲,玉天恆便帶著獨孤雁與唐元,到自己的別院去了。 「是啊,胡天,我也給你轉十萬吧。」呂浩拿著手機躍躍欲試。

「不用的。」胡天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白靜笑著說道:「大家都給了,我不給的話會不會不太好呀。」

「沒事的,你是老師嘛。」胡天笑著說道。

說完,胡天站起來對大家說道:「那個,我也不知道說點什麼,謝謝你們啊。」

當然,胡天說的這一句謝謝是發自內心的,畢竟大家都給他錢了。

「不用客氣,大家都是同學。」呂浩有些虛假的說道。

其實在呂浩和一眾學員心裡,已經恨死胡天了。

這傢伙估計一下收了好幾十萬,暈了,這都夠自己買台好車了。

其實他們都猜錯了。

胡天坐下后,拿出手機一看,發現剛才足足收了一百一十多萬。

一百多萬,足以改變一個普通人的命運了。

胡天有些驚訝了,看來這些來參加培訓的人確實有點實力啊!

就這麼二三十個人,給自己隨便捐一下,竟然幹了一百多萬。

旁邊的喬胖笑著對胡天說道:「兄弟,我也給你一萬吧,意思一下。」

「你都叫我兄弟了,我怎麼還好意思要你的錢呀。」胡天笑著搖了搖頭。

「好吧,那我晚上請你吃飯吧。」喬胖說道。

「還是我請你吧,你昨天都請我吃了,今天換我請。」胡天笑著說道。

喬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你太客氣了。」

很快,這一堂課就結束了。

一下課,大家就都走了,因為他們都氣死了。

也不知道昨天喝酒的時候,究竟是哪個傻子出的這個餿主意!

拿錢羞辱胡天?

媽的,虧那傢伙想的出來!

害的自己白白損失了一萬塊,這都夠自己去會所瀟洒一次了。

大家都氣呼呼的回房間了。

那幾個呂浩的心腹,跟著呂浩去酒店的包廂喝酒去了,不過大家的臉色都很陰沉。

胡天和喬胖,也看到了這些傢伙臉上的表情。

看著那些吃癟的傢伙,喬胖笑著說道:「這些傢伙太裝了,這下好了,把自己給裝進去了。」

「我們也走吧,我們先去外面找個茶館喝會茶。」胡天笑著說道。

「好。」喬胖點了點頭。

到了下面的停車場后。

喬胖剛要拿出自己的車鑰匙去開車,他就看到胡天走到了一輛嶄新的保時捷前面。

喬胖對胡天喊道:「兄弟,你怎麼去那邊了,我的車在這裡呢。」

「哦,這是我的車。」胡天從口袋裡拿出了車鑰匙,然後摁了一下,保時捷的車門就開了。

「這……」喬胖有些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是你的車啊?」喬胖跑過來,用手摸了一下門把手,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是啊,湊合著開一下。」胡天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喬胖內心泛起了滔天巨浪。

他沒有想到,胡天竟然是個隱形的大佬!

能開一百多萬的車的人,他的身份能差嗎?

看來,胡天一直都在扮豬吃虎,一直都很低調!

喬胖心想,這才是真正的大佬啊!

「兄弟,我,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我覺得很開心。」喬胖笑著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好了,走吧,我們去外面喝點茶。」

「好。」喬胖點了點頭,然後坐到了保時捷里。

胡天緩緩的發動了車子,然後往外面駛去。

喬胖坐在副駕駛上,感嘆的說道:「兄弟,想不到你才是真大佬,你這個車真不錯啊。」

「你喜歡的話你也可以買一輛的。」胡天笑著說道。

「是啊,雖然我買是買的起,但是家裡不允許我買的,還是低調一點好。」喬胖笑著說道。

「還不知道你家是做什麼的呢。」胡天說道。

「我家是做食品加工的,做一些果味飲料和水果罐頭。」喬胖很謙虛的說道。

「我聽說山北市有一家很大型的水果罐頭工廠,不會就是你家的吧?」胡天笑著說道。

「是啊。」喬胖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不錯啊,看來你確實很低調。」胡天笑著說道。

山北市的水果罐頭廠,胡天也聽說過的,市值好幾個億了。

生產出來的水果罐頭和飲料,供往整個山南省,聽說賣的還挺好的。

很快,胡天就找到了一個茶館。

把車停下面后,兩人就上去喝茶了。

胡天要了一個靠窗的包廂,點了一壺普洱茶,還有一些小點心。

兩人一邊喝茶,一邊閑聊了起來。

胡天笑著說道:「喬胖,這裡環境不錯啊,可以一邊喝茶一邊看風景。」

「是啊,如果跟小美女在這裡約會,那肯定很舒服。」喬胖點了點頭說道。

「很多人都喜歡帶自己都相好,來茶館約會,你也可以帶小美女來玩的。」胡天笑著說道。

「不錯,有機會嘗試一下。」喬胖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胡天往窗外不經意間一瞥,看到了一個熟人。

只見劉小瑤跟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從一輛賓士車上下來了,然後兩人走進了茶館。

那個中年男人腦袋上沒幾根頭髮了,腦袋大的像個豬頭。

胡天心想,她怎麼跟一個中年男人來喝茶了,不會跟那中年男人好上了吧?

劉小瑤是胡天前段時間,參加農產品展覽會認識的美女老闆。

她人還挺不錯的,當時還給胡天送了一罐蜂蜜呢。

不過胡天轉念一想就明白了。

可能她是跟人家過來談生意的,待會有機會過去跟她打個招呼。

旁邊的喬胖,發現胡天一直盯著樓下的美女看。

他笑著說道:「兄弟,要不要我去幫你要個聯繫方式?」

「不用,我們繼續喝茶吧。」胡天笑著說道。

另一邊,劉小瑤陪著這個中年男人到了包廂,然後點了一壺茶。

這個中年男人叫錢大富,人如其名,他還真的有點錢,在省城的圈子裡也是小有名氣。

錢大富今天是來跟劉小瑤談合作的,他想在劉小瑤這裡買一些蜂蜜。

劉小瑤知道,錢大富可是個大客戶,所以不敢怠慢,親自來陪錢大富喝茶了。

喝了一會兒茶后,劉小瑤笑著說道:「錢總,我們說一下合作的事吧?」

「小瑤啊,合作的事不急,我們先喝喝茶吧。」 「這個,送你了。」

一隻檀木盒遞到了江朔面前。

他低頭看了一眼,又轉頭望向拿着盒子的少年。

夜雨飄搖,雷鳴低沉。

天邊閃過一道銀電,照得少年側臉越發冷白。

江朔眸光微動,伸手接過盒子,勾了勾唇角,「你這送東西的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丟垃圾呢。」

說着,他直接打開了盒子。

一條纏了兩圈的牛骨珠串手鏈靜靜躺在裏面,淺褐色的牛骨珠配黑銀珠,很有這個小山鎮的特色。

至少離開這個地方以後,再看到這條手鏈,也會第一時間想起這裏。

無論是這裏的朝陽落日,還是遠山瀑布,又或是那碗油茶的味道,甚至是這個雨夜。

「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隨便挑的。」崔越說。

少年的肩頸線綳得僵硬,目光掃過江朔臉上的神情,又很快移開。

看到他彆扭的模樣,江朔低低笑了一聲,拿出手鏈自己戴上了。

他的手很好看,手腕處戴着牛骨鏈,垂下手就落到腕骨這裏。

那是不同於品牌潮款的風格,卻也別有一番民族特色。

將手伸到少年眼前,他眉眼輕挑地笑着問:「好不好看?」

崔越的視線落在他微微凸出的腕骨上,輕聲喃道:「好看。」

「嗯,主要是崔老師眼光好,挑得好。」江朔滿意地笑着搭上了少年的肩,也從口袋裏摸出了一樣東西,「喏,回禮。」

他張開手掌,一顆星星從指縫間掉落。

那是一個小掛件,掛繩纏繞在他的指節上,星星落下后還在輕輕晃動。

「什麼時候買的?」崔越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本來沒有期待過,有了便是驚喜。

她伸出手掌,江朔讓星星落在了她的掌心。

然後,她就看見他用食指抵在唇邊,笑着說:「這是,秘密。」

秘密就秘密吧,崔越坦然接受,「那就謝謝江老師了,我回去就找個盒子裝着,供奉起來。」

「損不損啊你?」江朔抬手在少年後腦勺揉了一下,「可以掛手機上,做手機吊墜。」

「現在誰還掛手機吊墜?土不土?」崔越十分嫌棄地拿出手機比對了一下,掛上去后評價了兩個字,「真土。」

江朔氣笑了,「哪裏土?以後誰要是說土,你就說是我送的。」

崔越收起手機,淡淡抬起眼皮,「誰敢說我土?」

娛樂圈太子爺這種黑稱是跟你開玩笑的?

「哦,我差點忘了。」江朔故意嘲道:「崔老師是男團人氣愛豆,引領全球潮流,簡直就是娛樂圈的時尚風向標。」

崔越:「……做個人吧。」

大雨呼啦啦地下,兩人站在屋檐下躲著雨,連房樑上的麻雀都嫌他們吵。

對街,范榮意看到他朔哥一直搭在人家肩膀上,那副便宜倒貼的樣子,簡直沒眼看。

「我不會要眼睜睜看我朔哥一步一步被掰彎吧?」

「動了真感情也就算了,就怕殺青了他們會後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