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刻還倒扣在一個坑裡面的巨龜心中暗道不妙,光是聽聲音就知道此人不是什麼善茬,它現在又身不由已,只能默默地祈禱來人趕緊走,沒有發現自己!

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往身旁瞟了一下,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龐大的身軀,這樣大的物體擋在面前,讓人忽略也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吧!

巨龜?


菲兒先是訝異地挑挑眉,接著幽綠色的眼睛裡面瞬間就流轉過一抹陰翳。

這面前的巨龜就是之前將自己埋在地下的妖物吧!

菲兒嘴角蓄著一抹詭異的笑,朝著巨龜一步步地靠近。因為菲兒此刻並沒有刻意掩蓋自己的動作而傳出來的聲音,因此淺淺的腳步聲讓巨龜聽得一清二楚。

完了完了——

巨龜先是一慌,接著靈機一動,果斷閉上眼睛裝死,它就不信了,一隻死了的妖族對她還有什麼用。

「嗯,這是已經死了嗎?」菲兒似笑非笑地看著躺在那裡裝死的巨龜,嘴角大幅度地上揚,勾勒出濃濃的嘲諷之息。

即使菲兒這麼說,巨龜還是一動不動,看來他是要將裝死進行到底啊!

「呵——既然都已經死透了,那麼你的妖丹我可就不客氣地收下了!」說著菲兒伸出了一隻手放在臉側,纖細的手呈現五爪的狀態。

接著看到一道幽綠色的光芒快速地閃過,菲兒的五根手指上面便瞬間就長出了五根長長的指甲,五根長長的指甲上面無一不冒著濃郁的綠色妖氣。

這樣濃郁的妖氣竟然跟之前她所表現出來的天差地別,看來這個菲兒其實一直都在隱藏著自己真正的實力。

菲兒的實力巨龜自然是清楚的,要論單打獨鬥,菲兒這點妖力還不夠看的,但關鍵的是它現在動不了了啊,只有挨打的份。

雖然菲兒知道這隻巨龜是在裝死,但是她還是毫不猶豫地下手了,而且下手的力道還不輕。看樣子她既是在發泄自己怒火,同時又想給巨龜一點顏色瞧瞧。

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巨龜反應迅速地將自己的四肢和腦袋都縮了回去,藏得嚴嚴實實的,只留下一個巨大的龜殼在外面。

而菲兒泛著妖氣的手一下子就打到了那個巨大的龜殼上面。

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過後,菲兒的手接觸到龜殼的地方出現了一絲焦黑,甚至是可以聞到一股嚴重的燒焦味。

然而巨大的龜殼也只是在表面上留下了這點痕迹,藏身在裡面的巨龜可是毫髮無傷。

菲兒自然是知道的妖力的要傷害這隻巨龜顯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她也沒有白費力氣,很乾脆地就收回了手。但是你如果認為菲兒就這樣放棄了,那你就是大錯特錯了。

就連巨龜也知道菲兒是不會輕易放過它的,妖族,生來就妖性難荀,更何況是向來都是以狡黠著稱的狼妖。

面對這樣的敵人,巨龜只有保持沉默,以不變應萬變。因為它知道要是自己貿然開口,最後說了不該說的話將這隻小狼妖給惹惱了,那麼自己的下場會更加的悲慘。

可是巨龜不開口說話並不代表者菲兒也會保持沉默。

兩隻手輕輕地背在身後,菲兒開始悠閑地圍著巨龜轉起了圈來,她邊走邊雲淡風輕地說道,「喲,不是一見你死了么,怎麼還會動!」

巨龜依舊是一句話也不說,默默地裝死著,不過話說演技能達到這樣的水準,的確是不容易。

不說話?菲兒心中暗樂,它以為不說話自己就拿它沒有辦法了嗎?真是天真——

「你喜歡裝死是吧,那我也不介意直接送你上西天!」幽綠色的眼睛閃過一道暗芒,菲兒如是說道。

巨龜此刻有些慌了,但它還是忍著沒有動,因為它也想不出來,這個狼妖究竟會用什麼方法對付它。從深層次的說,其實巨龜私心底下還是認為菲兒耐它不何的。

菲兒自然清楚這隻巨龜心中的想法,她邪肆一笑,伸出一隻手來輕輕地撫上那個巨大的龜殼,慢慢地說道:「幾千年的修為,用來燉湯喝是不是浪費了一點。」

龜類雖然有堅硬的龜殼,並且可以長時間的不呼吸,但是龜類還有一個致命的弱點,怕火!

菲兒要沒有一點手段,當初也不可能在眾多妖族的追殺之下還可以安然無恙,如果光看她的外表來衡量她這個人,那麼就大錯特錯了。

「你想幹什麼?」巨龜終於開口了說話了,它的四肢依舊蜷縮著沒有伸出來,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姿勢,說明現在它還不信任菲兒。

沉重得猶如古老的大鐘一樣的聲音悠悠地從厚重的龜殼裡面傳了出來,聲音很是沉穩鎮定,完全沒有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的慌張。

這是巨龜第一次開口說話,之前跟東方雲起和英雄團戰的時候它都沒有開口,因為那時候它的生命還沒有真正地受到威脅。更何況當時還有小老鼠在場,小老鼠也不會輕易讓它死去的。

但是現在的情形不一樣了,眼前這個狼妖是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它的。

就在巨龜的想法千迴百轉的時候,菲兒先是訝異地揚揚眉,想不到這個老烏龜還挺淡定的,看來它的本事不小啊。然而越是這樣菲兒就越開心!

「很好,能說話就行了——」菲兒的有綠色的眼睛裡面有著陰謀的痕迹,可惜啊,以巨龜現在的姿勢,自然是什麼也看不到的。但是即使是它看到了,菲兒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這裡荒無人煙的,就算是徹底將自己的面具揭下也不會被人發現。

「廢話不多說,我們來談談我們之間的合作吧!」菲兒笑盈盈的說道。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道長的屍新娘》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道長的屍新娘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可與其說這是一次合作,還不如說是一次赤裸裸的威脅和剝削!不過即使巨龜知道真相就是如此,它也沒有任何反抗的權利,因為它的生死,很不幸的,正掌握在這個它還看不上的狼妖手上。

都說虎落平陽被犬欺,它現在就是這樣一個狀態吧!

「我們之間會有什麼交易,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就直說,不用拐彎抹角的!哼——」巨龜雖然是翻過來躺在地上的,但是卻絲毫沒有放下它引以為豪的自尊。這番話聽來就像是從一個驕傲貴族口中說出來的一樣。

如果不看這場面,哪裡想得到這不過是一個階下囚的最後的堅持。

「呵——」對於巨龜桀驁不馴的態度,菲兒倒是不怎麼在意,她冷笑一聲,接著說道,「很簡單,我要你做我的契約獸——」

輕飄飄的一句話從菲兒的口中傾瀉而出,可能在她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在巨龜看來著完全就比直接要了它的命還要嚴重!

「你說什麼?」巨龜一聲怒吼,整片土地都隨著它的這一聲怒吼而劇烈地顫動起來。這已經不是性命的事情了,這威脅到了它的尊嚴。

劇烈的晃動讓菲兒有些站不住腳了,她是完全沒有想到這隻巨龜居然還有如此之大的爆發力。

菲兒搖搖晃晃地在四周努力的尋找著支點,希望找個東西扶一下。但是這裡四處一片空曠,根本找不到可以支撐的東西,無奈之下菲兒靈機一動,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這樣不僅可以減輕地面的顫動對她的影響,也可以防止摔倒的時候扭傷腳。

可是巨龜的這一聲吼足足過了二十多分鐘才停止了影響,地面的晃動漸漸地止住了,但是四周卻是一片狼藉。

遠處有不少樹苗都東倒西歪地躺在了地上,有些就算是沒有完全倒下,但也是斜斜地靠在其他樹苗旁邊。

離巨龜稍微近一點的地方已經出現了絲絲細小的裂痕,可巨龜此刻越陷越深,這應該是由於它剛剛用力過猛的原因吧。

等一切都恢復了平靜之後,菲兒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驚魂未定地從地上站起身來。幽綠色的眼睛看了看還躺在之前的大坑中,氣喘吁吁的巨龜,心中安定不少。

剛剛真是嚇到她了,還以為巨龜就這樣出來了呢!要是巨龜真的從坑裡面出來了,她自認是絕對打不過巨龜的。

好在一切都只是虛驚一場,但是也是這場虛驚讓菲兒知道她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趁著巨龜脫力的瞬間,菲兒蹭的一下就跑大了巨龜的面前。

這次她聰明的沒有說話,只是快速地伸出一隻左手,然後從腰間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往手心就這麼一劃。

鮮紅的血瞬間就從手心冒了出來,看感覺跟人類的鮮血有些不一樣,總覺得似乎在冒著熱氣,可是仔細一看又會發現什麼也沒有,一切就只是你的幻覺而已。

鮮血不停地冒了出來,菲兒卻是連眉頭也不皺一下,似乎是這樣的事情已經做過了成千上萬遍,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菲兒利落地收回匕首,沒有受傷的右手直接往流著血的左手上面一搓,頓時就雙手都沾滿了鮮血。

菲兒用雙手快速地在那個巨大的龜殼上面塗來塗去,似乎在描繪著什麼圖案,她沒有說話,神情認真而神聖,就像在完成一項大工程。

可是她用雙手描繪圖案的動作像極了三歲小孩子玩泥沙的樣子,讓人不清楚她到底想要幹些什麼。

巨龜自然知道菲兒正在它的身上忙活著什麼,等了大半天也等不到菲兒開口,巨龜又實在止不住好奇,因此它開口了。

「你這是想幹什麼?」巨龜的語氣很不客氣,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說話方式。

菲兒並沒有回答巨龜的提問,甚至是連一個眼神都不給它,她專心致志地忙活著手中的工作,完全當巨龜不存在。

「哼——」巨龜冷哼一聲,對於菲兒的不理會它很是不滿,「你別忙活了,要知道,妖獸與妖獸之間的契約本來就很難。況且如果是在一方不情願的情況下立下契約,那麼契約者的妖力必須要比被契約者強上很多。」

巨龜悠閑地晃蕩著自己的身體,一邊涼涼道,「可是現在你我的情況剛好反過來了,你覺得你成功的幾率是多少?」

巨龜嘲諷地笑了笑,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微微眯起,腦袋前面出現了好幾道皮膚的褶皺,一下子就暴露出了它的年齡。

可即使是巨龜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菲兒依舊不為所動,該幹嘛幹嘛,就像她什麼也聽不到一樣。

巨龜說了這麼早都不見菲兒有任何反應,沒一會兒便放棄了,它向來不喜歡拿自己的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既然這個小狼妖不相信它的話,那就等著瞧唄。

忙活了些許時間,菲兒這次終於大功告成。

她攤著兩隻滿是鮮血的手,慢慢地朝著巨龜腦袋的方向走去。

走到巨龜眼前的時候,巨龜一看到菲兒那滿是鮮血的手也小小的震驚了一把,她這是因為不能將自己契約已經被逼瘋了?都自殘了——

然而事實證明巨龜真是想太多了!

菲兒雙手麻利地在巨龜的前額快速地畫下了一下奇怪的符號,接著便收回了手,長長額吐出了口氣,就像是完成了一個浩大的工程。

巨龜先是一愣,接著不以為然地上下打量了菲兒一眼,就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妖族威脅的它啊!

即使面上巨龜是一點也不把菲兒放在眼中,但是當它那一雙經歷了歲月的洗禮的眼睛看到菲兒俏麗的臉蛋上面那鎮定的表情的時候,莫名地出現了一絲慌亂。

這樣不安的感覺來的太強烈,讓人根本無法忽視。

「你在我肚子上幹了些什麼?」巨龜不安地說道。看著笑得很詭異的菲兒,巨龜再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了,它拚命地仰起頭往自己的肚皮上看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道長的屍新娘》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道長的屍新娘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看過去,就發現了肚皮上方厚厚的龜殼上面已經被菲兒用她鮮紅的血畫滿了一些連它也看不太懂的符號。

當然,巨龜並不認為這些只是這隻小狼妖無聊之下的傑作。想它也是一隻活了好些日子的妖族了,沒見過的東西還真的很少,可是出自菲兒之手的符號,它真的就一個也不認識。

巨龜心中慌了,因為它知道這隻小狼妖不會是特地為了嚇它才浪費自己這麼多血的。

「小狼妖,你這是要對我幹什麼?」


菲兒沒有說話,她站到了巨龜腦袋的前方,伸出右手重重地按著巨龜的腦袋,讓它的腦袋與身體平齊。

接著菲兒閉上眼睛,又用自己的左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口中喃喃著什麼咒語,那語速很快,又很輕,就連離她最近的巨龜都沒有聽清楚。

或許不是巨龜沒有聽清楚,而是它雖然聽了也聽不懂。對於外行人聽來,只覺得對方正在自己的耳邊不停地嗡嗡,音不成音,調不成調!

菲兒吟唱著的是一種古老而神秘的語言,還是她的家族向來都傳女不傳男的秘技,這種的語言原本就是她的家族自己編纂出來的,因此就算是外人聽了也聽不懂。

即使外人想要偷學,沒有深諳此語的人的教導,想學也學不來啊!

經過五分鐘左右的吟唱,菲兒終於停住了吟唱,她睜開雙眼,那一雙幽綠色的眼睛裡面居然會出現了一條打橫著的長長的血絲,並且是每一隻眼睛裡面都有一條,紅配綠,看起來詭異極了。

接著菲兒低下頭來,她用那雙詭異的眼睛看著巨龜黑溜溜的眼睛。

觸及到紅配綠的狼眼,巨龜先是一愣,接著便趕緊閉上眼睛,不讓自己再和菲兒對視,並且巨龜心中更是掀起了狂風巨浪!

想不到啊,它在有生之年還可以看到這樣一雙眼睛,只是這雙眼睛卻要用來對付自己。唉——也不知道這樣的遭遇算是自己的幸運還算是不幸!

巨龜緊閉雙眼,但是嘴巴卻不閑著,它有些激動地開口說道,「你,你就是那個傳說中已經滅絕的異能狼族的傳人?」

如果是,那麼站在自己的眼前的小狼妖怕是不會只是其中一個普通的狼族的身份那麼簡單,要不是皇族,她那雙眼睛裡面的血絲又怎麼會紅得如此純粹!

巨龜心中隱隱有了些答案,像是這樣擁有異能的狼妖,要是能收為己用,那自己以後必然是如虎添翼啊!

現在巨龜完全忘記了自己才是階下囚的真相,反而做起了黃粱大夢!

「哼——」菲兒一看巨龜的神情就知道它在想些什麼了,這樣自私自利的妖族她見得多了。

如果不是這些妖族一直想著要將她們的異能佔為己有,她的家族也不會因此滅亡。已經多少年了,菲兒只記得從自己有記憶開始,母親就叮囑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並且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自己身上的異能。

其實就連當初救了她的老族長她都隱瞞了。菲兒知道,老族長那時候之所以會出手就她,也不過是想知道為什麼那些大家族,大門派的人會一起圍攻她和母親罷了。

老族長應該只是懷疑自己的身上藏有什麼重要的寶貝,重要到那些妖界中的名門望族都要圍攻自己。因此為了活命,菲兒自然是不會愚蠢到對老族長坦白。

而菲兒所屬的家族就是血狼妖,顧名思義,這些狼妖與其他的狼妖不同,他們的特別之處就在於他們的血液。

傳說用血狼妖的血液畫下古老的契約符咒,吟唱血狼妖族特殊編纂的歌謠,就可以契約想要契約的任何妖獸,沒有實力懸殊的束縛。

這也是那些大家族迫切想要得到血狼妖的原因,有了血狼妖,他們就可以契約更多的妖族。

雪狼妖跟其餘的妖族比起來還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好像是上天賜給了他們別人夢寐以求的異能,就要從他們身上拿走一些東西一樣。

血狼妖的修為和天賦跟其他的妖族根本就無法比,無論他們多麼勤奮地修鍊,遇到成年的妖族他們也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因此這些妖界的人可以輕易地捕捉到血狼妖,但是他們又從來不會顧忌血狼妖的死活,只是一昧地索取他們的血液。

有些妖族甚至是在捉到血狼妖的時候就立馬放血,取其血液。所以,越來越多的血狼妖因為失血過多而亡,血狼妖的數目日益銳減。

當妖界的眾妖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就想出了一個更加慘無人道的方法。那就是豢養血狼妖,每隔一段時間就給他放一次血,這樣妖界的大家族就都可以擁有這些血液。

血狼妖在幾百年前就已經完全淡出了妖界的視線,那時候的血狼妖可以說是幾乎滅絕了。而菲兒和母親不過是一直藏身在深山野林之中,才安穩地度過了這些日子。

這也是一開始巨龜就沒有想到菲兒會是血狼妖的原因,試問誰又能想到明明已經滅絕了幾百年的狼妖突然就出現在了你的面前呢!


「你註定要成為我的奴僕,我的契約獸——」菲兒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胸有成竹地說道。

「現在,睜開你的眼睛——」菲兒淡淡地說道,語氣中帶著點命令。

本以為倔強的巨龜是怎麼也不會睜開眼睛的,但是巨龜也好像根本無法反抗一樣,最終還是慢慢地睜開眼睛。

「很好——」菲兒淺淺一笑,她從來都知道她是整個血狼妖家族,運用起血液的異能最為熟練,也極具天賦的那一個。

巨龜的眼睛雖然是睜開了,但是它的眼皮還不停地上下打著顫,似乎在做著最後的掙扎和努力。

試了一會,巨龜就放棄了,它是知道血狼妖的厲害,但是要它今天就這樣被一個小狼妖給契約,還是一隻很弱的小狼妖,巨龜的心中就一口氣堵在那裡上不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道長的屍新娘》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道長的屍新娘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你敢契約我試試看,我絕對會殺了你——」巨龜現在可以說是已經到了語無倫次的地步了。

「就算是你現在契約了我,等我得到自由之後,我一定會殺了你的!」巨龜不敢不顧地繼續咆哮著。

菲兒用雙手緊緊地禁錮著巨龜不斷晃動的腦袋,笑著說道,「別忘了,契約過後你就是我的僕人了,你要是傷害我的話,你會比我死得更快——」

「就算是我要死,我也一定會拖上你的!」巨龜依舊不屈服地吼道。

菲兒一愣,想不到居然還有不怕死的妖族。低下頭稍微想了想,菲兒突然改變了注意,要是來個主僕契約,說不定這個巨龜還真的會和自己同歸於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