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刻,葉天體內幾乎已是耗盡了所有的能量,榕兒在護住了葉天的性命之後,亦是耗盡了能量消退而去,甚至是其身軀都縮回了原本那小女孩的模樣!

但此刻葉天還有最後的一份力,在他的體內,還有涅槃尊者的靈魂存在!

「小子,殺了他,老夫全力助你,只有著片刻的機會!不要猶豫!」

涅槃尊者的聲音,陡然間便是在葉天的腦海之中響起,讓得葉天瞬間便是清醒了過來,伴隨著涅槃尊者的靈魂體與他融為一體,本已經是完全無法動彈的四肢百骸之中,陡然便是生出了幾分嶄新的力氣!

葉天此刻自然是極為的清楚,他的機會只有著短暫的一小段時間,稍縱即逝,現如今涅槃尊者的靈魂體經不起他肆意消耗,而那陰玄老人,要不了多久也會醒來!

到時候若是這傢伙還有餘力,丟掉性命的,就該是他了!

葉天的這般舉動,瞬間便是引得下方眾人一陣沸騰,此時此刻,只要葉天出手,了解那陰玄老人的性命,這一戰,便是大勝而歸!

在那無數被近乎瘋狂的喜色和期待充斥的目光注視下,葉天的身影,瞬間在半空中加速,朝著那陰玄老人追擊而去!

此刻的陰玄老人,僅有著一絲睜眼的餘力,而當他見得葉天朝著他追擊而來之時,臉上終於也是沒了任何的一絲血色,只留下了一片慘白!

此刻,他根本是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葉天追來,他只能等死!

望著陰玄老人的臉上逐漸的浮現出了驚恐之色,葉天臉上逐漸浮現出來的那一抹猙獰笑容,也是愈發的擴散而開!

「老狗,我曾立下誓言,鬼宗之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你並非是第一個,但卻是個最好的開始,自你之後,我會將鬼宗一步步踏平,你且給我等著吧,無需多時,你的所有同僚,都會下去陪你!好好的給我滾回地獄里去吧!」

一聲瘋狂的笑聲,陡然從葉天的口中爆發而出,他的拳頭已然握緊,沒有半分的靈氣能量,沒有半分的技巧與花哨,純粹的力量,純粹的瘋狂,純粹的不死不休!

無數的目光,都是在此刻凝固了下來,他們望著葉天手中高舉的拳頭,提心弔膽的等待著!

只要葉天這一拳落下,他們就贏了,中域再無鬼宗,再無這險惡毒瘤!

「打!」

「打啊!」

「殺了他!」

無數的面孔,此刻已經全部化為一片瘋狂之色,無數的呼喝之聲,彙集成長河一般的聲音傳入葉天的耳中,讓得他的精神愈加振奮!

此時此刻,他的這一拳,決定著無數的東西!

拳落,則大勝而歸,中域鬼宗覆滅,足以讓得整個暗俞國,甚至是真箇大陸為之震驚!

拳收,則一敗塗地,並且一旦讓得陰玄老人回過一絲一毫的力氣,那麼倒下的人,必然會是他葉天!

「先祖,父親,你們看好了!鬼宗之人敗了!他們並非不可戰勝,今後,我會將他們一個個的從世上抹殺,一個不留!」

葉天深吸了一口氣,將這話,淡淡的對著空氣吐露出來,旋即,他的臉色被完全的瘋狂所替代,此時此刻,他狀如瘋魔,那藏在心底多年的瘋狂,終於是在這一刻擊碎了所有的理智,完全佔據了他的腦海!

拳出如風,殘影律動!

「嘭!」

第一聲悶響,伴隨著葉天的拳落髮出,那一拳轟擊在陰玄老人胸口上,將其肋骨生生折斷而去的聲響,讓得周圍的所有人猛吸一口涼氣!

「嘭!」

第二聲夢想傳出,那是比之先前更加恐怖的巨響,那陰玄老人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萎靡了下去,鮮血夾雜著內髒的碎片噴涌而出,將葉天的半邊身軀悉數染紅!

「老狗,這一拳,為了我家先祖!」

「這一拳,為了我家師尊!」

「為了那些被你們所害的勢力!」

「為了那些慘死在你們手中的人!」

「死!死!給我死!!!」

葉天絲毫不曾理會自己的拳頭已經是在這般瘋狂的攻擊之下徹底的變形扭曲,一拳接著一圈,不斷的不斷的轟擊在那陰玄老人的身上,每一拳落下,那陰玄老人的臉色便是萎靡一分,而葉天的面容,便是猙獰一分!

「噗嗤!」

終於,那陰玄老人的胸膛完全的凹陷了下去,他所有的肋骨都被折斷了,幾乎是粉碎,胸膛軟塌塌的凹陷下去,其中的那些內臟,早已是化為了無數的碎片噴吐而出,此刻的他,即便是這天下第一的神醫在此,也斷然不可能再有半分活路可走!

葉天那瘋狂的攻擊,讓得不少人的心中都是陣陣發寒,但這般寒徹之感,卻是隨著那狂喜的擴散,而被徹底的衝散!

贏了!

他們贏了!!!

嘭!

最後一拳,沉重的落在那陰玄老人的身上,其皮囊終於是承受不住,被葉天以前之下,直接徹底的擊穿了去!而那陰玄老人,也是在此刻不甘的瞪大了雙眼,帶著這無盡的怨念消亡而去!

葉天停在了半空,目光望著那已然完全失去生機的陰玄老人朝著地面墜落而去,他終於長長的的呼出了一口,仰天狂笑,似是要將心中所有的狂喜與狂怒,全部發泄出來!

他成功了,雖然只是中域,雖然只是鬼宗之中的一部分,但他成功了!

良久,葉天方才像是發泄夠了,呼吸變得極端的沉重了起來。

涅槃尊者現在能夠提供給他的靈氣能量獅子啊是太少太少了,在這般猛攻之下,葉天最後的力氣早已是消耗殆盡,此刻,當那陰玄尊者的身軀中域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破碎的靈魂隨風飄散而去,葉天終於能夠鬆口氣了……

他朝後一仰,整個人像是折翼飛鳥一般的朝後傾倒了下去,此時此刻,他已經無需再有任何的動作了。

「咻!」「咻!」

陡然間,兩道身影已經是衝出人群,在葉天放才開始下落之時,便是穩穩的將他接了下來,緊緊的抱在懷中。

視線模糊之間,葉天目光掃過身旁的兩道靚麗身影,臉上陡然便是擠出了一個十分難看的疲憊笑容「軒兒,笙兒,我贏了……我們贏了……」

聽得這話,粱笙和林軒兒不免相視一笑。

對啊,他贏了。他帶領著所有人贏了鬼宗,贏了歷來被當做不可能戰勝的存在。

他創造了一個嶄新的奇迹!

「你也真是的,瘋成這樣,看看你這一身的傷,也不知道要養多久才能養好了。」

粱笙沒好氣的在葉天臉上戳了一指頭,林軒兒也是帶著幾分嗔怪的捏了捏葉天的鼻子,只是這兩個女孩方才動了動手,便一同笑了起來。

此刻的葉天,哪裡還能感覺得到她們的親昵之舉啊?這傢伙啊,早就已經脫離昏睡過去了,還特別不老實,左邊蹭了蹭林軒兒的胸脯,又右邊蹭了蹭粱笙,左右都給蹭過了,好像才心滿意足似的,咂了咂嘴,一臉滿足的睡了過去,也不知道是裝睡還是真睡著了,惹得林軒兒和粱笙二人是又好氣又好笑,恨不能將這個不正經的壞傢伙給扔下去。 馬氏話都已經這麼說了,陳氏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不過馬氏不管怎麼說都還是自己的妯娌。

「弟妹這說的是什麼話,咱們家裡也沒有誰說你不是。」

「家裡是沒人說我,可是我這心裡不也是過意不去嗎?」馬氏道。

陳氏不再理馬氏,因為陳氏知道要是自己繼續跟馬氏說下去,馬氏只會是蹬鼻子上臉。

「大嫂,你說小姑子去鎮上談狼皮的事情,談的怎麼樣?」馬氏湊到陳氏的面前,小聲的問道。

陳氏看了馬氏一眼,「這是小姑子自己的事情我怎麼會知道?」

馬氏白了陳氏一眼,「這咋就是阿離自己的事情了?再說了那狼皮賣的錢不都是我們大家的?」

陳氏看了馬氏一眼,這話恐怕也就只有馬氏才能說出口了,這狼皮跟大家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賣的銀子自然也都是由小姑子自己做主。

「二弟妹,你要是真的是這麼想的,那你就要去找小姑子說去。」陳氏道。

馬氏眼色一暗,剛才自己說了這麼多無外乎就是想攛掇著陳氏跟自己一起去說,可是現在陳氏居然跟自己說自己是無論怎麼樣也是不可能說去說的,那自己之前盤算的豈不是都是白搭了?

兵器大師 馬氏暗笑了兩聲,「大嫂既然要這麼說我也是沒有辦法的了,不過大嫂倒是大度,不過我倒是不相信大嫂就真的就對那白花花的銀子一點都不感興趣。」

說來說去馬氏還是不願意做出頭鳥所以才會一直攛掇著陳氏,但是無奈陳氏根本就不願意做這個出頭鳥。

「二弟妹你要是真的有什麼想法我看你現在就去找阿離說清楚。」陳氏道。

找阿離說清楚?馬氏一想到要是自己去找小姑子的樣子心裡就不由得開始打鼓。讓自己去找小姑子還是算了吧!

「大嫂這說的是什麼話,我也就是隨口那麼一說罷了,難不成阿離還能把銀子都收為己用不成?」馬氏嘿嘿一笑。

陳氏沒說話,銀子怎麼安排就算是阿離不說,那還有爹娘在呢,怎麼也輪不到她們這些媳婦做主不是。再說了現在銀子都還沒有賣到手,二弟妹居然就開始打銀子的主意了,這要是說出去了,爹娘跟阿離還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二弟妹要是沒事就先出去吧,我這還要做飯呢。」陳氏不願意繼續跟馬氏待在一起,更何況馬氏也不會主動說幫忙幹活的話,待在這裡只會說是礙事。

馬氏看了一眼,發現現在確實要幫忙幹活兒,這自己要是繼續留在這裡豈不是自己也要幫忙幹活兒?那可不行,還是先走好了。

「大嫂說的是,我還是先走了,敏兒剛才好像在外面叫我來著。」馬氏道。

陳氏沒說話,馬氏慣用的就是這種說法來逃避責任。

宋離把帶回來的東西收拾好了之後,直接到了宋老漢兒跟趙氏的屋裡。

「爹娘,我回來了。」

「咋樣了?」宋老漢兒點了煙袋道。

「錢大叔說何公子明天還會去鎮上,讓我明天去鎮上直接跟何公子談。」宋離道。

宋老漢兒自然不知道何公子到底是誰,所以直接問道:「那何公子是誰?」

宋離連忙就跟宋老漢兒說道:「我也還沒有見過那位何公子,不過錢大叔說過了那位何公子是縣城來的,而且專門向他打聽了狼皮的事,所以讓我明天再去鎮上跟何公子談談狼皮的事情。」

趙氏一聽,心裡竟然有些擔心。

「這麼說來你也不知道那何公子到底是什麼人?」

「娘,您在擔心些什麼?「

」你娘擔心什麼你還能不知道?「宋老漢兒道。

」娘我知道您擔心什麼,不過您放心我有方寸的,再說了錢大叔說了那何公子再怎麼說也是縣城來的人總不至於會跟我為難不是。「他們一向都沒有接觸過縣城的人,況且縣城的人一向都是不好惹的,所以趙氏才會有此擔心。

電視劇世界 宋老漢兒年輕的時候也是去過縣城的,只不過那時候宋老漢兒在縣城也只是一個管事巴克,後來存了點兒銀子就在這活水村安了家,至於這幾十年宋老漢兒更是絕少到縣城去,自然對於縣城新崛起的勢力自然是不夠哦了解的。

」這何家我倒是沒有聽說過也不知道何公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宋老漢兒道。

趙氏看了一眼丈夫,」就你三十幾年知道的那些個人,哪個能幫上你的。再說了阿離不是說了她自己有分寸的嗎。「說到底趙氏對自己這個閨女還是很有信心的。

」爹,娘說的是我有分寸的。「

」你有分寸?你有分寸有什麼用?那縣城的人個個都是人精子,就你那點兒小心思在人家面前還不是一眼就被人給看穿了?」宋老漢兒道。

宋離有些無奈,不過她也知道爹都是為了自己好,所以才會跟自己這麼說的。

「要是爹不放心,那明天我就讓大哥跟我一起去好了。」宋離道。

宋老漢兒沒好氣的看了宋離一眼,「我還不知道你,說是讓你大哥跟你一起去還不是因為你說什麼你大哥都是聽你的。」

宋離失笑,她爹就是喜歡說實話,大哥確實對她的話都是言聽計從的,不過這也不能說明大哥不能跟著自己去不是。

「爹,雖說大哥對於我的話都沒有什麼意見,可是難道你認為大哥就真的一點主見都沒有?再說了大哥偶爾也會去鎮上幹活兒,對鎮上的事情也是有些了解的,你說大哥跟我去難道還會有什麼問題不成?」宋離道。

宋老漢兒被宋離一番話說的直接就沒有脾氣了。

「好了,我說不過你,明天你就跟你大哥一起去鎮上跟那何公子說說看那狼皮到底怎麼算。」宋老漢兒道。

宋離點頭,「好,明天我就跟大哥去鎮上見那位何公子。」

宋離跟宋老漢兒在屋裡商量明天去了鎮上應該怎麼跟何公子談,但是絕對想不到馬氏居然就躲在外面偷聽。

「小姑子居然說讓大哥跟著去,也不說讓有成跟著去,還說是親兄妹。」馬氏憤憤不平。 一邊說著,大公主將自己手中,沐靈夕之前看到的那個物件拿了出來。

那是一塊與之前宮佑冥交給沐靈夕保管的玉墜,一模一樣的玉墜。

不過這快玉墜上面,瑩滿了白色的光芒。

此時那白色的光芒,飄忽不定,忽明忽暗,就像是在掙扎一般。

「想必這個東西你應該見過吧?」

大公主將手中的玉墜,往沐靈夕的面前遞了過去。

沐靈夕伸手接了過來,再次從乾坤鐲中,拿出了另外一塊同樣的玉墜。

「這是當時宮佑冥在山谷之中交給我的,只不過,我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另外一塊相同的玉墜。這塊玉墜,就是宮佑冥的生命玉嗎?」

沐靈夕將兩塊玉墜擺在一起,除了宮佑冥那塊生命玉上不斷閃爍的白光之外,兩塊玉墜竟再也沒有一絲不同。

「是啊! 命運的軌跡之守護者 這個玉墜就是宮佑冥的生命玉了,只不過現在,他的生命玉上顯示的是,他正在掙扎求存。」

大公主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眉頭微微的皺在一起,顯然是為了宮佑冥此時的狀況而擔憂。

「什麼?這怎麼可能?在這宮佑國中,還有誰能將他傷到如此?」

沐靈夕的心臟緊緊的一抽,似是根本無法接受大公主所說的話那般,滿眼滿臉都是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是真的!當時我也是不相信的,只不過在去了冥王府之後,這才得知,宮佑冥應該是中毒了。」

大公主緩緩的,向沐靈夕面前的茶杯中,倒了一杯熱茶。

語氣雖然平淡,但卻是無比的肯定。

「中毒?他怎麼會中毒的?他不是百毒不侵嗎?」

沐靈夕再也無法淡定,身體一個激動,頓時從茶台前站了起來,滾燙的茶水一陣晃動,瞬間傾倒在了沐靈夕的裙擺上。

「什麼樣的毒,竟是連他都束手無策?」

滾燙的茶水濺在自己的身上,沐靈夕就像毫無所覺一般,一臉震驚的,對著大公主出聲問道。

「靈夕!你別著急,現在著急也於事無補,你不妨聽我把話說完,想必你心中應該會比我更加清楚。」

艦隊司令 大公主在看到沐靈夕那慌亂的神色之後,頓時出聲安慰道。

她僅是從這一舉動就能看出,沐靈夕對宮佑冥那濃濃的情意。

即使在宮佑冥將她傷害的如此之深時,在聽到宮佑冥的生命遇到威脅的第一時間,她還是無法做到淡定。

大公主的話,讓沐靈夕那瞬間變得慌亂不已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