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時妙音從外頭走進來,聽到她與侍女的對話,花囹羅連忙從書房前離開。

可是剛才聽到的那些也太荒唐了點了吧?

童天心這架勢是要學,蘇妲己讓紂王把比乾的心挖出來給她那意思?

居然還有這麼荒謬的事?

難不成花離荒還要答應她不成?

真是……TMD這算過的什麼日子啊?

她倒要看看,花離荒是不是真要挖她的心臟。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花離荒倒是沒有跟她提起這事,她也很久沒有見到他了。

直到皇室今年的皇族冬季涉獵比賽開始,童天心把她的名字報了上去,名額列在景陽殿女子組。

名單是:花囹羅、童天心、青羽鸞翎、妙音、左芷姍。

左芷姍什麼時候成了景陽殿的人了?

而且,她又不想參加什麼破比賽,她幹嗎擅自幫她報名?

花囹羅拿著名單去找童天心:「這比賽我不參加。」

「夫人為何不參加?」童天心問。

「就是不想參加。」

「妙音,去拿些昨日皇後上次的點心過來給夫人一起吃。」童天心吩咐完對花囹羅說道,「夫人,有些事情不是想參加才參加的,這都是為了景陽殿。」

「為景陽殿你跟殿下出面就足夠了。」

農家凰女種田忙 「這是一個集體活動,皇後娘娘說巾幗不讓鬚眉,鼓勵我們參加呢。」這時候妙音把甜點拿上來,童天心說道,「這糕點味道很好,夫人你嘗嘗。」

她拂袖拾起糕點遞給花囹羅。

少給她惺惺作態,人前一套人後一套,一個蘇妲己,艹。

「反正我不會參加,你看著辦吧。」

女王養成系統 花囹羅起身。

「這名單是確定之後才給你的,皇上跟皇后都已經過目。」童天心將糕點放回原處,手帕擦了擦手,緩和說道,「夫人要是拒絕,天心很難辦呢。」

「少拿皇上跟皇後來說事,也別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你愛幹嗎幹嗎去,我不想參與你們任何事。」

現在她還怕什麼啊?

童天心嘆了口氣:「就是因為夫人一直不參與,我才讓參加的,夫人都呆在偏房那麼久了,是該出來透透氣了,不是么?」

童天心這女人還真能裝,不管對她多麼難聽的話,也看不出來她生氣的模樣。

「無聊。」花囹羅懶得跟她在這裡裝B,走到了門口。

「那我只能叫太子殿下去請夫人參加了。」

花囹羅離去的腳步停下來。

童天心道:「看來,能讓夫人聽話的還真的只有殿下呢,夫人真的很喜歡殿下呢。既然如此就無需拒絕了,不然我還得殿下說一聲,殿下又去跟夫人說一聲,豈不是麻煩?」

花囹羅深呼吸,走回童天心面前:「童天心,你到底想幹什麼?」

童天心對上她的視線,微微一笑:「自然是想讓夫人參加涉獵比賽。」

「你想要嫁給花離荒,你想要被封妃,想要成為景陽殿的女主人,我如今都不會阻攔,但我警告你別再招惹我。」花囹羅冷聲說道。

「不就參加一次冬季賽么?夫人何必說得好像我故意為難你一樣?」童天心無奈嘆了口氣,「只是在景陽殿,就開始得罪人了,看來做殿下的妃子也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

我去你大爺!

愛演是吧?好,陪你演。

不然她還真以為她怕她。

花囹羅也嘆了口氣,坐了下來:「其實,我不參加比賽是因為別的原因。」

「噢?該不會夫人想說身體還不好吧?」

「不是,那樣你會給我請御醫的。」花囹羅端起桌面的茶,「淑妃喜歡喝妙音泡的茶?」

「嗯,確實,妙音泡的茶卻是不錯。」

「噢。」花囹羅喝了一口,噗了出去,「妙音!」

「是,夫人。」妙音上前。

「我始終還是不喜歡你泡的茶啊,你去拿酸奶過來。」

「是。」

妙音一走,花囹羅說道:「碧瑤,你給我泡些你們國家的茶吧。」

碧瑤看了童天心一眼。

童天心喝茶不說話。

她點頭:「是,夫人。」

花囹羅開始吃那甜點,雖然說皇后討人厭,但東西其實不錯的。

第一杯茶上來,碧瑤說道:「這是天方國的蒲羅茶,夫人請用。」

噗……

「靠,這什麼味道啊?換一個適合我口味的。」

「夫人愛喝哪種口味?」

「不大苦,又不一點苦味都沒有,回甘,但又不能直接喝出甜味。」

碧瑤又重新去泡了。

花囹羅說道:「淑妃,剛才我們說到了哪兒了?」

「夫人說不參加比賽是有原因的。」

「啊,對,你知道為什麼嗎?」花囹羅挑眉問。

童天心看她判若兩人,淡淡說道:「這正是我想知道的。」

花囹羅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說道:「因為九千流不在。」童天心臉上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但卻也沒有答話。

花囹羅以前做過推斷,雖然不能斷定童天心喜歡九千流,但是現在試探一下也無妨啊。

「我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這件事我只告訴你哦,我以前是在花離鏡的體內的。」這點之前花囹羅也推想過,童天心已經知道。

不過知道不知道倒無所謂,現在她告訴她就是。

「你不覺得不可思議么?淑妃。」

「當然,很不可思議。」這個,她之前也推想過,但沒想到花囹羅會主動跟她說。

「我還參加了冬季賽事,那時候九千流像個傻瓜一樣在場邊幫我吶喊助威。當時你也在場的吧,因為他長得太美了,把燕盟賽馬隊的一個選手給驚艷落馬了,結果輸了比賽。」

「人家都說紅顏禍水,九千流雖不是紅顏,卻比任何紅顏更迷人對吧?」花囹羅笑著問她。

童天心回應她的視線,問道:「這跟夫人不參加比賽有什麼關聯嗎?」

「當然有關聯,他不來助威,我沒有信心會贏。」花囹羅悵然若失,「當時他天天跟著我覺得特別煩,現在想想那也是一種幸福啊。」

童天心垂眸不語。

花囹羅說道:「我不再是花離鏡之後,他居然也能一眼認出我來,神奇吧?他真的完全第一眼就撲過來,太神奇了,對吧?」

「夫人……」

「後來還拒婚。」

「夫人……」

「真是過意不去。」

「夫人茶來了。」碧瑤說道。

「啊,謝謝你啊碧瑤。」花囹羅端起茶喝了一口,「呸,這寡淡的味道是什麼茶啊?不要意思碧瑤,麻煩你重新給我泡一杯西岐的茶吧,按妙音的方法泡就好了。」

「是,夫人。」

「不好意思啊,我果然吃不慣你們國家的東西,記得冬季賽事那會兒,你拿了那什麼特製的千層餅,我吃了拉了一天,差點就參加不了比賽……你怎麼不說話了淑妃?」

童天心掀起視線看向她:「是不知道如何說好,夫人要以這樣的理由拒絕參加比賽,我該如何跟殿下說。」

「他一定會威脅我參加的,他也就那樣,連簽連理書都是,在我不知道墨非體字時,騙我簽的。」

「我說的是,夫人已是寧王的妻子,嘴裡一直提別的男子的事,會不會不妥?」

「啊,不妥啊?本來還想跟你說我跟九千流在紅顏坊的一些趣事,看來不能提就不提了。」

童天心,別以為只有你才會把人逼急了。

「對了,聽說你也很喜歡彈琴,要不要我把長相思給你彈一遍,那天都沒能給你彈呢。」

「不必。」

「也是,下次我讓九千流把鸞鳳琴給我再給你彈好了,誒,本來琴都是我的了,我居然落在紅顏坊了……」

「夫人,請自重。」童天心眼神出現了一絲裂痕,「如何能從你嘴裡不斷說出這些事?」

花囹羅迎上她的視線,嘴角一彎:「哪些事?」

童天心目光一緊,隨即又恢復了從容淡然:「夫人學過禮法,該知我說的是什麼?」

「大體知道,但就不知淑妃具體指的是不能說九千流,還是不能說長相思完整版?還是鸞鳳琴?還是九千流不喜歡你的事?」

樂無雙說過,童天心讓九千流給她彈長相思時,卻一直都被回絕。

童天心笑道:「說了這麼多,夫人是參加還是不參加比賽?」

「參加。」

「那便好,方才我還想如何跟殿下說比較好。」 太平客棧 童天心說道,「既然如此,夫人回去休息吧。」

「你累了的話,你就去休息吧,我還要等妙音的酸奶呢。」看童天心沒動,花囹羅問,「不是你說的嗎?該出來透透氣了。」

「透氣的時間長了,也未必是好事。」

「那就勞煩淑妃現在就開始想,如何跟殿下說讓他把我關起來。」

童天心看著她不說話。

花囹羅聳聳肩,童天心一直利用她跟花離荒之間的喜歡,讓他們傷害著彼此。花囹羅也想過不上她的當的,但已經傷痕纍纍。

這個時候她還怕什麼?既然她喜歡這樣的追逐遊戲,那就玩唄,她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

妙音端著酸奶進來,花囹羅站起來將托盤上的酸奶拿過來,邊吃邊說,「等會我們出去練射箭吧,淑妃說我也要參加涉獵比賽。」

回頭問童天心:「為了景陽殿的榮耀,我會跟妙音好好練習的,淑妃。」花囹羅三兩口解決了一碗酸奶,把碗往桌上一放,「走吧妙音。」 花囹羅領著妙音就出了景陽殿,出了門口她不覺長舒了一口氣。妙音許久沒見到她這樣,說道:

「夫人,好久沒見這樣的你。」

花囹羅一愣,才明白她說的意思,聳了聳肩:「也很久沒出景陽殿了吧?」

「是挺久了。」

「那我們出去走走。」

「是。」妙音打開紙傘,準備為她擋落雪。

「由著它吧。」花囹羅特意往沒有迴廊遮擋的地方走去,讓雪花落在身上。

還沒走多遠,青羽鸞翎從走廊那頭走過來,見到她還揉揉眼睛再仔細看:「我眼睛聾了吧,您出來放風啊?」

花囹羅斜視了她一眼,迅速彎腰撿起地上的雪朝她丟了過去。她也沒躲,讓雪球在身上嘭的一下砸開,樂呵著翻下迴廊朝花囹羅的方向跑去。

邊跑還邊彎腰抓了雪握成球反擊,一下擊中花囹羅腦袋。

「周曉安你那雪球能捏得更緊點嗎,都給你砸得兩眼發黑。」說著一點也不含糊地反擊回去,場面很快演變成了兩人在雪地里追逐打鬧的情景。

早朝回來的花離荒聽到那笑聲還以為又幻聽了,可聲音卻持續傳來,他朝聲源望去,就看到雪白的草地上,花囹羅正跟青羽鸞翎還有妙音在雪中嬉鬧,一臉開懷。

已經太久沒看到她的笑容,聽到她的笑聲。

他臉上冰冷的表情慢慢也軟化下來,站著看了許久。

赤蓮問道:「殿下要過去么?」

好一會兒之後,花離荒輕微搖頭,他若過去,她肯定就笑不出來了。

看花離荒站了許久,赤蓮想了想,提醒道:「寧王,屬下覺得,關於夫人心臟一事還是早些說比較好,否則由皇後娘娘或淑妃說,只怕夫人會誤會更深。」

說到這個,花離荒又擰起眉頭:「真的就僅此一個辦法么?」

「目前也就只有這個辦法,國師大人也這麼交代過。」

「帝淵……」

說起這個名字,花離荒眼睛不覺眯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