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時此刻,他只有拖延時間了。

「我是魔族人,沒那麼大義,我做事情,只會不擇手段去做。」

黑澤雙手一張,一鼓十分恐怖的魔氣從他身上湧出來,懸浮半空,形成一個十分巨大的魔影。

魔影快速凝形,變成一個穿著黑袍的法相,就像地獄之中的死神一樣,散發著死亡氣息。

法相頭部,突然出現兩團幽綠的火焰,凝成魔影的眼睛。

「去死吧!」黑澤一聲大吼!

頭頂魔影手臂一佛,一片黑色的火焰,朝雷徹籠罩而去。

「小心,這火焰有蝕骨能力,別粘上。」葉雄大聲提醒。

在墜嬰谷的時候,葉雄親眼見到黑澤用這些火焰,瞬間就將一名闖入墜嬰谷的元嬰女修燒得乾乾淨淨,屍體無存,是非常詭異的火焰,葉雄擔心雷徹會吃虧,連忙出言提醒。

雷徹也看出對方黑色火陷的詭異,不敢正面攻擊,一劍劈出,一道紫色劍芒朝那些火焰攻去。

那些黑色火焰見到紫色劍芒之後,突然衝上去,附在劍芒上,很快,那劍芒就被腐蝕得乾乾淨淨,落到黑澤面前的時候,幾乎已經完全不存在了。

「好可怕的火焰,居然連劍芒都能腐蝕!」周圍的人驚起來。

「就你這種實力,也想擋住我的幽冥鬼火。」黑澤冷哼一聲,手指一點,半空之中的黑影一撤手。

一片黑色火焰在半空突然幻化成無數的黑鴉,鋪天蓋地朝雷徹衝去,瞬間就將他籠罩在其中。

雷徹手中的紫劍光芒大盛,一道道劍芒從他的手中劈出,半空之中的黑鴉被一隻只劈成黑霧。

但是黑鴉實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殺不完,很快雷徹就應付吃力。

黑徹咬咬牙,突然舉劍朝天,大吼一聲,強大的元氣湧進紫劍之內。

紫劍頓時光華大作,發出萬道光芒,朝半空疾射過去。

那些黑鴉全部被擊中,全都化成黑煙,消失不見。

雷徹鬆了口氣,元氣大損,剛才那一招,是他一門非常厲害的神通,但是十分消耗元氣。

「你殺得完嗎?」黑澤冷笑一聲,又是輕輕一指。

頭頂的黑影之中,再次飛出無數黑鴉,這一次的黑鴉,比起先前的還要多一倍以上。

雷徹有種絕望的感覺,揮舞著紫劍,跟黑鴉群戰在一起。

「雷徹,我來助你。」雷龍握著一把大刀,衝殺進去。

「算上我一個。」雷活也出手了,新雷族的三大元嬰修士,瞬間就跟黑鴉群殺在一起。

黑澤看了黑鴉群一眼,冷笑著,目光這才落到葉雄身上:「我看,還有誰能阻止我殺你。」

「藍紫,帶著他先離開。」藍蘭突然說道。

「藍族長,別衝動,這是我跟黑澤之間的事情。」葉雄急道。

藍蘭已經手握雷鞭,沖了出去。

「族長……」藍紫十分焦急。

「聽命令,帶他走。」藍蘭喝道。

藍紫咬咬牙,突然將葉雄抓住,背到自己的背上,化成一道流光,準備逃走。

兩人剛走出幾公里,突然一聲悶吭傳來。

藍紫轉身一看,發現藍蘭被一隻巨大的魔掌狠狠一拍,就將拍蒼蠅一樣,狠狠拍落地上,在大地上撞出一個大坑。

「藍紫姑娘,放我下來。」葉雄喝道。

這種時候,別說他逃不了,就算逃得了,也不可能逃。

他不能讓自己的屬下跟盟友,為自己戰死。

「你放心,我就會拼了命,也會保護你的。」藍紫說道。

她剛說完,突然嗖嗖嗖,幾道黑光落到他面前,幾名魔修把她攔住。

藍紫沒有辦法,只得迎上去,跟幾位魔修戰在一起。

她的實力在所有人之中是最弱的,怎麼可能攔住得幾名魔修,很快就連連遇險。

葉雄身體懸浮在半空,看著自己的朋友跟盟友,個個陷入險地,自己卻束手無策,這種感覺,別提有多憋氣。

一直都保護別人的他,什麼時候被這樣保護過。

「千眼菩提,凝劍。」葉雄一聲大吼。

佛珠散開來,一百零八顆千眼菩提瞬間就凝聚成一把劍。

葉雄把劍抄在手中,化成一道流光,直接就殺了過去。

一道滔天劍芒,朝幾名魔修殺去,頓時兩死一傷,剩下幾名,遠遠逃遁。

一群魔修看著他,個個忌憚無比,全都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元氣已經消耗到這種地步,還有如此戰力。

正在這時候,突然遠處傳來一片憤怒地吼聲。

實力最差的雷洛,終於承受不住,被黑焰擊中,身體燃燒起來,那黑焰就像蝕骨一樣,怎麼都甩不掉,疼得雷洛哇哇大叫起來。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衝到雷洛身邊,身上光芒大盛,一團金色元氣將雷洛籠罩。

黑焰被佛門元氣包裹了,就像遇到剋星一樣,紛紛逃竄,化成一道道細小的黑鴉逃走了。

「奶奶的,這些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太邪門了。」雷洛哇哇大叫。

「這些火焰是魔氣所化,所以害怕佛門元氣。」葉雄不想再讓他們動手了,再這樣下去,他們全都非死不可。「雷洛,你先離開,這是我跟他之間的恩怨,由我自己來解決。」

「可是你的身體……」

「哪怕我死,我也要拉他墊背。」

葉雄身體衝天而起,握著菩提神劍,帶著一道滔天劍芒,狠狠地朝黑澤斬落。

「全盛的時候的你,尚且不是我的對手,何況現在。」黑澤冷哼一聲,手指輕輕一點。

一團黑色的火焰,化成一片黑鴉,朝劍芒飛去。

黑鴉剛接觸到劍芒,就被金色的劍芒射傷,但是奈不住黑鴉多,轉眼之間,就把劍芒圍得嚴密。

片刻之後,那道滔天的劍芒,就被腐蝕得乾乾淨淨。

(本章完) 差距太大了。

元氣沒有損耗的時候,如果變身猿血沸騰,還有可能跟他一戰。

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打贏他,再這樣下去,非死不可。

不但他死,就像他身邊的朋友,也要全都陪葬。

我不甘心,幽冥還沒找到,下界的人還等著跟我見面,我不甘心。

葉雄心裡吶喊起來,不斷地在想辦法。

想來想去,只有兩個辦法了。

第一,出動黑石項鏈,進入第五個幻境,在裡面呆一千年。

第二,就是現在馬上突破到元嬰中期,到時候才有可能打敗黑澤。

進入第五個幻境太冒險了,在裡面呆一千年,時間也太長了,出來大家都死了。

只能用第二個辦法,現場突破了。

在墜嬰谷的鎮魔碑之內,葉雄吞噬了魔多的元嬰之後,元氣大增,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的頂峰,但是一直都沒辦法突破,就差一個機緣,他現在就看看,能不能突破。

就在他沉思之間,頭頂那團黑鴉,已經化成一團雲,朝他湧來。

「千眼菩提,我知道你們有靈性,聽得懂我的話,現在我要閉關突破,希望你們能幫我守護。」

葉雄說完,雙腳盤座在半空,閉目起來。

他這模樣,讓周圍的全都摸不住頭腦,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這個傢伙,不會是放棄了吧?」

「估計要求佛祖保佑吧!」

「現在這種情況,佛祖都保佑不了他了。」

黑澤身邊的魔修,全都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全是嘲笑之色。

正在這時候,葉雄手中的千眼菩提,突然自動散出,平均懸浮在他身邊,把他的身體包圍住。

下一刻,千眼菩提體表散發出一陣金光,一道金光從其中一顆千眼菩提之中射出,進入第二顆千眼菩提;從第二顆進入第三顆,然後是第四顆……片刻之間,一百零八顆千眼菩提就連出一張珠網,把葉雄罩在其中。

葉雄盤坐在珠網中間,緊閉著眼睛,工始衝破元嬰中期。

「想衝突破境界嗎?」黑澤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周圍的魔族人,也全都笑了起來,就連正道人的,都覺得葉雄的做法有些可笑。

有些人連續突破幾天都未必能突破,在這樣生死關頭,他還突破,怎麼可能不讓人笑話。

他還真當突破是兒戲啊?

「黑焰,把他吃得乾乾淨淨。」黑澤大聲喝道。

當下,黑壓壓一片黑鴉,如同飛蛾撲火一樣,朝葉雄撲來。

菩提佛珠光芒大盛,那些黑鴉馬上變成氣體,消失無蹤。

無窮無盡的黑鴉,如同潮水一般,前仆後繼,連綿不絕地朝葉雄攻來,遠遠看著,就像一道黑色狂潮,要將葉雄淹沒一樣。

無論多少的黑鴉過來,都被一百零八顆的千眼菩提佛珠給擋住。

「這到底是什麼佛珠,這靈性也太強了吧?」

「這佛珠顯然有伏魔能力,只是再厲害,又怎麼敵這麼多的黑鴉,遲早要完蛋的。」

場外,其餘的族人全都看著這一幕,但是沒有一個膽敢站出來。

角都此刻應該高興才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因為一旦葉雄死了,就沒有任何人能阻止黑澤,如果黑澤破開鎮魔石,就是百族原的末日。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陌生的聲音傳來。

「都這種時候了,你們還不出手,難道還要等魔族大軍殺到的時候,再聯合在一起嗎?」

半空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一名錦衣男子。

男子外表俊美,身邊站著一名絕色美女,一頭像雪一般飄蕩的白髮,飄飄然如同人間仙子。

兩人正是一直都潛伏在暗處的羅玉安跟幽冥。

「羅玉安,是你。」角都十分意外,沒想到這種時間,羅玉安會出頭。

「自家兄弟怎麼吵架,在受到外人欺負的時候,都會聯合起來,你們為什麼就不能放下恩恩怨怨,一起對付魔族呢?」羅玉安目光在周圍掃了一眼,大聲喝道。

百族原其餘的族長,全都沉默了,還在猶豫著。

幽冥本來非常討厭羅玉安,恨不得他去死,但是沒有想到在生死關頭,他居然會站出來。

看來,哪怕他再壞,在心裡都是把抗魔大事放在第一位的。

畢竟滄瀾帝國,也是正道中人。

「羅玉安,我還沒找你算賬,你自己上門送死,今天我就把你這個滄瀾國的四王子,一併殺掉。」黑澤說完,身體化成一道流光,朝羅玉安攻去。

幽冥化成一道流光,落到葉雄身邊,一劍劍劈出,將黑鴉斬殺。

「阿雄,你沒事吧?」幽冥一邊動手,一邊急問。

葉雄睜開眼睛,發現幽冥在身邊,頓時十分焦急。

「你瘋了,這種時候你還出現,不想活了?」

他早就猜測幽冥在觀戰,一直都擔心她出現,沒想到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我的命就掌握在你手中,我是死是活,看你的了。」幽冥知道他在突破,只能使用激將計。

她很清楚自己在葉雄心裡的地位,為了自己,他一定會爆發小宇宙的。

葉雄看著幽冥,又看看身邊的盟友,朋友,心裡湧起一鼓暖流。

現在,所有人的生命都掌握在他手裡了。

他能突破,大家才能活,不能突破,大家就跟他陪葬。

葉雄閉上眼睛,將自己五識全部封閉住,不讓自己受到外界的干擾。

他的意識進入內世界,再進入蓮花上的元嬰之中。

元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身體黯淡了許多,說明元氣消耗十分嚴重。

這種情況下,還想突破境界,簡直就是笑話。

每一個突破的修士,在突破境界的時候,都是休養生息,在自己實力全盛的時候再突破的。

除非現在用什麼辦法,讓自己元氣完全恢復。

重生當軍嫂 葉雄想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

他突然想起鎮魔碑的第四層銘文陣,是一個聚元大陣,在鎮魔碑銘文消耗嚴重的時候,聚元陣就會自發運轉起來補充能量。自己是不是可以嘗試,用聚元陣恢復元氣?

葉雄回憶起那銘文的布陣方法,然後伸出手指,一個個銘文從手指間,傾泄而出,落到面半空之中。

(本章完) 本來他就對聚元陣不熟,現在一邊摸索一邊刻銘文,速度很慢。

加上他本來就元氣大損,刻銘文更是讓他的元氣幾近枯竭。

但是,他別無選擇,因為這是他唯一的辦法。

不知道過來多久,所有的銘文,終於全都刻好了。

一個簡化版的聚元陣。

接下來,就是啟動銘文陣了。

……

場外,戰況非常慘烈。

雷銘,雷洛,加上藍蘭,還有新加入來的羅玉安,還是沒辦法扛住黑澤的攻擊,各人身上都不同程度受傷。

雷龍更是受了重傷,眼見不支,雷洛連忙過去幫他。

此進半空,葉雄的身體跟連千眼菩提,已經完全被黑鴉包裹住,圍得密不透風。

半空之中的黑鴉,組成一個巨大的黑球,在不斷地腐蝕著葉雄的防禦。

就在所有人快要支撐不住,感到絕望的時候,突然狂風大作,無數大地元氣,狂潮一般,朝半空涌去。

「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而來的天地變化,吸引周圍的人的注意力,一部份人甚至停手了。

「難道,有什麼大能出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