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時赤隊長也趕了過來,遇到上官院長候,兩人又聯袂向着鳳鳳八那裏殺了過去。

不說唐萱給三肉療傷,單說衆人對戰鳳鳳八。

有了碧蓮的戰意覺醒的增幅,衆人皆是精神一振,雖然以碧蓮的修爲,對於這些分神層次的大拿們來講,並不似金丹元嬰那般有明顯的提升。但好處還是有的,哪怕是提升了那麼一點點,對於戰局都是有着傾斜的。


鳳鳳八在剛纔唐萱出現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它眉頭一皺,雖然不知道主人爲何又回來了,但碧雪那賤人可是在幫着別人對付自己啊。這還真是有點棘手啊,對了,主人只是讓自己攔住這些人,沒讓自己一直在這裏戀戰啊,還有那倒黴的狗屁三肉,被自己打傷了,主人會不會不高興啊。還好沒下死手,既然主人在這裏看着,那就好好展現實力,讓主人滿意吧,對了,把那幾個紫衣倭寇殺了就閃了吧。

主意已定,鳳鳳八開始加緊進攻,不再留手。雖然衆分神修士這裏有着碧蓮的戰意覺醒增幅,但此刻衆修的狀態可不比當初,那些個紫衣蒙面人傷之十有七八,而這雖然又來了一個老頭,但比之那三肉相差甚遠。

在鳳鳳八全力施爲之下,衆修這裏很快又出現了死傷,鳳鳳八更是拼着硬捱了幾次術法,終於將那些紫衣蒙面人全部滅殺乾淨。

就在其餘衆修正在猶豫不決,想要撤退之時,突然發現鳳鳳八要退了。


“哈哈哈哈,算你們厲害,本座寡不敵衆,帶着靈脈先撤退了,日後我會一一拜訪的。”鳳鳳八大笑一聲,雙手同時向前一推,十餘道強於剛剛揮向三肉道人的靈力匹練向着在場衆修們甩了出去。

望着這些恐怖的靈力匹練,衆修們正要想拼命應對之時,突然發現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傳送之力牽引着,任憑怎麼抵抗都起不到絲毫作用。

在下一剎那,全部出現在了魔獸山脈的入口處,原來鳳鳳八離開魔獸山脈之後,魔獸山脈居然自動關閉了。

魔獸山脈腳下一片熱鬧,各大宗門、各大勢力的全部出現在了這裏。

三肉道人本來就問題不是很嚴重,在唐萱的治療術加上恢復丹藥的輔助下,很快就能夠行動自如了。當然,唐萱剩下的那一枚十全大補丸並沒有給三肉用,因爲還沒這個必要。

各大勢力陸續都已經集合隊伍打道回府了,場內只剩下少數一些因爲種種原因沒有離去的隊伍,其中就有蜀天學院的隊伍。剛剛趙長老帶着弟子過來寒暄了一陣子,見唐萱正在給三肉導師治療,不便打擾就先告退了。

“三肉導師,您怎麼受傷了啊?是獸王乾的嗎?”


“三肉導師,你們把獸王擊殺了啊?太厲害了。”

“院長,您也來了啊,院長出手,天下無敵。”

“我們蜀天學院得到靈脈了嗎?”

一些普通學員在這裏七嘴八舌的說着,都是充滿了興奮之意。

高端班的人卻是沒有插嘴,他們可不似這些弱智一般,他們猜測獸王肯定是帶着靈脈遁走了。如若靈脈真的落入了誰的手中,大家哪會就這麼輕易的散去啊,不爭個你死我活那裏肯罷休啊。

“好了,這次大家收穫都不小吧?”上官院長擡手示意大家安靜,高聲說道。

“嗯,收穫不小,院長,我都突破了呢,現在是金丹初期二級了。”一個身材略胖之人興高采烈的道。

“嗯,很好。”上官院長臉色一沉,他只是說個場面話,這不長眼的還真接話了,但也不好說什麼,輕咳了一下,繼續道:“那大家就隨我回學院吧,大家記得拿戰利品去功勳堂換取功勳,這次功勳排名又要刷新了。”

“是。”衆學員齊聲道,更有人已經迫不及待的拿出儲物袋探測着裏面的戰利品數量,暗自評估着自己的排名變化了。

“那我們……”上官院長說着看了一眼碧蓮。

碧蓮又看向了唐萱,在唐萱的點頭之下,她開始發動着術法,由於這次數量實在是太過龐大,她可無法再像傳送那麼幾個人般揮手之間完成。雙手飛速結出了一個個複雜的印記,一道十丈之寬的空間之門出現在了魔獸山脈的腳下,天空中一道道的雷電傾瀉而下,不斷的轟擊着空間之門,使空間之門上的雷暴氣息更盛。

衆學員們面面相覷,誰也沒敢先行進入。可在看到院長導師、還有高端班的學員們全部進入之後,才興奮地魚貫而入。

…………

蜀天學院,殿前廣場。

大家陸續的從一道空間之門內走了出來,此時正值晌午時分,廣場內本來就很熱鬧。沒能去參加魔獸山脈歷練的學弟們全部迎了上去,找到自己相熟的學長們打探着魔獸山脈的經歷,以及收穫什麼的。

“上官院長、三肉導師!”唐萱抱拳對着上官院長和三肉導師施禮道。


“嗯?怎麼?”上官院長見唐萱突然神色莊重,認真了起來,不知唐萱所爲何事。

“我代表高端班的所有學員申請開放龍吟塔。”唐萱正色道。

“是啊,院長,學姐說的對,我們請求開放龍吟塔。”

“龍吟塔的鑰匙我們拿到手已經很久了,都快長毛了。”

“院長,這次如果是以元嬰修爲去參加魔獸山脈的歷練,我想我的收穫會更大的。”

“……”

高端班的所有學員都在附和着,聽到唐萱說起龍吟塔的事兒都是眼前一亮,大家明明都已經金丹巔峯好久了,卻不能去龍吟塔,此刻都感到修爲已難寸進了。

“大家靜一靜!!”上官院長看着激動興奮的高端班學員,擡手示意安靜,繼續道:“之所以沒有在魔獸山脈開啓前讓大家進入龍吟塔,是有原因的。

在這龍吟塔內,需要經歷九重考驗,方可到達塔頂,方可突破到元嬰。當然了,前提條件是必須要擁有金丹巔峯的修爲。

大家可不要小覷了這龍吟塔內的九重考驗,有人雖然得到了龍吟塔的鑰匙,但卻是終身被困在塔內,無法登頂。”

“……”

上官院長話音剛落,大家都沉默了。 “無法登頂就會永遠被困在裏面嗎?”唐萱說出了所有人人心中的疑惑。

唐萱話音剛落,大家也都齊齊的將目光望向上官院長。

“沒錯,只要進入了龍吟塔內,規則只有一個,就是登頂,突破到元嬰修爲後方可出來。否則,只能一生被困在塔中,在塔中任何空間術法都無法施展。”上官院長回道,在說到空間術法之時,特意看向了碧蓮。

“……”碧蓮的目光和上官院長一碰之下,低下了頭。

“所以,你們要考慮清楚,是否要進入。”上官院長繼續道。

“今天也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想要進入龍吟塔的,明天早上卯時在這裏集合。”上官院長看着沉默的衆人,高聲道:“我對你們還是有信心的,希望你們能夠趕在學院爭霸賽之前出來,哪怕只有五人。”說罷就和赤隊長離開了。

雖然三肉道人有話想要問唐萱,可此時他身體實在是不舒服,停留了片刻後,也離開了。

“……”唐萱一陣無語,這哪是有信心的樣子啊。看了看各懷心思的衆人,擡步向着東峯走去了。

“唐萱!!”

唐萱剛走出沒幾步,就被王天官給叫住了。

“嗯?”唐萱停下腳步,回頭望去。

王天官和王倩對望了一眼,後者向着前者點了點頭後,就轉到了一邊。

“你們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唐萱看出王天官和王倩二人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也是充滿了疑惑。

“唐萱,我們打算暫時離開蜀天學院了。”王天官雙目溼潤的看着唐萱,半晌才說出話來。

“你們?王倩你也要回去嗎?”唐萱有些驚詫,走到了將頭轉向一邊的王倩身前,卻是看到王倩的雙眼也是溼潤着。

“嗯,萱姐,我們打算回王者大陸接受傳承,特別是王天官,他的修爲太差了,現在也不是進入龍吟塔的最佳時機。”王倩輕捋了一下發稍,強擠出一絲微笑,繼續道:“都是你們的修爲提升的太快了,想我初次……見你的時候,恐怕你的真實修爲只有金丹初期……最多金丹中期的樣子吧。沒想到這才短短數月的時間,你已經讓我感到望塵莫及了。”

“倩兒,是我哪裏做的不對嗎?王天官可以回去接受傳承,可你沒有這個必要啊,我們一起去龍吟塔突破元嬰不好嗎?我還想和你一起挑戰那校園爭霸賽呢,你不要扔下我好嗎?”唐萱一把拉住了王倩的玉手,真誠的說道。

“萱……萱姐!你是捨不得我走,你是在挽留我嗎?”王倩破涕爲笑,將玉手從唐萱手中抽了出來,轉頭看向王天官道:“你回去和爺爺說一下,我要在蜀天大陸好好歷練,在蜀天學院一樣能拿到好名次。”

“啊……”王天官石化在了原地。

唐萱無語。

碧蓮無語。

高端班其他還沒有離開的學員們也都是一陣無語,心道王倩你還能再假點兒嗎?最受打擊的算是王天官了,不知道此時他心裏陰影面積有多大。

“萱姐,我也要住你那別院,自己一個那麼大的院落是在是太無聊了。”王倩又跑回唐萱身邊,拉着唐萱的胳膊就向着東峯方向走去。

“你……你們等等我!”碧蓮一跺腳,也趕忙追了上去。

…………

東峯,唐萱別院,湖心橋上。

“啊?寶寶就這麼走了?”王倩聽完寶寶出走之後,略感惋惜,寶寶的戰力現在已經不可小覷了。但她知曉唐萱還有個鳳鳳八那種變態寵物的存在時,更是大吃一驚。

“嗯,走就走吧,它有它的機緣,現在留在我身邊也許不是最好的選擇呢。”唐萱看着池塘中暢遊着的魚羣,輕聲說道。

“也不知道那龍吟塔中是什麼狀況,丸子應該知道吧?”王倩感慨一番,想到了明天就要去到龍吟塔,還真是有點小激動呢,說到丸子,左右一看,奇道:“咦?丸子呢?不會也去歷練了吧?”

“你要是不說,我都差點忘了,它在小世界內修養呢。”唐萱一拍腦門,看到金鐘法寶凹槽上她之前放入的一百枚魔晶居然還剩下大半,看來這狀態不好的時候,居然連魔晶消耗量也都減少了。

“修養?”王倩問道。

唐萱神念一動,將丸子從小世界內放了出來。

“主人,我……感覺好虛弱啊。”丸子蜷縮着趴在橋上,看的碧蓮心頭一軟,直接把丸子抱在了懷中。

“蓮兒,把丸子給我看看。”唐萱一把從碧蓮懷中抱過了丸子,抓住丸子的兩隻胳膊,上上下下的看了個遍,越看眉頭皺的越緊,最後乾脆一把把丸子扔向了湖中。

“不要!”碧蓮右手一探,空間術法發動,將剛要沾到水面的丸子傳送了回來。

“你們不要被它騙了,它明明都已經恢復了。”唐萱一臉黑線,看着丸子死死的貼着碧蓮胸脯的大腦袋,居然還在那蹭來蹭去,心道你個死母貓,都已經不是公貓了,怎麼還這麼色呢。

“啊?是嗎?”碧蓮一把把丸子放在了地上,輕輕的搔弄着丸子的下巴。

“不要碰了,不要碰了,受不了了。”丸子都已經開始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爽翻了。

“別理這隻臭貓了,走,我們去練功房,我帶你們去看看小世界內的變化。”唐萱左手拉着碧蓮,右手拉着王倩,向湖中別墅飛掠而去。

沒幾個起落,就已經到了練功房,當然,還是從窗戶跳進去的。

丸子在後面奮起直追,可還是有些晚了,等到它落入練功房的那一剎,只聽到了唐萱最後說的四個字。

“給(kan)我(jia)護(hu)法(yuan)!”

…………

金鐘世界,中心地帶。

唐萱三人剛一出現在這裏,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震住了。

此刻的的金鐘世界內山峯縱橫交錯,大江大河,隨處可見,在山峯之上更是雲霧繚繞,但仔細觀瞧之下,那哪是什麼雲霧啊,而是精純的乳白色的靈氣團。

唯一讓人不爽的就是之前唐萱花費了不少心力建造的小鎮已經消失不見了。那幾個聚靈陣倒是可以忽略不計了,因爲那種等級的聚靈陣和靈脈比起來真是不值一提,猶如螢火和皓月般的差距。

“我的天啊,這裏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唐萱驚歎道,她相信,丸子在這裏修養幾天肯定就會痊癒了,剛剛還在那裝虛弱。

“啊?萱姐,你……”碧蓮看着和她們一樣吃驚的唐萱,有些感到奇怪。

“這裏改變之後,我也是第一次進入呢。”唐萱微微一笑,嘆了口氣道:“當時,我剛一恢復就趕往魔獸山脈了,哪裏顧得上這些啊。”

“當時?”碧蓮略一沉吟,興奮道:“難道魔獸山脈中的靈脈被收入這小世界中了?”

唐萱點了點頭,微笑着看着碧蓮和王倩。

二女皆是一臉震驚,分別掠上了一座高峯,遠眺着。其實之前唐萱雖沒有提到收取靈脈的事情,但她們早已有猜測,這靈脈已經被唐萱收取,畢竟唐萱曾經降服過鳳鳳八。


唐萱感受着身邊充盈的靈力,如果一定要做比較,雖然她沒有佈置過更高等級的靈陣,但她可以肯定,就算是十級聚靈陣恐怕也無法及這靈脈的萬一。她也感到了她現在佈陣水平太初級了,恐怕只停留在第一階段。畢竟這靈脈是頂級的存在,恐怕那一天她成爲了靈陣宗師,就可以佈下接近於靈脈的靈陣了吧,但對於資源的消耗恐怕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萱姐,來!!”左右兩座山峯上皆是迴盪着二女的聲音,不知是巧合,還是巧合……

唐萱一陣頭疼,右手一揮之下,乾脆帶着二女離開了金鐘世界,原本也只是帶着二女進來見識一下,並沒有久待的需要。三人此刻都已經是金丹巔峯的不能再巔峯了,只待明日去龍吟塔中尋求機緣突破了。

“……”二女一陣無語。

兩女同時掉入水中先救誰的問題,居然讓唐萱輕易化解了。

“咦,主人,這次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啊,裏面是不是很棒呢。”丸子見唐萱出來後,乖巧的跑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