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毀滅力量的充盈,幾乎是完美契合他的不死之身。

嚴格來說不死之身,是魔與神,是光明與邪惡的集合體!

秦羿無法想象若是再得到了天堂的創世之力,他完全就是西方世界唯一的主宰者了。

毀滅火種圖騰已經到手,強大的力量不是短時間所能參透的。

秦羿微微向雕像的毀滅者,那尊魔相行了個禮,“毀滅之力盡在我手,從此我便代你掌管天地毀滅,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說完,秦羿大踏步離開了祭壇。

回到黑暗王宮,秦羿看着鏡子裏的自己,明顯感覺到了異樣。

他的瞳孔從以前的毫無情感,變的更加的死氣,甚至感覺不到一絲生氣,但這種死氣又充斥着無窮無盡的殺意,以至於他自己看了都有種莫名的戰慄。

他想要伸手去撫摸鏡中的自己,隨着手心血火的叢生,他竟然發現鏡子中的自己沒有了。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以火焰瞬間毀滅一面鏡子,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但鏡子還在,人影卻被徹底的毀滅、虛無了,這是一種什麼力量?

真正的毀滅!

讓形、神俱消的力量。

秦羿意識到,他終於找到了復仇的鑰匙。

這纔是他這次西方之行,最大的收穫。

……

秦羿回到了天使城。

他在祭壇裏呆了整整七天,七天之期,正是劃分地獄格局的日子。

天使城內,兵甲林立。

伽羅女王,瑪門等紛紛進入了城中,城內則是一派喜氣洋洋,沒有人知道在這種喜慶之下,隱藏着強烈的殺機。

正午剛至。

秦羿來到了城主府前的廣場。

伊通等人早已經擺好了文書、地圖,從三人和煦的表情來看,他們各自的訴求都是滿意的。

“侯爺!”

秦羿走了過來,衆人盡皆起身相迎。

每個人都能明顯感覺到秦羿有些變化,但這種變化具體是什麼,又無人能說的上來。

歸納成一句話,那就是秦候更可怕,更讓人敬畏了。

“侯爺,我們已經商討了分治的方案。”

“黑羅地獄以北至黑水河以南的二十四城,外加西北風城延伸入尼羅地獄的整個東方,這塊最大的領土歸我部管轄。”

“南方天使城作爲都城,以及剩下的九城,作爲侯爺您的專屬封地,神聖不可侵犯,由我們三方共同拱衛,裏面的軍隊也按三三三比例配調,確保他們在保持各自獨立性的同時,每三年從三軍中挑選一人當統帥,以協調共屬,統帥三軍中輪流當值。”

“至於紅河一帶,以及尼羅地獄的整個東線、南線等城池,則由您指定的塔里木蠻兵一部統帥。”

“而尼羅地獄的內陸主要城池一線,整個三分之二的疆域則是由瑪門大人統轄。”

“尼羅地獄的西線一帶城關,以及礦山等等全部由伽羅女王接管。”

“如此分配,你看如何?”

伊通打開地圖,指着上面圈好的地圖,朗聲道。

其實這些都是秦羿早謀略的,瑪門畢竟是惡魔,這個種族魔性難料,本性兇殘,他不生事,不代表後代不鬧,看似接管了尼羅大部,但實際上完全被其他幾大勢力給包圍了,尤其是邊陲的重要城關,全部在其他三人手中。

真要是想鬧,也會被關的死死的。

至於伊通,則是如願以償拿到了黑羅的大部分領地,尤其是富裕的南方城池以及最重要的黑水河關。

而塔里木的勢力基本上除了監視惡魔一族日後南下、東線出關外,就是守衛天使城了。

歸根到底,塔里木纔是親衛軍,只有把天使城置於他們最有利的位置,秦羿才放心。

至於他們分到的城池雖然少,也並不肥沃,但有天使城的補給在,塔里木是最不用爲錢而操心的人了。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對於這個結果,衆人都是滿意的。

伊通雖然有被針對的嫌疑,但他基本上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再者他是個降將,秦羿能給他最大的一塊領土,無疑是對他表示了絕對的信任。

他不敢有任何的怨言,而且至少在他任內,三大勢力外加上伽羅、中立區是可以和平共處的。

如此一來,他可以有大把的時間,把黑羅地獄的民生搞好,留下一個千古美名。

“各位,對於劃分有意見的,現在可以提出來。”秦羿指着地圖,看向衆人問道。

“侯爺,這次劃分公平、公正,兼顧了各方,我們都口服心服。”

“我也贊同。”

塔里木與瑪門二人連忙舉手表示贊同。

“即日起,你們立即趕往自己的封地進行戰後調整,記住了,無論何時,民心都是首要的。”

“我不希望地獄裏再出現另一個路西法、尼羅,至少在我活着之時,我希望看到的是一個統一、平和的地獄,幾位能做到嗎?”

秦羿傲然問道。

“侯爺放心,我等三人在此立誓,並有血契爲證,有生之年和睦共處,互幫互利,親如兄弟,但有違背,靈魂永世不得安寧。”

塔里木三人同時單手放在胸口,對着秦羿,莊嚴宣誓道。

“好!”

“大事已定,各自去吧,以後地獄就屬於你們了,我即日離開,到時候就不跟各位告別了。”

秦羿點了點頭,無比淡然道。

輕鬆、簡單的一句話說出來,衆人原本喜悅的心情瞬間墜到了冰點。

誰也沒想到,分離說來就來,前些時日他們還追隨着這位英名的神主與路西法激戰,一眨眼,他們還未從那種崇敬的追隨者心態轉變過來,就淪爲了送客,心中難免失落。

尤其是伊通、米勒,他們追隨秦羿的時日短暫,每日耳濡目染,如同學生一樣剛剛纔打開智慧的大門,如今卻突然戛然而止了,就像是生生被阻擋在了寶藏的大門外,那種感覺如同刀割一般,何其難受。

而塔里木等人,他們已經習慣用命去效忠秦羿,如今突然的離別,生生把他們的這種情懷切割斷了,就像是失去了靈魂,被拋棄的孩子,堂堂蠻兵統領竟是痛苦的熱淚盈眶。

“侯爺,蠻兵大部我已讓米勒統管,就讓我繼續追隨你,末將願意終身護衛左右!”塔里木含淚請求道。

“我需要你,但是這八千蠻兵,以及你封地裏的千千萬萬百姓更需要你,你會成爲一個好君王的。”

“至於天使城,米勒,你這個後勤調度總管大人可得多費點心思了!”

秦羿笑着囑託道。

米勒雖然沒有像伊通一樣統戰一方,但他卻擔任了天使城調度官,掌管着府庫,不管三軍是誰當值,糧草、軍餉一律由他調度,相當於城主之位,是真正最有錢有權的職位。

米勒自然知道秦羿對自己的厚望,除了流淚,他已經無法用任何的言語來表達對這位神主的敬重。

“好了,想回家的天使軍,請隨布魯斯將軍、斐安東將軍站出來。”

秦羿道。

布魯斯與斐安東率先站了出來,底下的墮落天使,除了布魯斯系的外,其他人都有些猶豫。

畢竟他們離開天堂後,早已經習慣了地獄裏的生活,陡然間要再回到天堂反而有些不習慣了。

最後,約莫有五萬的天使軍站了出來。

其中有四萬人是布魯斯的嫡系,另外一萬人則是路西法一部的降將,這些人多半是因爲在天堂有親朋,思家心切。

“布魯斯,你把他們重新整編,三天後,咱們去中立區,再行返回天堂。”

秦羿下令道。

……

天使城內。

路西法原本的高大雕像轟然而碎,很快被士兵們清理,城中所有與路西法有關的痕跡全部被清除乾淨。

取而代之的是秦羿東方之神的雕像矗立在城主府前的中央廣場前,雕像爲一襲青衫,指點江山之態,這是三人對秦羿最後的敬意,以此來紀念這位地獄的新秩序建立者。

秦羿並沒有反對,因爲他還需要保持對西方地獄一定的影響力,爲日後對付秦廣王做準備。

在雕像矗立,三王瞻仰的同時,一個陰暗的身影出現在天使城外。

尼羅此刻的心裏,只有仇恨,無盡的仇恨,秦羿改變了地獄,清除了所有屬於他們撒旦家族的烙印,這簡直是一種恥辱,令他們永世難以再翻身。

尼羅剩下唯一的使命就是殺掉秦羿!

爲了這一天,他已經等的太久。

秦羿自從冊封三王,瓜分地獄領土後,就一直呆在天使城,這讓在城外埋伏的尼羅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他雖然得到了一半父親的力量,但還沒自信到敢在高手如雲的天使城內下手,至少瑪門、塔里木這等高手就夠他吃上一壺的。

其實三王早就該回到自己封地,只是因爲秦羿還在天使城內,三人一直賴在天使城內不肯動彈。

但奇怪的是,沒有人知道秦羿的蹤跡。

他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秦羿在天使城內,沉寂了七天。

沉寂,也是冥想,他利用七天參悟毀滅之力,總算是對這種力量摸索到了一點點的門道。

毀滅之力,確實非凡,應該是西方創世之時相對衍生的,一直飄蕩在天地間,無意間被撒旦家族的那位毀滅先祖給得到了,他把這種力量封存在火蓮之中。

但由於這種力量太過霸道,極其不穩定,撒旦的先祖並不能完全掌握,便墮入了魔道。

秦羿並不想入魔道,他修煉的下品天仙訣,未來還會有更高級的修仙法訣,犯不着入魔道,他試圖將這種力量與混沌之氣融合,以此來平和毀滅之力的不穩定。

試驗是成功的。

混沌之氣,本就是天地初開,天地陰陽二氣本源,陰與陽代表兩極,即可包容神之創力,也可容納魔之毀滅。

強大的毀滅之力,經過混沌之氣的淨化,在保留毀滅本能的同時,去除了不穩定性與邪性,也就避免了踏入魔道的危機。

PS:今天就這一更了,明日補上,晚安,朋友們。 七天過後,秦羿走出了天使城的祕殿,他已經初步掌握了可怕的毀滅之力,要想徹底融合、運用毀滅之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天使殿內。

秦羿在勸退伊通三位封王后,大殿內只剩下伽羅與一位神祕的客人,神月。

秦羿與神月已經有夫妻之間的約定,許久未曾謀面,兩人都是格外激動,也顧不上旁人了,當場熱吻了一番。

雖然這次戰爭,神月並沒有直接參與,但她在幕後做的工作是不可磨滅的。

“羿哥,天界那邊加百列大人已經聯繫好了,即日起,就可以上天堂。”

“而且眼下天界的形勢不容樂觀,主神在多年前突然患上了重病後,以米迦勒爲首的天使扶植天界的另一大家族龐貝家族,開始對神界進行重新洗牌,主神的幾個兒子,其中包括雷霆戰神霍姆斯等人全都相繼離奇死亡,加百列大人認爲主神血脈陷入了空前的危機。”

“眼下咱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把主神唯一還活着的血脈聖子託雷帶回天堂,繼承主神大統。”

“當然,龐貝家族的人或許也會爭取託雷,畢竟託雷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任何人只要得到他,相當於得到了掌控天界的鑰匙。”

一番熱吻過後,神月嬌喘吁吁道。

“那個廢物在哪?”

秦羿摟着神月的小蠻腰,笑問道。

“他現在還住在尼羅王城,每日花天酒地,我們得到消息,米迦勒人已經知道你重新在地獄洗牌,他們怕你會爭搶託雷,已經派出了使者,前來遊說接應託雷。”

“更糟糕的還有一股力量,遊離在天堂之外的夏當族,他們是夏娃的後人,由於亞當夏娃爲衆神所驅逐,他們遊離在天堂外,隨時尋找着復仇的機會,這批人會尋機刺殺託雷,如此一來,整個天界將會陷入更加激烈的紛爭內亂,從而給了這些人反擊的機會。”

神月柳眉緊蹙,緊接着道:“我們要儘快的說服託雷跟我們走,回到天界穩住局面,但看起來這傢伙完全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似乎在有意擡高自己的價碼,加百列大人派了好幾批人去遊說他,都沒能成功。”

“放心,交給我吧,他要是不走,綁也得綁走了。”

秦羿目光一冷,果決道。

“你出馬,我自然是放心的,如今整個地獄是你的,明着咱們好辦,就擔心夏當一族的人在背後放冷箭。”

“女王,你那邊都安排好了嗎?”

神月看向伽羅。

伽羅有些發愣。

秦羿與神月的親熱,是她羨慕的。

每個女人都希望能有一個知己,一個英雄臂膀,只可惜,天底下像秦羿這般神人,也只有一個。

愛你似身處迷霧 一如她高高在上,卻終究難求一知己,心中不由得有些傷感,更是對神月羨慕不已。

“女王,請喝茶。”

斐安東恰如其分的端着泡好的茶水,走了進來,順帶提醒了伽羅一句。

伽羅微微一擡頭,就看到了斐安東那星辰般明亮的雙眼,如果說秦羿是一汪深不可測的寒潭,那斐安東就像是萬丈光芒的太陽,她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強大正氣場的天使。

就像是教堂前的上帝,光芒璀璨,令人不自覺的心生光明,生出了敬仰之意。

同樣,這也是斐安東第一次見到伽羅,兩人一對視,眼中頓時生出了一種異樣的火花。

“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主神斐烈一族的斐安東將軍,也是我的弟子。”秦羿從兩人的目光中,讀到了一些別有深意。

他意識到這是一個好機會。

伽羅目前是撒旦血脈唯一的正統傳人,同樣是地獄的四大王之一,隨着地獄的洗牌,以撒旦家族爲首的一些勢力,大部分都會投靠到伽羅王朝,這些人都帶着鉅額的財富與知識,假以時日,再加上最近新分到的地盤,伽羅王朝必然會迎來一次飛速蓬勃的發展。

如果斐安東與女王聯婚,這將是一筆無比寶貴的政治財富,這讓本來在主神一脈中地位不是很高的斐安東擁有更強的資本與話語權。

“斐將軍,你好。”

伽羅俏臉一紅,微微欠身道。

“女王,神月小姐剛剛在問你話呢。”斐安東溫暖的提醒道。

伽羅連忙回過神來,也許她無法像神月這般幸運得到秦羿,但也許面前這個陽光、燦爛的青年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這個念頭一起,她又連連罵自己,都什麼時候了,怎麼老是被男女情長所羈絆,真是邪了門。

實際上,這還是因爲地獄重新劃分,再無戰事憂慮所致,伽羅沒有顧慮,難免就多了一些雜念。

“哦,是這樣的,爲了確保安全起見,我們這次把通往天堂的路線設在了伽羅地獄的玉羅城,加百列大人會在那裏跟我們會合。”

宋締 “在接下來的三天內,只要能把託雷帶到玉羅城,地獄的任務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如果在天界需要發動戰爭,動用地獄的力量,到時候我會動用父親血脈之力與加百列大人,想盡一切辦法打開神魔空間,再一次發動神魔之戰。”

“當然,這是最後的選擇,如果不到迫不得已,絕不可用。”

伽羅收斂心神,正然介紹道。

“嗯,這樣確實是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拜託那些難纏的傢伙,就這麼定了。”

“安東,你先護送女王與神月回去,我去會會託雷。”

秦羿叮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