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每一人實力都達到了武師四層境以上。尤其是四大皇子實力最高,都處在六層境頂峰。眼下四人聯手,戰力成倍暴漲,足以力拚七層境高手了。

這股陣容倒是強大。此時在他們四人帶領下,一幫高手氣勢爆發,匯聚成一股洪流飛掠而去,元力波動轟鳴。不過伴隨著時間推移,四大皇子級人物與後方人馬逐漸拉開了距離。此時他們卻渾然不覺。

「這傢伙算計還真是精準。這下四大王朝勢力可要倒大霉了。」與此同時,在暗中一處至高點出,一道黑影浮現,眸光之中閃爍精光,自語道。旋即下一刻他動了! 轟隆!黑夜之中,一道黑影劃過,猶如鬼魅一般,快到了極致。剎那間便臨近了四大皇子隊伍人群。

而就在這一剎那,一股滔天的煞氣突然爆發。茫茫黑夜之中,一道熾烈刀芒划空,爆發出一股極其冷冽的殺伐之氣。瞬息間橫衝向了皇子隊伍之中。

啊啊啊!凄慘的嚎叫聲頓時響徹叢林間。原先二十多名高手組建而成的精英部隊。此時在這股可怕的刀芒席捲下,簡直猶如豆腐渣一般,脆弱不堪。僅僅是一刀!

便有七八名武師四層境高手被斬殺。濃烈鮮血瀰漫,顯得無比陰森!

「啊!怎麼又冒出一尊強大高手?這傢伙究竟是何來歷?難道暗中已經有大勢力盯上了我四大王朝勢力?」

精英隊伍中,三尊武師五層境高手滿臉凝重之色,沉聲道。不過這時候,黑暗中,那柄殺刀主人卻沒有給他們太多機會。

一刀得手,他渾身殺氣更加濃烈。全身氣勢徒然爆發,一股實質化的真元風暴席捲開來,無比恐怖。

「武師七層境!天啊!這傢伙是一尊高階武師!」感受著這股猶如瀚海一般恐怖的氣勢衝擊,精英隊伍內,眾人臉色慘變,失聲道。

「等等一下……這位高手前輩我等可是四大皇子手底下的嫡系屬下,你若殺我們,四大皇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哼!四大皇子?好大的稱呼。這四大王朝之內人口數百億,皇室之人數以十萬計。區區幾個不成氣候的皇室弟子,也敢以皇子自居。簡直可笑!」

黑影冷哼,長刀劈砍,一道道殺伐之光衝天。短短片刻間,附近森林剎那間化為了一個修地獄。慘叫聲,哀嚎聲不斷,在漫天的刀芒閃爍之中,依稀間能夠看到一道模糊銀袍身影!

赫然便是那白河。此時後者渾身戰氣騰騰,武師七層境的實力完全爆發,似乎要將洗頭所有怨恨之氣爆發出來。

最終伴隨著一道數十丈刀光橫空,最後一名武師五層境修士也被斬殺掉了,一身精血力量都被長刀吸收,轟然一聲炸碎在了空中。

森冷的風浪呼嘯,白河渾身染血,猶如一尊修羅般,大步離去。幾個呼吸間消失在了叢林深處。而與同時,在距離這片森林地帶,數里開外的一處荒蕪山脈間,正在上演一場瘋狂追殺場景。

一尊黑鼎橫空,氣勢滔天,飛掠而過。而在大鼎身後,四大可怕身影正猶如瘋子一般追逐著。「雜碎,你跑不掉的。今日你必死無疑!」

大德皇子狂吼,打出一道道古老決法印,不斷轟殺向前。可惜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化解掉了。

轟隆!而就在這一刻,大鼎當空一震,爆發出一股駭人波動。旋即一道黑色身影緩緩從大鼎之中走出,氣勢滔天。赫然便是李元道!

此時他一身黑袍舞動,臉龐上帶著一個幽藍冰雕,透發出絲絲神秘氣息。天際上空墨雲滾滾,沉悶的驚雷聲緩緩碾壓過天際,使得整個山脈之間都瀰漫著一股異常壓抑的氣氛圍。

「呵呵,追趕了這麼久,真是辛苦四位了。現在我想我們之間應該做出一個了解了。」

李元道眼眸閃爍,從四大皇子身上一一掃過,旋即淡淡道。

「哈哈,藏頭藏尾的鼠輩,到了現在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就憑你武師一層境的力量,也想對付我四人,簡直太狂妄了。雜碎,我告訴你。別以為從我兄弟幾人手中掠奪了幾件准靈階法寶,就如此得意忘形。現在我四人會讓你付出血的代價。」

說到這裡,四大皇子臉龐上都顯現出了一抹獰笑。旋即四人身影一閃,爆發出衝天煞氣轟殺向了李元道。頓時間整個山脈間都被一股浩瀚元力風暴給包裹。而此時李元道立身在這股浩瀚風暴中心處,也發出了一聲冷笑。

「血的代價!沒錯,不過這都是你們自己的。」李元道大手一揮,赤火黑色鼎劇烈震蕩,化為一座漆黑山嶽,吞吐無數火焰,鎮壓而下。

剎那間便與四大皇子碰撞在了一起,閃爍出最熾烈的光芒。同時另一邊李元道體內銀色光芒閃爍,另一座大印飛出,延綿千丈,涌動著滔天冰寒之氣,與赤火鼎聯合在一起。

一冰一火,兩股極端真元力席捲,化為滾滾寒波,衝擊而上。短短剎那間,整片蒼穹都彷彿被轟碎了。四大皇子身形劇震,強行被兩大冰,火力量給擊退。

「我的七煞寒天印!雜碎,我要宰了你!」

大威皇子咆哮,望著天際那方突然爆出的大印,眼睛一下子紅了。那可是准靈階法寶,唯獨宗師境高手方才能夠煉製成功。

假若實力足夠,將一件准靈階法寶催動到極致,一位高階武師甚至能夠憑藉此准階靈寶去對抗半步宗師境的高手。

這便是准靈階法寶威力,它所蘊含的價值簡直難以估量。原本這一次瑰寶爭奪戰,四大王朝皇子雄心滿滿,攜帶四件准靈階法寶而來,想要橫掃諸雄,獨霸瑰寶。

可惜他們美夢破碎了,李元道強勢殺出,不但將他們滿腔希望盡數破滅。就連他們自身准靈階法寶都被掠奪走了。他們對李元道的怨恨,傾盡四海之水也都難以洗刷掉。

轟隆!由於受到寒天印刺激,大威皇子爆發了。他腳踏虛空,渾身真元力爆涌,生生轟開了兩大赤火鼎,寒天印兩大法寶攻擊。

他整個人猶如一尊上古魔神般,衝殺到了李元道近前,迫切想要將後者給滅殺掉。


「哼,所謂大德王朝皇子也不過如此。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李元道冷哼,體內冰王精魄力量運轉,頓時間大手一震,一桿幽藍冰矛浮現在他手中,這次交手,李元道並沒有直接動用天麟戰矛這等絕世凶兵。

而是以自身意念凝聚成一桿幽藍之矛。他這是在有意檢測自身實力。想要憑藉自己實力與四大皇子搏殺。在生死拼殺之中,逐步穩固自己修為,磨練自己的武道意志!


鏗鏘!幽藍冰矛鋒芒吞吐,化為一道長龍橫掃虛空,在李元道這等濃烈的液態真元力的凝聚下,這桿冰矛殺傷力極其驚人。


一矛刺出,頓時寒氣滔天,整個虛空都彷彿被一股浩大的冰寒勁籠罩。大威皇子殺拳瞬息間被破,一道幽藍殺光划空而過,瞬息間將他臂膀給洞穿了,將他轟飛出去。

李元道一矛挑飛大威皇子,氣勢無雙。這等狂霸姿態,讓人震驚。

就連其他三大皇子瞳孔也猛然一縮,失聲道:「這般恐怖的戰力,你你……究竟是哪一方大勢力中走出的天才人物。為何要與我四大王朝為敵。」

李元道冷笑,手持冰矛上前,劃出一道道幽藍殺光,他直接沖入四大皇子陣營中間,力敵四人。頓時間這處空間元力波動浩蕩,風浪轟鳴,狂暴的戰氣席捲大地,近乎將這一片山脈都給打廢了。

「魔龍十二式,困魔升天!」這時候李元道手印在變,冰王精魄之力收斂。取而代之,他又施展出魔龍掌。

同時他體內武王之心蠢蠢欲動,這套高階戰技,本就與武王之心一脈相承,此時兩者力量同時被催動出來,威力驚人。

「不好,這傢伙身體內蘊含有大秘,我等四人趕緊聯手,拼盡一切力量,要儘快將這傢伙給鎮壓額。」感受著李元道節節攀升的氣勢,四大皇子心頭都產生了一抹濃濃的不安感覺。

旋即一聲大吼,四人拼盡全力,渾身精血力量都近乎燃燒起來了。

轟隆!李元道魔龍掌打出,氣勢狂暴,威力無邊。這時候,四大皇子便看到,一道巨大真元手印橫空,變化萬千,霸烈剛猛,猶如一條上古魔龍降世,充滿了一股魔性力量!

在這一股滔天掌印轟擊下,四大皇子周身真元氣罩都被撕裂。軀體劇烈震蕩,猶遭雷擊一般,狼狽倒退回去。在這等真元力比拼下,哪怕是他們四人聯手,也無法壓制住李元道!

因為後者真元力品質太高,太渾雄了。融合了神魂溶流,武王之心,冰王精魄等諸多瑰寶力量為一體,在李元道晉陞武師領域那一剎,他體質血脈都已經發生驚人蛻變。

眼下他雖然還處在武師一層境,但戰力全開的話,足以力拚一般武師七層境高手。眼下四大皇子聯手,威力雖強,但卻也僅僅接近於武師七層境高手而已,此消彼長之下,他們自然無法抗衡李元道。

「啊啊啊!」半空之中李元道邁步向前,頭腦體內血液沸騰,本命真元飛速流動,化為騰騰血氣不斷湧入大腦之中。

這一刻他彷彿再次感受到了那至強的武王意念。那是一道純粹的武道意志!此時李元道施展魔龍掌,一招接一招打出,終於與體內那武王之心產生了一絲共鳴。

旋即一股浩瀚的武道意志再次浮現在了他心頭。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蒼茫大地之上,一尊巍峨身影聳立,武道之氣震天動地。

此時這道巍峨身影開始施展武技,一招一式,中正平和。動作雖然緩慢,但帶動這一方天地意志,震撼人心靈。

這就是不滅的武道意志!一尊武王境高手所遺留下來的不滅烙印。「困龍升天,魔龍降世!」

最終當李元道將魔龍掌第八式,第九式打出之際,整個空間都開始劇烈顫動。他手掌徹底化為了兩條魔龍虛影,粉碎長空。

在這等恐怖力量衝擊之之下,大盛皇子慘叫一聲,雙臂粉碎,化為漫天血霧散開,旋即猶如一條死狗般,被李元道掌力震飛,大口噴血。

「啊啊!你這個惡魔,我們四大王朝不會放過你的。等我四人麾下精銳一到,任你實力超群,也得被我們圍困斬殺。」

望著生死不知的大炎皇子,大德皇子徹底瘋狂了。此時他感受到了強烈威脅感,怒吼咆哮道。「哼,還想要等精銳手下前來助陣。可惜,他們都來不了。」

李元道隔空一掌,將大盛,大威兩大皇子逼退,冷酷道。「什麼!他們……你你是故意,將我們四人引誘出來。然後趁機對我等手下……下殺手……你好狠!」大德皇子臉色一下子刷白,猛然想到了一種可怕情況。 「哼,你現在才想明白已經太遲了!」李元道冷笑,身軀一震,整個人彷彿穿透了空間距離一下子便出現在了大德皇子面前,與他對視。

透過冰雕面具,可以清晰看到他眸子之中所展露出來的一抹殺意!「啊,雜碎我跟你拼了!」大德皇子臉色蒼白,旋即一聲怒吼,猛然間從體內掏出一枚赤紅色丹藥。

一把吞入腹中,短短瞬息間,他體內力量居然開始暴漲。隱隱間居然已經突破了武師六層境壁壘,邁入了七層境!

「瘋魔化血丹?你身上居然還有這種罕見丹藥?」感受著大德的皇子體內那股浩大的氣勢,李元道微微一驚,不過他並沒有立即阻止。反而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前者。

「雜碎!逼我入絕境,也是你喪命之時!」

大德皇子咆哮,通體一片血紅,此時他軀體內充滿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量。猶如滾滾岩漿般隨時都有可能徹底爆發出來。

轟隆!這一刻他一拳轟出,恐怖絕倫,彷彿整片虛空都被打爆了。龐大的血元氣息在轟鳴,猶如一片狂潮般衝擊而過,眨眼間便襲殺向了李元道。

「不錯的力量。可惜太損耗本命真元了。這等透支生命潛能的方法,實在過於愚蠢。」李元道淡淡道。


這時候他體內光芒一閃,一座大爐豁然飛出,瞬息間便化為了千丈大小。當空將四大皇子都覆蓋在內。同時一股恐怖的真元波動在瀰漫,壓迫得讓人窒息。

嗡!大德皇子霸烈拳勁轟擊而來,狠狠砸在了大爐之上,爆發出了一陣熾烈的波動。旋即在一股更為狂暴的元力轟鳴之下,他整個人軀體都倒飛出去,渾身龜裂開來。

「啊!這是……乾坤一氣爐。我的本命法寶!」大盛皇子嘶吼,滿臉瘋狂。望著當空而下的巨大爐子,他們一個個都臉色慘白,這時候他們知道完了!

李元道有備而來,一下子將他們四大王朝精銳隊伍都給瓦解了。眼下更是將他們四大皇子都給擒拿了。在這等絕對戰力壓制下,即便是他們有反抗之心,恐怕也沒用了。結局早已經註定了!

「嗡!」最終李元道大手一招,將乾坤一氣爐收回,化為巴掌大小沉浮在他掌心間。此時他臉龐上也浮現出一抹笑意。四大王朝勢力,終於被瓦解了。

眼下在這十萬荒山深處,最起碼他又少了一個勁敵。而且在四大皇子身上,還有著一跟火靈杖!此次出手,收穫不小。

「在暗中觀看了這麼久,出來吧。」將寶爐收取好后,李元道眸光望向了叢林深處某一個方向,淡淡開口道。

旋即下一刻,漆黑夜色中,一道黑影顫動,瞬息間暴掠而出,停留在了李元道面前。

此時後者眸子略微打量了一番李元道,聲音沙啞道:「原先以為還需要我出手呢,想不到你這麼快就解決了。實在讓人吃驚,看來你所隱藏的力量,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

白河面無表情,冷漠道。此時在他身上也散發著濃烈的血氣波動。在這森冷的夜色下,他與李元道並肩而立,看上去猶如兩尊地獄惡鬼般,讓人一陣發毛。

「好了,先別說這些了。7C趕緊離開這吧,省的被另外一群傢伙被發現。」李元道淡淡道。

旋即身影一閃,整個人猶如一道鬼魅般飛掠而去,白河亦緊隨其後。陰暗的山洞內,寒風噓噓,李元道大手一揮,將乾坤一氣爐召喚而出,旋即光芒一閃,四道狼狽身影跌落出來。

「雜碎,我跟你拼了。」四大皇子出現的剎那,大盛皇子咆哮,此時他雙臂粉碎,猶如一個瘋子般,不要命衝殺向了李元道,恐怖的煞氣在涌動,他居然想要瘋狂自爆,以此來重創李元道。

「哼!找死!」李元道輕喝一聲,指尖一道真元勁氣爆掠而出,瞬息間化為了一道絕殺勁芒,一下子便洞穿了後者頭顱。旋即他大手一抓,強行將大盛皇子給拘謹過來。手掌死死捏住他的頭顱。最後他手中徒然泛起一股幽藍之光,盡數將前者包裹。

「啊啊啊啊!」在後者凄慘的嚎叫下,可以清晰看到一道道赤紅色的精血力量被強行抽取出來,盡數沒入了李元道掌心之間。

短短片刻鐘不到,大盛皇子軀體便徹底乾癟下去,猶如一具乾屍一般,轟隆一聲李元道隨手一甩便扔出了數十米遠,狠狠撞擊在了山壁上,化為了一堆碎骨。

這等景象讓剩餘三大皇子看得一陣頭皮發麻。此時在他們眼中李元道簡直比地獄凶魔還要可怕。手段之殘暴,簡直讓人膽寒。

大盛皇子,堂堂一位武師六層境高手,居然讓他活生生給吸成了人干。「你……你你惡魔,究竟想幹嘛?」

最終大德皇子硬著頭皮上前,目光驚恐地望著李元道,顫聲道。有了大盛皇子先例在前,剩餘三大皇子一個個都噤若寒蟬,滿臉畏懼盯著李元道。

「嘿嘿,很簡單,我只是想讓你們三人臣服於我!從此以後聽從我的命令。」

李元道平淡道。彷彿是在訴說這一件小事一般。可這在三大皇子耳中,卻猶如驚雷般炸響。李元道居然想要招降他們三大皇子!這簡直是一件天方夜譚的事情。要知道他們三人身份尊貴,那是三大王朝的皇室子弟。

平日里一個個高高在上,受萬眾敬仰,所到之處,沒有人敢忤逆。此時他們卻被一位來歷不明的傢伙強行劫到這裡,然後讓他們徹底臣服。這等事情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你!大膽,我們可是三大王朝的皇子,你居然敢這般對待我們。」

大炎皇子脾氣火爆,儘管現在他心裡怕的要命,但這時候還是控制不住內心怒火,騰的一下站了出來,大喝道。

「哼,好大的皇子架勢。少在我面前廢話,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徹底臣服!不然的話,大盛皇子便是你們最好的下場。恩,在此之前,我還是讓你們見一個人吧。」

說到這裡,李元道拍了拍手掌,旋即山洞外,一道黑影緩緩走了進來,渾身煞氣濃烈,讓人心驚。

赫然便是白河!此時當三大皇子看清楚來人之際,也都大吃一驚:「白河,竟然是你!」

陰冷的山洞內,白河身影浮現,著實讓三大皇子震撼了一把。好半響之後他們才猛然醒悟過來,旋即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盯著李元道。彷彿遭遇到了最可怕的事情一般。

「嘿嘿,你們猜想的沒錯。白河現在已經徹底歸順我了。他現在是我手底下頭號戰將。現在你們應該見識到我的手段了。我只給你們片刻時間,若是還有反抗者,殺無赦!」

李元道淡淡道。他這番話剛剛落下,山洞內殺氣驟然暴漲了許多。白河手持一桿黑色長刀,冷冷盯著三大皇子。猶如一頭洪荒凶獸般,煞氣騰騰。

這一幕讓三大皇子渾身一個哆嗦,此時他們雖然還搞不清楚什麼狀態。但唯一可以確認是,李元道說的話一點不假!

連白河這等天才人物都被他降服了。他們三大皇子身份雖然尊貴,但若論實力與白河相比,明顯差了一大截。

眼下若是反抗的話,後果可想而知。一時間,山洞內徹底沉寂下來,三大皇子一個個臉色鐵青,彼此間眸光對視,都沒有率先開口!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山洞內殺氣越來越凝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