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每當談起吉他,哼唱著自己寫的歌曲,整個身心,都彷彿來到了一片凈土,徹底忘記了來自家庭的無奈。

可Keira再堅強,再獨立,也畢竟只是個孩子。

她何嘗不想要關懷,何嘗不想要家庭的溫暖。

只是這些對她來說,過於奢侈。

父母甚至吃飯都很少管她,偶爾仍幾塊錢給她自己解決。

長期的營養不良,Keira看上去比普通的姑娘,顯得瘦弱許多。

雖然基因強大,整體看上去更顯幾分性感。

但如果不化妝,那蒼白的膚色的,毫無氣血感,時刻都在昭示著她的亞健康狀態。

Keira肯定不是家庭太過幸福的少女,其實秦川幾人一看,大致都能猜的出來。

畢竟他們都什麼年紀了,多少也了解一些米國的文化和社會狀態。

尤其是在車上,Keira解釋了自己在酒吧駐唱賺錢,就是為了湊夠來音樂節的費用。

秦川幾人聽完,更是一陣唏噓。

所以一路過來,秦川幾人在車上紛紛拿出小吃和水果,對她一陣投喂。

現在見她要單獨融入年輕樂迷群體中,去感受音樂節的氛圍,秦川就叮囑她,記得回來一起吃晚飯。

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讓Keira愣了神。

上一次像這樣被人關懷、內心感到溫暖的時候,她都已經不記得是幾歲時了。

一路蹭著順豐車過來,她對秦川等人就感到無比的親切。

此時一聽秦川這話,堅強如她也感到冰封已久的內心,像是被溫暖無比陽光照射一般。

Keira朝著秦川,露出一個幸福無比的笑容。

「謝謝好運先生,我知道了。那我先去享受音樂去了,晚上見。」

說著就直接攀過了圍欄,融入了樂迷組成的人潮之中。

TheSpaceship的重金屬搖滾,讓全場樂迷都陷入了癲狂的狀態。

甚至,有很多樂迷,一起玩起了金屬POGO。

那場面,一度非常壯觀。

在國內,大多數樂迷放不開。

想high成這種場面,估計是要等個十來年,才能發展到這個程度。

TheSpaceship樂隊唱了得有近一個小時,然後就下場休息了。

另一隻樂隊走上了舞台,秦川他們並不認識,應該是一支新人樂隊。

等候了十來分鐘,這支樂隊調試好了樂器和設備。

聽得主持人介紹道:「hello,everyone,let’swelcomeSonicBoys(音速小子樂隊)…..」

這是一支成名剛半年的年輕樂隊,成員平均年齡還不到25歲。

他們的音樂中,也用了大量的合成器和效果器編曲,充滿了現代科技感。

年輕的樂迷們,對這樣的音樂,自然是情有獨鍾。

因為這種音樂,代表著前衛精神,象徵著未來的聲音。

一個接一個的樂隊登場,每一支樂隊都會唱上3-5首歌。

現在的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再不像第一屆時那樣,發生輪到要登場了,樂隊卻因堵車,被堵在幾公里以外的那種事情。

秦川幾人看了兩三個小時,就感覺嗨不動了,於是走回車裡休息。

他們可不像那些年輕人,精力那麼充沛,嗨一整天都不嫌累。

五人回到車上,喝水休息。

他們也不能搞的太累,畢竟要養足了精神,明天晚上還有演出呢。

兩個助理倒是很精力充沛,仍然留在演出場地觀看。

秦川和大東他們,聊著今天看到的幾支樂隊,各自分享著對他們音樂的看法和見解,不覺時間過得飛快。

五點剛過,兩個助理就先行回來了。他們得提前回來準備晚餐。

畢竟是來工作的,能公費旅行一趟,還能白蹭個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已經很開心了。

畢竟這個機會,可是在和很多人的PK競爭后才得到的。

而且臨出來前,紀方寧總裁可是特意關照過,必須把五個老闆給照顧好。

所以音樂節雖然還沒到休息時間,他們就提前半小時趕回來準備晚餐。

準備晚餐很簡單,中餐館準備的十來道菜式半成品,用房車內的一體式爐灶,加熱一下就行。

等到他們把晚餐都準備好,也只是花了二十分鐘而已。

眾人沒打算直接開吃,想等等Keira小美女回來一起,因為和她約好了五點半,現在時間還沒到。

幾人剛想繼續等等,就聽見了敲門聲。

打開車門,就見到Keira滿頭大汗,衝上了車子。

剛一進來,她就癱倒在了秦川身邊的沙發上。

可見一下午嗨大了,體力透支的厲害。

看見滿桌豐盛的食物,就等她一人,Keira有些愧疚。

她開口道歉:「抱歉各位,讓你們久等了。」

秦川遞給她一瓶水,說道:「瞧你累的,喝口水休息一下,然後我們就開飯。」

「謝謝,MrQin。沒想到音樂節真的這麼累,我都餓了。」喝了水的Keira,緩過氣說道。

秦川笑道:「餓了,我們就直接開飯吧。

不過今天晚上吃的是華夏菜式哦,希望你能喜歡。」

「我喜歡的,我以前吃過華夏菜,糖酥裡脊、麻婆豆腐、宮保雞丁等等,我都愛吃。」Keira解釋道。

估計她肯定不會用筷子,因此遞給她一副勺子和叉子。

有Keira這個老外在,眾人也是用的分餐制。

秦川拿起一個空盤子,每一個菜都給她舀了一勺。

再配上了一小勺白米飯在旁邊,然後遞給了過去。

然後微笑說道:「今天的口味,是純正的華夏菜味道,和你以前吃的那種改良版可不一樣哦。

餓了趕緊就快吃吧,吃飽了才有力氣繼續去看音樂節呢。」

看著慢慢一大盤食物,又看著秦川投來的猶如看孩子般的關懷目光,Keira感動極了。

上次有這種被照顧的感覺,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那時鄰居阿姨還沒有搬走,自己偶爾還能去她家蹭個飯。

記得鄰居阿姨離開紐約時,Keira哭了很久很久。

整整一個月,都沒有緩過來。

最終還是靠著音樂,帶她走出了憂傷的心情。

今天,再次感受到這種關心,熟悉的暖意又湧上心頭,身體內部此時就好像含著一道溫暖的陽光。

心靈深處那塵封多年的最本能情感,好像在被這道光照耀著。

Keira眼圈一紅,淚珠在眼眶裡打轉。

帶著某種熟悉的幸福感,她開口謝道:「嗯,我會把這些都吃完的,謝謝我的好運先生。」

坐在對面的大東、明遠幾人,雖然看在眼裡,但大家都沒有揭穿。

她也許需要幫助,也許需要關懷,但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尤其是這種同情表現的很明顯。

那樣的同情,只會讓人感到壓力,讓人感到自卑。

所以眾人若無其事的開始分著食物,有說有笑的吃了起來。

Keira吃著和往常不一樣味道的華夏食物,此時覺得美味無比。

雖然有一兩道菜,她不是很習慣,但還是覺得比以往大部分食物都要好吃。

一邊吃,一邊和秦川等人分享著她在音樂節上遇到的趣事。

晚餐雖然簡單,但小Keira覺得溫馨極了。

這些先生們,是如此的紳士,如此的善解人意。

絲毫沒有因為她年紀小,因為她窮而瞧不起她。

尤其是身邊的好運先生,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鄰居阿姨一樣的情感。

而且不完全一樣,好像還多了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Keira一邊吃著,一邊不時地偷看著秦川。

遇到秦川偶爾回望的眼神時,又害羞地躲閃。

她很享受這頓晚餐的時光,一時間產生了一種錯覺,就好像晚上的音樂節,都變得索然無味。

她想一直待在車裡,待在好運先生身邊。

—————–

PS:Keira(凱拉)這個角色,寫到這裡,大家肯定看出來了,這也是以後的重要角色之一。

是海外事業版圖中的重要人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鼓兒張的勾欄是這條街上惟一會開著後門的一家,因為穿過去便可以直接到了眾安橋的路口,許多人為圖省事,不願從前面的大道繞上橋,反倒直接就穿過這道後門上橋去。天長日久,鼓兒張的後門便也不關了,隨意大家穿梭。

終於等到鼓兒張落下最後一個鼓點,老者顫顫地站起來在戲台上鞠了躬,台下是稀稀拉拉的掌聲。

趙重幻立在門邊也給了掌聲。

然後隨著出來的觀眾逆行,去了鼓兒張的戲台。

她往一側空空如也的銅鑼中輕輕放了幾個大錢作為欣賞演出的票錢,然後一躍上了高高的戲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