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比如易特,他覺得易特特別不爺們兒,尤其是在面對蔣竹的事情。

再到林宇,寢室四個人裡面,他其實最佩服的就是林宇,因為他把自己放到林宇的位置上,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像現在的林宇這樣溫潤如玉。

就像他自己說了,自己其實就是一個山溝溝來的癩蛤蟆,現在到井上看了一眼,又要回井底去躺著了。

「下午下了課,要不要出去搓一頓?」

「你請客?」

「請就請。」 出發那天,清越被家人送到了動車站,在車站她並沒有看到瑞霖的身影。

因為……

「清越,我得告訴你一個很不好的消息。」在清越出發前一個晚上,瑞霖主動給她發了信息。

「你說。」

「我哥哥要來,我要在家幫著把哥哥的房間清理出來。恐怕沒機會去看你比賽了。」

瑞霖發這條信息時,臉上是掛著笑意的,現在做的事就是為她接下來的驚喜作鋪墊。

「沒事的。」清越開始時有些許失落,但通情達理的她並不會怪罪瑞霖。

沒事,還有下一次嘛,清越這麼一想便沒什麼煩惱了。跟爸爸哥哥再嘮上幾句就出發了。

即使選了最快的那列動車,從S市到V市還得花上足足三個小時的車程。

在車上,清野給她發了幾條信息。大概是讓她在哪找到來接她的人之類的,他還發了一張來接她的人的照片。

也就是江宛眉的模樣。

清越記住的是江宛眉那雙眼睛,眼尾吊起,長眉入鬢,整個人像極了古代畫上卧榻賞雪的美人。

到指定地點一見面,清越就被江宛眉的容貌和身上散發出的淡雅氣質給驚艷了。人比照片還要好看!

「你好,我叫江宛眉。是林清野讓我來接你的。」江宛眉有禮貌地跟清越握了個手,眉眼間的溫柔差點融化清越的心。

江宛眉雖然看著柔美,但是手上的力道並不含糊,清越的行李箱說拿就拿,走了一路都沒個喘氣的。

上了計程車之後,清越和江宛眉暢談了一路。清越得知,江宛眉是國藝院附中舞蹈系的學生,跟清越同一年畢業,因為參加了當地一個暑期集訓所以暫住清野家。

更有趣的是,江宛眉的家鄉就在F市,她跟姐姐清影是關係很好的朋友。

這個世界可真小。

到了住處,清越發現自己哥哥的生活水平還真不錯,很多小擺件都是動輒上千元的,那些大物件更不用說。有錢人的世界清越還真是無法想象。

「清越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什麼。」

一看到江宛眉細得可怕的腿和胳膊,清越就有點沒胃口吃飯了。清越的身材很勻稱了,可每個女孩都覺得自己要是再瘦一點會更好。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雖然想減肥,但是不吃飽哪有力氣去減肥呢?清越肯定得吃頓飽飯才行,畢竟明天要比賽了,江宛眉給她叫了份當地最有名的特色餐飲來嘗嘗鮮。

「你是怎麼保持身材的呀?」清越吃著飯也不忘問一問江宛眉的減肥秘訣。

江宛眉的回答就是最官方的:「少吃零食多運動。」運動對清越來說可以接受,但是不吃零食著實難受。清越有些慶幸自己沒有學舞蹈了。

晚飯過後,清越收到了譚偉棠的信息,他說他也到V市了,此刻在國藝院附近一家小旅館歇歇腳。

清越拿出手機導航看了看,清野的公寓離國藝院不遠。和譚偉棠打開共享定位,兩個人離得很近。

「師姐吃晚飯了嗎?」譚偉棠臉上掛著笑意,路途疲憊早被趕走了。

「吃啦吃啦,你一定要嘗嘗這邊的條頭糕跟蝴蝶酥!味道很棒!S市都沒有賣的。」清越迫不及待地與譚偉棠分享剛發現的新鮮事。

「好,我一會就吃。」

兩個人聊得不亦樂乎,要不是在這人生地不熟的,他們肯定會到現實碰一碰。

做了個精緻的洗浴護膚之後,清越本該在收拾好的客房裡早早休息了,但是她和江宛眉聊得投緣,就跑去她房間和她多聊幾句。

「江宛眉姐姐?」

清越有禮貌地敲了敲宛眉的房門才進來,這會她剛剛練完功,渾身汗津津的,清越跟她站一塊顯得好懶惰。

「怎麼啦?」宛眉溫柔地對清越笑了笑。

「你可以和我說說姐姐以前的事嗎?」

「當然可以啦。」宛眉渾身汗不好躺床上,就讓清越坐在她的床上聽她說故事。

「你姐姐跟我在同個學校念書,她學的是美術,是美術系最拔尖的學生。她這個人吧……不愛笑不愛說話,整個人看著好像沒什麼精神。」

是這樣嗎?清越表示疑惑,清影在家的時候也沒見她這樣啊。

「或許她對你不一樣吧?但是她為人很好,會為好朋友兩肋插刀。要是我在學校被人欺負,她肯定會幫我教訓那些欺負她的人。」

這點和清越一樣,清越也會為朋友們兩肋插刀。

「那姐姐跟赫延哥哥呢?」清越很少見過赫延,也好奇清影跟赫延是怎樣相處的。

「他們倆的事我也不是那麼清楚,但是兩個人相處得不錯。鍾赫延雖然特立獨行,但他會尊重清影做的任何決定。」

知道了姐姐更多事情,清越心裡舒坦了很多。睡之前她還收到了姐姐發來的信息:

「沒能親自趕到現場看你演出實在是遺憾,但我還是要祝你比賽順利。我們清越是最耀眼的。」

除了姐姐發來的祝福信息,清越還收到了別人的祝福信息。

詩瑤:「聽清嶸說你明天要比賽了,你要加油呀,上台之後不要太緊張。」

鳶卿:「明天加油,紅紅火火順順利利!」

佟易:「清越要加油哦,我在S市等你的好消息。」

青羽:「比賽加油!這次不能做你的後援團實在不好意思,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梁卓:「明天全力以赴,我們可以的。」

有的人雖然遠在千里無法陪伴,但是祝福必須到位。有這麼一群貼心的夥伴清越感到無比溫暖,朋友不需要多,知心足矣。

這個時候瑞霖的信息過來了,就簡單的一句鼓勵:「祝我的寶貝比賽順利。」

清越嫌棄地對著屏幕笑了笑,真是個不懂浪漫的傢伙。相比之下師弟譚偉棠發的鼓勵得分更高。

譚偉棠:「師姐明天加油,我相信師姐付出的努力都會有回報。比賽結束了我們跟許老師一起去吃大餐!」

消息列表裡出現了一個原本會看不到的人,他只發了一句簡單短的話:「比賽加油。」

這個人,就是詩恩。

。 凡楊說完后那話后,看著二寵有些怪異的看著自己,凡楊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於是接著說道:「我並沒有說這種保護不好,我的意思是說不能過度的保護,如果過度的保護,其實就是一種傷害,除非你能保護他一輩子。」

好了,我們不說這個,還是動手吧!我們將這裡弄完了,還要走下家,別在這裡耽誤太長時間了,就快有肉吃了,心裡還有點小激動呢!

看著凡楊一行人直接進了陣法核心,孟婆想要出聲阻止,可是想到凡楊的陣道修為後,就放棄了,心想到這孩子還是太衝動了,還是讓對方吃一些虧在說吧!

「要知道雖然當時自己也是受了傷,但是鎮壓對方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不然不可能只是鎮壓,而不是殺了他,這種東西只要見到了,就都會殺的。」

這是宇宙共識,因為殺這樣的怪,還能得到大道的祝福,當然這也不是一隻兩隻就可以得到的,只有達到了一定數量,都會得到大道的祝福,所以這種東西沒有人會留著。

而陣法裡面的異種,本來感覺最近陣法有些鬆動,感覺自己就快衝破封禁了,還在高興,因為以他的能力,只要出了陣法,就算是孟婆也沒有辦法拿下他,所以現在他不吵不鬧,不是因為死心了,而是因為這樣可以養精蓄銳,到時才能一擊得手。

「從來到這個世界,沒有享受一次血食,就讓這瘋婆子給封禁了,他氣啊!」如果不是實力不如對方,加上對方身上有寶物,他就算打不過,也是可以逃掉的,沒有想到卻讓她困了這樣多天,不過老天有眼,讓天地之力開始恢復,而孟婆明顯有傷在身。

她恢復起來沒有自己快,到時只要出去了,就有她好看的了,就在他想得高興之處,想要大聲高歌時,突然發現陣法有了變化,本來感覺就快崩潰的陣法,突然破損的地方得到了修復,不但是這樣好像還多了幾個變化。

這一變化,讓他一驚,不過他也沒有打斷對方的意思,他就是想看看孟婆搞的什麼鬼,雖然這個陣法加固了,可是依然難不住他,只到時他想出去,這個陣法攔不住他的,他平時可沒有閑著,都在研究這個陣法呢!

雖然陣法現在有些變化,但是他想,只要他多花一點時間,還是可以出去的,不過當這個陣法改動完后,他一下傻眼了,明明陣法的主體沒有改變,為什麼這個陣法像升級了一樣,這下別說出去了,就是想活動一下都有些難了啊!

他這邊反應過來,正要反抗大罵時,突然眼前一陣空間波動,陣法空間內就出現了一人一狗在加一隻貓,這個怪異的組合一進來后,那異種好奇的看著他們。

他不知道凡楊他們進來做什麼,但是他知道這是他的一個機會,如果抓住這個機會,那他就有可能逃出這個陣法空間,如果開始還有自信自己逃出去,現在加固升級后,這樣的自信完全沒有了,別說逃了,感覺自己都會困在裡面一輩子。

可是沒有想到進來了一個孩子,他在想只要拿下這個孩子,那自己隨時都可以出去了,於是怪笑著看著凡楊一行人,不過他也沒有動,只是這樣看著,他相信只要進了這裡,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這個自信源於這個世界的天地之力濃度。

這樣的世界不可能出現靈境以前的修行者,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當然孟婆是個例外和他一樣,都是外來者,所以不算,加上凡楊看起來只有十二歲的樣子,這樣的孩子就算是在自己域外,也只是一個孩子,完全都不用擔心不是對手。

貓小妹,我覺得我們討論如何吃時,還是得很看看材質才行,你去弄一塊肉來,我好試一下,這樣的肉做什麼最好,別一下將他弄死了,有些肉一下失去生命力就廢了,為了口感,幸苦你了。

「小主人這是我應該做的,放心好了,不管你要什麼地方的肉,我都會幫你弄來的,這個不太難,說完一閃就在那異種身上了,不過兩者之間體積相差太多,對比畫面感有些強了。」

貓小妹在對方身上后,就像一棵小小的痦子,並沒有給域外生物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如果不是看著凡楊一直看著他,他都沒有發現貓小妹在他身上,就在他想要動手拍死貓小妹時,就在貓小妹站的地方,突然感覺一陣痛意傳來。

然後就發現自己身上少了一塊肉,而這時貓小妹早就將異種生物的肉給拿回來了一塊,接過肉凡楊仔細的看了一下肉的紋理,還有肉質,覺得和豬肉差不多,總之一句話就是能吃,並且還沒有毒,就算貓小妹也可以吃生的,中途一點都沒有要理那異種的意思。

反到是因為有了這一發現,弄得想吃生肉的,貓小妹高興起來了,因為她終於可以有生肉可吃的了。

看著凡楊手上的肉,異種生物有些生氣,他沒有想到對方可以直接到他那裡,切他的肉,最可怕的是,自己居然事先都沒有發現,就算是在發現后,也來不及反應,對方就拿走了自己的一塊血肉,最最可氣的是他們居然當著他的面,要吃他的肉。

於是大吼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進到這裡。」

意,你一個域外生物居然會說人話,還好不能化為人形,不然的話,我們吃你的時候會有些隔應了,還好你只是說話你罷了。

「你說什麼,你們居然真想吃我,這讓那域外生物有些傻眼了,這孩子怕不是有毛病吧!」這樣一小不點,居然說要吃了自己,這是個什麼情況,難道現在的人都這樣兇殘了嗎?

我這樣的都吃,那他是餓成什麼樣子了,是自己見識太少了,還是世界變了,不是一直都是自己等吃人的嗎?現在居然有人想吃他。

一時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還是先拿下對方在說,出去了,先來頓血食在說,以自己的實力,在這個世界可能是無敵的吧!雖然這老太婆還不是對手,但是只要短時間不和對方碰上,那就不用怕。

想到這裡他直接就向凡楊他們沖了過來,看到這一幕讓陣法外面的孟婆都嚇了一跳,這樣的攻擊凡楊能不能接下來,接不下來的話很可能就要用陣法攻擊了,只是希望他們不要敗得太慘吧!現在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強。

如果一個處理不好,就可能心理出現問題,所以打擊什麼的不要太重,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那異種就快到凡楊身前時,就聽凡楊喊了一聲定。

「那異種龐大的身體就這樣定在了空中,這時凡楊用的不是時間之力,而是用的空間之力,他用空間之力將對方困住了。」

看到這樣的突變,讓孟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心驚凡楊的實力,他沒有想到凡楊還是異能,並且還是空間異能,要知道空間異能,是少有的至高異能的幾種之一,沒有想到凡楊會有這樣的能力,還能將大能都給定住了。

這樣的事情如果凡楊一開始說出來,她也肯定不會相信的,可是現在看著那定在空中的異種,她不信也得信。

原來她一直都低估了凡楊,本來以為對方只是陣道厲害,沒有想到覺醒的異能也是這樣厲害,看來這樣小就接任這代鎮守,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好了,我將他定住了,我們開始吧!」

主要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殘忍了一點,讓他看著自己的,肉讓我們一點點的吃了,感覺會被舉報啊!

好像是的,我們能殺不能虐啊!要不我們殺了在吃得了。

不行就這樣吃,只要不讓他看到自己被我們切片,那就不殘忍,我們吃得盡量快一些,讓對方還沒有感覺的時候,就吃完了,那樣的話,就沒有問題了。

還是小主人想得周到,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沒有問題了,不過到時如果他自己痛死了,乍辦,那就不好吃了啊!

那我們要如何吃,要知道別的不管如何做,都要一定時間的,雖然我們開始說了很多種吃法,可是每一種吃法都有些浪費時間。

哦!想要新鮮的話,那我們就吃火鍋吧!直接切下來就丟鍋里,然後想吃什麼就自己切,這樣不是很好嗎!

好的就這樣定了。

他們在裡面商義吃法,而孟婆卻在外面直瞪眼,她真的沒有想到,凡楊他們說的是真的,他們真要吃對方,他們就不怕中毒嗎!或者說為什麼吃東西這種事情,都不叫上她,雖然她是魂體,可是她是靈魂成仙了的,是有實體的啊!

「有實體就是可以吃飯的啊!」主要是她看到凡楊他們弄的火鍋,好像加了不少大補的東西,對她來說都很有用。

可是現在她不好意思去吃了,主要還是拉不下面子,但是看著他們吃得這樣香,自己有些忍不住了啊!於是大聲說道:我也進來看看,萬一是異種耍炸的話,我也好有個準備。

聽到孟婆這樣的話,一人二寵看了看捂住眼睛,但身上少了很多塊肉的異種,總感覺孟婆這話有些不對,不過這是地府是人家的地盤,以後還要相處,不好駁了人家面子,凡楊只好打開陣法讓孟婆也跟著進來了。

孟婆先進圍著異種轉了一圈,然後認真的看著火鍋,就那樣看著,一句話都沒有說,本來開始還好,凡楊他們也沒有計較,覺得看著就看著,反正看他們吃飯的人多了去了,來這裡之前,他們不也在店裡,讓幾百個看著吃飯嗎?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覺得不對,這眼神太有殺傷力了,讓他們感覺吃東西時,都不自在了,於是凡楊說道:孟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坐下一起吃吧!你這樣看著我們吃東西,我們有些不自在啊!

本來還以為孟婆會推遲一下的,結果那想凡楊一說,孟婆就回道:好啊!我也來看看你的手藝,然後就順手在那異種身上切了一塊肉下來,放到了火鍋里,看著肉片翻滾了兩圈后,孟婆就將肉片夾起放入嘴裡。

然後就聽到孟婆含糊的說道:「哎呀、、、真香。」【明九點看】

沙特是名副其實的「石油王國」,石油儲量和產量均居世界首位,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之一。

不過就是這麼一個非常富裕的國家,體制卻是君主制王國,沒有政黨,也沒憲法。國王行使最高權力,並且設立頒佈了《基本法》,把國王繼承權設定為自己的子孫後代之中。

所以

《最終診斷》706.碰壁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孫子權的表情令李清源毛骨悚然,他還未有所動作,孫子權便迅速伸手,若無其事地在李清源脖子上一捏,來到這洞窟后已經昏迷過無數次的李清源便再次雙眼一黑,暈厥過去。

早就醒來的小東西眯起眼睛偷偷打量一眼跟前男子,覺得很有必要繼續裝睡的它嗷嗚一聲,翻了個身,假寐起來。

坐在原地等待李清源陷入沉睡的孫子權看向李清源手邊的那隻小東西微微一笑,故作嚴肅道:「再不起來就拿你做湯。」

小東西嚇得一個激靈,立馬坐了起來。

孫子權將先前用來喝水的皮膚衣依照兩個衣角對摺,做成斜三角的包袱狀,而後自解潮背包之中取出一些必需物品后,將包扔在李清源身旁,並指著小東西語重心長地說道:「你留下來陪他,他這種性格在這山洞約莫生存不了多久,在處理一些人情世故上,這小子遠沒有你機靈,有些事上容易犯渾,所以,千萬別讓他平白無故的死了…」

小東西一個箭步衝上前來便拉住孫子權褲腳不放,大眼睛中充滿了不舍還有些許恐懼。

孫子權伸手撫了撫小東西額前那已經沾了一朵兒小梅花的白毛,輕聲道:「一些人一直說我是害人精怪,其實也沒差。」

小東西嘰咕一聲,似乎想要表示反對,但孫子權並沒有就此打斷話題而是繼續說道:「還有一部分人認為我們整個家的血原本就代表了不祥,所以並沒有多少人喜歡沾染我的鮮血,甚至是和我牽扯上關係,你故意將我鮮血沾到你額頭中間,這是個極蠢的主意,怕你沾染不詳,因而我便不能再待在你身邊。」

小東西再次嘰咕一聲,只是這次它又多了一聲如嬰兒般的哭啼,似乎不想孫子權這般迷信。早就知道小東西會這般回應的孫子權嘆了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