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汗!

「咳咳……師姐,安娜只是我……一個特別要好的朋友罷了,你別想歪了。」

楊浩摸了摸鼻頭,心虛般說道。

「朋友?你真的嗎?」

秦洛白了他一眼,接著又道:「冤家,我看得出來,那個黛安娜對你的感情可不簡單,你可別辜負了人家,至於我這裡你更不用有什麼顧及……」

「我說過,我不在乎你有沒有其他的女人,我只要你有心思在我就很滿足了。」

聽到這話,楊浩詫異般的看向秦洛:「師姐,你……」

「不用多說,師姐既然已經把自己交給你,自然明白你的心意,還是那句話,我不會過多干涉你的私生活,只需要你心裏面有我便成。」

秦洛笑盈盈的開口道。

「師姐……」

楊浩內心溫熱,緊緊擁住面前這個絕色仙女,滿是感動:「師姐你放心,這些事我會處理好的,我楊浩這輩子絕不會辜負你!」

秦洛點點頭,玉手抱住楊浩的後背,絕美的俏臉上,卻是流露出一抹苦澀……

那個女子不妄想單純的愛情?可是她不能,因為她是「血羽鳳凰」,更是楊浩的師姐!

楊浩不知道自己以後將面臨多大的困難,她知道,所以她將會為楊浩披荊斬棘,就算萬一出了不測,冤家也有其他的紅顏知己作伴……

秦洛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驚心動魄的凄美笑容。

可惜,由於楊浩抱著她,並沒有看到秦洛臉上的苦澀。

……

夜色降臨。

楊浩挽著秦洛的玉臂,來到了安東尼家族古堡當中。

今晚的宴會,就是在這裡舉辦的,古堡面前寬敞的草坪上,停滿了各種奢華超跑,甚至在旁邊的廣場上,還有幾架私人直升機!

今晚上來到這裡的,幾乎都是歐洲乃至世界上最頂尖的權貴人物!

有地下世界的掌舵龍頭,有活躍在世界各地的超級軍火商,還有各個古老的家族和財閥的代表人物,都派了人過來。

「嘖嘖嘖,今晚上可熱鬧了。」

楊浩嘴角微微翹起,深邃的眸子里卻流露出一抹冷意。

要說之前的安東尼,能夠邀請到這麼多大佬齊聚還好說,可是現在安東尼家族勢微,這些人來的目的可不簡單。

嗯?等等,那些人……

楊浩的腳步突然停住,看向大廳西北方向那邊,坐落著幾十號人,為首一個油光滿面的西方青年,不斷和身邊的火辣女郎曖昧。

「切斯特.肯德爾?肯德爾家族也來人了?」

楊浩的眉頭緊皺起來,肯德爾家族同樣是歐洲的老牌家族,只不過家族生意和安東尼家族有些衝突,並且,由於涉及到軍火雇傭兵的交易,曾經還重金懸賞過楊浩!

「楊先生,有不少敵對家族,沒有收到邀請函,也不請自來,而且還帶來不少精銳打手!」

威廉悄聲和楊浩解釋。

「嗯,知道了,安娜呢?」

楊浩點頭,接著疑惑問道。

「楊先生,安娜在會議室,和那些勢力商討今年的生意份額。」威廉凝聲說道。

生意份額?

這些巨擘家族涉及的生意,都是數以百億來計算的,談得來自然是皆大歡喜,談崩了那便是腥風血雨。

畢竟,誰也不希望自己吃虧!

「知道了,不過那些人你還是要著重監視,我就在這裡,有需要我會出手的……」

楊浩說到一半,卻突然禁聲,眉頭微皺。

這是,一道輕浮的聲音,驟然在他身旁傳來——

「這位美麗的女士,請問我能榮幸的邀請你喝一杯酒嗎?」

那名油頭滑面的青年,端著酒杯走過來,神情狂熱的盯著秦洛。

朱門庶女謀 說實話,當秦洛走進來的時候,那驚艷的容貌和曼妙的身姿,就已經吸引了不少人偷看,只不過發現名花有主后,識趣的沒有來搭訕。

可是。

這些對於切斯特.肯德爾來說,都不是問題。

「美麗的女士,你的容顏簡直可以媲美女神,我對你一見鍾情,還請你不要推脫。」

切斯特.肯德爾極為紳士的躬身,可是眼眸里的炙熱,卻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

他身為肯德爾家族的繼承人,自然是不缺女人的,可是像秦洛這般驚艷的容貌,再加上若隱若現的南無媚意,直接就讓他痴迷。

「沒興趣。」

秦洛正眼都沒有看他,冷聲拒絕道。

「這位女士,我只是邀請你喝一杯酒,你這麼拒絕可是不太禮貌哦。」

切斯特臉上露出微笑,依舊邀請道。

就在這時,一道不客氣的聲音,陡然傳過來。

「滾!」

楊浩丟下這句話,直接摟住秦洛的細腰,就準備離去。

嘩!

他的這一聲滾,卻是讓人群里喧鬧起來。

「我的天,這人是不是瘋了,他敢對切斯特這麼說話?」

「沒錯,切斯特可是著名的紈絝子弟,這個東方男子,要吃大虧了!」

「呵呵,大虧?你們還是不知道肯德爾家族的實力啊,他們可是專門和亡命之徒打交道的人,恐怕今晚上,這東方男子就要神秘失蹤了!」

人群里竊竊私語,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顯然是懼怕於切斯特的報復。

斬妖情劫:宿世不離 「站住!」

切斯特的臉色陰沉下來,陰柔的眸子里,噙著一抹邪笑。

「呵呵,在巴黎這塊地皮上,你是第一個敢對我這麼說話的人!剛才我禮貌的邀請你喝酒,既然你不領情,那麼……」

「我現在要你,求著我說晚上陪我!如果不求我,今晚上,你們兩個恐怕就會沉進萊茵河底!」

切斯特終於露出本來的面目,淫邪的盯著秦洛身體。

可是還沒等他看夠——

啪!

一道響亮的巴掌,驟然在他臉上傳來。

楊浩這一巴掌可沒留手,切斯特整個人被扇飛了出去,還沒落地就在空中噴出鮮血,還有半嘴的碎牙。

咚!

切斯特落地,老半天都沒有爬起來,整個臉龐腫的跟豬頭一樣。

這一幕驚呆了眾人,連切斯特都木訥的看向動手那人——

楊浩緩緩收回手,冷眼盯著對面的切斯特說道:

「我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資本,敢來挑釁我?」 「我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資本,敢來挑釁我?」

這句話一出,全場瞬間就寂靜無聲!

肯德爾家族,可是歐洲地下世界的龍頭,世界上各個戰亂地區都有他們的家族生意,黑白兩道的權勢比全盛時期的安東尼家族都不遑多讓!

可是現在——

切斯特肯德爾,竟然被人給打了!

「你……你這個東方豬,你敢打我!」

切斯特好半響才反應過來,失聲尖叫,滿臉都是不敢置信!

「呵呵,打你?」

楊浩的眼眸不帶絲毫感情,冰冷說道:「你應該感到慶幸,自己還能說話!」

「法克!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方豬,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切斯特神情惡毒的嘶吼:「你們還愣著幹什麼,把這小子四肢打斷抓回去折磨,還有資格女人,一起帶回去!」

一聲令下,十幾名壯碩的彪漢齊齊上前,面懷不善的盯著楊浩。

「切斯特,今晚上是安東尼家族的晚宴,你不要亂來!」

威廉沉聲說道,大手一揮,安東尼家族的執法隊也是蜂擁而出。

寬敞的大堂內,氣氛瞬間就劍拔弩張起來。

「媽的,威廉你給我滾開,就算是黛安娜那騷娘們出來,老子照樣要動手!」

切斯特斜著眼睛冷笑道:「怎麼?難道你安東尼家族,還想和我肯德爾家族作對?」

威廉面色一變,可依舊絲毫不退。

此時的安東尼家族自然不是肯德爾家族的對手,可是楊浩對於他們來說,關係超乎常人,若是他後退,黛安娜肯定饒不了他!

「威廉,你先退後。」

楊浩示意威廉退後,似笑非笑的看向切斯特道:「這件事情不關安東尼家族任何事,我就在這裡,你有本事就過來!」

「楊先生,你……」威廉焦急的說道,可是當他看到楊浩眼眸中的陰森后,卻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看得出來,這位殺手之王,已經憤怒了。

「狂妄!一頭東方豬而已,在歐洲也敢這麼和我說話!」

「今晚上,我會讓你親眼看見,你身邊這女子是怎麼被我折磨的!」

切斯特狠毒的低吼。

他的話音剛落地——

咻!

一道血芒驟然閃爍,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

「啊!」

一道凄慘的嘶吼,突然從切斯特口中發出,只見他一隻耳朵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斬落,血肉模糊的肉塊掉落在地,鮮血噴涌。

所有人都是一驚,尤其是切斯特的那些保鏢,更是全部駭然,他們不知道是誰出手襲擊,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說錯了話,這就是後果。」

秦洛親啟紅唇,淡漠說道。

那道血芒,就是她的血羽扇!

唰!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就集中過來,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漂亮女人。

一言不合就出手,一出手就見血光……這個女人,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

「啊!給我殺了他們!這對狗男女,給我殺了他們!」

妖孽王妃耍流氓 切斯特捂著斷耳,疼得臉色猙獰。

十幾名彪漢聞言,紛紛掏出懷裡的手槍對準過來,周圍的賓客慌忙而逃。

呯!

一道急驟的槍聲響起,可是原地的目標卻消失了。

楊浩和秦洛,幾乎是同時消失!

唰!

開槍這名彪漢,突然渾身一顫,眼珠子瞪得老大,因為他的咽喉處,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血痕。

一刀封喉!

噗通!

冰冷的屍體摔倒在地,秦洛踏步而出,優雅的身姿宛如仙女在人群中翩然,伴隨著血色飛舞。

「啊!我的手!」

「這個女人……她是魔女,是魔女啊!」

十幾名持槍彪漢,只要敢開槍者就會被瞬殺,至於那些被嚇破膽的彪漢,兒都被斬斷手腕。

濃厚的血腥味,在大堂內蔓延而出,滿地的鮮血以及斷肢殘骸,看起來宛如修羅地獄。

「噗通!」

當最後一名彪漢倒在血泊里的時候,時間也不過堪堪過去一分鐘!

可是肯德爾家族的那些亡命之徒,再無一人站立,所有人都看向秦洛,眼眸中噙著恐懼的神情。

「不……不可能!」

切斯特驚恐的癱坐在地,獃滯的看著面前的修羅場景。

秦洛美眸淡漠,蓮步輕移,緩緩朝著切斯特走去,帶著一股陰冷的殺意。

「不……你別過來,你別過來啊!你這個瘋子,快走開啊!」

切斯特臉色慘白的爬在地上後退,內心的恐懼讓他渾身顫抖,甚至都不敢抬頭看秦洛,要知道前一分鐘,他還用淫邪的眸子打量著秦洛!

秦洛神色淡然,步步逼近。

那股森然的殺機,讓得切斯特恐懼萬分,只感覺股間一熱,竟然被嚇尿了。

就在這時——

「住手!你們在幹什麼!」

一道憤怒的咆哮聲,突然從樓梯口傳來,隨後——

嗒嗒嗒嗒!

數十個黑衣男子衝下來,腰間鼓鼓分明都帶著熱武器。

沙舞九天 人群散開,一名鷹鉤鼻的西方男子,陰沉著臉走下來,這名男子四十來歲,神態頗為威嚴,一看就是位高權重的人!

伴隨著他的出場,隨後的古堡樓梯內,也是湧出好幾撥人,這些人都是歐洲各個家族的管事高層。

黛安娜,也在其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