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江宿拿過同學的筆記,瘋狂的抄。班主任來到他面前,盯着他抄了一會兒,沒說什麼就離開了。

江宿擦了把汗,嘆了口氣。

原本以為這一整天都要這樣凄凄慘慘戚戚的度過了,卻沒想到班主任還挺人性化,中途還給大家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

班主任離開后,前面的同學回頭笑嘻嘻道:「宿哥,你來了之後我們就解放啦。」

江宿疑惑不已:「為什麼?」

「你看着吧,以後班主任肯定就揪着你背書寫作文了!」同學嘿嘿奸笑了兩聲,笑的江宿心底發毛。

。 李氏吃驚的看著女兒,她以為這些葯是給胖胖買的,原來是給老頭子的啊!

杜晴冉將葯塞到了她的手裡,「娘,拿著吧,爹的身體重要,這也是我這個女兒的心意。」

李氏還準備開口拒絕。

杜晴冉笑著轉移了話題,說:「哎呀,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趕緊去吃飯吧!我好餓了,你們呢?」

胖胖是第一個給自己娘捧場的人,當下就捂著小肚子也喊餓。

杜晴冉笑了一下,帶著李氏他們去了路邊的麵攤上吃飯,要了幾碗面,買了幾個包子,還給爹和大哥要了一份牛肉,被李氏埋怨費錢。

「娘,吃吧!雖然不能帶你們去酒樓里大魚大肉,但這路邊的東西我還是請得起。」杜晴冉笑著摟住自己娘的肩膀開口說,「我這麼長時間沒見你們也想跟你們好好說說話。」

李氏嘆口氣,摸摸胖胖的臉頰說:「胖胖吃包子。」說完給他拿了一個,這才開口說,「之前隔壁鎮子上有活,我們就都去幹活了,有一個多月時間沒回來。」

「娘你去也幹活了?」杜晴冉的爹是個木匠,她哥哥跟著一起干,經常是哪裡有活就得去哪裡。

李氏的臉上出現了笑容,「這一次啊,你爹他們接了個大活,有十幾個木匠在一起幹活呢,剛好差一個做飯的人,娘就去了。」

杜晴冉點點頭,娘家的人都很勤快,而且大哥成親好幾年也一直都沒有孩子,娘在家裡也無聊。

「嗯,這會兒天氣冷了,就不要出門了,等到開春種完地再去吧!」杜晴冉對著爹和大哥說。

杜老爹點點頭,「是,這一次活是給的工錢不錯,爹這才答應出門,現在快過年了,就沒有活了。」

杜晴冉點頭,很快面做好送上來了,幾個人就開始吃飯了,這麼冷的天氣吃一碗熱乎乎的麵條是真的舒服啊!

「對了,冉冉,你怎麼會醫術的啊?」李氏一邊吃飯一邊開口問杜晴冉,這也是杜老爹和杜世奇覺得奇怪的地方啊!

「跟村子里的赤腳大夫學的,這幾年老是麻煩人家,我就去幫忙幹活了,明老就教我了。」杜晴冉將之前準備好的這套說辭告訴了李氏。

李氏點點頭,突然間看到一個女人一邊哭著一邊急匆匆的過去了,「雪兒!」

還在急忙往前跑的女人聽到聲音停下腳步轉過頭看著她,在發現是自己娘家人之後,有些手足無措地擦擦眼淚。

看到女兒哭了,李氏急忙站起來,「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王家那個老東西又欺負你了?還是王豐又喝酒了?你快說話啊,要急死娘嗎?」

杜晴冉在一邊看著頭疼,拉住李氏說:「娘,你先讓妹妹坐下來喘口氣再說啊,你這麼多問題她回答哪一個啊?」

李氏看了一眼她,點點頭將小閨女拉到凳子上坐下來。

這是杜晴冉的妹妹杜雪,她嫁給鎮子上磨豆腐的人家,可因為那男子是家裡的小兒子,從小嬌慣,喜歡喝酒,喝醉了就打媳婦,加上杜雪成親幾年只生了一個女兒,這婆媳關係也不好。

「爹娘,大姐,胖胖,你們都在啊!」杜蘆雪努力的笑著,可卻怎麼也掩飾不了笑容中的苦澀。

杜世奇點點頭,「爹的身體不舒服,我們帶他來看看,你是怎麼回事?不是跟你說他們再欺負你回來找我們嘛!」

杜雪搖搖頭,「我沒事,就是吵架而已,大哥放心吧!爹,你的身體怎麼樣啊?哪裡不舒服,大夫怎麼說?」

杜老爹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女兒,喘口氣說:「爹沒事,妞妞呢?怎麼沒有跟你在一起啊?」

李氏紅著眼睛,這三個孩子簡直就是她的債啊,「你現在成親了也是當娘的人了,不管怎麼樣照顧好你跟孩子,唉,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上輩子造了孽,三個孩子沒有一個過得好的啊!」

杜雪剛準備說什麼,她男人王豐就過來了,有些生氣的看了一眼她,對著李氏和杜老爹說:「爹,娘,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啊,想買什麼東西嗎?」說完眼神在他們的手上搜尋。

杜晴冉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這人是在擔心杜蘆雪會給他們買什麼東西嗎?李氏和杜老爹的眼神也不好看了。

「爹娘你們先逛著啊,我們有事先走了,」說完就迫不及待的拉著杜蘆雪離開,「真是的,無緣無故就跑,就跟誰欺負你了一樣,豆腐坊的活,家裡的活,這麼多的事情你鬧什麼啊?」

王豐罵罵咧咧的拉著杜雪走遠了,而李氏和杜老爹一臉的擔心,卻都沒有追上去。

杜世奇臉色黑了,他有些生氣的說:「爹娘,要不然我跟上去看看吧!有我在王豐那個臭小子也不敢對二妹怎麼樣!」

李氏搖搖頭,只是紅著眼睛,杜老爹喘口氣也搖頭了。

杜晴冉沒有想到這二妹的日子也不好過,嘆口氣說:「大哥不要去,除非要跟王家撕破臉皮,不然你去了,那王豐轉過頭就對著二妹撒氣了。」

李氏和杜老爹那麼擔心女兒,卻沒有直接去教訓女婿,估計這不是第一回了。

杜世奇有些鬱悶的坐在凳子上,「難道只能看著二妹被王家欺負嗎?」

杜晴冉搖搖頭,除非杜雪自己立起來,或者是跟王豐和離,不然誰也幫不到她,因為他們沒辦法時時刻刻跟著她不是。

李氏的眼淚掉下來了,杜老爹也苦著臉,知道大家都沒有心情吃飯了,杜晴冉又去買了幾個包子給他們裝著,一家人就這麼回家了。

杜晴冉帶著兒子跟爹娘回娘家了,她還是有些不放心爹,想看看那葯喝了效果怎麼樣,所以準備在家裡住一晚。

杜家的日子比顧家稍微強一點,正房三間大瓦房,中間堂屋,左邊是老兩口住的,右邊是杜世奇夫妻的屋子。

院子左邊的兩間廂房是杜晴冉和杜雪姐妹兩的屋子,左邊是廚房和倉房,杜晴冉帶著兒子進到她未嫁之前住的屋子。

「冉冉,你看看有什麼需要的跟娘說啊!」李氏有些高興,看著女兒開心的說著。

杜晴冉也笑了,拉著她的手說:「娘,我回到自己家裡你不用這麼客氣。」

李氏點點頭,又說了幾句話。

杜晴冉看出來她是有話要說,卻一直都沒有開口,「娘,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 聖皇曆二百八十二年天統月末。

衛伊城內肅殺氣氛日益濃重。

原本在皇甫珪建議下打算和邊境一萬守軍裡應外合、直接攻破衛伊城防衛城牆,結果誰能想到聖皇教會竟是隱藏了讓包括此地城主在內都不知曉的強大力量。

數以萬計的瘋狂信徒組成絲毫不亞於毀滅教程度的死士軍隊,像從地縫裡爬出的螞蟻般在城裡各個角落冒出。

哪怕有衛兵和提前進入城市準備合擊的軍人阻止,大部分要麼被群毆致死、要麼被那些狂熱信徒拖到不為人知的角落進行洗腦改造。

令人髮指的程度,完全不亞於當年全世界公敵毀滅教。

然而這種事在短短一年不到時間,竟是在崛起的聖皇教會這兒出現。

當聽說伊阿烏爾宣戰、即將帶著數萬精銳軍隊來攻擊,宣稱打算從聖皇教會手中奪回衛伊城的消息時,總教庭上下冷笑不已。

現在已經到了圖窮匕見的之時,待到卡偌凱門帝國的軍隊過來支援,內憂外患的貝格烈帝國怎麼可能擋得住教會和卡偌凱門聯合進攻?

要知道不僅中部聯盟自己還保有的數十萬軍隊,就是教會送過去充當先登死士的貧民、農戶等也有不下五萬。

這段時間被起義軍折磨地死去活來,他貝格烈還有多少底氣能擋住這洶湧而來的攻勢?

要論軍事層面力量,總教庭內眾知曉如今形勢的神職人員,當然不會忌憚伊阿烏爾發來的戰爭宣言。

更可笑的是聽說前線與教會斷絕關係的帝國軍隊並沒獲得起義軍的原諒。

因為很多時候屠殺那些百姓和起義軍的人,皆是嚴格執行命令一絲不苟完成任務的帝國軍人。

反倒是主動掀起殺戮的教會人手沒過多參加,最多就在前面起了個頭。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教會、帝國和起義軍三方,在大陸東南部主戰場混戰。

聽說皇室壓力大到不得不動用正規軍以外的備用力量,甚至鼓勵當地政府調動百姓一起參與對教會的戰役。

不過現在各地百姓先是被聖皇教會洗腦式思想和強行抓人帶走小半、再是起義軍出現后偷偷離開又少了很多。

加上有很大部分人不願去參加戰爭,各地能徵召到志願軍數量極為有限,就算當炊事班人手都不夠。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大業可成。

只要卡偌凱門帝國能遵守承諾和聖皇教會站在同一條戰線······

想到此事,許多主教皆心照不宜地在暗地裡討論。

他們不知道上次圖爾維見面教皇和卡偌凱門大帝究竟達成了什麼協議,能讓教皇如此相信卡偌凱門帝國會堅定站在己方。

按照這種局勢,雖然中部帝國完成大一統可能要花費比較大代價,可絕對是很值得的。

聖皇教會算上護教和被洗腦教徒的軍隊人數,其實還沒合作者準備的力量龐大。

等到貝格烈帝國境內三大勢力混戰血拚到最後,依卡偌凱門大帝那狡猾的構想,大概率會反過來把教會的人手也一起剿滅。

畢竟在得知教會對教徒的所作所為後,護教只能像當年毀滅教那樣強行抓來普通人洗腦,達到補員的目的。

說起來,這麼做確實極有希望在未來不久代替貝格烈帝國,成為永生之皇在世上唯一代行者。

運用這種方式登上統治者之位,後世還會有多少人支持這種教會、心甘情願來接受「洗腦」?

針對這個疑問,教皇給出的解釋合理卻牽強:「既然我們的先輩能通過控制書籍、知識來把永生之皇和大魔法師的地位拉得那麼大,那麼今後完全能按照這個規則把當今世上發生的所有負面影響全部抹除。只有勝者有開口解釋的機會,說不定幾百年後人們唾罵的會是貝格烈帝國洗腦軍士來對抗偉大的永生之皇哦?」

願意接受教皇提案的神職人員皆得以留在總教庭擔任指揮。

而稍微被查出有一點反對之意的人,無一例外莫名消失在衛伊城。

原本以為能保持這樣表面的平靜,直到踏破伊阿烏爾的內外城牆,坐上屬於皇帝的龍椅將皇室踩在腳下。

距離皇室發出戰爭宣言不到一天,又有一則獨家秘聞引起整座總教庭轟動。

大魔法師轉世回歸!

且疑似出現在皇都內幫助夏澤世解決困境!

得知皇室宣戰消息的神職人員本以為是帝國之劍皇甫珪找到方法,幹掉了安插在里皇都的卧底——

在那邊的情報也證實,中午是由皇甫珪親自出面,當眾宣讀了宇文宰相的犯罪事實和罪行,並執行先斬後奏的權力將其頭顱斬落於皇都內。

前線確實有傳來過大魔法師轉世回歸、並以驚天大魔法強行遏制住雙方攻勢的消息。

但距離衛伊城還是有段距離,派出謠言誤傳的可能性,想殺到衛伊城也還有段時間完全能做好準備后緊急疏散。

定在盛世月化整為零,把麾下教徒、祭祀、護教、主教等人物分派到各地戰場加緊攻勢的計劃被徹底打亂。

教會遠遠低估了曾為世界污穢,更是挽救世間於毀滅教陰影的魔術王實力威懾。

等到消息從路程僅不過幾天距離的伊阿烏爾傳來時,安靜祥和秩序井然的總教庭瞬間爆炸亂成一團。

有人不顧護教阻攔想要帶著財產強行闖關逃離,結果被手起刀落直接斬於門前。

有大量神職人員被護教的殘忍威懾,紛紛聚集到教皇居住的主神塔下要求儘快落實疏散政策。

大魔法師轉世太過危險,危險到足以像上次毀滅教那樣,憑一己之力將衛伊城所有一切抹殺!

若不是前線得知毀滅教幾大戰力、包括那造成衛伊城滅門慘案的宗主陣亡,否則重新崛起的衛伊城總教庭不會匯聚起這麼多人。

要知道現在腳下行走的每一寸土地,可能在不久前還躺著倒地不起的屍體。

得知大魔法師轉世那惡魔即將到來時,彷彿看見那些被清理掉的屍體將換做他們的面容再次躺在地上!

「諸位莫慌,本座自有打算。」

教皇親自站到陽台,像當年在克里蒂安俯視泱泱眾生般俯視著聚集起來的神職人員們。

「本座同意疏散計劃提前進行,務必在今天之內把安排在衛伊城的所有信徒疏散到原先安排好的各地。」

能直接傳達到每個人耳里的聲音環繞在總教庭範圍內。

眾祭祀、主教終於鬆了口氣,紛紛以最快速度把手頭那些文件分發,隨後脫去教服低調離開教庭,前往預先安排好的暗道。

他們並不打算就這樣放棄聖皇教會的職位,因為所有進展還在教皇計劃範圍之內。

只要按照計劃行事,哪怕大魔法師轉世直接出手干預,貝格烈帝國也遲早要落入教會和卡偌凱門手裡。

在此之前保存下性命,靜靜等到那天到來,就不必再龜縮在這小小的衛伊城,而是站在伊阿烏爾的巔峰,掌握從未想象過的權勢!

看著身後的金紋護教,嘴角帶著玩味笑容的教皇吩咐道:「在今晚前把乾草、油料等鋪滿教庭,明天正式撤離時好把這塊地方徹底焚毀。斷了他們的念想,不留任何後路。」

這位身披華麗錦緞、拿著鑲嵌著各種寶石權杖的老者說到最後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可是教皇大人,這樣會不會導致前線的教徒失去信仰支柱,導致失去戰力?」

聽到教皇在離開前竟是要一把火燒了教庭的想法,讓護教大受震驚。

這片豪華的教庭是經過上次滅門事件后,收斂了打量財力物力重新建成不到半年的據點。

就這樣一把火直接燒了,真的不會產生什麼負面影響嗎?

「你在教本座做事?」

凌厲目光讓習武多年且達到金紋層次的護教不由全身一凜。

「教皇大人的意思便是冕下的意思,我立刻去辦!」

「哼哼。」

持掌著世上勢力最強大、獨一無二的教會力量,他冷哼著坐在平時的椅子上。

像往常那樣翻閱著資料,每看完一份皆會用旁邊的燭火焚燒殆盡不留痕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