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江帆可不想吃虧,他知道對付水蓮唯一辦法就是嘴巴,只有嘴巴碰到了她的臉蛋,她那淡黃色的符盾就不會出現。

一個空間轉移,江帆瞬間到了水蓮姑娘面前,嘴巴親上了水蓮姑娘的臉蛋上,雙手趁機抱住了水蓮姑娘。

水蓮姑娘又羞又怒,她渾身突然泛起淡黃色光芒,砰的一聲,江帆被反彈出去了,這次反彈力量很大,他的身子直接砸碎了窗戶,掉落在門外的走廊上。

江帆迅速爬了起來,揉了揉腰,「我靠,想吃點豆腐還這不容易,腰差點就摔斷了!」江帆暗自感嘆道。

這戲還必須繼續升級,江帆翻窗進入屋裡,裝出一副猥瑣的樣子,望著水蓮姑娘,「水蓮,你不要這樣啊,我可是真心喜歡你的,你就做我的九十八房小老婆吧!」江帆就像狗熊似的朝著水蓮姑娘撲了過去。

水蓮姑娘差點氣炸了,「這個盛志亮真是色膽包天,被打出去了還敢進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還以為我水蓮好欺負呢!」水蓮姑娘想到這裡,她伸手入懷,想摸符獸寶出來對付盛志亮。

手伸出懷裡,頓時發現肚兜都不見了,她驚呼起來,「我的肚兜呢?」水蓮姑娘驚呼道。

江帆手拿著肚兜,壞笑道:「嘿嘿,我的小蓮蓮,肚兜在這裡,真香啊!就送給我做定情禮物吧!」江帆裝出特別猥瑣的樣子,他自己都感覺噁心那種。

水蓮姑娘看到盛志亮手裡的肚兜,她頓時氣得臉都綠了,「混蛋,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你要殺了你!」她簡直氣瘋了,朝著江帆撲了過去。

江帆一看水蓮姑娘竟然撲向自己,他急忙張開臂膀,「嘿嘿,這可是你自己投懷送抱的,那我就不客氣了!」江帆暗自笑道。

等到水蓮姑娘到了江帆身邊的時候,江帆才發現不對勁了,因為水蓮身上釋放出淡黃色光芒,一股強大的反彈力產生,江帆就像碰到彈簧上一樣,他被彈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江帆再次破窗而出,這次反彈力量特大,他飛落在院子了。江帆齜牙咧嘴地爬了起來,渾身都是泥巴,這地面都是濕淋淋,外面還下著小雨呢。

江帆揉著屁屁,「我靠,這次反彈力量這麼大,我的屁屁差點摔成三瓣!」江帆皺眉道,他屁屁上都是泥水。


突然他看到遠處盛志亮朝著這邊走來,他迅速遁入地下,消失不見。盛志亮就住在距離水蓮姑娘不遠地廂房之中,他是被水蓮姑娘的叫聲吵醒的,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以為是江帆來了,他急忙跑了出來。

盛志亮急沖沖地跑到了水蓮姑娘門口,看到窗子都破碎了,他站在窗前,伸頭望屋裡看。他這一伸頭剛好被水蓮姑娘看到,「混蛋,你還敢來!我打死你這混蛋!」水蓮姑娘一揮手,釋放出雷電颶風符咒。

砰的一聲,一道紫色的的雷電擊中了盛志亮頭上,盛志亮被打得飛了出去。盛志亮慘叫一聲,他的臉變得漆黑,如同炭燒一樣,頓時昏死了過去。

水蓮姑娘衝出屋子,看到躺在地上的盛志亮,惡狠狠罵道:「活該,你還敢想占我便宜,打死你這混蛋!」

盛凌雲和盛婉君出現了,她們是聽到了吵鬧聲,現在雨已經很小了,她們剛好看到盛志亮被打得飛了出去,掉落在地上。

「水蓮,你為何打盛志亮?」盛凌雲驚呼道。

「哼,他趁著我睡著了非禮我,占我便宜。我打他算是輕的,我還要殺了他呢!」水蓮姑娘氣呼呼地道。

盛凌雲望著地上昏死過去的盛志亮,「這傢伙竟然這麼大膽子敢非禮水蓮?」盛凌雲驚訝道,因為她沒有發現盛志亮對水蓮有覬覦之心。

就在盛凌雲疑惑的時候,突然有士兵驚慌地跑了過來,「稟告盛大人,趙輝被人救走了!」那士兵驚慌道。

盛凌雲頓時大吃一驚,「什麼!趙輝被人救走了!」她急忙朝著牢房方向奔跑過去,盛婉君緊隨盛凌雲背後,水蓮姑娘也十分驚訝,她也跟著去牢房。

片刻之後,盛凌雲、盛婉君、水蓮姑娘三人到了牢房,趙輝果然不見了,地面上丟在鐵鏈,「呃,怎麼回事?鐵鏈是被人打開的?」盛凌雲驚訝道。

地上躺著看守牢房的士兵,他還在昏迷之中,盛凌雲伸手摸了那士兵的鼻息,「哦,他還是活的?只是昏死了!」盛凌雲驚訝道。

「讓我來救醒他!」水蓮姑娘伸手彈出一顆紫色的符球,那符球沒入士兵眉心之中。

那士兵睜開了眼睛,他看到了盛凌雲、盛婉君、水蓮姑娘等人,他急忙爬了起來,「小的參見各位大人?」那看守士兵急忙道。

「是誰救走了趙輝?」盛凌雲冷冷地問道。

「是,是夏總兵讓小的釋放趙輝的。」那看守士兵忐忑地道。


盛凌雲頓時愣了,不可置信地望著那看守士兵,「什麼?夏總兵什麼時候來了牢房?」盛凌雲吃驚道。

「稟告大人,夏總兵是天蒙蒙亮的時候來到牢房的,他說要見趙輝,然後就讓小的解開趙輝身上的鐵鏈……」看守士兵把發生事情說了一遍。

盛凌雲露出疑惑之色,這個夏總兵為何救走趙輝呢?這不合情理啊?「你說的可是真話?」盛凌雲一臉嚴厲地在那看守士兵。

那看守士兵嚇得哆嗦道:「小的說得句句屬實,如有半句假話,小的願意受處罰。」

盛凌雲皺起眉頭,夏總兵為何救趙輝呢?這怎麼回事?還有早上盛志亮竟然去非禮水蓮姑娘,這也是怪事。

「姐,我們還是去問問夏總兵吧?他把趙輝帶到什麼地方去了?」盛婉君對著盛凌雲道。

盛凌雲點了點頭,對著身邊士兵揮手道:「你帶人去把夏總兵帶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姐,我們還是親自去質問夏總兵吧,萬一他逃走了呢!」盛婉君對著盛凌雲道。

盛凌雲點了點頭,「嗯,言之有理,我們馬上去找夏總兵。」盛凌雲點頭道。

「夏總兵住在什麼地方?」盛婉君望著那麼看守士兵道。

「夏總兵在他小老婆的府上,我知道在什麼地方,我帶你們去。」那看守士兵急忙道。

盛凌雲點了點頭,「好的,我們馬上就去,趙輝也許就在夏總兵那裡。」盛凌雲對著看守士兵擺手道。

「姐,我搞不懂,夏總兵為何釋放了趙輝?」盛婉君不解地望著盛凌雲道。

盛凌雲搖頭道:「我也想不明白,我們只有見到了夏總兵才知道是什麼回事。」

盛凌雲話音剛落,只見盛志亮急沖沖地跑了進來,「怎麼回事?聽說趙輝被人救走了!」盛志亮吃驚道,他滿身都是泥,滿臉漆黑,就像一名炭燒過一樣。

水蓮姑娘看到了盛志亮,她火就來了,瞪著盛志亮罵道:「混蛋,你還敢來!我打死你!」說完就要對著盛志亮釋放符咒。

一旁的盛凌雲和盛婉君急忙攔住水蓮姑娘,「呃,水蓮妹妹,怎麼回事?」剛才盛凌雲只看到盛志亮躺在地上,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哼,你問他!」水蓮姑娘滿臉不悅地道。

盛志亮是一頭霧水,他伸頭去看一下,就被電成這樣了,「我,我聽到水蓮姑娘喊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伸頭去看一下,就被他電飛了!」盛志亮委屈地道。

「混蛋,你胡說,你明明是對我動手動腳的,你還拿了我,我的……」水蓮姑娘本想說肚兜,可是無法說出口了。

盛志亮更迦納悶了,「我,我可沒有對你動手動腳的,我只是伸頭望了屋裡一眼,就被你電飛了!」盛志亮結結巴巴地道。

這種事情還真無法說清楚,「哦,好了,你們的事情暫時放一邊,我們還是去見夏總兵,問問他為何釋放了趙輝!」盛凌雲急忙打岔道。

大約十多分鐘后,盛凌雲、盛婉君、水蓮姑娘、盛志亮等人來到了范府,她們在范府大廳見到了范老爺。范老爺認識盛志亮、盛凌雲,急忙對著他們拱手道:「呵呵,盛大人,您大清早駕臨,不知有何賜教?」

范;老爺心裡十分詫異,看到盛志亮一身的泥,臉上黑漆漆的,就像塗了黑炭似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夏總兵在什麼地方?」盛志亮冷冷地道。

「夏總兵在小女的廂房裡,您找他有事嗎?」范老爺面帶微笑,對著盛志亮點頭哈腰道,他看到盛志亮臉色很不好看,心裡未免有點緊張。

「你帶我們去見夏總兵!」盛志亮冷冷地揮手道。

「好的,你們隨我來吧!」范老爺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此刻他心裡十分緊張。

從大廳出去之後,往東走了大約三十多米,那裡就是范小姐的廂房。守衛在門口的護衛看到范老爺來了,急忙站得筆直,生怕挨罵。

范老爺輕輕地敲門,「夏總兵!盛大人來了!」范老爺對著屋裡喊道。

一連喊了幾聲,不見有人回答,一旁的盛志亮不耐煩了,對著身邊護衛揮手道:「給我砸開門,闖進去!」

一名護衛釋放巨石咒,砰的一聲,門破碎了,盛志亮第一個沖入屋裡。屋裡面滅沒有人,床上空蕩蕩,「呃,夏總兵不在屋裡!」盛志亮吃驚道。

盛凌雲東張西望,床上的亂糟糟的,「哦,夏總兵不在屋裡,難道他離開了蘭亞城?」盛凌雲驚訝道。

盛婉君望著大床,她發現床腳都離地了,走到床邊,「呃,這床不對啊,好像被什麼頂高了許多呢!」盛婉君推了一下床。

盛凌雲也發現了這點,對著一旁的護衛擺手道:「你們把床抬起來!」

幾名護衛把床抬了起來,盛凌雲低頭看到床下的夏總兵和范小姐,「哦,夏總兵在下面!把他拉出來!」盛凌雲急忙道。

兩名護衛把夏總兵和范小姐拉了出來,擺放在地上,他們都是昏睡的,「哦,我的女兒怎麼了?」范老爺驚呼道。

「你女兒沒事,她這是昏睡過去!」盛凌雲冷冷道,她伸手掐了一下范小姐的人中,隨後又掐了夏總兵的人中。

夏總兵和范小姐很快睜開了眼睛,他們吃驚地望著屋裡的人,「呃,怎麼回事?」夏總兵吃驚地道。

「夏總兵,我正要問你呢!你為何去牢房釋放了趙輝?」盛志亮望著夏總兵冷冷地道。

夏總兵急忙爬了起來,他發現自己只穿了一條褲頭,露出尷尬之色,「呃,我的褲子呢?」夏總兵扭頭望著床上。

「你褲子在這裡,趕緊穿上!」盛凌雲手指著地上道。

夏總兵急忙撿起地上褲子穿上,他望著盛志亮,「呃,我一直呆在屋裡沒有出去呢,怎麼會去牢房釋放趙輝?」夏總兵不解地望著盛志亮。

「什麼?你還敢狡辯,守衛牢房的士兵可是親眼看到你去釋放趙輝的!」盛志亮望著夏總兵冷笑道。

夏總兵露出震驚之色,「誰看到我去了牢房?」夏總兵望著盛志亮道。

盛志亮手指著一名士兵道:「是他看到你釋放趙輝的,你還想狡辯!」

「是的,總兵大人,今天早上您去了牢房,您命令我釋放了趙輝,後來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暈倒了。」那看守士兵望著夏總兵道。

夏總兵頓時懵了,「呃,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呢,我才剛剛睡醒過來,我根本沒有去牢房,你是不是看錯人了!」夏總兵滿臉不悅地望著那看守士兵。

「總兵大人,我是絕對不會看錯人的,不止我一個人看到了您,還有他們也看到你到了牢房。」那看守士兵指著另外兩名看守士兵道。

那兩名看守士兵點頭道:「是的,總兵大人,您早上是去牢房。」

夏總兵頓時目瞪口呆,「夏總兵,人證都在,你還有什麼話說!趙輝在什麼地方?」盛志亮兇巴巴地望著夏總兵。


夏總兵有點不知所措了,結結巴巴道:「我,我真沒有去牢房,你們為何要誣陷我呢!」

「哼,這麼多人都看到你去了牢房,你還下令釋放了趙輝,我看你是青龍軍的內奸,來人!給我把他抓起來!」盛志亮冷哼道。

兩名士兵上去抓住了夏總兵,夏總兵臉色大變,「盛大人,我真的沒有去牢房啊!更沒有釋放趙輝!冤枉啊!」夏總兵哭喊道。

「你少給我裝了,把夏總兵帶回去,嚴加審問!」盛志亮擺手道。

「是啊,我老爺沒有出去啊,你們肯定搞錯了!」范小姐急忙道。

「對啊,你們剛才看到了,夏總兵不知道被誰塞到床下了,這分明是有人栽贓陷害啊!」范老爺急忙喊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哼,我看他是故意做出假象,企圖騙過我們!」盛志亮冷笑道。

盛凌雲望著夏總兵被押下去了,「姐,我絕對這裡面有很多疑點,夏總兵為何要釋放趙輝呢?這疑點太多了!」盛婉君皺眉道。

夏總兵是盛旺宏的親自,肯定是不會無緣無故釋放趙輝的,這點盛凌雲堅信,所以他懷疑這裡面有問題。

盛凌雲點了點頭,「嗯,這裡面有很多疑點,還有剛才水蓮說盛志亮非禮了水蓮姑娘,可是盛志亮說根本沒有,這也是令人疑惑地方。」

「姐,我懷疑是有人假扮了夏總兵去牢房救走了趙輝,然後假扮盛志亮去非禮水蓮姑娘,嫁禍給盛志亮。」盛婉君望著盛凌雲道。

盛凌雲吃了一驚,她覺得盛婉君說得很對,似乎有人假扮夏總兵和盛志亮,「嗯,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會是誰呢?」盛凌雲望著盛婉君,其實她心裡已經想到那個人了。

「這種事情只有一個人可以做到,那就是江帆!」盛婉君望著盛凌雲道。

「對,肯定是江帆,他故意等到天亮的時候救趙輝,他假扮夏總兵救走趙輝,讓后假扮盛志亮去非禮水蓮姑娘,然我們互相猜疑!」盛凌雲點頭道。

水蓮姑娘吃驚地望著盛凌雲和盛婉君,「你們說早上非禮我的人是江帆假扮的?」水蓮姑娘吃驚地道。

盛凌雲點頭道:「是的,你仔細回憶,就知道是不是江帆假扮盛志亮了!」

水蓮姑娘仔細回想早上發生的事情,又想到前天城外發生的事情,還有那可惡的手,嘴巴,水蓮姑娘明白了。


水蓮姑娘臉緋紅,「哦,你們說得很對,早上那個假扮的盛志亮的人就是江帆!」水蓮姑娘紅著臉道,不知道怎麼回事,當她知道那個非禮自己男人不是盛志亮而是江帆的時候,心裡舒坦了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