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江帆很快就到了西城區派出所,看到周長江獃獃地站在那裡,「怎麼了?」

周長江目光獃滯道:「全都死了,全都死了!」

江帆急忙衝進值班室,頓時就驚呆了,五名警員躺在地上,衣服被剝光了,臉上全都是驚恐之色。渾身乾枯,心臟部位有個洞,手腳彎曲,樣子慘不忍睹。


只有五個人,還有一個人呢?江帆立即衝出值班室,一把抓住周長江問道:「怎麼只有五具屍體,還有一具屍體在哪裡?」

周長江愣了下,急忙衝進值班室,片刻后跑了出來,「怎麼是五具屍體,少了一具屍體!」

「大家在附近找找!」江帆道。

片刻之後尋找的人都回來了,沒有發現那具屍體,江帆望著臉色蒼白的周長江道:「失蹤的那具屍體是誰?」

「是小李。」周長江道。

「小李?」江帆愣了下,正當他沉思的時候,突然一個人走了進來,周長江立即尖叫起來:「小李!」

「所長,出事了?」李小滿臉驚訝道。

「你沒死?」周長江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推薦朋友書<<邪獵花都>>,一本不錯的書! 徑直坐到椅子上,端起手邊的咖啡。

儘管已經足夠努力,卻仍舊因為恐懼而顫抖,杯中的咖啡幾乎全部撒了出來。

五行凡仙錄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會給你找個心理醫生,你最好儘快克服恐懼的毛病,我最後給你一周的時間,若是做不到我滿意的樣子,你就可以立遺囑了。」

隨意地揮了揮手,很快就有人帶走了女人。

北冥影抬頭看了眼牆上的電子錶,低聲輕喃:「不要怪我,只能怪你找錯了人……」

「爺,H國那邊的軍火被扣了!」

管家急匆匆地趕了過來,朝著北冥影彙報著這次的行動。

「又是封氏做的么?」

北冥影沒有想象中的氣急敗壞,反倒有種隨遇而安的感覺。

「這次不是,是納蘭家做的。」

「哦?」


三天了,每天都是軍火被扣,而做這些事情的,是南宮家、封家和納蘭家。

看來這是想要告訴他,他們三家已經聯手了么?

「既然你們無情在先,那就不要怪我無意在後了。」

北冥影眼中閃過一絲陰冷,這場研發既然開始了,那可就停不下來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北冥影轉頭看向管家。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要的那個人,必須是活得,不然,你們就可以以死謝罪了。」

這麼可愛的人,若是傷了或者死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北冥影嘴角緩緩向上微揚,似乎想到了什麼值得回味的事情。

嗡……嗡……


手機鈴聲忽然想起,北冥影下意識皺眉,拿起桌上的手機,看清來電人時,眼中閃過一絲戲謔。

「封兄?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想起昨日扣了你一批軍火,今天打算給你送回去。」

聽到這話,北冥影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哦?封兄扣都扣了,還會給我送回來?」

「都是手下的人著急強功,所以才會扣下的,現在知道了是誰的,當然需要給你送回去。」

囂張女捕悲催王 ,北冥影便沒有急著回答。

封時奕也不著急,似乎很有時間。

「其實那些軍火也不是很值錢,如果封兄真的想要,就送給封兄好了。」

沉默片刻,北冥影還是拒絕了封時奕的提議。

這個時候見面,誰知道封時奕是在想些什麼?

「既然北冥兄這麼大方,那我不要也不好,只能免為其難的收下了。」

價值幾千萬的軍火,居然好意思說是勉為其難的收下,北冥影瞬間變了臉。

「是啊,封兄就收下好了,就當做是我送給你的大禮吧。」

接下來所發生事情的道歉禮怎麼樣?北冥影眼中閃過一絲陰毒。

「那就謝謝北冥兄了,有時間要不要出來喝一杯?」

這麼想要他出去?難道是已經做好了線索在等著他么?

不過封時奕說的是有時間,沒說是現在,北冥影也就答應了。

「當然沒有問題,改天有時間我定會約封兄出來。」

電話掛斷後,北冥影憤怒地摔掉電話,這個封時奕到底想要做什麼?

難道已經知道了他的計謀,想要事先提醒么?

不可能,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封時奕那個小狐狸怎麼可能只是來提醒他?

越想越心煩,北冥影又氣又惱,這算不算是被封時奕算計了?

現在他的心裡疑慮越來越重,難道這就是封時奕的目的?

封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宋文疑惑的看著心情很好的封時奕,不明白怎麼打了個電話之後就變得這麼興奮。

「總裁,您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吩咐下去,軍火入庫。」


收起手機,封時奕上揚的嘴角也歸於原位。

剛剛給北冥影打電話只是警告,若是北冥影自己想到別的事情,也不能怪他誤導。

因為他什麼都沒說,所以怎樣也怪不了他不是么?

看著桌上設計師連夜趕工出來的設計圖,封時奕滿意地勾了勾唇角。

現在可以安心籌備求婚盛典的事情了,不過這件事絕對要保密。

想著,封時奕便讓宋文將蘇若言叫來辦公室。

「什麼?!你要和卿卿求婚?!」

蘇若言興奮的像是有人和她求婚,激動到不能自控。

宋文連忙按住蘇若言,以免蘇若言過度興奮導致受傷。

「那你和我說是因為需要我幫你做什麼事情么?」

很快反應過來,蘇若言疑惑的看著封時奕,她能做什麼事情啊?

「沒錯,我需要你去幫我問問卿卿喜歡什麼顏色,以及除了吃的還喜歡什麼。」

「這點小事,你可以自己問啊。」

蘇若言覺得這些事情完全不需要找她吧? 重生之邪王的絕世寵妃

看著蘇若言茫然的樣子,封時奕忽然很好奇這兩人是怎麼做閨蜜的。

「這件事不能告訴慕卿,所以才會讓你去問。」

終於反應過來,慕卿就是被求婚者,知道就沒意思了,蘇若言連連點頭。

「明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為什麼封時奕總是有種託付錯人的感覺呢?

下班后,封時奕帶著宋文和蘇若言回到別墅。

看到慕卿正在沙發上玩電腦,不由得有些驚訝。

「你今天怎麼沒有泡在書房裡面?」

「研發做完了唄,我可以休息幾天了。」

慕卿調皮地眨了眨眼睛,沒想到她做事的效率還是很不錯的。

原定的是在開始前三天結束,結果早了一天。

忽然注意到封時奕身後的蘇若言,慕卿連忙朝蘇若言招了招手。

「若言?你怎麼也來了啊?」

「我是來找你玩的,順便也是來蹭飯的。」

蘇若言跑到慕卿身邊,伸手抱住慕卿的手臂。

「你是不會趕我走的對不對?」

「所以你就是來我家蹭飯的是不是?」

被戳穿了,蘇若言頓時滿臉尷尬,跑到廚房去幫忙了。

見狀,慕卿無奈的搖了搖頭。

「宋文,我們家若言不會做飯真的是可憐你了,以後你多擔待吧。」

被點到名字的宋文似乎也有些無奈,不過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她做飯還是可以吃的。」

「嗯,也就是可以吃了。」 「怎麼了,我回家了一趟,老婆病了打電話讓我回去了一趟。」小李道。

「你回家了,哦,你真幸運!」周長江望著急沖沖的小李,他臉色有點蒼白,也許是死晚上沒有睡好吧。

小李一臉疑惑,「你進值班室看看就明白了!」江帆突然感覺到小李有點神神秘秘的,但是具體哪裡神秘又說不出來。

小李急忙跑進值班室,立即聽到小李的尖叫聲,他驚慌地跑了出來,「他們都死了!太可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